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

|共11篇|

為何深呼吸可減壓?

每當你陷入焦躁,局外人總會慢條斯理勸你「冷靜,深呼吸」,叫你加倍煩躁,暗罵此人盡說風涼話。殊不知日前終有研究解構,原來深呼吸減壓效果屬實,而且當中原因大有學問。

比真藥更有用的安慰劑

一般人理解「安慰劑」就如一場瞎忙的騙局。然而你不知道的是,醫生們處方安慰劑已是幾百年以來的習慣,事實上不少病人因此病情有好轉,而且其療效並非出於想像。據 fMRI 顯示,安慰劑能激發腦部釋放神經化學物質如內啡肽和多巴胺,並啟動與鎮痛有關聯的大腦區域,這些科學證據都為安慰劑洗脫污名,讓它有望成為未來的正經療法。

腦掃描大數據:新法解讀抑鬱症

人云身陷抑鬱症需盡早求醫,鮮為人知的是其實醫生也不肯定哪種治療方式對你管用。現時兩個主要治療方法,分別是以對談為主的認知行為治療,和處方抗抑鬱藥,兩者均有療效,但並不是每個患者皆能受用。因此不少患者求醫後,還需捱過一段摸索合適治療法甚至頻繁調校用藥的漫長歷程。最近有突破性研究就利用腦部掃描和電腦演算法,解讀抑鬱症,有望縮短摸索治療方法的時間。

遺失電話跟恐襲一樣可怕?

不過是遺失個手機,太誇張了吧?這也許不是在唬弄人,鑑於科學家早有把這種對於手機遺失或無電、沒有網絡覆蓋所衍生的焦慮稱為「無手機焦慮症」(nomophobia),其徵狀與一般焦慮症相若。於患者而言,與家人朋友失去聯絡是讓他們感到不安的主要因素。這種不安是由於人們過度依賴手機,更傾向透過科技溝通,以至減少與其他人面對面的接觸。更甚者,無時無刻也要把手機置於觸手可及的距離、永遠不關機或是瀕瀕檢視熒幕以查看有沒有錯過的訊息或通話。

【美國大選】左翼哲學家怎樣看?(Zygmunt Bauman 篇)

不少分析將杜林普現象與脫歐公投比較,指出兩者均是對建制的抗議;波蘭社會學家鮑曼(Zygmunt Bauman)則認為,除了發洩不滿,美國人也投了「強人政治」一票。杜林普成功結合工人階級和舊中產階級的所有焦慮,將消費型社會的失敗歸咎於外來因素,諸如外來移民、種族異類,而建制方案又無力解決問題,魅力強人承諾一場快速補救(a quick fix),雖然「野蠻」或不理性,但對沮喪的民眾而言,仍然極具吸引力。

有一種任性叫完美主義

根據專家論述,完美主義其實是非常任性、自我放縱的一種思維方式(Binge thinking)。今天社交媒體的蓬勃,對於這類思維而言,無異於火上澆油:由於攀比成風,所有人都在社交網絡上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也將導致自我沉溺的趨勢愈來愈嚴重。但是社交網絡上的展示,只是人生很小的片面,根據片面證據而形成的假設,按照心理學,叫做認知的扭曲,而完美主義的人最精於認知的扭曲。

考試夢魘為何纏擾終生?

「我從沒上課,我從沒交習作,我從沒溫習。但明天就是期末考。超級緊張。」這不是哪位大學生的 Facebook status,而是 71 歲的 Susie Drucker Hirshfield 常有的夢,而相信你對此也毫不陌生,甚至前幾晚也剛夢過,在幻境中嚇得手心冒汗。若說「日有所思」,才會「夜有所夢」,何以離開校園已久、甚至從不憂慮考試的人,也有這種考試惡夢?

記錄情緒 App 防諱疾忌醫

這種 App 對於男性幫助更大。據統計,男性自殺率偏高,而尋求心理輔助的比率很低。這主要是因為男性受到世俗規範的束縛:不願意面對精神困擾,更視求助為軟弱的表現。「男人自殺的可能高出女人三倍,原因多是感情破裂,或與工作有關,這難道不是精神問題嗎?要幫助這些男性,就必須用一種他們能接受的方法。」

人間 Psycho:120 億天的經濟黑洞

研究指全人類精神健康問題有上升趨勢:自 1990 年到 2013 年,受困於抑鬱和焦慮的人數幾乎倍增,由 4,160 萬上升至 6,150 萬。整體而言,全球人口的 10%,即 7,400 萬人受精神問題影響,精神健康問題在所有非致命疾病造成的負擔中,高佔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