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共37篇|

全面數碼化的大學,還是大學?

E-learning 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但若說用網上學習取代課室、PowerPoint、黑板;AI 取代老師,足不出戶就可以「上學去」,這未來教育的趨勢是烏托邦,還是異化的烏托邦呢?今年下旬,美國德州 A&M 大學兩位經濟學教授,將向數千名學生開展他們的微觀經濟學概論網上課程;而世界上最大的在線學習平台
Coursera,已擁有超過 2400 萬註冊用戶。威靈頓學院校長 Anthony Sheldon 爵士認為,10 年之內,技術革命將擺脫舊的教育觀念,永遠改變世界。今日,全面數碼化的課程未能完全說服家長和學生本身,但如同所有帶破壞性的新技術一樣,它帶來的,可能是教育產業現時最需要的、革命性的改進。

誤導智能鏡頭的簡單方法

政府或者大財團大機構在我們周圍佈下天羅地網,既可以是保安,當然也可以用來監控。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既然有臉部辨識技術,就一定有反臉部辨識的辦法。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最近研究的特殊眼鏡,宣稱可以令臉部辨識技術失效,誤導智能監控鏡頭。原理是根據肉眼辨識和電腦臉部辨識的差異,無須改變臉部影像的基本特徵,只改變影像的像素,就能誤導軟件,將有關信息錯誤歸類。

等不及?用 AI 續寫「冰與火之歌」結局……

好不容易昐來的「權力遊戲」第 7 季又落幕,下季開播時間似乎相當遙遠,觀眾意猶未盡不說,對小說續集的漫長等待同樣叫讀者沮喪。作者自 2011 年出版第 5 集「與龍共舞」後再無音訊,連劇集也只能脫離原著發展,讀者們除了重讀又重讀外,只能靠各式同人小說一解書荒。最近有書迷兼全端軟件工程師,就利用 AI,預測劇情,續寫小說。

在圖靈之外,另一位人工智能之父

承認吧,人類對人工智能(AI)的未來發展極之恐懼。由月前華文媒體誤傳 Facebook 機械人自創「秘密語言」而遭關掉,到近日專家呼籲禁止生產「殺戮機械人」,一脈相承的都是人類害怕 AI 會掉轉槍頭,反噬人類。有朝一日,如果像電影「智能叛變」的想像終於實現,屆時人類或會將怨恨轉嫁予「AI 之父」—— 圖靈,又或約翰麥卡錫。

陶傑:詮釋資訊的力量

德國網購公司奧圖收集了 30 億個網購和信用咭的買賣紀錄,再研究這 30 億宗生意交易時的天氣和交通條件,用電腦更精確計算手機時代人類的消費行為。奧圖發現:即使網購,只要消費者等待時間超過兩天,就可能失去耐性,從而出現所謂的「購物悔意」(Buyer’s Regret)。奧圖的 AI 系統,在一堆錯綜複雜的數據中精密計算,其中 9 成準確,能預測哪一些貨物在入貨之後可以在 30 日內售出。

陶傑:與極權監控衛星同在

21 世紀人類面臨 AI 革命,面對就業的前景,除了貴族子女還想進牛劍讀拉丁文,平民出身的中學生升讀大學,眼睛只瞄準 STEM 這四科:科學包括物理、化學和生物(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Mathematics)。因為這四科是設計、創造、使用、維修、更新人工智能,也就是 AI 技術的四大核心人才庫。

BingoBox 無人商店,能防止盜竊嗎?

以「免排隊、免結賬」作賣點的 Amazon Go 自助零售商店,配合視覺辨識及感測融合等智慧技術,讓顧客在無人當值的超市中採購雜貨,將購物體驗重新定義。但概念處於試驗階段,還未出師已被中國的初創企業 BingoBox 捷足先登,把構想付諸現實。

矽谷的歧視文化,滲透到你的手機?

本周 Google 一份內部備忘於網上流出,執筆的員工批評公司追求職場平等,乃不切實際之舉,引起滿城風雨。或許你認為矽谷男女應否同工同酬,跟你這位消費者毫無瓜葛,但網絡顧問兼新書 Technically Wrong: Sexist Apps, Biased Algorithms, and Other Threats of Toxic Tech 作者 Sara Wachter-Boettcher 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反駁,直指美國科技界對女性及少數族裔的歧視,早已滲透到其產品當中,影響全球每位用家。

下一個 iPhone 10 年:帶你進入美麗新世界?

iPhone 發售至今 10 年,至今仍為史上最成功的消費品之一。但在下一個 10 年,它恐怕就要淡出我們的生活。「華爾街日報」預料,「手機」這種概念會被人類徹底摒棄,現時的手機應用程式及服務,將轉移到更便利的電子產品 —— 一套由戴在身上的電腦、電池及感應器所組成的「身體網絡」,Siri 則是系統的指揮官,它不只跟蹤你的所有互動,更會推測你的下一步,比你的父母伴侶,都要更了解你。

AI 進化了:Facebook 設計出懂得說謊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發展一日千里,Google、亞馬遜等科技巨頭不甘後人地在 AI 領域上競爭追趕,暗地互相較量,而最近在 AI 領域中超越各家,取得突破者,則是 Facebook。Facebook 公布,其團隊研發的 AI 系統又再進化,不僅像人一樣懂得談判,更開始有透過說謊爭取所想結果的跡象。

AI 永遠取代不了的技能:品味

當 AlphaGo 2.0 在人機大戰中領先中國棋手柯潔,而 Facebook、Google、蘋果等統領全球的網路巨頭大力發展 AI 的同時,大量的傳統工作被取代,最近甚至研發出能駕駛飛機的機器人,不懂程式設計的似乎就無法稱為人才,但被稱為大數據(Bid Data)權威的 Thomas Davenport 卻指出,未來欲獲取高薪者必須具備 AI 無法取代的技能,其中一項就是「品味」。

沒有工作的世界,人生還有甚麼意義?

科技進步,機械人及人工智能最終將取代人類大量工作,很多人失業。有人失業,政府應該人人派錢度日,但全民基本收入不是輕易能爭取得到。而失業除了沒有收入,還需考慮一件事,這班無工做的人,將來如何度日?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講師 Yuval Noah Harari,同時為 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and 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 作者,日前在衛報撰文,探討沒有工作的世界,人生該有甚麼意義。

科技真的讓社會愈不平等?

全球貧窮率在近 30 年來逐漸下跌,但除了患貧,世界更患不均,尤其是在較富有的已發展國家。科技一方面提升生產力,促進經濟發展;另一方面取代了待遇好的藍領工作,他們只能轉為投身相對較低薪的零售及服務。科技發展掀起了促成貧富懸殊的論戰。

Chester Ho:人工智能持續突破,但為何要恐懼?

轉眼間,AlphaGo 擊敗圍棋高手李世石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過去一年,人工智能有持續的突破,例如 Google 把深度學習應用在語言翻譯領域,不但提升了自然語言的翻譯質素,翻譯系統更能夠自行發展了一套方法去學習語言。從前人們聽到這種科技突破必然會興高采烈,並期待新科技可以改善生活。可是,現在我們每次知道人工智能的新發展,都會有懷著矛盾的心情:我們仍然期待新科技帶來便利,卻同時害怕人工智能有朝一日會取代人類。

AI 攻陷撲克的 9 個問題

人類不斷開發人工智能(AI),讓它們在遊戲中與人類博奕,從國際象棋的「深藍」到圍棋的 AlphaGo,每一次 AI 擊敗人類都會引起害怕它們將超越人類的憂思。最新被 AI 攻陷的戰場是德州撲克,分別有兩支開發團隊在連續對賽中賭贏人類撲克高手。他們努力不懈要 AI 擊倒人類撲克玩家,到底 AI 攻陷撲克意義何在?「自然」期刊日前便就此作了精簡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