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

|共36篇|

神奇鴨嘴獸有望成為超級病菌殺星?

鴨嘴獸是長相古怪的動物,擁有似巨鼠的身體、有蹼的四肢、似鴨子的嘴巴,但古怪的不僅是牠的外表。科學家最近發現,鴨嘴獸的乳汁含有世上獨一無二的蛋白質,有異常的抗菌能力,可能成為抗生素失效危機下,人類對付超級病菌的殺手鐧。負責研究的科學家 Janet Newman 博士形容:「鴨嘴獸是如此怪異的動物,牠們有怪異的生物化學構成亦不叫人意外。」

憤怒的袋鼠:來呀,讓我們互相傷害吧

到訪澳洲,前往各地自然公園跟袋鼠拍照留念,幾乎都是遊客們的指定行程。不過,在悉尼以北約 2 小時車程的麥覺理湖市,大批遊客由於想親近袋鼠,而餵牠們食紅蘿蔔,結果弄巧成拙。袋鼠憤怒起來一點也不可愛或趣致,如今當地則經常出現食上癮的袋鼠襲擊遊客。袋鼠雖然出了名肌肉發達,但作為草食動物,本身很少攻擊人類,專家認為,其一可能是牠們已經見慣人類,不再畏懼,再者,牠們對被一直餵飼的非天然食物,會產生愈來愈大的食慾。

「秀色可餐」的總理夫人

「感謝您的款待,感謝您和您秀色可餐的夫人的熱情款待。」法國總統馬克龍結束澳洲訪問行程時,竟然用英語向澳洲總理特恩布爾爆出如此露骨的說話,輕則引致爭風吃醋,重則可引發外交衝突,幸而特恩布爾巧妙手腕化解「危機」。正當輿論揣測這句話背後的用意時,有通曉英法兩語的記者則推斷,一切源於 delicious 一詞英法翻譯的誤會。

上電網又如何:結合太陽能發電和電池儲存

香港政府日前公佈「上網電價」政策,市民或機構日後安裝太陽能板,可賣電予電力公司,按發電系統容量劃分價錢,發電系統容量愈小,賣電價錢愈高。可是,到底在屋頂安裝太陽能板需時多久才能回本,而安裝工程又合不合法,目前還耐人尋味。唯一可肯定的是,不少香港人連找一片瓦遮頭也不容易,別說是享有一個能安裝太陽能板的屋頂。相比香港,外國空曠土地上的屋頂,上電網的意義便來得重大。

把悉尼分為三分,到底是甚麼玩法?

悉尼作為澳洲最大城市,據 2016 年數字顯示,其人口高達 480 萬,預計四十年後增加至 800 萬人。人口增長的壓力為悉尼帶來不少問題。是以負責土地運用的大悉尼委員會(Greater Sydney Commission)宣佈,將在二十年內把悉尼分為「三個獨立但相連的城市」,以解決居住人口過於集中、房租樓價上升、就業配套不足等各項挑戰。然而,僅將同一地方割成幾份,如何滿足未來發展?關鍵在於發展交通運輸、調整土地利用,以平衡三地人口,避免居住地過於集中。

Gloria Chung:不浪費的旅遊展

這種環保不是講講就算,傳媒的資料不再是紙本,只有 Links,禮物也沒有甚麼鎖匙扣,攤位幾乎沒有怎麼佈置,大幅減少素材,看起來的確沒有香港的展覽那麼輝煌花巧,但老實說,誰有時間欣賞呢?傳媒和參加者的禮品是 Keep Cup 咖啡杯、Avanti 水壺、Crumpler 背包,全部都是澳洲的著名品牌,又是可以重複使用,設計實在有型,如果看不到 Australia 的字樣,根本和一般產品沒有分別(天啊,這才是送禮的真正意義吧!要人家把你的公司標誌放在身上賣廣告,是不是有些強人所難呢?)我馬上就把 Keep Cup 和水壺拆開來用,兩天下來,起碼省下了 5、6 杯咖啡的紙杯和膠杯。

瓦努阿圖:中國駐軍的地方?

瓦努阿圖(Vanuatu)曾經係你同我想住的地方,但澳洲傳媒昨日驚傳,瓦努阿圖日後可能會變成中國解放軍駐軍的地方。由於瓦努阿圖距離澳洲國境不足 2,000 公里,消息頓時震驚澳洲朝野,即使各方否認計劃,安撫公眾,但有國防專家已經警告,中國近年在太平洋活動愈趨頻繁,澳洲不能把報道視作等閒事,必須調整國防策略確保南太平洋安全。

人工智能偵察鯊魚

很多人聽到鯊魚,就會聯想到大白鯊的血盆大口;在澳洲這個鯊魚襲擊致命個案最多的國家,如何防範鯊魚襲擊,更是當地政壇激辯的課題。近年澳洲有科技公司及保育人士就極力主張,不以獵殺鯊魚為辦法,而改用人工智能技術偵察鯊魚行蹤,及早通知泳客疏散,達到人類與鯊魚雙贏。

轉變時候到了?再生能源悄然變得更便宜

一直以來,再生能源給人的印象,是貴而且不可靠,不過局面正發生變化。墨爾本大學能源轉型中心高級顧問 Simon Holmes à Court 在衛報撰文指出,可再生能源不但沒有使國家的電網變得不可靠,事實上,還可見到它們正在降低電力價格。

【公投之前】45 年前,他的死改變了澳洲同志的命運

本周三,澳洲人透過一次歷史性公投,對同性婚姻合法化這個議題,表現出決定性的支持。在 1,270 萬名參與投票的公民當中,贊成者佔 61.6%。縱然公投不具約束力,也足以為國會通過同婚法鋪路。但在 45 年前,同性戀學者 George Duncan 被殺一事,對澳洲同志社群帶來的轉變,比這次公投更為重大。

移民澳洲擁抱希望?但移民大國分享不了快樂

根據最新出爐的中大調查,超過 3 成人想移民外地,當中澳洲屬最受歡迎目的地。事實上香港人走難首選的澳洲,早已成為移民大國,每 3 個居民就有 1 個是移民。而且有別於其他西方國家,對外來人口持開放態度的澳洲人竟佔多數,認為移民無礙本地就業,反而可刺激經濟增長。話雖如此,比起輿論非難不非難,真正棘手的,是人口不斷膨脹所造成,與香港現況同出一轍的大問題。

澳洲人不與中國建引渡法的因由

2007 年, 中澳兩國簽署「中澳引渡條約」,旨在打擊逃亡到澳洲的中國罪犯,然而,十年光景已過,澳洲遲遲仍未為條約立法。即使日前李克強訪問澳洲,以貿易利益向澳洲示好,今日澳洲總理又因擔心不夠支持票而撤回引渡法議案。澳洲對中國引渡法的態度反反覆覆,不僅是出於中國人權狀況的考慮,更是對中國禁錮澳洲公民的一種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