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

|共31篇|

全球氣候難民潮

全球暖化未屆攝氏兩度死線,惡果已排山倒海而來,由促成自然災害到激發武裝衝突、滅絕動物到氣候難民,氣候變化已成為本世紀最大問題。氣候暖化導致全球生活環境惡化,難民四處流徙,不單撤離地區受害,移民地點亦難倖免。正如波蘭社會學家 Zygmunt Bauman 所說:區域方案不能解決全球問題。世界難民問題必須全球共同解決。

非洲正靜默變天

12 月 9 日,當梁振英宣佈不尋求連任的同時,西非國家加納(Ghana)選舉剛過,主要反對黨領袖 Nana Akufo-Addo 揚言「對勝選有信心」,後來果不其然。近年大宗商品價格大跌,嚴重打擊如加納和委內瑞拉一類原材料出口國經濟,反對黨的勝利或許是社會變革的先兆。非洲其他地區同樣面臨變革挑戰,除了經濟問題,還有民主與獨裁的拉鋸。

中國出口文學:揚威到非洲了?

對於中國和非洲關係,傳媒多聚焦於兩地貿易、經濟投資及援助等方面,金錢輸送背後,中國在「文化出口」上同樣不遺餘力,倫敦國王學院比較文學及英語系的教學研究員 Catherine Gilbert 最近發表的文章,就描述了中國如何在非洲推廣中國文化,期望以中國文化堵截西方國家的文化壟斷,在文化領域成為超級大國,而中國文學翻譯就在其中身負重任。

樂施會:消除貧窮,是夢不是夢?

聯合國於去年 9 月總結了「千禧發展目標」,並訂立了 17 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涵蓋消除極端貧窮、減少貧富差距、性別不公平等範疇,是未來 15 年世界發展的藍圖。新的目標不只要減少貧窮人口,更要做到「一個都不能少」。當各國領袖充滿雄心壯志,希望 2030 年達致「零貧窮」,但原來全球普遍民眾卻對滅貧工作感到悲觀,而且並不知曉極端貧窮人口於過去 20 年已成功減半。

農業的未來:盧旺達

盧旺達,對眾多港人而言,是個陌生的非洲國家。稍為年長的,或會對 1994 年「盧旺達種族大屠殺」有些少記憶。當年死傷無數的盧旺達,20 年間,變化巨大,發展迅速,今日,盧旺達既是農業的未來,亦是外國,尤其中國最看好的新市場。

樂施會: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

我跟隨樂施會到埃塞俄比亞東部索馬里地區,當義務攝影工作。當時的埃塞俄比亞已連續 14 個月沒有下雨,出現旱災。強烈的日照令原本已經乾旱的土地出現龜裂現象。在曠野感受到灼熱的空氣如燃燒肺部一樣,還帶股濃濃的鹹魚味,原來在村落四周,有不少動物已渴死,伏屍於赤地上,散發著陣陣的腐屍惡臭。情景、味道至今仍歷歷在目。

原人:旅行劣食傳——埃塞俄比亞的原始重口味

原始部落,除了千年前的衣著飾物,最重要有千年食物。今年我們追求食物的原味道,有機耕種,無農藥,新鮮,但他邦的老味道,可能是現代人的劣食。不少遊客希望走入當地人生活,但真是走入了,才知道「中伏」,一失足成千恨,回頭已是百年身。

原人:故事隨相片娓娓道來

非洲奇妙國度,只要花點心意,就能走入當地社群。相片是最好的媒界,打破言語隔閡,讓我們打成一片。東非的埃塞俄比亞,在港人眼中可能只有飢荒和瘦骨如柴的貧民。數年前,筆者探訪埃塞俄比亞,大飢荒已是 1985 年的事。自 2004 年開始,這裡是全球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比中國更快,每年增長超過 8%。當地人最愛的小禮物,不是食物,除了水樽,就是相片。

認識盧旺達:GDP 超越中國?

經歷二十多年,盧旺達重建大屠殺後,支離破碎的社會及經濟,逐步復甦,貧窮人口正迅速減少,但仍然有六成人口每天所得少於 1.25 美金。至於香港,橫洲也可以是非洲,各方勢力潛藏惡鬥,表面上則是土地矛盾,再加上一個甚麼也不關事,又總會在場的陰險之人,當非洲逐步恢復,香港則成了非洲一國?

原人:旅行公民化廢為寶 膠樽改變非洲小孩生活

旅行,樂事。但大家會否分享快樂,帶小禮物給當地人呢?早前筆者應邀為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舉行「人權旅遊」的講座,講解如何走多一步,關心當地人呢?或者大家未必花得起長時間做義工,但遊歷非洲等發展中國家只要多花思,原來一個用剩的膠樽,對非洲人都非當重要,可以改變生活。

戰勝愛滋病還遠嗎?

美國早前有研究表示,成功將愛滋病毒 HIV-1 的 DNA,從人類的免疫細胞上移除,為人類可治癒愛滋病再燃希望。今年聯合國亦訂定於 2030 年前消滅該病的目標,新目標信誓旦旦,但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執行總監 Peter Piot 卻向衛報記者表示,「2030年消滅愛滋病」的口號不設實際,甚至可能幫倒忙,因其過於樂觀,或使人忽視仍然嚴峻的情況,特別在非洲,愛滋病仍是大患。

輸入中國勞工 肯雅魔鬼交易?

中國的建設項目模型曾在中國造成大型環境污染,並因空氣污染引致過百萬宗死亡個案。中國大部分地區已禁止興建燃煤發電廠,不少中國公司轉而尋找非洲的客戶。當中 Amu Power 將會興建的 Lamu 燃煤發電廠,除了為肯雅帶來相當於現時全國 45% 的電量,還對環境構成多大程度上的改變?

德國式道歉:向歷史負責

南海主權仲裁後,事件沒有因而平伏,反而激使中國民族情緒更加高漲,要求各方為主權事務表態,先有台灣演員戴立忍,後有日本女星水原希子被逼向中國民眾致歉,從鴉片戰爭起,中國總是要求他國道歉的天朝。與其相反,德國是多次道歉的國家,日內,德國將再次公開致歉——這次是為了百多年前在非洲的納米比亞所犯下的種族屠殺,向無數死去的赫雷羅族土著道歉。

護瞳行動:在那遙遠的意大利殖民地

時光倒流至 90 年代。那還是一個鍍金年代,世界充滿希望,未淪落到如今不知何去何從的彷徨。當時澳洲女子 Kerrie 在日本工作,趕上泡沫經濟,生活安逸。像許多會不斷檢視自己人生的年輕人一樣,出生自勞工基層家庭的 Kerrie,對比自己今昔,決定暫時逃脫安舒區,到非洲厄立特里亞(Eritrea)當義務教師。

.africa 網域之爭:讓非洲回到 1884

1884 年,西方列強在德國柏林舉行會議,定立「柏林會議總議定書」,在非洲地圖上罔顧民族分布,強用直線劃分勢力範圍,正式瓜分非洲,種下近百年非洲種種悲劇的禍根。時至今日,非洲依舊紛亂,縱使各國陸續解殖民、自決自立,但社會發展仍相對落後,在國際舞台上的話語權亦不足以左右大局——從近月 .africa 網絡域名爭奪戰可見,非洲的力量仿似停留在 1884 年一樣,沒有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