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

|共70篇|

林喜兒:Genius: Picasso —— 再來 20 世紀歐洲的傳奇

4 月份不少新劇陸續播出,其中一齣是今晚首播的 Genius: Picasso。Genius 是 National Geographic 去年開拍的人物傳奇系列,去年播出的第一季 Einstein,來到第二季 Picasso,率先看了第 1 集,手法似乎跟第一季很相似,也是兩條線並行,年青未成名和成名後年老交錯,斬件式交代了畢加索孩童時代的創作天分,羅列出畢加索不同時間的重要事件,而當中的細節故事似乎是留待往後 9 集慢慢交待。

林喜兒:Mosaic —— 一個故事,兩種說法

劇集講述 Sharon Stone 飾演的 Olivia 是著名兒童書作家,在 Utah 的滑雪勝地擁有不少物業,生活富足,但感情尚未有所獲,先後遇上酒保 Joel 和騙子 Eric,某年元旦日 Olivia 離奇失縱,四年後她的屍首才被發現。劇情發展並不迂迴曲折,整體氣氛平靜,而且像玩砌圖一樣,將不同人的說話,不同的線索合併,嘗試找出真兇。以為是簡單的線性敘述,但有時又會看到熟口熟面的場面,差點以為重覆了集數,看真一點卻發現,雖然是同一個場景,卻展示了不同人物的角度。

林喜兒:Altered Carbon —— 科幻版長生不老故事

Netflix 今年重頭之一「碳變(Altered Carbon)」將於今個星期五播放。這是一個科幻版長生不死的故事,三百年後的世界,人死後可以重生,只要把他的意識備份數碼保存下來,下載到「人格備份」、再植入有「義體」之稱的新身體。近年也有不少科幻、反烏托邦題材的劇集,這齣改編自 Richard K. Morgan 於 2002 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會否成為另一經典?率先看罷第一季 10 集,不妨看看是否合你心意。

林喜兒:Better Things —— 一屋女人的美事

Better Things 是美國女演員 Pamela Adlon 的半自傳式故事。Pamela Adlon 飾演女演員 Sam,單身母親獨力撫養三名女兒,分別是叛逆少女 Max,男仔頭的 Frankie,還有小女孩 Duke,再加上住在隔壁的神經質媽媽 Phyllis,一屋都是女人。每集二十多分鐘輕鬆小故事,除了環繞 Sam 這位在職單身媽媽如何照顧三名各有各煩的女兒外,同時更為年華老去感到煩惱。沒有戲劇化的情節,都是說說瑣碎事,如何應付 Max 身邊的男友,如何處理 Frankie,還有那位失驚無神出現的媽媽,非常生活化。

迪士尼收購霍士,劍指 Netflix?

迪士尼決定斥資 524 億美元(超過 4,000 億港元)收購 21 世紀霍士,或許是 Marvel 迷的福音。若然事成,原由霍士擁有版權的「變種特攻」、「死侍」、「神奇四俠」等超級英雄片,亦將收歸迪士尼旗下,將來或可與其他 Marvel 英雄於大銀幕團聚。而是次收購行動,除是迪士尼擴展電影市場的重要一步外,更預示迪士尼將進軍串流媒體業務,擴大娛樂版圖,與 Netflix 等串流影片公司直接競爭。

林喜兒:Fresh off the Boat —— 90 年代的美國夢

Fresh off the Boat 改編自紐約名廚 Eddie Huang 的回憶錄,主角 Eddie Huang 回憶在 1995 年,當時 11 歲的他,與爸媽、兩個細佬和嫲嫲從華盛頓的唐人街搬到 Orlando,因為爸爸 Louis 要開展他的美國夢,開一間牛仔主題餐廳。這個台灣家庭來到白人為主的城市,面對文化差異,是融入還是堅持自我?20 分鐘的處境喜劇當然不會跟你嚴肅探討,簡單一點,就是華人家庭移居美國的故事。

潘度琳:FRIENAISSANCE —— Friends 的再復活

Friends 在美國再度風行,Netflix 功不可沒,是它令這套劇的觀眾層擴展到 90 後甚至是 00 後。在芸芸著名美劇中,「Friends」於 2015 年被 Netflix 選上成為主打經典 sitcom。新一代愛上 Friends 除了因為笑話經典外,還因為一種鄉愁。科技發展得太快,令這一代人跟上一代斷層愈陷愈深,他們難以了解父母一輩年青時到底經歷過甚麼,而當時的紐約又是怎樣的光景。這套劇恍如一扇回到過去的門,重塑了社會在 90 年代的精神面貌。

林喜兒:Transparent —— 天生的甚麼人

Transparent,不是透明這樣簡單,其實是語帶雙關,內藏玄機,是 Transgender 加 parent 的意思,直接點出故事主人翁。一個洛杉磯猶太家庭,父親 Mort/Maura Pfefferman(Jeffery Tambor 飾演)是位退休教授,早已跟妻子 Shelly 離婚,一天決定把秘密公諸於世,告訴子女他是男兒身女兒心。老來出櫃穿上女裝,子女如何面對?

林喜兒:Mindhunter —— 誰著了魔?

Mindhunter 中文譯作「破案神探」似乎有點不對題,劇集不是關於偵探緝兇的,觀眾也不用猜誰是兇手,因為兇手已經捉拿歸案,要破解的是他們的犯罪動機。劇集改編自前 FBI 探員 John Douglas 撰寫的 Mindhunter: Inside the FBI’s Elite Serial Crime Unit,講述 70 年代末,兩名 FBI 探員 Holden Ford 和 Bill Tench 走訪美國不同城市的監獄,訪問變態殺人犯,試圖分析其成魔之路。後來大學教授 Dr. Ann Wolbert Burgess 加入了 FBI 這個行為科學小組,創立犯罪科學的新模式,連環殺手這個詞彙便在此時誕生。

House of cards 告終:美劇如何影響城市經濟?

Kevin Spacey 的性侵指控愈揭愈多,就連他所主演兼監製的 House of Cards,也有多名劇組人員涉嫌性騷擾。Netflix 其後宣佈將 Spacey 開除出劇組,並暫停第 6 季的拍攝工作,而此季亦會是最後一季,意味這套金牌美劇將要壽終正寢。全球劇迷固然惋惜,但對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來說,此事更是形同噩耗,因為當地近 2,000 人都靠此劇謀生。紙牌屋關門大吉之際,也就是他們失業之時。

林喜兒:The Deuce —— 成人適宜,最赤裸的現實

The Deuce 設定於 1971 年的紐約,當時的紐約還是個烏煙瘴氣的城市,妓女在街上找生意、警察貪污、黑幫橫行。劇集細緻地描寫紐約色情行業的發展,從「企街」到「上樓」,從「小電影」到性商店裡的「個人影院」,展現得赤裸裸的不只是身體,更是金錢與權力的腐敗。

林喜兒:Stranger Things —— 繼續懷 80 年代的舊

Stranger Things 第 1 季播出後口碑極佳,Netflix 大肆宣傳第 2 季,趕上在萬聖節前的周末播出。除了原定角色外,今季分別在小童組和少年組加入了新角色,主線還是 4 位小男生拯救死黨 Will 的旅程,在繼續打怪獸之外亦加插了多一點 teenage romance,Lucas 和 Dustin 同時情迷新加入的 Max,Nancy 也繼續周旋於 Jonathan 與 Steve 之間。最讓我驚訝的是今季為 Winona Ryder 安排的男友 Bob,正是小時候曾演出史匹堡 80 年代家傳戶曉的「小靈精(The Goonies)」,後來演「魔戒」的 Sean Astin。劇中的他已是一位有肚腩的大叔,90 年代女神 Winona 今天演的是歇斯底里的媽媽,配的是中年大叔,人生大概如此。

林喜兒:Mozart in the Jungle —— 真真假假的音樂世界

Mozart in the Jungle 寫古典音樂圈的故事,主角 Rodrigo 正是以杜達美為藍本。不過劇情其實跟杜達美的個人故事關係不大,劇集是根據一位雙簧管演奏家 Blair Tindall 的回憶錄改編而成。或許因為故事來自樂手的回憶錄,雖然編劇多少也有點加鹽加醋,但劇集描寫的的古典音樂世界卻非常貼近現實,描寫古典音樂世界的眾生相,音樂家的生活不只是台上的演出,而是不斷的爭名逐利、複雜的男女關係、在現實生活中掙扎等。事實上,大師雖然被神化,卻也不是神,樂團陷入嚴重的財政困難,任你的音樂造詣如何出神入化,也必須面對現實。

林喜兒:People v. O.J. Simpson —— 法庭內外都是戲

劇集取材於 Jeffrey Toobin 著作 The Run of His Life: The People v. O. J. Simpson,由於是真人真事,所以當中不少角色都是真有其人,這位作者也出現在劇中。劇集以 1992 年發生在洛杉磯,因 4 名白人警察濫用暴力和涉及種族歧視,卻被判無罪引起的一場暴動作序幕。新聞片段後隨即來到兩年後:O. J. Simpson 前妻 Nicole Brown 及餐廳侍應 Ron Goldman 被殺。O.J. 迅速成為嫌疑犯,從企圖潛逃、警察追捕、起訴,到審訊期間控辯雙方各出計謀,劇集嘗試以一個客觀的角度去重塑案件。對很多美國人來說,劇中很多重要場面都有深刻印象,因為當時電視台作全國直播。事實上這也是首次電視直播法庭審訊,連直播中的 NBA 球賽也要讓路,絕對是史無前例。

方俊傑:「天賦異能」—— 一個打手的覺悟

嚴格來說,我覺得「天賦異能」的主角,不是一眾異能人,而是兩個異能人的平凡阿爸。阿爸是一個執法者,專門負責生擒異能人。他對異能人無仇無恨,只不過打份工搵飯食啫,職責所在,收指令、執行任務。有朝一日,到他發現自己子女的異能被揭發了,他第一時間斬釘截鐵地請求其他異能人救命。因為,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當權者的天性就只會計算利益和損害之間的關係,當發現擁有一個普通打手的利益,遠遠比不上帶來的風險,唯一的做法,就只有放棄那個所謂的自己友。反正,要找另一人去頂上又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想到這裡,我就情不自禁想到何君堯。不要給我猜中,總有一天,他大有可能要倒轉頭找一批小數的「異能人」出手相助。只可惜,「天賦異能」的異能人阿爸,對敵人也以禮相待,沒有甚麼仇口;何律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