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共43篇|

新年飲茶與人工智能

這一刻我想起日本推出的機械人 Pepper,如果酒樓所有侍應換成 Pepper,可能嗎?誠然,我一直也享受這種無情的服務態度,而大家也覺沒問題時,要換不難,而且有短暫的新鮮感呢。現時已經有不少連鎖快餐店安裝了觸控螢幕,及八達通付款,收銀員的職位只會愈來愈少,而這種趨勢必定會愈來愈普遍,未來的連鎖快餐店一定更適合患有社交恐懼症的人。

最強影響因子搜尋器上線啦

朱克伯格伉儷成立的慈善組織「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CZI)繼早前捐贈 30 億美元資助疾病研究,近日又開展首宗收購,對象「Meta」為以人工智能完善科學論文的搜尋器。鑑於學術界的海量論文良莠不齊,Meta 免費化將有助促進科研界的發展,「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亦更有公信力。

告別不方便的 User-friendly

由 Apple Siri 到最近的 AI 管家, user-friendly 的定義從簡約的指令按鈕和界面元素,進化到說話的抑揚頓挫,以至稱心如意的能力。當智能科技 user-friendly 到一個地步,開始 sell 親和力,甚至能通人性,投其所好,它還是最初我們想要的純粹「方便用家」嗎?

無人聽到 卻能評核你的面試

如果有一天電腦當上你的面試官,你夠格不夠格勝任新工由它說了算,你作何感想?電話面試流行了好幾年,對企業來說,它的好處在於避免以貌取人,而且可以節省面試時間和人手。不過最近就出現一種新型電話面試,在話筒另一頭與你對話的,不是你未來老闆或人事部經理,而是電腦。

我們踏入「語音智能時代」了嗎?

迅速發展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近年正大幅改變我們的生活,先是有日本公司開始以機械人取代人類員工,再有 AlphaGo 第 2 代橫掃棋壇,人類難以匹敵,而這些事例不過是冰山一角——新一期「經濟學人」分析,語音科技(voice technology)日趨成熟,我們已踏入語音智能的時代,電腦將會更易操作,滲入人類生活每個細節。

AlphaGo 並無超越人類

圍棋程式「Master」在奕城網對決世界頂級棋手,60 戰 60 勝,「人工智能超越人類」一類標題繼去年 3 月再度洗版。Master 後來公佈身分,就是 AlphaGo 的升級版。除來自英國的 AlphaGo 外,人工智能圍棋程式還有日本的「DeepZenGo」、南韓的「石子旋風」,隨著稍後 A.I. 進駐人類正式棋賽,今年被視為「人機決戰之年」。棋界乃至人界對此不表樂觀,但事實是,人工智能並無攻克圍棋,甚至未有超越人類。

【技術文】圖靈測試得到甚麼?

正當霍金與 Elon Musk 不約而同警告人類或需面對人工智能(AI)的威脅,2016 年初的 AlphaGO 四比一大勝韓國頂尖職業棋手李世石,人工智能超越人類的危機又成熱門話題,年末 HBO 美劇「西部世界」再一次把這憂慮帶到人前,劇中借助 1950 年的「圖靈測試」(Turing Test)理論,把這種焦慮描繪得歷歷在目,但到底「圖靈測試」是在表達甚麼?又有甚麼局限?

從文學啟發的科學

哈利波特的隱形斗篷初登場時叫人拍手稱奇,今日卻已步入研發階段。文學與科學貌似風馬牛不相及,但有鑑於想象是創造的第一步,前者成為後者的藍本的情況,似乎比比皆是:例如令互聯網誕生的 Dial F for Frankenstein、建構對於「虛擬實境」的具體想像的 Snow Crash 和 Neuromancer⋯⋯至於我們對於機械能計算出人生意義的想像,又有沒有可能實現?

美劇西部世界的哲學

HBO 的「西部世界」(Westworld)第一季在上月落幕,此劇打開了機械人的幻想世界,表面上它固然是在探討人工智能的現實意義,機械人會否有日群起反抗創造和奴役它們的人類呢?同時,西部世界另一重要的主題是:何謂「意識」(consciousness)。文化評論家 Matthew Becklo 便指出,西部世界回應了兩個有關意識的經典哲學問題。

用 AI 創造智慧管家,下一波科技巨浪來臨!

Iron Man (鐵甲奇俠)裡,帥氣的 Tony Stark 凡事不需要自己動手,只要開口「對著機器說話」,他專屬的人工智能管家卓維(Jarvis)就會幫他把一切打點好。如今這個場景從電影走向真實,付諸實現的,正是臉書的創辦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日前,他秀出花了一年時間打造的居家 AI 系統 Jarvis。能控制家裡的燈光、空調、音樂,甚至在他起床時,主動幫他烤好吐司。

「全民基本收入」助人及企業重獲自由

全球經濟結構出問題,貧富差距愈來愈大,低下層缺乏向上流動機會,香港在這方也挺全球化,絕對追得上潮流。此時,矽谷重提「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歐美迴響巨大,因為大家百寶出盡,仍無計可施。不過反對聲音認為此法純屬虛想,人人派錢只是安撫被遺棄的工人,最終只會加重國家財政負擔,加上科技轉型尚未成熟,要談也實在為時尚早。但如果現有方法行得通,就不會有新倡議,這些所謂弊處,是不是真的存在?而香港不論經濟政治皆陷死局,是不是也是時候諗吓?

陶傑:坐言起行

大選贏得漂亮,入主白宮之後,刻不容緩,到了要交貨的時候了。傳媒對杜林普的偏見很嚴重。「紐約時報」出版人已經認錯。但大亨勝選後,循例見奧巴馬,一對手謙卑地作祈禱狀,垂在胯下,心理學家說他內心慌張。好事者即刻起哄:杜林普本來沒想到贏,只一心搞局,哪知弄假成真,現在心慌了。

江皓昕:1973 年元祖級「西部世界」,我們走不出恐怖谷

HBO 新劇「西部世界」(Westworld)技驚四座,一開播已造成哄動,大街小巷都在熱烈討論劇情,猜測每一個角色設計是否都留有一手,是主創人暗示往後劇情的伏筆。這劇有多好看大概不用再多說,要說的是,其好看程度讓我特意找回了 1973 年米高·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自編自導的元祖版 Westworld來看。今天的神劇,正是改編自 43 年前這部神片。

為甚麼 21 世紀人類還在工作?

1930 年,凱恩斯在 「後代經濟前景」(“Economic Possibility of Our Grandchildren”)一文中預測,21 世紀一周工時只有 15 小時,如何平衡閒暇與資源,未來將成首要社會問題。到 2016 年回顧,似乎與現實相去甚遠。譬如香港已算富裕地區,一年工時卻長達 2,606 小時,平均每周工作 50 小時,冠絕全球,其他富裕國家如英美日韓亦不見得能夠掌握平衡。人類為何不去珍惜餘暇,難道個個熱愛工作?

未來報告:一早知你係兵係賊?

美國各州警方逐步引入數據挖掘(Data Mining)及演算法(Algorithm),預測何時何地最有可能發生罪案,當然系統最關注的是「誰」最有機會犯案了。不論在大型群眾活動或防止罪案,其實各地警方早有採用模擬推論,而且也有該區「心水」目標人物,不過用到大型數據系統結合模擬推算,自然又再掀起關注。但說穿了,爭論與系統無關,只是警察誠信能否服眾的問題吧?現在香港警方說要全天候保護朱凱迪,香港人會信這是保護還是監視呢?

早能上天,今能下水

驚世寶藏,通常都埋在龍潭虎穴,所以想要尋寶,既要有好身手,也要有好彩數,否則身陷險境,隨時性命不保。但來到 21 世紀,當送貨、救火甚至上天都可由機械人代勞時,想要下水找出隱世秘寶,又何需親身上陣?美國史丹福大學研發的機械潛水員 OceanOne,早前就成功從 100 米深的沉船殘骸,找出藏了 350 年的寶物。

AI 論小說

古今小說之中,最受歡迎的是哪種劇情模式?A.I. 可能有答案。外國有研究將預設人物發展模式輸入人工智能,然後餵入大量小說,藉分析人物心理變化,推斷出故事結構及統計其流行程度。原來最常見的故事模式,大概只有六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