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

|共24篇|

齊來下載愛黨 APP,做個「虛擬」中國人

曾在毛澤東時代高高懸掛的愛國標語,已經跟不上新世代。培育新一代愛黨青年的方式,早就滲入網絡,明確打著灌輸中共思想為旗號的「黨 App」,取代當年的大字報,完成一系列政治宣傳任務,清一色紅底圖案,未 Click 入去已感覺得到中共色彩。中國網絡汪洋中數以百計「黨 App」,雖則數量龐大,但沒有個別特色,一般遇到這類型的 App 或網站,我們會稱之為 Content Farm,「黨 App」則可能是富有「新時代中國特色」的 Communist Farm。

Google 搜尋:人性的自白

Google 前數據分析師 Seth Stephens-Davidowitz 今年 5 月出版著作:Everybody Lies: Big Data, New Data, and What the Internet Can Tell Us About Who We Really Are,認為 Google 搜尋內容,很大程度上表現出現代人的陰暗思想,以及內心深處的恐懼。如果將資料集合起來,堪稱「現代人自白全紀錄」。

iPhone X:Apple 正為未來收集數據?

Apple 於其新總部 Apple Park 舉行產品發佈會,全球焦點自然是 iPhone 新機:iPhone X。首部以正面全屏幕設計的 iPhone,同時取消了過去十年最具標誌性的 Home Button,而沿用多年的 Touch ID 指紋辨識亦由 Face ID 人臉辨識取代。但 Face ID 的強大功能,卻隱藏著長遠的憂慮。由於用家一抬起手機,辨識系統就會打開前置鏡頭進行掃瞄,紀錄臉上的容貌細節,比起指紋數據,人臉辨識將會製造更大量的即時行動紀錄。當 Face ID 隨著新機面世而普及,其他廠商仍在比拼相機像素和屏幕尺寸,Apple 或者已能取得更多有利的大數據,為新產品鋪路。當下 iPhone 仍是 Apple 的核心產品,但它給你一部最新的電子玩具時,你給它的,可能不只那近萬元的鈔票。

快、還要更快!Fast Fashion 要加速,關鍵是大數據?

「金融時報」指出,當 fast fashion 已經成為一片競爭激烈的紅海時,唯一的勝出之道就是:「快,還要更快;平價,還要更平價。」而在柳井正眼中,真正的對手並非來自既有戰場,而是 Amazon、Google,「隨著資訊化的進展,國家的界線、行業的界線將會隨之消失,它們勢必成為強大的競爭對手。」

陶傑:詮釋資訊的力量

德國網購公司奧圖收集了 30 億個網購和信用咭的買賣紀錄,再研究這 30 億宗生意交易時的天氣和交通條件,用電腦更精確計算手機時代人類的消費行為。奧圖發現:即使網購,只要消費者等待時間超過兩天,就可能失去耐性,從而出現所謂的「購物悔意」(Buyer’s Regret)。奧圖的 AI 系統,在一堆錯綜複雜的數據中精密計算,其中 9 成準確,能預測哪一些貨物在入貨之後可以在 30 日內售出。

從統計學看文學

文字風格向來縹緲,合則有,不合則無,難以從遣詞造句例子判斷;話雖如此,將統計應用於文學,仍然有其獨到發現。美國記者 Ben Blatt 新作 Nabokov’s Favourite Word Is Mauve: What the Numbers Reveal About the Classics, Bestsellers, and Our Own Writing 便是一本文學資料統計大全,分類收集各種數據:作家最愛用哪些字?誰人最多陳腔濫調?最常用副詞和感嘆號又是誰?

名牌「體貼式」監控營銷

有無試過,上網不慎按了一次廣告,從此該品牌就恆常出現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這是因為社交媒體從 Cookie 收集你的個人瀏覽紀錄,並據此制訂營銷策略。現在,有新創公司將數據收集技術應用到實體店,記錄每位來客的瀏覽時間、消費喜好等資訊,務求提供更「體貼」的服務,名牌大國法蘭西已有品牌採用技術,全面普及看來只是時間問題。

借錢給大學生是門好生意?這家 Fintech 估值擁 10 億美元

在「網路上借錢給大學生」這個概念,聽起來並不厲害,竟能夠馬來西亞國家主權基金、荷蘭最大金融集團 ING、亞洲首富李嘉誠等青睞,獲得港幣逾 11 億元的投資?這家公司叫「我來貸」(WeLab),一個直白到近乎市井的名字。2013 年在香港成立,短短 3 年已有超過 250 萬活躍用戶,申請貸款金額逾 110 億港元,比成立 12 年、英國最大網路借貸公司 Zopa 還要高。

利雲:Big Data 始祖 Football Manager 沒落有因

相信唔少球迷除咗睇波之外,亦會打足球 Game,而家大部分人玩嘅應該係 FIFA 同埋舊稱 Winning 嘅 PES 呢兩大遊戲。今年 FIFA 多咗個故事模式,玩家可以一嘗 Alex Hunter 由青年軍到攞冠軍嘅經歷;而 PES 就搵咗兩個足球評述員配音,等玩家一邊玩一邊聽住伍生同馬生講「個波向前傳出」、「呢個龍門抵加人工俾佢啦」,好似置身其中咁樣,增加親切感。只不過,筆者最喜愛嘅足球 Game,始終係開始走向沒落、愈來愈少人玩嘅 FM(Football Manager)。

Chester Ho:競選總統為何要請 CTO?

在科技普及的時代,與其觀天象聽風聲去預測未來,不如依賴大數據去分析,而這個任務就由競選團隊中的科技部負責。美國民主黨一直比共和黨更懂科技,奧巴馬競逐連任團隊的科技部更分為數碼、技術及分析三個部分,他們的任務並非在幾個月內發明懂上火星的自動車,而是利用科技更有效率地籌款、尋找義工、為新選民登記和遊說游離票。

【讀者投稿】如果你討厭政治,請不要使用 WeChat

又到十月,這個紀念被同胞鮮血染紅的偉大祖國誕生的日子。全國各地也進入這一年一度亢奮的慶禮,不但內地各個名勝景點被亢奮地擁擠佔領,就連那些移民海外的中國新移民也在大中國社交網絡比如微信上亢奮地表達對這個花盡心機千辛萬苦離開的祖國的愛戴。於是,偉大的祖國母親大人深受感動,在這普天同慶的喜慶日子,恩賜給它的子民一個全新法例:微信微博等社交網絡內容可成為呈堂證供。

大數據的起源、成功與失敗

歷史學家黃仁宇提出,「數字管理」(mathematically manageable)是現代商業社會的主要特徵。由部門分工、制度運作到商品流通、收支平衡,均需精細管理;同樣,一個能以數字管理的國家,才是一個現代化的國家。現代國家或許一早出現,以數據管理的公司,卻要直到二戰之後,由美國福特汽車牽頭才普及。現代財政管理的始作俑者,同時也是惡名昭彰的越戰搞手--Robert McNamara 是如何將數字管理帶入企業乃至國家?

大數據能尋找動人故事?

「達文西的密碼」、「安妮日記」、「哈利波特」……不少人為它們徹夜刨書如痴如醉。但你可知道,它們在出版前受過百般冷待,被反覆斷言「勾不起讀者興趣」、「沒有閱讀價值」。判斷一本作品能否成為大熱是一門高深莫測的學問,即使是最有經驗的編輯眼下也難保沒有滄海遺珠。如今,要撥開禾稈,找到真.珍珠,大數據似乎幫得上忙?

無痕上網,仍能偷窺你的網絡行蹤

要安全上網,不留痕跡,以為使用瀏覽器的「無痕式視窗」,或完事後清除 cookies 就一了百了?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發表的研究就揭示,這些小把戲不足以讓你遁跡於網絡,因透過監察裝置的電池狀態、瀏覽器的字型組合等特徵,仍然可追蹤網絡行蹤,例如最終仍可投其所好,向目標提供特定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