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共100篇|

當複製品已成原創,山寨就是藝術?

山寨氾濫程度在全球首屈一指的中國告訴你,假貨不單比真貨還好賣,而且「比真貨還要好」。聽似歪理,其實歷史中已有跡可尋,柏林藝術大學的哲學和文化研究教授韓炳哲最近的書作 Shanzhai: Deconstruction in Chinese 就別開生面,解構「臨摹參考」等複製過程如何不斷改造進化藝術。

畢加索的亞洲魅力

一年前,「畢加索與積琪蓮」展覽在香港舉辦,引來無數市民入場觀賞。一年後的 3 月,另一場與畢加索有關的拍賣展亦於本港舉辦。然而,情迷畢加索作品的豈止港人?據藝術評論人 Vivienne Chow 介紹,對亞洲人對畢加索畫作的喜愛已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水平。收藏家不惜一擲千金,只為買下他的作品。身為西方藝術代表的畢加索,之所以能吸引亞洲目光,在於畢加索本人帶浪漫色彩的傳奇背景,以及與傳統西方畫家有別、流露一定亞洲藝術表現形式的作品。

唐明:俄國貴族的革命基因

俄國貴族都是知識分子,或大藝術家。19 世紀 40 年代是俄國貴族知識分子成就的巔峰:以世界級的文學家和音樂家而言,簡直是群星璀璨,震鑠古今。他們的特點是普遍憂國憂民,有強烈的政治訴求和高尚的道德情懷 —— 為英國、德國貴族所遠遠不及。

用數字來說明「白人文化」

洋人眼中的「港人文化」,也許是全民習武、遍地黑幫兼說普通話。事實上,我們對「白人文化」,同樣是誤解多多,以為他們多叫 Peter 或 Mary,愛吃薯條、牛扒、漢堡包,整天可樂不離手,閒時只會看球賽。「衛報」美國版數據編輯 Mona Chalabi 就從統計學入手,試圖用數字還原美國的「白人文化」。

藝評:讓微小發生的城市藝穗節

在非常規的地方演出,是近年的慣常模式,並不算新鮮了,因此好奇,由澳門城市藝穗節所帶來的各種經驗,除了引領我進入從未踏足過的空間以外,還會打開甚麼樣的經驗和想法?如果香港藝穗民化節能重新啓動的話,我們又能從中學習到甚麼?

陶傑:由一個 M 字看中國

中國人與「現代」一詞無緣。因為 Modern 一詞,在英文中意義多層,以 M 開頭,至少花開三朵。「現代化」在周恩來鄧小平等共產人的意識中,由於是唯物主義者,純指 Modernisation,別無其他。但除了 Modernisation,「現代」在英文裡還有幾個名詞:Modernity 和 Modernism。

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渠蓋則是日本的藝術史

藝術大國,見諸微小。去日本旅行,其實不用走進美術館,遊客俯首都會看見。全日本 1,700 個大小城鎮,粗略估計擁有 1,500 萬個渠蓋,而且不同地區皆有自創圖案,各異其趣,既裝飾了城市路面的坑洞,亦成為各縣各市的一大標誌。渠蓋上五花八門的圖案,當然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吸引遊客,刺激當地經濟。然而,對日本國民還有另一重更深重的意義。

從羅浮宮到雪糕博物館:博物館的 Instagram 化

網絡流傳法則:「不留影等於從沒發生過。」難得逛一回博物館留影三兩張上傳 Instagram 是不可少的。臨近年尾,Instagram 就公佈今年用戶最喜愛博物館,從羅浮宮到雪糕博物館,不單反映遊人參觀博物館的新玩法,亦可見館方如何因應 Instagram 法則改變展覽模式。

Moyashi:身體視覺侵蝕

來自廣島的山本大也,在主題「空間侵蝕」下,展出了一系列擬真似假的畫作。以欺騙觀眾眼睛為目的,讓人產生錯覺。彷彿是畫中事物從框中脫出,進入現實世界,混和虛假與真實,故名「空間侵蝕」。當筆者在畫廊入口駐足閱讀展覽說明之際,經過的職員向我搭話,叫我仔細看旁邊的燈掣。原來那個不是燈掣,而是一幅小小的畫作。原來牆身的佈置也有下工夫,卻害我一直在注意各處角落的插頭是不是假貨。

Moyashi:秘密都市 Metropolis —— 過期的烏托邦

烏托邦與反烏托邦本來就只有一線之隔,或者說反烏托邦其實是過了食用限期的烏托邦。想像會構建城市,將生活導向更佳的未來。然而一旦想像破綻,美好的風景就會成為地獄的繪卷。上世紀的共產風潮退燒後,剩下的是過期的想像,還有死的都市風景。

藝術心理學:為何有人會對名畫痛哭嘔心?

最後一幅私人收藏的達文西畫作「救世主」天價成交,比之 50 年前的成交價升價百萬倍不止,金額之高叫人咋舌。不過,原來從心理學角度來看,名畫確有令人「神魂顛倒」的能力。觀畫有猶如神交,也有猶如中邪入魔,實際上有一心理學病名,專門形容為藝術作品如痴如狂的反應,叫做「司湯達症候群」。

Moyashi:國立西洋美術館史話(下)

上回講及日法達成協議,歸還(寄贈?)松方收藏後,其中一個條件是建設美術館作展示。但當時日本戰後經濟仍百廢待興,建設美術館的意欲事實上很低。1953 年文部省初步計算建築費用要 1.5 億日元,換算成今天的物價大概要 40 億日元,但大藏省(日本過往的財政部門,2001 年解散)表示付不起,最多只能批個 5 千萬。結果決定先暫置東京國立博物館,拖延拖延一下。

阿嬋:回到寫卡的日子 精選歐洲獨立設計卡品

小時候無錢,父母生日都是落街到文具店買張 1 蚊(或 5 毫?)的白色畫紙,隨心畫張生日卡,親手寫上一句生日快樂,在現在只靠 Whatsapp「交功課」或嘗試以物質去滿足他人的世代,這樣一張手繪卡確是物輕情義重,也是最有「個性」的禮物。現在雖喪失這藝術創作動力,但仍喜歡到處搜羅精美賀卡,送人也好,自己買來用作 Wall decoration 或放在書檯點綴房間也好。在歐洲逛精品店,發覺有不少獨立插畫師或設計師自己出品紙品和精品,而且印刷和選紙都非常用心。

火箭、隕石與山羊座的奇幻裝置

過去人類相信洪荒神話星相命理,現在則研究星體運行科學奧祕,看似是兩種文明層次的思維,其實殊途同歸,都是長年積累的學問,而在法國當代藝術家 Nicolas Buffe 眼中,也是智慧和創造力的體現。於香港 K11 舉辦的藝術展覽「The Universe in Me: A Christmas Voyage」中,Nicolas Buffe 的作品「火箭燈籠」便展示了一場當代藝術與古典美學的對話,不但嘗試將神話與科學合而為一,亦在象徵西方思維的星座構想中,滲進了濃厚的日本漫畫元素。

Moyashi:國立西洋美術館史話(中)

戰後,在日法簽訂舊金山和約之際,當時首相吉田茂向法國提出歸還「松方收藏」。然而天意弄人,事成之日已經是松方幸次郎逝世的一年後,他在有生之年都無緣再見自己的藏品一眼。法國最終寄贈/歸還共 370 件藝術品,同時附帶一系列條件,包括日本全數負擔藏品的運費、負擔羅丹的作品「加來義民」的鑄造費、還有最重要的是,負責興建用於展示藏品的美術館。跨越半世紀以上的歷史,兩場世界大戰的因緣,這當時籌劃興建、暫稱「法國美術館」的建築,就是現今的國立西洋美術館,而 370 件的「松方收藏」便成為了美術館最初的展品,也是今日常設展覽廳的核心。

填色書如何改善精神健康?

成年人的填色書近年在坊間流行,深受年輕白領喜好,說是能放鬆心情,但不少人質疑其實際作用。如今終有科學證明,OL 們所言非虛。紐西蘭奧塔哥大學(University of Otago)的最新研究發現,成人持續進行填色活動,真有紓緩壓力的功效。而更有趣的是,這種填色書的歷史其實源遠流長,最早可追溯至 400 年前的文藝復興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