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共127篇|

藝評:「狂人」不狂

「狂人日記」剛好寫於 100 年前,百年後的今日,究竟當代華人社會有否如狂人所預言,臨崖勒馬拯救未曾吃人的孩子;還是繼續吃人的習性,為「四千年喫人履歷」再增添 100 年的經驗?於 2018 年重讀「狂人日記」,著實別具意義。導演黃俊達為今年新視野藝術節「微藝進行中」帶來他的「狂人(不規則版)」,選材獨到,可惜未能好好借題發揮。

伍常:從香港的藝術文化貿易逆差談起

如果說,香港是一個極度西化的藝術市場,相信不會有太多人反對的。但是,這樣的「成功」,長遠而言也不是沒有其隱憂之處的:這種單向式的藝術交流(實則可能是填鴨式「灌輸」)所帶來的文化貿易逆差,以及因此而老是常出現的一些帶著「東方主義」式想像的西方當代藝術作品,是值得關注的。

由名畫失竊到偽術家的戲法

荷蘭鹿特丹藝術廳 6 年前發生「現代其中一次最引人注目的藝術品搶劫」,7 幅名畫被劫去,匪徒雖已落網,名畫卻不知所終。匪徒曾一度承認名畫已被燒毀,但近日卻離奇地出現其中一幅失竊已久的畢加索作品「小丑頭」,究竟作品再次出現,是否存在陰謀?

【陶傑遊波蘭】圍牆中的一扇窗 訪世界級導演搖籃

「藍白紅三部曲」導演奇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鋼琴戰曲」導演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和「鐵人」導演華意達(Andrzej Wajda)皆出師自世界級電影搖籃 —— 波蘭活茲電影學院(National Film School in Łódź)。適逢學院成立 70 周年,今集「陶傑動世界」,陶傑就走訪這所經歷冷戰時期,到現今依然堅持培育一代代藝術電影大師的學院。

伍常:如何成為一個藝術專才?

自從筆者出來自立門戶後,這些都是我經常會收到的查詢:有的是對本來高薪厚職的工作感到「苦悶」,希望可以在看似「幾好玩」的花花世界藝術圈尋找新工作意義;有的則是完全「亂入」的以為或恃著有個文化研究/藝術史學位,就可以理所當然地取得入行的資格;有的更搞笑的應徵者甚至是完全對藝術零興趣 + 少接觸 + 冇 sense 屎,但都夠敢走上來應徵的…… 真是乜人都有,大開眼界。

第一次世界大戰,恐怖電影的起源?

談到恐怖電影的鼻祖級經典角色,科學怪人和吸血殭屍當之無愧,但究竟他們怎麼如此深入民心?歷史學家 W. Scott Poole 新書便考證指出,在一次大戰結束後,恐怖電影如雨後春筍,其幕後的製作人幾乎全部上過戰場,有無法磨滅的創傷經驗,他們以電影語言再現戰場的冷酷異境,科學怪人和吸血殭屍的電影形象亦應運而生,引起時代的共鳴,其影響持續至今。

只為作狀不下苦功,芭蕾舞者正被社交網絡摧毀

社交網絡催生了一種在虛擬世界炫富、炫耀生活豐富多彩,經營美好假象的人,實際上是一種扭曲的生活模式,而對於需要深層次思考和投入的藝術表演而言,傷害更大。俄羅斯芭蕾舞家 Diana Vishneva 近日便向法新社感慨表示:「有些年輕舞者,他們對手機的興趣更甚於舞步排練。」網絡時代下,本身需要踏實練習才略有所成的一門表演藝術,也成為急功近利,博取名氣的熱門類別。

伍常:在 AI 年代,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最近,不少朋友都正在追看以色列歷史學家 Yuval Noah Harari 的全球暢銷著作「21 世紀的 21 堂課」,當中有一部分提到「科技顛覆」將會為人類的生活帶來的可能改變,其中有一點筆者覺得頗有意思的,也在此湊熱鬧分享一下。在人工智能的年代,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藝術家們的愛恨情仇,煉就成優秀藝術?

我們總是認為,藝術家之間的感情關係混亂不堪,愛恨交纏又互相折磨,衍生的負面情緒能偶爾轉化成藝術,令人好奇作品背後的花邊故事。英國倫敦 Barbican Art Gallery 即將揭幕的專題展覽 Modern Couples: Art, Intimacy, and the Avant-garde,便將逾 40 多位藝術家之間的恩怨情仇,與他們的藝術創作關係娓娓道來。

梵高「星夜」的靈感源自葛飾北齋?

梵高可堪稱西方藝術史上最知名畫家,「星夜(The Starry Night)」是其代表作,沒有謹遵寫實原則,這片星空的旋渦,被視為梵高心境的寫照。梵高專家 Martin Bailey 最近則大膽推斷,這些旋渦星雲的創作靈感,很可能是來自地球的另一端 —— 日本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名作「神奈川沖浪裏」的滔天巨浪。

伍常:人無收藏癖不可與交

常言道:「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每個人都應該培養一種興趣的。筆者的個人經驗是,藝術品就像音樂一樣,往往可以在你的人生低潮時給你一點鼓勵,給你一些支持。而藝術收藏更是一個不斷地為我們大開眼界的旅程,讓我們結識來自不同地方/界別的志同道合朋友(無論是在世的還是已故的),令生命從此不一樣地精彩,不再孤單。

專訪鍾承佑 —— 率性隨心的「個人藝術家」

現年僅 24 歲的鍾承佑(Forbes)可謂香港冒起得最快的其中一位新晉藝術家,他中五就辦過個人畫展,其作品近年在香港南韓多次展出,備受讚揚。今日略有小成的他卻坦言,小時候因有讀寫障礙和過度活躍症而沒當藝術家的自信,後來師從水墨畫名家林天行,巧遇機緣,才全職投身藝術,如今嶄露頭角的他不在意名聲,只在意率性隨心,創作打動人的藝術。

突破漫畫與展覽的天際線,專訪把鄭問送進故宮的幕後推手

2018 年的夏天,台北故宮和台灣漫畫圈共同破了一項紀錄,位於第二展區的「千年一問 —— 鄭問故宮大展」乃台灣漫畫藝術首度進入國家級博物館展出。這次的大展除了引發漫畫圈、媒體、藝文界的熱烈討論,同時獲得了驚人的迴響,許多粉絲表示自己早已是二、三刷入場,直呼只看一次遠遠不夠,甚至還吸引香港、日本、馬來西亞的粉絲特地前來觀展。而促成展覽的幕後推手,正是漫畫家鄭問的徒弟鍾孟舜。

亞洲當代藝術展:在豪華酒店探驪尋寶 見本地藝術文化轉變

就如藝術品能變化萬千,或叫人著迷,或令人糊塗,藝術展亦可層出不窮,脫離正經八板的空間,走到五星級豪華酒店舉辦 —— 說的是 9 月底即將舉行的第 13 屆亞洲當代藝術展(Asia Contemporary Art Show)。展覽開幕前,展覽總監兼創辦人之一 Mark Saunderson 與 *CUP 談及展覽策劃理念,以及他對香港和亞洲藝術市場的觀察。

羅浮宮珍藏流亡記

國民政府 1933 年起,為避開烽火動盪,將北京故宮博物館的重要文物分 19,557 箱輾轉搬遷,最終全數安全遷至台北,堪稱壯舉。法國羅浮宮也經歷同樣困境,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法國投降德國,為免納粹擄走羅浮宮珍藏,以及交戰雙方的轟炸和戰火,管理法國國立博物館的總監 Jaques Jaujard 指揮搬遷行動,將舉世聞名的「蒙娜麗莎」、斷臂的維納斯、國王王冠等都及時運走。

伍常:從蘇東坡的億元傳世畫作說起

「魅力無邊、創意無限、卓爾不群」,是林語堂給蘇東坡的評價。他曾說:「在中國,一提到蘇東坡,總會讓人露出真摯而欽佩的笑容。」小時候,可能因為只是十分單向或平面地閱讀蘇東坡的文章字句,對於別人對蘇東坡的這種敬愛之情,坦白說沒甚麼「共鳴」。及至後來開始學習和研究中國書法和繪畫,逐漸迷上蘇東坡以及一切與之有關的人與事,包括藝術品。

對現代藝術不領情的福島

現代藝術家矢延憲司寄贈福島市的雕塑「太陽的孩子」,於 8 月 3 日在福島市 JR 福島站附近的教育文化中心前聳立。福島市市長木幡浩表示:「這雕塑是勇敢面對災害、懷著希望克服困難並復興的象徵」,與福島復興的目標一致,所以接受寄贈,希望可能鼓勵市民大眾,然而福島當地的民眾卻不太領情,對雕塑有不少負面意見湧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