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共84篇|

人工智能輔助醫療,走了多遠?

現階段而言,甚至在未來好一段時間,AI 的角色還只在於輔助診斷,未能完全取代人類專家。但「經濟學人」報道分析指出,在某些領域 AI 與醫生的準確度可相差無幾,而 AI 的優勢在於速度。AI 也可根據疾病的風險進行分類,例如區分哪些癌症病情較為嚴重,需要優先處理。

為何在外太空遇上機械人的機率,比生物更大?

與外星人接觸是荷里活電影熱門題材,但通常不是外星人侵襲地球,就是人類在外太空發現外星人,我們很少想像,人類最終發現的或者不是外星生物,而是外星人工智能。在茫茫無邊的洪荒宇宙裡,發現這些外星機械體,將從此改寫人類的宇宙觀。

Chester Ho:「西部世界」並不遙遠,新手爸媽準備好未?

如果說人工智能取代人類的工作是一件令人擔憂的事,那麼如何教育下一代生活在人工智能年代,應該是關乎人類存亡的重要課題。就像電視劇「西部世界」描述的場景,當人類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工智能機械人,甚至分不清自己是人還是機械人,這種一直是科幻電影的世界觀突然一躍而至,人類應該如何準備?

被禁的人工智能玩具

假如你的子女有日透露,他新相識的朋友,原來是一個能夠互動對話的人工智能玩具,你該如何反應?這種事其實已經悄悄發生,一款名為「My Friend Cayla」的人工智能洋娃娃,與兒童「混熟」後會把雙方對話傳送到分析中心儲存,由於有非法監控兒童的爭議,去年被德國政府勒令銷毀。有專家卻認為,這類玩具可用於實現教育理想,如何做好監管工作乃當務之急。

自動機械發展:從巧奪天工到搵笨「必勝人」

在 18 世紀啟蒙時代,歐洲貴族紛紛著迷新知新見新技術,當時歐洲人又視東方產品為「異國新潮貨」。有人就趁此潮流,製作假機器以巧詐名利,這台假機器就是自動下棋機,而因為機器的外貌如有位土耳其人坐在棋盤前下棋,故又稱「土耳其機械人」。此機器並非出自拜占庭人之手,而是由匈牙利人肯佩倫所製。

科研學習要在道德課之後?

矽谷曾有一信條:「先建構,再求原諒」重點旨在快及有創見,往後有甚麼問題才補救,但在建構時沒有考慮周全,往後的麻煩愈來愈多。因科技不只是單純一個新技術出現,更影響不同的道德倫理層面,所以美國各大學正打算先從行業未來人才着手,設立類似於醫學倫理的電腦科學道德倫理課程,以改善科技所牽涉的道德難題。

未來臨終關懷:AI 為你預測死期

人工智能(AI)以革命性姿態,在眾多範疇帶來巨變,而這項嶄新科技對於醫護服務,影響尤其顯著。現時一些研究人員利用 AI ,建立更完善的季節性預報,為發展流感疫苗提供資訊。AI 亦被用於確診罕見病症,令病人得到所需治療。如今科學家還發現一種全新的應用方式 —— 以 AI 為重症病患預測死期,緩解臨終痛苦,走得更為安詳。

【CES 2018】Sony 重推電子狗,意義何在?

20 年前 Sony 推出了名為 AIBO 的寵物電子狗,成功掀起了全球熱潮,其誕生足以打入電子產品發展史,但往後數年,機械人科技顯然未如當初期待蓬勃發展,便在 2006 年被擱置。時隔十多年,Sony 宣布再度推出新一代 aibo,毅然重啟電子寵物計劃,未必只是出於懷舊和童年回憶,要復興的不僅是寵物小狗,而是公司在十多年前曾一度滑軌的機械人狂熱。

Moyashi:完美的良心回路

石之森章太郎的「電腦奇俠」(人造人間キカイダー)中,主角次郎是光明寺博士所製造的人造人其中之一,特別之處在於被安裝了「良心回路」。光明寺博士想製造一個完美的機械人,於是透過「良心回路」賦予機械人人類良心的功能,能分辨善惡。但劇情安排是敵方組織在「良心回路」完成前將博士拐走,未完成的次郎無法完美分辨善惡,而且每次聽到特定頻率的笛聲就會發狂。電腦奇俠在播放當時的副題是「懷著不完全的良心回路,在善惡狹縫間苦惱的人造人的戰鬥!」故事最終其實是問一個問題:「完全的良心是甚麼」?

陶傑:讓人工智能「看見」

今日美國人工智能的研究先鋒是一名華裔女子,北京出生的李飛飛。李飛飛認為,人工智能要惠及全人類,不止擁有自戀式的象棋高智能,還需擁有視像能力、語言能力、駕駛能力,將其他工業科技的能力與人工智能綜合起來,才可以令這個世界真正進入第三波工業革命,令人類的思維想像如虎添翼,豈止一飛沖天,簡直一躍進入無窮的宇宙。

IT 的悲劇:搶你飯碗的,卻要向它求助

對印度的 IT 人而言,AI 既是競爭對手,卻也是心靈慰藉。隨著自動化技術普及,印度科技業界出現裁員潮,被炒的 IT 人失去收入甚至存在意義,但在這空虛頹喪之時,他們尋求輔導的對象,竟是搶其飯碗的 AI。當地利用 Chatbots 接受網上心理治療的科技界人士,現時數以千計。從敵人身上尋求安慰,聽來既荒謬又羞辱,但比起向真正的心理醫生求診,此舉不只方便及便宜,更重要是夠隱秘。

紅眼:哀傷的機械人偶

近年日劇界經常會看見一位綠葉演員,對白不多,亦無演技,但劇組總會特別為它安排數個特寫鏡頭。相信是廣告商付足了贊助費,所以才能夠跟新垣結衣有「對手戲」,智能機械人逐漸成為日劇的客串嘉賓,而且頻率頗高。智能機械人一直深受日本人歡迎,像自小看著「叮噹」、「IQ 博士」和「原子小飛俠」等漫畫長大,到成年向的「攻殼機動隊」和「最終兵器彼女」,從科幻類到愛情類,機械人偶都從不缺席於日本文化中對未來的想像。日本人想像出來的機械人偶,重點不在於進化或物種競爭,卻更強調於服從和奉獻。日式機械人偶的特質是不會疲倦,亦不會憤怒,而且辦事比人類稱職,願意成為棄子自我犧牲。這種想法,興許是來自傳統武士道精神的崇高投射,而機械人偶就是日本人所追求的終極忠臣。

全面數碼化的大學,還是大學?

E-learning 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但若說用網上學習取代課室、PowerPoint、黑板;AI 取代老師,足不出戶就可以「上學去」,這未來教育的趨勢是烏托邦,還是異化的烏托邦呢?今年下旬,美國德州 A&M 大學兩位經濟學教授,將向數千名學生開展他們的微觀經濟學概論網上課程;而世界上最大的在線學習平台
Coursera,已擁有超過 2400 萬註冊用戶。威靈頓學院校長 Anthony Sheldon 爵士認為,10 年之內,技術革命將擺脫舊的教育觀念,永遠改變世界。今日,全面數碼化的課程未能完全說服家長和學生本身,但如同所有帶破壞性的新技術一樣,它帶來的,可能是教育產業現時最需要的、革命性的改進。

誤導智能鏡頭的簡單方法

政府或者大財團大機構在我們周圍佈下天羅地網,既可以是保安,當然也可以用來監控。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既然有臉部辨識技術,就一定有反臉部辨識的辦法。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最近研究的特殊眼鏡,宣稱可以令臉部辨識技術失效,誤導智能監控鏡頭。原理是根據肉眼辨識和電腦臉部辨識的差異,無須改變臉部影像的基本特徵,只改變影像的像素,就能誤導軟件,將有關信息錯誤歸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