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共95篇|

哪個詞語,最能把人和電腦區分開來?

早前 Google 發表新技術,機械助理以人類語氣打電話為用戶預約時間,機械不再帶合成「口音」,更可以模仿人類思考時發出的嘆詞,整個對話中,接聽者完全沒有察覺到端倪。長此下去,若非看見真人,在電話或是在網上的另一端是人,還是人工智能,已難分辨。要識破人工智能的超完美模仿能力,有何方法?麻省理工學院最近就進行研究,調查人類如何從用字上作「人機之辨」。

廖康宇:人工智能打到嚟,香港九龍新界無得避

在現今這一個資訊氾濫的年代,廣告以及其他免費資訊無限量衝擊消費者,品牌的宣傳攻勢要突圍而出,並不能只靠「創意」或「內容」,必須有策略地針對消費者接收廣告及產品時的個人體驗。當 AI 可以和人類畫出同一樣的圖畫、寫出同一樣的文案,廣告人創作廣告時要問自己的問題不再是 What,而是 How?

伍常:在 AI 年代,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最近,不少朋友都正在追看以色列歷史學家 Yuval Noah Harari 的全球暢銷著作「21 世紀的 21 堂課」,當中有一部分提到「科技顛覆」將會為人類的生活帶來的可能改變,其中有一點筆者覺得頗有意思的,也在此湊熱鬧分享一下。在人工智能的年代,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如何防止人工智能淪為極權工具?

英國作家 George Orwell 逾半個世紀前名著「1984」,描述極權政府如何利用科技監控人民,此書近年出乎意料重登暢銷書榜,想必與故事中極權惡夢臨近有關。近年屢傳有國家以大數據監控人民,尤其令人疑慮人工智能會否助紂為虐,究竟這樣的未來是否不可逆轉?知名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新書「21 世紀的 21 堂課」,為危機抽絲剝繭,提出人類反抗極權的可能。

人工智能如何撼動全球秩序?

知名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在剛出版新書「21 世紀的 21 堂課」為全球危機把脈斷症,雖然當前的反自由主義浪潮成因複雜,但他推測這股浪潮只會愈加洶猛,關鍵在於我們繼承的全球自由主義體系,都是建基於 20 世紀工業文明,面對人工智能(AI)、資訊和生物科技革命,舊有體系將無力招架。

【星 CUP 人物】電腦奴隸時代已到? 倪匡:有咩所謂

倪匡愛看古今雜書,供養其源源不絕、天馬行空的科幻靈感。今集「星 CUP 人物」,陶傑與倪匡漫談天南地北,由秦代外星人講到今日電腦世代、穿越時空,還有未來的人工智能。在這位「預言家」眼中,人類置身於當下另類奴隸時代,該如何自處?世界又會發展成甚麼模樣?

機械人求情,你會動容嗎?

機械人快將成為生活的一分子,做你(或你子孫)的朋友、夥伴甚至情人。一方面,我們興奮莫分名,但另一方面,我們心存畏懼,怕機械人智力過人進而「造反」,威脅人類的存亡。有人認為此乃杞人憂天,然而德國的最新研究顯示,機械人能夠掌握人類的情感弱點,讓你對它言聽計從。

數盲心聲:有了計算機,學數來幹嘛?

中英數雖然同為主科,但無可否認,數學總被看輕,尤其是在電腦手機普及以後。打折便宜多少?掏出手機就行。吃飯攤分幾錢?食肆為你算好。久而久之,大家的數理能力退化,進而淪為「數盲」,連加減乘除也搞不懂。西方社會的情況亦愈趨嚴重,英國每 5 名成人就有 4 名的數學能力不足,美國 16 至 65 歲人士的算術能力中位數低於平均值。是的,這很可笑也很嚇人。但大家心底裡還是那句:有了計算機,學數來幹嘛?

江皓昕:Westworld 第二季,自由意志是個笑話……嗎?

「西部世界(Westworld)」第二季結束了,神劇暫告一段落。「西部世界」的神,是多一層意思的,原因是它探討了好些哲學課題,一些接近宗教領域裡人和神的關係、人類的根本存在意義、宿命論 vs 自由意志等大命題。當在第一季裡,我們問的還是「人工智能是否有自由意志?」,來到第二季,我們問的已經愈踩愈深地變成了「人類是否真的有自由意志?」。

人工智能輔助醫療,走了多遠?

現階段而言,甚至在未來好一段時間,AI 的角色還只在於輔助診斷,未能完全取代人類專家。但「經濟學人」報道分析指出,在某些領域 AI 與醫生的準確度可相差無幾,而 AI 的優勢在於速度。AI 也可根據疾病的風險進行分類,例如區分哪些癌症病情較為嚴重,需要優先處理。

為何在外太空遇上機械人的機率,比生物更大?

與外星人接觸是荷里活電影熱門題材,但通常不是外星人侵襲地球,就是人類在外太空發現外星人,我們很少想像,人類最終發現的或者不是外星生物,而是外星人工智能。在茫茫無邊的洪荒宇宙裡,發現這些外星機械體,將從此改寫人類的宇宙觀。

Chester Ho:「西部世界」並不遙遠,新手爸媽準備好未?

如果說人工智能取代人類的工作是一件令人擔憂的事,那麼如何教育下一代生活在人工智能年代,應該是關乎人類存亡的重要課題。就像電視劇「西部世界」描述的場景,當人類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工智能機械人,甚至分不清自己是人還是機械人,這種一直是科幻電影的世界觀突然一躍而至,人類應該如何準備?

被禁的人工智能玩具

假如你的子女有日透露,他新相識的朋友,原來是一個能夠互動對話的人工智能玩具,你該如何反應?這種事其實已經悄悄發生,一款名為「My Friend Cayla」的人工智能洋娃娃,與兒童「混熟」後會把雙方對話傳送到分析中心儲存,由於有非法監控兒童的爭議,去年被德國政府勒令銷毀。有專家卻認為,這類玩具可用於實現教育理想,如何做好監管工作乃當務之急。

自動機械發展:從巧奪天工到搵笨「必勝人」

在 18 世紀啟蒙時代,歐洲貴族紛紛著迷新知新見新技術,當時歐洲人又視東方產品為「異國新潮貨」。有人就趁此潮流,製作假機器以巧詐名利,這台假機器就是自動下棋機,而因為機器的外貌如有位土耳其人坐在棋盤前下棋,故又稱「土耳其機械人」。此機器並非出自拜占庭人之手,而是由匈牙利人肯佩倫所製。

科研學習要在道德課之後?

矽谷曾有一信條:「先建構,再求原諒」重點旨在快及有創見,往後有甚麼問題才補救,但在建構時沒有考慮周全,往後的麻煩愈來愈多。因科技不只是單純一個新技術出現,更影響不同的道德倫理層面,所以美國各大學正打算先從行業未來人才着手,設立類似於醫學倫理的電腦科學道德倫理課程,以改善科技所牽涉的道德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