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

|共27篇|

制裁的反作用力,更鞏固普京地位?

自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一直受西方國家制裁,當中包括禁運多項農產品。身為戰鬥民族的俄國不甘示弱,不僅於同年宣佈,針對歐美國家的反制裁措施,更曾大規模銷毀走私的進口食品。俄國人雖失去不少特色食材的選擇,但農戶們亦因此開始生產各類「國貨」食材。當中,國產芝士取代國內過往法國、意大利製的芝士市場。對此,國內芝士生產商 Oleg Sirota 指,成功背後,全靠普京。

非洲粟米菌害危機:一堂寶貴的農業課

植物會生病,粟米也不例外,其中一種俗稱「熱帶銹病(tropical rust)」的疾病,是由名為 Puccinia polysora 的真菌所感染。之所以稱作「銹病」,是因為這種真菌會讓粟米的葉面長出像鐵銹的黃褐色斑點,而這種病害只會出現在熱帶地區。因此,它未曾在歐洲的伊比利亞半島出現過,亦因此,自歐洲傳入的粟米,也免受這真菌寄生之苦。但因跨大西洋航空運輸發展,便曾打破當地安寧,甚至於 1952 年進軍到東非的熱帶國家肯亞,一度令政府官員擔心會爆發嚴重饑荒。

農業革命的綠葉學者

今天農業技術日新月異,現代化自動化增加農產以滿足全球不斷膨脹的糧食需求。其實,在此之前,科學家經歷過漫長的接力長跑,尋找促進農業生產,增加產量的方法。而在芸芸學者中,法國化學家 Jean-Baptiste Boussingault 承先啟後,糾正前人研究謬誤,去蕪存菁,為發現植物成長營養來源、大量生產化肥、確立光合作用方程式,乃至開創食物營養學,下了重要的一著。

有機農業是法西斯和優生學的「推手」?

今人對環保運動的歷史也許如數家珍,卻未必想得起法西斯生態思想這一重要根源,至少在英國有機農業上,法西斯曾經堪稱先驅。它雖與有機農業之類生態思想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事實上卻相輔相成,藉扶持農業和號召民眾回歸自然,以「有機」之名,募集下層支持者,助長其政治力量,同時「有機農業」也得以在二戰前後的英國開花結果。

基因編輯能解救糧食危機?

最新研究指出,假如全球溫度上升多攝氏 2 度,世上超過 4 分之 1 的土地將會面臨永久乾旱。此外,全球暖化亦加快了植物疾病和感染的擴散速度。而據德國波恩大學發展研究中心的預算,到了 2050 年,全球糧食產量或會減少超過 20%,但與此同時,全球人口將在同年增至 98 億。為迴避氣候引致的糧食危機,現時生產和分配糧食的方式,需要適應環境的轉變。而對農作物進行基因編輯,加強彈性之餘,還能提高產量。這項嶄新技術是否能為人類未來帶來希望?

咖啡成金:是星巴克的中國夢,還是中國的咖啡夢?

儘管星巴克是美國連鎖咖啡店的代表,不過,它們如今卻選擇在中國開設全球最大的旗艦店,位於上海的精品烘焙工房(Reserve Roastery)。星巴克的下一目標是在 2021 年於中國擁有 5,000 間門店,換言之平均每 15 小時就有一間新店營業。或者,星巴克的經營之道只表示中產階層的生活品味,但真相不只於此。當咖啡在大城市迅速風行,咖啡豆卻順利讓一個又一個赤貧的農村種出財富。泡一杯品牌咖啡,是中國富裕階層的中產形象,種一籃子咖啡豆,卻是中國農村社會的黃金夢。

紐西蘭奇異果,在中國的奇異專利權之旅

繼 Jordan、New Balance 的商標官司,更考人的知識產權難題發生了。紐西蘭奇異果公司 Zespri 新近推出的專利品種:金黃圓頭(SunGold)和金黃 9 號(Gold 9),被中國契約合作農家,私自分給未簽約的種植者,偷種面積達 100 公頃。Zespri 公司表示將對此提出知識產權訴訟。問題是當中涉及兩層考慮,令奇異果巨企踏上一趟真正的奇異旅程:首先按中國法例,植物品種,並不能申請具刑事責任的專利權,而保護那些新研發的品種,採用的方法為品種法(Plant Variety Rights, PVR),但中國品種法不屬刑事範疇,這意味 Zespri 公司要自己舉證,並循民事索償;另一方面,還要考慮市場的天朝大國民族性:始終奇異果源自於中國的獼猴桃…… 這場官司,嗯,麻煩大了。

日本便利店飯糰開始「縮水」?

許多人從日本回港,都對當地的飯糰念念不忘。無論是趕車之前,抑或是敗家以後,只要走進便利店,花百多日元(約 7 至 8 港元),就能買個飯糰充飢,省時省錢之餘,味道還算不錯,飯粒軟稔紫菜脆口,可謂物超所值。不過踏入今年,當地屢傳「噩耗」,指市面上的飯糰有加價或縮水的傾向。

全球食物營養大倒退

科學家長年的研究反映,碳排放不單導致全球暖化、海水上升、氣候異常……更可能正逐漸淘空人類飲食應含的營養。到了 2050 年,全球會有 1.5 億人蛋白質不足,1.38 億人鋅不足,埋下危害產婦和嬰幼兒健康的隱憂,10 億位母親和 3.54 億名幼童將居於食用鐵質不足的國度,加劇廣泛貧血問題。而這一切,都是二氧化碳上升而導致全球食物營養倒退的惡果。

奇異果簡史

奇異果本來生於中原,春秋的「詩經」叫它作萇楚(萇粵音長),到了唐宋,就叫獼猴桃。1903 年,紐西蘭傳教士兼教育學者 Mary Isabel Fraser 曾到中國宜昌一遊,在途中拿到一些獼猴桃的種子,就帶回紐西蘭種植,一番波折,終於成為了今日你我皆知的奇異果(kiwifruit)。

牛油果簡史

牛油果營養豐富,自躍升為超級食物後受全球追捧,長期供不應求,甚至成為盜賊的搵食目標。雖然牛油果此一物種起源古老,其實今天最流行的牛油果品種 Hass 出現至今尚不過百年,而且全數出自加州同一株「 Hass 牛油果之母」。

冚家富貴不斬樹

森林覆蓋全球三成土地,為八成陸上動物提供棲身地,吸收二氧化碳舒緩全球暖化,對人類生存不可或缺;但在現時伐木趨勢下,森林每年平均縮減 1,300 萬公頃,相當於逐分鐘消失 48 個足球場大小,預期不出百年,世上熱帶雨林將會完全夷平。利益當前,有何方法遏止趨勢惡化?行之 20 年的「生態服務補償機制」(payment for ecosystem services;PES)或者是解決之道。

中國「爆買」新對象:種子

6 月中,國企中國化工集團才以 440 億美元天價,收購瑞士農業化學和種子公司先正達(Syngenta)。上周二,陶氏化學又宣布以 11 億美元,向中信股份子公司出售巴西的粟米種子及研究業務。金融數據服務公司 Dealogic 更指,在過去 10 年,中國已耗資 910 億美元,收購近 300 間涉及農業、化學及食物產業的外資。如此「爆買」,到底用意何在?

中國污染最棘手的不是空氣,是泥土

噁心的東江水,灰黑的霧霾——於港人印象中,中國的水源和空氣與「潔淨」二字扯不上任何關係,但原來,在中國自然生態中,污染問題最嚴重的非水源,也非空氣,而是泥土。「經濟學人」專題報道,中國至少有 16% 土地受到污染,其中不少還是農地,這些農地會長出含有毒素的作物;由於政府缺乏監管,有毒食物現正遍佈中國,損害人民健康。

雲呢拿口味要加價?

雲呢拿(Vanilla,香莢蘭)--最普遍的甜品口味之一,普遍到予人一種俯拾皆是的錯覺,但其實雲呢拿產地相當集中,單單印尼和馬達加斯加便佔全球產量超過八成。然而,今年氣候變化、管理不善及犯罪猖獗等攻災人禍重創馬達加斯加的雲呢拿產業,引致出口價急升至歷史新高同時,質素亦差得前所未有。真材實料的雲呢拿未來恐怕買少見少。

樂施會:米,話唔關你事?

所有的稻米都是由農夫種出來,只是很少人記得。他們的處境,你又知道嗎?早前在印度,有超過 100 名來自南部的農民,自 3 月開始,到首都德里進行大規模示威,用標奇立異的手法,例如剃半邊頭髮和鬍子,希望引起政府關注農民面對的問題。

抽盡地球水

巴西雞肉危機,香港男女在世界中心呼喚雞翼,反映全球高度分工的問題。經濟學的入門課說這叫做競爭優勢,但長期全球產業單一,一出事便大件事。不過陳年雞肉,當見識過大陸食品,其實真係濕濕碎,現在人類更大鑊的是無水種糧,高度分工結合人類大食又貪心的特質,最寶貴的水資源,快被抽乾。

這家德國超市,賣「過期」食物,定價超自由

一隻香蕉要多彎才算是合格?這問題似乎無聊,但隨便問一個歐洲人,他們聽到都會笑而不語。據說歐盟曾經有條例管制香蕉的形狀,縱然大抵從沒人嚴格執行過有關條例,卻反映了現今社會如何著迷於一致性完美。儘管歐盟不再理會香蕉的彎度,但超級市場卻依舊在意蔬果的外表,體積過大或過小的蔬果一律被拒,只有那些形狀均勻色彩鮮艷的水果薯仔才能躺在貨架上,以齊整乾淨的姿態來吸引購買者。但農夫怎能夠在種植的過程中確保收成品都合乎規格?答案是他們無法確保,於是這些形狀大小不合群的蔬果,就直接送到垃圾場處。

農業的未來:盧旺達

盧旺達,對眾多港人而言,是個陌生的非洲國家。稍為年長的,或會對 1994 年「盧旺達種族大屠殺」有些少記憶。當年死傷無數的盧旺達,20 年間,變化巨大,發展迅速,今日,盧旺達既是農業的未來,亦是外國,尤其中國最看好的新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