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

|共68篇|

失落的金犀牛:重構非洲中世紀歷史

鹽造的城鎮、珊瑚造的清真寺、玻璃造的宮殿,這不是天方夜譚,而是來自中世紀非洲的璀璨文明。法國歷史學兼考古學家 François-Xavier Fauvelle 專研鮮為人知的 8 至 15 世紀非洲,主張此時的非洲文明正值「黃金時代」,可與世界其他文明鼎足而立,成果最近翻譯成英文新書 The Golden Rhinoceros: Histories of the African Middle Ages。

「自願殖民主義」能使非洲人不再奔向歐洲?

難民潮問題近年困擾歐洲。除了從中東一帶進入的難民,亦有非洲人跨越地中海,到歐洲尋找理想國。德國聯邦經濟合作及發展部非洲專員 Gunter Nooke,近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就如何阻止移民湧入歐洲時提到:「歐盟、世界銀行這些組織,應在非洲建立並經營城市,以促進非洲大陸的就業及發展機會。」其爭議性的主張,受到反對者形容為殖民主義,但亦有非洲國家的知識分子表示支持。

Google 如何在非洲低成本鋪設網絡?

據彭博社引述 Internet World Stats 數據指,世界人口平均能接觸互聯網的比例為 54.4%,在歐洲發達國家,比例更高達 85.7%,相對而言,非洲的互聯網普及率僅 35.2%。歷年來,許多科技公司為開拓新市場,都嘗試發展非洲落後農村社會的互聯網技術,可惜大多數鎩羽而歸。從近年新興的無人機技術,以至人造衛星,都面對著技術問題,難以付諸實行。要在非洲鋪設快速而範圍廣闊的互聯網,實際上並不容易,但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似乎已找到一個既簡單而可靠,相對低成本和低技術的解決方案:利用氣球。

中國投資的副產品:新殖民主義與種族歧視?

非洲人民,中國領導人稱之為「非洲兄弟」。乍眼看,中國政府對這片大陸上的兄弟相當照顧,除了近十年來不斷的投資、貸款、甚至免債,近日再宣佈向非洲提供 600 億美元援助和投資。不過,在東非國家肯雅,中國企業及中國人不單為當地人帶來資金技術,同時亦帶來歧視。

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打擊砂眼

砂眼是全球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之一,這是一種會透過細菌感染,但可以預防的疾病。如果不及時治療,砂眼就會發展成砂眼性倒睫,使眼瞼向內翻,這意味著睫毛會刮傷眼球,導致角膜永久受損。這種疾病在衛生條件差和水資源有限的地方蓬勃發展,由於水資源有限,所以影響了個人衛生,砂眼透過接觸感染者眼睛分泌的細菌快速傳播。

柏林街道改名,不要殖民者?

德國推行非納粹化及反思的努力有目共睹。但對居於在柏林市內非洲區,一條名為 Petersalle 街道附近的人來說,納粹、殖民、屠殺的事蹟似乎仍縈繞不斷。納粹於 1939 年將街道命名為 Petersallee,以紀念德意志帝國時代,建立殖民地「德屬東非」的領軍人物 Carl Peters。當區一直有不同意見,爭論應否為街道重新命名。

樂施會:在旱地與高地 —— 小農求生記

許多小農辛勞栽種,礙於氣候變化和供應鏈層層剝削等問題,卻長期在朝不保夕的漩渦中掙扎,無法脫貧。據世界銀行 2016 年的統計,在全球 8 億極端貧窮人口中,便有 8 成居住在農村地區,以糧食生產為生,當中 95% 居住在南亞、東亞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即是說,為我們提供糧食的人,卻是最貧窮的人群,甚至要每晚餓著入睡,公平嗎?

全球斷水危機:開普敦困局 旱災恐成新常態

香港一連多日天氣酷熱,重現 1963 年制水的旱情,多個水塘乾涸龜裂。在全球暖化效應下,其實世界各地近年都現旱情,南非開普敦一度瀕臨斷水邊緣,令專家擔心開普敦會成為全球首座斷水的大城市。雖然當地供水問題已暫時紓緩,但南非氣候專家 Jasper Knight 坦言:「開普敦的旱情已經預示全球大城市將要面臨的挑戰。」

李衍蒨:24 年後的盧旺達

本年 4 月底、5 月初左右,法醫人類學家在盧旺達首都基加利的外圍找到了 4 個新的萬人塚。而盧旺達大屠殺一事中,共有超過 80 萬人被殺。屠殺的背景是基於屬於胡圖族的政府軍對少數族裔的圖西族進行種族滅絕大屠殺。相信約有 2,000 到 3,000 名受害者,分別被葬於這 4 個萬人塚裡。

中藥保健寵兒:驢皮會是明日的象牙嗎?

從犀牛角到穿山甲片,只要給中國人看中,聲稱具各種神奇藥效的動物器官,便有可能身陷「絕」境,物種供不應求,數量銳減。受害人現在包括了驢子。驢兄不幸給中國人相中的,是牠們的驢皮,驢皮經水煮後,可製成中藥所稱的「阿膠」。從前有所謂騎驢找馬,但如今要在中國找一隻驢可不容易,在 2016 年,中國只剩下 500 萬隻驢,相比 90 年代時的 1,100 萬隻,數量銳減逾半。

中國華麗轉身禁售象牙,歐盟和日本呢?

中國一直是其一世界最主要的象牙市場。非洲大象遭偷獵,首先要找人算賬的話,必然想起中國。2016 年 12 月,中國政府宣佈了一項讓人意想不到的事:在 2017 年之後,全面禁售象牙。中國「華麗轉身」,現在保育壓力便落在歐盟和日本身上。

奧比斯:非洲女性的的性別腳鐐

在非洲,女性失明的機率是男性的 1.4 倍;在南非,視力受損的人中有女性比率佔 57%;在許多非洲國家,女性患白內障的人數是男性的 2 倍,而男性得到手術治療的機會率比女性高 1.7 倍。女性的身份,在非洲,就像是一個腳鐐阻止她們接受適合的治療及步向光明。若非洲女性享有與男性同等的治療機會,非洲因白內障而失明人數將會減少 12%,許多女性會從黑暗中釋放出來,像蘇珊娜一樣。

中藥?野味?死於非命的穿山甲

大部分出口到中國的穿山甲都是非法的,穿山甲在中國被列為國家重點二級野生保護動物,禁止捕殺和售賣穿山甲及其製品,並規管鱗片的醫藥用途,只有獲批的醫院及中藥廠,才可買賣鱗片。儘管西方科學研究認為,這些鱗片由角蛋白製成,與人類的頭髮、指甲相同,並無藥用價值,相信其中藥療效的人仍趨之若鶩。

非洲粟米菌害危機:一堂寶貴的農業課

植物會生病,粟米也不例外,其中一種俗稱「熱帶銹病(tropical rust)」的疾病,是由名為 Puccinia polysora 的真菌所感染。之所以稱作「銹病」,是因為這種真菌會讓粟米的葉面長出像鐵銹的黃褐色斑點,而這種病害只會出現在熱帶地區。因此,它未曾在歐洲的伊比利亞半島出現過,亦因此,自歐洲傳入的粟米,也免受這真菌寄生之苦。但因跨大西洋航空運輸發展,便曾打破當地安寧,甚至於 1952 年進軍到東非的熱帶國家肯亞,一度令政府官員擔心會爆發嚴重饑荒。

護瞳行動:貧窮,多少頑疾假汝之名而生?

埃塞俄比亞婦女 Fatuma 因為患上沙眼,眼角膜被睫毛刮花而失明多年,只要是一米以外的東西她都看不到。為了醫好眼睛,Fatuma 得騎馬超過一小時才到達眼科外展營,接受手術改正睫毛生長的位置,以免情況繼續惡化。沙眼是一種貧窮病,曾幾何時香港也有沙眼個案,連中國、伊朗、緬甸也在近年宣佈沙眼已經絕跡。可是沙眼仍然困擾著 42 個國家,非洲佔大多數,埃塞俄比亞則是非洲情況最嚴重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