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遊

|共59篇|

鄭立:豬西遊記——中國的霧霾香港叫作煙霞

現實中,即使污染嚴重到這個地步,都不可能阻止政府繼續搞基建貪污的決心,在遊戲中也是一樣的,說明書都寫得很坦白了,這遊戲的分數就是名聲金錢和權力,建設只是一個利益輸送的藉口。實際上你贏輸不是看那些建設有沒有用,也不是看你建設了多少東西,而是看你最後的分數。換句話說,就是你在這建設的過程中,取得多少私利。

鄭立:豬西遊記——新手入門之謝絕爛尾工程

豬西遊記(Via Nebula)這個遊戲,基本上是個供求遊戲。這遊戲的特色,就是你做甚麼都會有分數,你去開發一個新的資源供給有分數,你去消費資源搞建築有分數,你去把資源連起來促進交流都有分數。即使隨便開挖一個新的資源點,你都可以得到一兩分。這遊戲最需要的是你盡快做完你之前開了的頭,不要爛尾,如果一堆東西虎頭蛇尾的話你就很難玩下去了。換句話說,開採了的資源就要盡快採完,開始了的工地也最好盡快起完。

鄭立:神秘大地——燒山戰略篇

燒山族(Dragonlords),顧名思義,就是透過放火燒山去擴張領土的種族。可說是「神秘大地」這遊戲裡最攻擊型的種族,也可說是使用困難度最高的種族之一。因為他先天的經濟是弱勢的,法力比別人少,生產力較弱,最重要的是除了人人都能用的取分方式外,沒有一些額外取分的方式。

桌上遊戲助 CIA 吸實戰經驗?

David Clopper 在美國中情局(CIA)任職 16 年,擁有雙重任務:既是高級收集分析師,亦為部門製作紙牌和桌上遊戲,參加者既有情報官,也有時局分析員。不過,遊戲無關娛樂,純為訓練而設。Dungeons and Dragons 和 Pokémon 等遊戲名作,都是他的「創作」靈感。

鄭立:神秘大地——老趙戰略篇

可能「神秘大地」畫種族的畫師也喜歡看老夫子,所以他們也有一個貌似老趙的種族,叫作 Acolytes。所以我把他翻譯成老趙族。老趙屬於火山型的種族,能夠將已經拜了的神嘔出來,將地圖上任何地形變成火山。這使很多人以為,這是一個早期攻擊型的種族,濫用這種手段來截斷他人或者快速擴張,這是錯誤的,通常你這樣玩的結果,就是死在老夫子的手上。

鄭立:BANG!—— 一隻好似三國殺的遊戲

在公元 2008 年的時候,有一個遊戲推出了,叫作三國殺,那個遊戲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大家隱藏身份互剿的遊戲。而不久之前的 2002 年,在四大文明古國的意大利,有一個很類似的遊戲推出,就叫作「BANG!」,遊戲方式和三國殺非常相似,不過三國殺很有創意的使用了三國題材,而「BANG!」則使用了西部牛仔當題材,故此,這個遊戲就是「三國殺」的西部牛仔版。

鄭立:神奇時光機——時間會飛又會走會倒轉頭

在這遊戲中,你會隨機扮演一個角色,每個角色都有不同的背景故事,代表他們來自不同的時空。甚麼叫不同的時空呢?在這遊戲把時空看成平行世界,即是有一個宇宙李小龍已死,另一個宇宙中李小龍還在生,而每個角色源自的宇宙都有自己的一套歷史。而他們其中一個目的,利用你四次元口袋裡的各種道具,把歷史調成角色的版本,這是其中一個勝利條件。

鄭立:花火——Hanabi,HANIBI,美心 MX 哈啦 B

這遊戲的玩法,就是每個玩者輪流打出牌,但是不是所有牌都能打,一開始桌面上沒有牌,每個顏色都只能順序打。比方說,場上沒有綠色牌時,你的綠色就只能打「一」,如果已經有一了,就只能打下一個數字即是「二」,餘此類推直至五為止。但是,你是不知道你打的牌是甚麼,因為你看不到自己的牌,如果打錯的話就會引致大爆炸,三次大爆炸之後日本就會滅亡,遊戲會結束,大家都輸。

鄭立:神秘大地——工程師戰略篇

神秘大地的工程師最容易被誤解,因為他的大屋有用橋來取分的功能,又有用工人來變成橋的能力,所以很多人會覺得,這個種族就一定要起大屋和橋來取分;再加上拿到的工人數量比別人少,一開始又沒有拜任何神,有些人以為是經濟力較弱的種族。這是新手常有的誤解,導致他們勉強自己去建立大屋而失去幸福。

鄭立:秘密月亮——捉住對狗男女浸佢地豬籠

秘密月亮(Secret Moon)是一個是一個死死團大戰情侶的遊戲,甚麼叫死死團?死死團就是因為自己沒有伴侶,或者伴侶令自己不滿,所以對於甜蜜的愛侶非常妒忌,誓要將之拆散摧毀的人。這遊戲背景就是封建時代,和那些現在基本上已沒甚麼人看的文藝片或者「雷雨」差不多,發生在一個資產階級世家大族,裡面的大小姐,給一個擺明沒有錢的廢青搞上。

鄭立:白教堂血案——變態佬模擬器

白教堂血案(Letters from Whitechapel)是一個模擬差佬和變態佬的遊戲,簡單來說,這遊戲至少要兩個玩者才可以玩,一個玩者扮演變態佬,其他玩者扮演差佬。所以至少要有一個差佬,最多五個。遊戲目的也非常簡單,扮演變態佬的一方,就是在不被差佬捉到的情況下滿足自己的欲望,而扮演差佬的一方則是要捉住那個變態佬。

鄭立:情書——唐伯虎集體點秋香

狗公的目的在遊戲裡,是為了讓秋香欣賞到自己的文采,要把情書傳給她。但因為她一個人宅在家裡打機,當時沒有Whatsapp或者LINE之類的東西,所以你無法直接傳達肉麻的說話。在那個時代,你需要把信交給華府裡其他人,例如太師,家丁之類,托他們傳給公主。每天晚上最後只會有一名狗公達陣,其他的全部被中途收皮,達陣的狗公會取得一點「好感值」,然後再開始回合,誰的好感值達標就會得米,成為遊戲的勝利者。

鄭立:拿破崙在歐洲——我投降,打我丫笨

可是這遊戲的重點,卻不在於戰爭,而是在於外交政治。因為它有一個設計,叫作「政治籌碼」,一種消耗性的資源,代表的是國內形勢,民意之類的東西。要怎樣得到政治籌碼呢?如果你打贏一場大戰,就可以得到政治籌碼,打到敵人投降也可以得到政治籌碼,當然也可以用錢去買。

鄭立:神秘大地——鍊金術師戰略篇

神秘大地有些種族可以隨便玩,但有些種族是有很固定的發展軌道,玩法相當固定,鍊金術師就是其中一個。基本上你不跟隨其固定玩法的話,就九死一生。鍊金術師的能力,就是將分數變成錢,所以在兩大資源當中,鍊金術師從不欠錢,你可以視他為有無限多的錢,而整個戰略就是圍繞著這點發展出來的。

鄭立:農家樂的食物引擎

這遊戲最基礎能取得食物的方法,就是 DayLabor ,按一次可以取得兩份食物。他的效益實在不是很好,故此,就有所謂建立食物引擎。甚麼叫建立食物引擎?食物引擎的定義,就是建立一個「讓你以更少的動作取得更多的食物」的方法,提升取得食物的效率,減少為了取得食物而消耗的行動自由。

鄭立:波多黎各——阻人搵食的遊戲

這個遊戲的時代背景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你扮演波多黎各上的地主,每回合每玩者可以輪流選擇做一件行動,擴張自己的農地,建設自己的市鎮,生產貨物再交易出去,然後賺錢取分數的經濟遊戲。而你發動甚麼行動,都會有人跟機。不久慢慢變成這遊戲的老手後,就會開始參透這遊戲的核心思想:就是阻人搵食。這真是個充滿狼性的遊戲。

鄭立:軸心與同盟的陸戰戰略觀念

雖然「軸心與同盟」這遊戲有很多的玩法,而不同的版本又會衍生出不同的戰略,畢竟規則和地圖在不同版本都不一樣,設計者也有意改變一些玩者的習慣,有些甚至連兵種的價錢和效果都有改動過。不過有些基礎理念,卻是不太改變的。特別是新手,在創造任何太複雜的戰略之前,都應該先理解一些客觀的規則特點。

鄭立:世界議會——推地球落火坑的香港獨立遊戲

這個世界議會的遊戲,令我想起以前有一個戰棋會只當贈品送出去的遊戲,叫作「救地球」。那個遊戲中,地球有很多危機,例如飢荒、污染,戰爭之類,玩者們要出資源去減緩,如果救不及,地球就會爆炸,然後全世界死清光,地球分裂,大家都輸。不過那遊戲有個機制,就是救地球的資源可以儲起來自己用,完結時會變成分數,結果大家懂玩都會把最好的資源儲起來自己用,而沒有了這些資源地球就救不了,所以地球差不多篤定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