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遊

|共87篇|

鄭立:阿不思學園 —— 這根本就是哈利波特同人桌遊

阿不思學園(Arcane Academy)這遊戲就是讓你扮演一個魔法學園的學生,競爭學業名次,大家爭取當狀元,也就是最高分的人。因為是魔法學園,所以自然地也是以魔法滋擾其他同學,把競爭對手踢落去。這遊戲怎看都是在影射哈利波特,不僅封面畫風像哈利波特的小說,連內容都是當魔法學院的學生,怪不得外國的桌遊玩者或者哈利波特的讀者,直接把這個當成哈利波特的同人桌遊。

鄭立:國民經濟 MECENAT —— 菜園村血鬥齊天大聖

之前介紹過以宏觀貨幣經濟為主題的「國民經濟」推出了擴充版,嚴格來說,應該叫作續集,因為它不需要元祖的國民經濟已經可以獨立玩。它的系統和國民經濟大致相同,只是用了一套完全不同的卡牌,遊戲的形態便因此改變。當然,喜歡的話,你也可以混合舊版一起玩,甚至是兩個版本中各抽一些卡混著玩。

鄭立:侍名臣 —— 狗官開會,不問對錯,但求通過

「侍名臣(Samurai Vassal)」是個狗官開會討好主子的擦鞋遊戲。每個回合,每個玩者都會從 5 種政綱當中,提出一種政綱,或者該回合不提出任何政綱休息,每人的政綱都可以被通過或者被否定,通過即可取分。至於政綱本身的內容對錯呢?不重要,不管是領展還是高鐵還是國民教育,總之通過就可以邀功,就算再離譜低能不切實際遺害千年都沒關係,沒有人在意過那些話的真假或是否可以實行,總之通過就好。

鄭立:部落集結 —— 打完女人打窮撚

騎士不是應該很有騎士精神有風度的嗎?但在這個遊戲裡的騎士卻絕對是欺善怕惡,攻擊是由低打起,優先打女人,女人都打到入廠就輪到廠佬,也就是另一種窮人,打到沒有才可以打更高級的。在這遊戲裡,不太出現騎士打騎士,反而是互相欺負對方的弱者。這種行為哪裡像是有騎士精神?

鄭立:聖彼得堡 —— 一個人玩竟然比幾個人玩好玩?

這世界倒不是沒有設計給一個人自己玩的桌遊,但很少有人真的會去玩,畢竟對於很多人而言,都有一個疑問:如果只要一個人玩,我為何不去打機,或者開著視窗玩踩地雷和接龍?偏偏就是有個遊戲,我認為最適合人數是 1 人,那就是「聖彼得堡(Saint Petersburg)」。你可能立即就有疑問,這個遊戲明明是給多人玩的遊戲,怎會是一人遊戲呢?是的,表面上是這樣,這遊戲也絕對可以 2 個人 3 個人 4 個人玩,但是我卻覺得這遊戲是一人遊戲,至少本來的遊戲設定,就是容許一個人玩的。

鄭立:1856 —— 如何在加拿大創業

在 1856 這個遊戲,玩得不好你 9 成會輸。如果你在遊戲時購買私人公司花了太多錢的話,通常答案是最簡單的:直接別開。可能你會問,不開公司,要怎樣把私人公司弄進去?這個不是大問題,你可以看著別人開完,沒現金搞你的新公司才開,不要為了執念配合你的私人公司「搶奪」「最適合」的配合者,你在玩的是 1856 不是農家樂,組合打得漂亮不會贏的好嗎?

鄭立:大鑊飯 —— 我下面給你吃

「大鑊飯」(Stir Fry Eighteen)這個遊戲,就是模擬當一個中國廚房佬,你的工作就是煮東西給人吃,聽起來像是一個很正經的烹飪遊戲,實際上完全不是。這個遊戲的牌,基本上就是煮食材料,有麵有冬菇有薑有蝦有瘦肉,不能放重複的材料,一次最多放 5 種,就看裡面的材料計分。每人一開始只有 3 張牌,怎樣能變出 5 種材料?這遊戲的精華所在,就是怎樣「等價交換」,你要拿到更多材料,就必須使用鍊金術,也就是「化學」。

鄭立:皇家風暴 —— 萬能插蘇威水史

皇家風暴(Royals)這個遊戲,雖然聽起來好像皇家香港警察 crossover 無綫的電視劇,可是這遊戲跟以上兩者毫無關係,實際上,這就是亂搞男女關係的遊戲。在這遊戲中,你需要透過各種方式去「擴張你的家庭」,其實只是在歐洲食鬼佬鬼妹的藉口。對象分別是英國紳士、德國猛男、法國貴公子與西班牙拉丁情聖,你要透過愛情征服他們,靠取得他們的心達至勝利。

鄭立:Here I Stand —— 得罪我?Unfriend 你吖嗱

今天介紹的桌遊「呢度我企」(Here I Stand),表面上的主題是宗教改革,也就是馬丁路德時期的歐洲。玩者扮演當年其中一個歐陸勢力,然後以合縱連橫,先拿到 25 分就取得勝利。每個勢力成功的標準都不一樣,得分方式都不一樣。不知為何,大家都以不務正業的方式取分。而明明大家做的事情根本沒甚麼衝突,各做各的,卻總是有些手段可以妨礙別人。

鄭立:早在 20 年前,你已經能在玩具反斗城買到經典桌遊

如果是香港的讀者,可能會記得當年那個「戰國風雲」的廣告。90 年代初,以銷售變形金剛玩具出名的孩之寶,收購了 Parker Brothers,也就是持有大富翁、戰國風雲、妙探尋兇等經典桌遊版權的公司。而孩之寶又是玩具反斗城的主要供應商之一,這使得玩具反斗城開始大量推廣這些遊戲,甚至還特地賣電視廣告 —— 這可是今天桌遊大流行時期都沒有的待遇。雖然,戰國風雲和大富翁都是很入門的遊戲,但這卻令很多人踏出了第一步,開始對桌遊產生了興趣。玩具反斗城可算是為早期的桌遊界帶來不少玩家、讓大家開闊眼界的功臣了。

鄭立:星蝕——外星人圍剿佔中壞份子

毫無疑問,這遊戲是在鼓勵你去啟動佔中計劃,因為只要長期佔中,你就能得到政治上的優勢而取得勝利。當然,佔中一方面能為你取得優勢,另一方面也會令你成為其他玩家眼中的壞分子,被圍剿也在意料之內。就算你是第一個啟動佔中的人,正常來說也會瞬間成為人人得以誅之的大台而被推翻。道理很簡單 —— 誰站穩了大台,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鄭立:中國象棋竟然是一個預言現代戰爭的古代遊戲?

在 90 年代初,波斯灣戰爭的時候,美軍以強大的軍事力量,成功壓倒了號稱世界忘了幾大陸軍的伊拉克。那時候,我看了電視的片段,美軍的空優火力把伊拉克的裝甲部隊打到變蛋散,其中一個就是 A-10 雷霆二型攻擊機,然後我突然覺得,這架攻擊機很面善,好像在哪裡看過,而且還是一個很經典的桌遊裡面的一隻棋子。

鄭立:深圳——人生輸在起跑線怎樣辦?

十幾年前,我在去大學的棋會時,聽到有一個很像波多黎各的新遊戲,他們說這是波多黎各的卡牌版。這個遊戲就是發展波多黎各的首都,就是那個寫作 San Juan 讀作深圳的城市。遊戲的方式很像波多黎各的簡易版,只是沒有了金錢這種東西,改成了卡牌。

鄭立:農家樂——怎樣只用一條木建好一間屋?

有言在先,這個方法並不是只建一間屋,而是以一條木的成本建好一間屋,那代表你只要十三條木,就可以把整個自己的地圖填滿,這樣的方法確實存在,而且只需要基礎的 I E K 牌組。建很多泥屋又有甚麼用途?當然,第一個用途,就是用來生仔,當然只是這樣的話你只需要五間屋就夠了。但很多時你需要的是填洞,因為每個泥屋至少值一分,其實分數和犁田是一樣的,

鄭立:神秘大地——仙童戰略篇

雖然現在多數叫作哈比人或者半身人,不過我還是喜歡叫 Halflings 作「仙童」,因為當年戰棋研究中心第一版的中文翻譯是把這個譯作仙童。在神秘大地中,仙童算是一個非常容易上手的種族,因為他沒有任何明顯的缺點,純粹就是標準種族加強版,在鏟地的時候可以拿到一分,以及升鏟的價錢比較便宜,不像某些種族沒了某些功能,或者建築成本太貴之類。

鄭立:瘋狂 X 袋——沉迷教育會令人變成痴線佬

瘋狂 X 袋(Pocket Madness)這個遊戲的說明書說,玩者是個探求學術的研究者,前往令人不安的地點作田野考察,收集足夠的線索,迫到其他人痴線。你一定會覺得很無厘頭,明明前面是講學術研究,為何後面卻說要迫其他玩者痴線?可惜這卻是事實,這遊戲的主題就是迫人痴線。

鄭立:汽車傳奇 —— 大量生產汽車然後推落海的遊戲

就像日式麵包王可以用美食拯救世界,小當家可以靠毒品拯救清朝一樣,要救這社會出水深火熱之中,對我們來說自然是靠桌遊。這時候你就需要汽車傳奇(Automobile)這款桌遊了。只要學會這桌遊,你就可以引誘迷信生產的長輩去玩,給抱著這種想法的人一個迎頭痛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