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

|共35篇|

廖康宇:廣告其實做啲乜?超過半世紀的大辯論(二)

相比起上一世紀,傳銷知識由廣告公司壟斷,廣告客戶相信廣告公司比自己更了解消費者;隨著傳理課程在大專院校愈來愈普及,以及廣告客戶向廣告公司挖角,客戶由以前習慣長期依靠廣告公司,變成只將部分工作外判及短期項目化。廣告公司要同客戶角力,必須建立一個「專業廣告人」的身份,否則再難以服眾。

降低排隊焦慮,企業從科技入手

想到麥當勞吃個漢堡,或是在 GU 挑件好看的衣服,準備結賬時卻發現大排長龍。更糟糕的是拿到商品後才發現,忙到昏天黑地的服務員把你的可樂錯裝成雪碧、薯條忘了裝進袋、衣服的 size 跟你拿給他的完全不一樣。這個人人都有過的討厭購物體驗,即將被 AI 人工智能與自動化流程所打破。

BAADD:如何馴服獨霸世界的科技巨頭?

最新一期「經濟學人」別開生面,以電郵形式刊登給三巨頭總裁的「私人電郵」,打趣地叫「收件人」切勿外傳內容,以免讓傳媒得知。文章詳細解釋簡稱 BAADD 的擔憂何而來,又有何證據。能力愈大,責任愈大,除訓勉巨頭要潔身自愛以外,也在警示消費者與決策者種種潛在的威脅。可是,決策者卻要捏如何限止科技巨頭作壞,又不扼殺創新,卻是難事。

Chester Ho:微信肯表態,肯定有古怪?

Factwire 去年測試了 5 款香港最熱門的中資網購或電子支付程式,指出這幾款程式會將用戶的敏感資料存檔,可用作追蹤、監聽,並轉移到香港以外的地區使用。測試的程式當中包括微信,騰訊當時沒有作出回應;最近吉利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公開批評微信監視用戶,擔心因此洩漏商業機密,這次微信表態回應了,不過當中會否「有古怪」?

全球第一啤酒商的秘密

全球最大啤酒商 AB InBev 旗下最暢銷的商品百威啤酒和同系百威淡啤,銷量持續多年下挫,此落彼起,手工啤酒的銷量卻大幅攀升。小眾、時髦,讓人感到更有品味,這不但在美國,放眼全球都受到新生代歡迎。不過,如今當你手握一瓶手工啤酒,開始在意它的成分、產地和色澤,很大機會已不是那麼有品味的事情。更有品味的是啤酒王國 AB InBev,因為它一早知道你的口味。AB InBev 樂意讓這些喜歡手工啤酒的人顯露自己的出眾選擇。它唯一不想顯露的是,這些手工啤酒其實都屬於他們。

馬雲新寵盒馬鮮生,將全面引爆新零售革命

「新零售」這三字,自從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第一次提出後,成為阿里、騰訊、京東、小米等各大巨頭積極佈局的兵家必爭之地。這種把線上服務、線下體驗及現代物流融合,對商品流動的各個環節進行升級,重塑商業生態的新模式,解構了傳統的消費型態。其中最成功的案例,就是阿里旗下的「盒馬鮮生」。

倫敦已「開放數據」了,你的城市呢?

打工仔上班工作辛苦,也為交通所苦 —— 塞車、壞車,好不容易上到車,車廂又擠迫、無位坐,或者有位也不敢貿貿然坐,面對這種交通工具過分擠迫問題,在香港可能會認為服務已夠好,該默默接受「車廂就是逼」的現實,但英國就視之為大問題,倫敦交通局以開放數據訂立公共交通模式,以改善服務,並令數據有更實際的作用。

100 円的高科技壽司,如何迴轉上東證主板?

100 日元就能吃到海膽、螃蟹、鮑魚、油甘魚等壽司食材,甜品的布甸、蛋糕都是高級餐廳水準。對日本第一大迴轉壽司連鎖店「壽司郎」來說,「高品質,低價格」只是基本功夫。今年 3 月,它重返資本市場,在東京證交所主板上市,靠的是品質、價格與高科技三大武器。

齊來下載愛黨 APP,做個「虛擬」中國人

曾在毛澤東時代高高懸掛的愛國標語,已經跟不上新世代。培育新一代愛黨青年的方式,早就滲入網絡,明確打著灌輸中共思想為旗號的「黨 App」,取代當年的大字報,完成一系列政治宣傳任務,清一色紅底圖案,未 Click 入去已感覺得到中共色彩。中國網絡汪洋中數以百計「黨 App」,雖則數量龐大,但沒有個別特色,一般遇到這類型的 App 或網站,我們會稱之為 Content Farm,「黨 App」則可能是富有「新時代中國特色」的 Communist Farm。

Google 搜尋:人性的自白

Google 前數據分析師 Seth Stephens-Davidowitz 今年 5 月出版著作:Everybody Lies: Big Data, New Data, and What the Internet Can Tell Us About Who We Really Are,認為 Google 搜尋內容,很大程度上表現出現代人的陰暗思想,以及內心深處的恐懼。如果將資料集合起來,堪稱「現代人自白全紀錄」。

iPhone X:Apple 正為未來收集數據?

Apple 於其新總部 Apple Park 舉行產品發佈會,全球焦點自然是 iPhone 新機:iPhone X。首部以正面全屏幕設計的 iPhone,同時取消了過去十年最具標誌性的 Home Button,而沿用多年的 Touch ID 指紋辨識亦由 Face ID 人臉辨識取代。但 Face ID 的強大功能,卻隱藏著長遠的憂慮。由於用家一抬起手機,辨識系統就會打開前置鏡頭進行掃瞄,紀錄臉上的容貌細節,比起指紋數據,人臉辨識將會製造更大量的即時行動紀錄。當 Face ID 隨著新機面世而普及,其他廠商仍在比拼相機像素和屏幕尺寸,Apple 或者已能取得更多有利的大數據,為新產品鋪路。當下 iPhone 仍是 Apple 的核心產品,但它給你一部最新的電子玩具時,你給它的,可能不只那近萬元的鈔票。

快、還要更快!Fast Fashion 要加速,關鍵是大數據?

「金融時報」指出,當 fast fashion 已經成為一片競爭激烈的紅海時,唯一的勝出之道就是:「快,還要更快;平價,還要更平價。」而在柳井正眼中,真正的對手並非來自既有戰場,而是 Amazon、Google,「隨著資訊化的進展,國家的界線、行業的界線將會隨之消失,它們勢必成為強大的競爭對手。」

陶傑:詮釋資訊的力量

德國網購公司奧圖收集了 30 億個網購和信用咭的買賣紀錄,再研究這 30 億宗生意交易時的天氣和交通條件,用電腦更精確計算手機時代人類的消費行為。奧圖發現:即使網購,只要消費者等待時間超過兩天,就可能失去耐性,從而出現所謂的「購物悔意」(Buyer’s Regret)。奧圖的 AI 系統,在一堆錯綜複雜的數據中精密計算,其中 9 成準確,能預測哪一些貨物在入貨之後可以在 30 日內售出。

從統計學看文學

文字風格向來縹緲,合則有,不合則無,難以從遣詞造句例子判斷;話雖如此,將統計應用於文學,仍然有其獨到發現。美國記者 Ben Blatt 新作 Nabokov’s Favourite Word Is Mauve: What the Numbers Reveal About the Classics, Bestsellers, and Our Own Writing 便是一本文學資料統計大全,分類收集各種數據:作家最愛用哪些字?誰人最多陳腔濫調?最常用副詞和感嘆號又是誰?

名牌「體貼式」監控營銷

有無試過,上網不慎按了一次廣告,從此該品牌就恆常出現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這是因為社交媒體從 Cookie 收集你的個人瀏覽紀錄,並據此制訂營銷策略。現在,有新創公司將數據收集技術應用到實體店,記錄每位來客的瀏覽時間、消費喜好等資訊,務求提供更「體貼」的服務,名牌大國法蘭西已有品牌採用技術,全面普及看來只是時間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