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共52篇|

張景宜:讀法律,一樣可以一圓藝術夢

也許每個人心裡都有顆夢想的種子,若然悉心栽種,它們便會發芽,視乎不同因素,有的可能茁然成長,有的可能遭受惡劣天氣或由於土壤貧瘠,而暗自枯萎。然而,很多人沒有栽種過便已放棄,把小種子拋諸腦後。這物質、功利主義盛行的時代,彷彿是個夢想寸步維艱的年頭,但有人卻依然逆風而行,重新出發。

Live Norish:在挪威的「中國夏天」——飛躍與妥協的藝術

中國當代藝術界,由 80 年代起隨著工業和經濟發展猛烈地成長。為了表達爆炸式的膨漲,展覽嘗試涵蓋的範圍很大,媒介也很多元化,主菜落在以新穎的表達手法,突出了藝術家們怎樣在所探討的題材中——不論是社會性或抽象性的題材——同時糅合東方文化歷史和哲學,在新舊和東西方之間探索出自己的道路。

由偏鋒到主流:「行為藝術」百年簡史

今年初,主張「行為即藝術」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重訪希臘,模仿「海灘男孩」,俯卧岸邊假裝死去,藉此呼籲公眾關注難民危機。雖然他出發點是正面,但其行為卻惹來批評,人們指他惺惺作態、逾越倫理——而這正是討論「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時的常見情況:喜歡就視為藝術,討厭的則是故弄玄虛,意見兩極。其實「行為藝術」至今已有百年發展史,並正從偏鋒走向主流。

葛飾北齋與「神奈川沖浪裏」:現代藝術的起源

6 月 2 日,「神奈川沖浪裏」印刷版畫於香港以超出原估價 6 倍的高價 382 萬港元拍賣賣出,證明此名作在出版 200 年來藝術收藏價值有增無減。今日,即使你不是畫迷,也必定會對「神」有隱約印象,這全因「神」在現代藝術中佔舉足輕重的意義,更有評論者言:沒有「神」,就沒有馬奈梵高,也就沒有現代藝術。

唐明:糖衣包裹的洛可可病

無憂宮的主人一生完全談不上無憂:少年時跟父親關係惡劣,叛逃被捕,眼看好友被父王處決;然後是婚姻冷淡,得過性病,可能因此成了性壓抑;他又滿懷改良社會的雄心,大力普及教育,但為了保持強大軍隊亂花錢,最終還是把納稅人得罪光了。無憂宮裡最奇葩的是一座中國亭,塑著一群金光閃閃的人像:髮型和衣飾都是中國式的,但臉蛋五官則是歐洲人,在模仿中國人的漁樵耕讀——是不是遙遠的想像才能令這位大帝感到愉悅?

阿嬋:荷蘭獨立雜誌 MacGuffin——平凡物的前世今生

獨立出版物的吸引之處,在於它夠過癮,由排版到內容,沒有主流雜誌那些固定欄目、廣告版位的格局束縛,大可天馬行空,出奇不意。剛被獨立雜誌網站 Stack 選為 2016 年最佳獨立雜誌的 MacGuffin 便是一驚喜之作。由設計及建築歷史學家 Kirsten Algera 和 Ernst van der Hoeven 創辦的荷蘭設計及工藝雜誌,以驚慄大師希治閣發明的電影詞彙 Macguffin 為名,該詞本身意指無關痛癢,但用以設定或推進劇情的物件、事件或角色。對雜誌 MacGuffin 的創辦人而言,MacGuffin 是生活中不起眼,但對生活起重要影響的平凡物件。

「星聲夢裡人」得 7 座金球獎的意義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成為第 74 屆金球獎大贏家,取得音樂及喜劇類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導演等 7 座大獎,聲色俱全,是 2016 年荷里活電影的代表作。外媒 Quartz 文化記者 Adam Epstein 觀察,「星」的斐然成績,對金球獎和現時的電影業實有多重意義——破多年紀錄、反映西方電影的路向、回應影視業發展。

雷米諾雅:揚威國際的泰國藝術新秀

火熱的泰國觀光、根深蒂固的佛教傳統與資本入侵,在他的另一系列作品「 Untitled, White Temple Paintings 」裡被揭示。受到泰國另一知名藝術家 Chalermchai Kositpipat 所設計的佛教「大白廟」( Wat Rong Khun, White Temple )啟發,克里特在創作中除了擷取大白廟的設計元素外,還在畫布上烙著反差強烈的金色身軀痕跡,令人聯想到一種蒙太奇式的佛教殿堂場面浮現在眼前。

雷米諾雅:百花齊放的「水墨藝博」

「水墨藝博」作品百花齊放,推陳出新。亦正如「水墨藝博」總監 Calvin Hui 所言:「Ink Asia 是一個專業而且開放的藝術交流及交易平台,並藉此機會聯繫世界各地的藝術家、美術館、學術機構、畫廊、收藏家及基金會,以探索文化傳承,拓展水墨精神,同時研討水墨的當代與未來性,理解東西方在世界觀和文化價值觀的同與異,給藝術市場提供另一個選擇和可能。」

【圖輯】致沒精神病的你

根據醫管局統計,本港有 30 萬人患抑鬱症;今年「經濟學人智庫」公布的精神健康指數排名中,香港在亞洲高收入地區中名落榜末。香港人精神不健康,多數人身邊總有一、兩個親友受心理疾病困擾,有人選擇避而不談,有人即使想關懷患者,對精神疾病一知半解也使他們的關心如隔靴搔癢。美國插畫師 Shawn Coss 就透過油墨畫描繪精神病患者的內心世界,畫風恐怖,卻筆筆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