非洲

|共44篇|

李明熙、Kimberlogic:亂雜有章的亞的斯亞貝巴

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 (Addis Ababa)的城市規劃極凌亂,像是一座活迷宮,首次到訪且沒有導遊的話根本無從入手。我們第一站先到 Merkato 巿集,一遊非洲大陸最大的露天巿集。我們在 Merkato 巿集的電器街下車,說是一個巿集,還倒不如說是一個購物「區」更貼切。這裡有超過 7,000 個攤檔,有地攤、店舖,還有流動小販,從吃到穿、手機到家電、金飾到宗教用品,甚至零售或批發也有,你想要的都可以在這區找到。

肯德基進入加納,食快餐的人有福了?

加納在 80 年代初面對嚴重糧食短缺,當年溫飽難求,民族記憶使得加納人認為體態肥胖反倒是幸福的象徵。過去十年,海上石油帶給加納前所未有的繁榮。國家發展急速,數百萬人湧向城市工作,商場如雨後春筍林立,現代化的標誌 —— 快餐,也在加納生根立足。加納大學家庭及消費科學講師 Matilda Laar 說:「加納人與子女買肯德基、買薄餅,他們喜歡向子女展示他們能買得起的東西。」肯德基不僅僅是食物,她說:「這是社會地位。」不過,快餐雖然高貴而滋味,加納人卻要為此付上健康代價。

樂施會:滅貧之路 —— 在不公平的土壤上長出了公平貿易

要打破貧窮的循環,公平貿易是其中一條出路。樂施會積極支持他們一起推動社區發展項目,協助小農提升自信和能力,長遠推動社區的可持續發展;而從國家及國際層面倡議推行惠貧政策,則能解決導致貧窮的結構性問題。現時,樂施會積極透過政策研究及發表報告、倡議及公眾教育等工作,推動社會公平、公平貿易和其他社會經濟發展模式。

樂施會:再生能源供水系統助肯尼亞 取用食水更方便

天旱嚴重打擊肯尼亞,圖爾卡納郡已持續 18 個月沒有降雨,加上持續高溫,郡內六成水井枯竭。不少村民都要長途跋涉去取水。天旱令河流湖泊等水源變得混濁,就算能取水飲用,亦容易因為飲用了受污染的食水而患上霍亂等傳染病。旱情又令地下水位降低,村民要把水井挖得更深,取得的水卻很多時是鹽份或氟化物過高,不宜飲用。樂施會積極推出新而耐用、具成本效益的技術來解決圖爾卡納郡的食水問題,但最新的一份災情評估指出,東非旱災可能延續至 2018 年 4 月。災情極之嚴峻。

哪裡的兒童擁有快樂童年?

童年應當快樂,但童年能否快樂取決於諸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除了家庭環境,就是生活的地區。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近日發表報告,列出全球童年最受威脅及最不受威脅的地區排名,其意旨為:比起生於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兒童,生於歐洲的兒童更幸福。各地兒童遭遇懸殊的情況已持續甚久,我們必須繼續關注,正視問題。

微型電網救非洲

現時非洲有三分二人口與電絕緣,偏遠地區鮮有電網覆蓋,肇因傳統供電模式如建發電廠、鋪設高壓電纜都是燒錢費時,而農村人口偏少而分散,不符成本效益,公營或私營都不易成事。近年有聲音提倡「微型電網」(mini-grids),以靈活廉宜的小型供電系統取代傳統大規模發電廠。要達致聯合國 2030 年能源全面普及的目標,非洲的未來或繫於星星電光之火。

樂施會:六月「非」餐——東非糧食危機

樂施會聯同香港紅十字會、國際培幼會(香港)、香港救助兒童會在本月舉行「六月『非』餐」行動,目的是集結救援組織之間的力量,一起喚起市民對東非糧食危機的關注,並籌款支持各國際救援組織的救援工作,包括向災民提供應急糧食、緊急醫療、清潔食水、及治療營養不良的人。

最大殺傷力的非洲恐怖組織

近來埃及連月爆發恐怖襲擊,釀成數十人死亡,伊斯蘭國(ISIS)承認策劃恐襲。ISIS 自稱分部佈及非洲七國,但非洲最具殺傷力的恐怖組織並非 ISIS,而是肆虐索馬里的青年黨(Al Shabaab)。據美國智庫非洲戰略研究中心(Africa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統計,2016 年青年黨恐襲造成 4,000 多人死亡,超越盤踞尼日利亞的博科聖地(Boko Haram),成為非洲最大的治安威脅。

樂施會:米,話唔關你事?

所有的稻米都是由農夫種出來,只是很少人記得。他們的處境,你又知道嗎?早前在印度,有超過 100 名來自南部的農民,自 3 月開始,到首都德里進行大規模示威,用標奇立異的手法,例如剃半邊頭髮和鬍子,希望引起政府關注農民面對的問題。

全球氣候難民潮

全球暖化未屆攝氏兩度死線,惡果已排山倒海而來,由促成自然災害到激發武裝衝突、滅絕動物到氣候難民,氣候變化已成為本世紀最大問題。氣候暖化導致全球生活環境惡化,難民四處流徙,不單撤離地區受害,移民地點亦難倖免。正如波蘭社會學家 Zygmunt Bauman 所說:區域方案不能解決全球問題。世界難民問題必須全球共同解決。

非洲正靜默變天

12 月 9 日,當梁振英宣佈不尋求連任的同時,西非國家加納(Ghana)選舉剛過,主要反對黨領袖 Nana Akufo-Addo 揚言「對勝選有信心」,後來果不其然。近年大宗商品價格大跌,嚴重打擊如加納和委內瑞拉一類原材料出口國經濟,反對黨的勝利或許是社會變革的先兆。非洲其他地區同樣面臨變革挑戰,除了經濟問題,還有民主與獨裁的拉鋸。

中國出口文學:揚威到非洲了?

對於中國和非洲關係,傳媒多聚焦於兩地貿易、經濟投資及援助等方面,金錢輸送背後,中國在「文化出口」上同樣不遺餘力,倫敦國王學院比較文學及英語系的教學研究員 Catherine Gilbert 最近發表的文章,就描述了中國如何在非洲推廣中國文化,期望以中國文化堵截西方國家的文化壟斷,在文化領域成為超級大國,而中國文學翻譯就在其中身負重任。

樂施會:消除貧窮,是夢不是夢?

聯合國於去年 9 月總結了「千禧發展目標」,並訂立了 17 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涵蓋消除極端貧窮、減少貧富差距、性別不公平等範疇,是未來 15 年世界發展的藍圖。新的目標不只要減少貧窮人口,更要做到「一個都不能少」。當各國領袖充滿雄心壯志,希望 2030 年達致「零貧窮」,但原來全球普遍民眾卻對滅貧工作感到悲觀,而且並不知曉極端貧窮人口於過去 20 年已成功減半。

農業的未來:盧旺達

盧旺達,對眾多港人而言,是個陌生的非洲國家。稍為年長的,或會對 1994 年「盧旺達種族大屠殺」有些少記憶。當年死傷無數的盧旺達,20 年間,變化巨大,發展迅速,今日,盧旺達既是農業的未來,亦是外國,尤其中國最看好的新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