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game

|共107篇|

鄭立:骰子街 —— 發展產業只是輔助,搞基建去利益輸送才是目的

「骰子街(Machi Koro)」是一個日本製的都市建設遊戲,即是「模擬城市」的同類。遊戲的結構非常簡單,他會翻開 10 個隨機抽取的不同建築物,每個建築物上面寫了一個數字,大部分是 1 至 6。擲到甚麼數字,就會啟動相關數字建築物的功能,如果你擲到的骰子數沒有任何對應建築物,那就白擲了。擲完骰取完收入後,每回合你都可以選擇起一個建築物, 例如起經濟建設甚麼的,自然會強化你日後的收入,不過這並非遊戲的目的。畢竟你扮演的是政府,政府的目的是甚麼?自然就是為自己圖利。

鄭立:七劍定江山 —— 阿瑟王的性別到底是甚麼?

這遊戲很簡單,每回合大家都要翻出一張壞事牌,那張壞事牌就是講社會情況又在惡化,每個問題變嚴重了。只要你抽到一張相關的牌,那件事就會增加嚴重程度,變成民怨。每種民怨都有限額,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爆發,那時就會爆鑊,你就要硬食一把黑劍,事件越嚴重食的黑劍就更多,儲齊 7 把黑劍就會 GAME OVER,所以這遊戲叫「七劍定江山」。

鄭立:地精街 75 號 —— 打到一地地精的遊戲?

「地精街 75 號」這個遊戲中,你正是扮演其中一地精社團,有一張屬於社團的藏寶圖,而遊戲的目標就是盡量挖到自己的寶藏,找到別人的寶藏,以及把沒有寶藏的地方裝成有寶藏讓對方白挖。每個玩者有 3 個地精,基本上每回合你就是出牌,出牌就看大家的數字鬥大。最奇怪的部份是,如果兩個玩者出了數字相同的牌,會自動「攬炒」。跟著這兩個人怎樣分誰先誰後?這遊戲有個非常奇怪的規則,就是叫你用一張牌「彈射」出一地精,看誰比較接近圖板中間那個洞就勝利,會優先排。

鄭立:小世界 —— 老掉的東西當然要換掉,國家和政權也一樣

這是個革命的遊戲,從一開始玩到最後都用同一個民族並不實際,反而是要不斷看情況扶植新興國家,讓舊的民族衰落,洗走舊世界。與其等自己的國家衰落腐敗死撐到最後,不如盡快的建立新政權,取代已經沒救的舊權力。玩者放棄舊有存在已久的廣大強國,然後建立一個新的權力,雖然一開始很小,卻因為有行動力而挑戰舊的權力然後取代它們,這樣的設計其實很反映現實。

Crokicurl:冰壺與加拿大康樂棋的混合體

加拿大正興起一種戶外運動 Crokicurl,也就是將兩種傳統競技項目 Crokinole(桌上彈棋遊戲)和 Curling (冰壺)結合而成的新玩法。無論 Crokicurl 還是 Crokinole,對大多數香港人來說,名字都較為陌生,至於冰壺,也可能是在冬季奧運會的賽事中正式登場,才令大眾稍有認知。這幾種源自雪國的運動,外人愈看不出其趣味,則有著愈獨特的魅力。

鄭立:古巴古惑仔 —— 你以為亂咁屈人係鬼,沒有代價嗎?

「捉鬼」遊戲為甚麼那麼受歡迎?你可能以為是因為大家都喜歡推理,但這明顯是沒有說服力的,因為明顯地很多人都沒帶腦來玩,隨便亂屈人。大家樂在其中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用腦,而是能夠在這種遊戲中發洩獵巫的欲望,我們不能否認,香港人就是喜歡胡亂指控無辜的人有罪再懲罰,狼人遊戲就完全能滿足這種變態欲望。跟講粗口一樣,亂屈人是否沒有代價?大多數遊戲都沒有,通常殺錯人明天可以當沒事發生一樣。不過這個叫「古巴古惑仔(Mafia De Cuba)」的遊戲,卻一反其道,亂屈人不但有代價還十分危險。

鄭立:肥大力 —— 就算陳兵百萬,同時處理四方問題會疲於奔命吧?

「肥大力(Friedrich)」 這個遊戲講的是一個叫作普魯士的國家,被俄羅斯、法蘭西等國家圍剿的故事。在這遊戲裡,隨著玩者數量的不同,你可以同時控制一個至多個國家,達成勝利條件。和一般遊戲很不同,表面上的軍隊再強大數量再多,或者推得很前,都只是幻覺,如果背後你沒有充足的補給的話,再多的軍隊其實也只是一篤即潰的豆腐。相反,有充足補給的區域,就算軍隊不多,雖然其貌不揚卻可以糾纏很久。能夠維持補給的經濟力量才是戰爭力量的泉源,表面的人數沒想像中那麼重要。肥大力是少數能表現到這一點的遊戲。

鄭立:你知道中西「陸軍棋」規則的分別嗎?

很多人小時候應該都在文具店買過「陸軍棋」來玩,大概也對裡面的東西耳熟能詳,例如甚麼工兵地雷手榴彈,軍師旅團營連排,都是在這個東西裡學回來的。有些人以為這個東西是華人發明的,但這很可能是借鏡自鬼佬的遊戲。鬼佬的陸軍棋,叫作 Stratego,它的初期設計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已存在,商標在 1942 年的荷蘭註冊,當時好像在打第二次世界大戰吧?證明了就算現實在打仗,也不妨礙大家玩桌遊的雅興。

鄭立:翡冷翠王子 —— 工作環境惡劣導致腦便秘

無論再怎樣努力,環境不好就是會事倍功半。這也可以應用在任何地方,例如翡冷翠王子(The Princes of Florence)這桌遊,就是將這件事變成遊戲的作品了。這遊戲的背景是意大利的城邦「翡冷翠」,那裡有一堆熱心社會發展的有錢人,到處資助一些年輕人或者有才能的人,提供工作環境和資金,協助他們實現理想。可能是讓年輕的畫家畫出傳世的作品,也可能是讓化學家發明公式,或者是讓數學家解一些千古謎題,甚麼都可以,總之跟現在的天使投資者或者是創業基地差不多。你扮演的就是這樣的有錢人,目標就是創造最大的成就。

鄭立:廠佬 —— 搞血汗工廠是因為薪水賤過電費

早在我小時候,或者更早有些人搞共產主義甚至工業革命的時候,早已有人說在未來的 21 世紀,因為機器的生產力愈來愈強,它們會取代人類做苦工,然後人類不再需要工作這麼多時間。但當我們真的去到 21 世紀了,機器真的變先進了,可是,我們的勞動時間有減少嗎?沒有,那些厭惡性工作機器都處理了嗎?我建議你走到附近的公廁,然後問問裡面洗廁所的那位仁兄,他是不是機械人,結果廁所還是人類洗的。勞動和厭惡性的工作,還是我們人類做的,到底為甚麼會這樣?只要玩玩這個叫「廠佬(Power Grid: Factory Manager)」的遊戲,你就會知道為甚麼了。

鄭立:亡命之途 —— 你試過走難未?

香港的近代史,起源自國共內戰,大量難民為了逃避共產黨的統治,而走難來一個南方小島,再加上後來各種中國的政治運動和文革,使香港大部分人口都是源自難民,「走難」一詞就變成了香港的共同記憶。雖然我們這些世代的人已定居下來,土生土長,多數都沒經歷過走難,可是我們卻總會在長輩口中聽過相關的形容。幸運的是,現在你也能夠在扑驚當中體會走難的感受了。「亡命之途(Hit Z Road)」就是一個以走難為主題的遊戲。

鄭立:頭等艙列車 —— Russian Rail 的全面改良版

「羅剎鐵路」,又稱為「俄鐵」,這遊戲雖然好玩,還是有一些限制的,那就是它是一個需要很專心的遊戲,要完成一個策略,需要很早就計劃,而不能半途出家。例如你想要造最高分的西伯利亞鐵路,就要一開始拿相關的加分工具,最後兩回合才修成正果。如果你中途分心跑了去做別的事,到最後往往完成不了。這遊戲的作者,大概也意識到這些羅剎鐵路的限制,而創造了新的遊戲,就是這個「頭等艙列車(First Class)」,玩過的人,會發覺它無疑是從羅剎鐵路派生出來的遊戲,並針對性的從規則上修正了以上各種問題。

鄭立:死剩種 —— 和平對和平相安無事,和平對暴力渣都無得剩

在我們的社會裡,我們自小就被教育外面很多壞人,除了親人之外全部都不可靠,千萬不要輕易相信別人。不知是否這樣的原因,導致了我們這邊很流行玩狼人遊戲,體驗怎樣不信任人和找出間諜。不過狼人始終是分為村民和狼,大家身份一開始就定好,沒得自由選擇,很多人就常常抱怨怎麼又是當村民。那麼到底有沒有那種互相猜對方是否值得信任,但又不用分陣營的遊戲呢?有,那就是這個叫作「死剩種(DEAD LAST)」的遊戲了。

鄭立:曼哈頓 —— 抹去了眼淚,背上了憤怒,讓我攀險峰,再與天比高

自從 6、70 年代康樂大廈起好後,香港人就瘋狂的迷戀上摩天大樓,最終成為了地球上最多摩天大樓的地方,全球最高一百座住宅大樓中有超過一半都是在香港的,而且一座比一座高。「曼哈頓(Manhattan)」這個遊戲,正正玩的就是起摩天大樓,而且它完全就是把這種心態當成主題。玩下去,你就知道這是一個非常港式的遊戲。至於要怎樣才能夠玩好這遊戲?就我的經驗,答案並不是熟讀曼哈頓的歷史,而是要去聽亞視名曲「天蠶變」。

鄭立:經典黑白棋 —— 黑人和鬼妹在草原上翻來覆去的遊戲?

蘋果棋為何會稱為黑白棋(Classic Othello)?那是源自莎士比亞的作品,他有套悲劇就叫作「黑白棋(Othello)」 ,故事的主角是個威尼斯的摩爾人,總之就是皮膚深色的人。懷疑白人妻子出軌,結果將白人妻子親手掐死然後自殺。因為這款歌劇的男主角叫作「黑白棋」,所以有個日本人就拿這個故事的名字,把這遊戲改名為黑白棋了。雖然名字叫黑白棋的男人很奇怪,但我的「快易通」電子字典是這樣翻譯的,我也沒有辦法。

鄭立:逐鹿銀河 —— 太空版聖胡安再加上多了很多牌

在十幾年前有個很受歡迎、賣了 10 萬副以上的遊戲叫作「波多黎各」,主題是經營一個農業殖民地。後來有人將它簡化成卡牌遊戲,主題一樣,但機制簡化,那就變成了「聖胡安」。大家覺得這遊戲的玩法可為,但是有一些缺點,例如路線不夠多,最終就改良成這個遊戲 ——「逐鹿銀河(Race for the Galaxy)」。所以玩過「聖胡安」的人,很容易就能學會「逐鹿銀河」。在遊戲的基礎結構上,它們是相當像的,就是打完 12 張牌或者拿完 VP 結束遊戲,再鬥高分,但在機制上,有一些針對性的改變。

鄭立:阿叔 ——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阿叔

「阿叔(Azul)」是 2017 年最新的賀歲桌遊,這遊戲中文名稱之所以叫作阿叔,是因為英文名稱真的是這樣讀。這遊戲也真的很像食瑞士糖,先把那些瑞士糖隨機分成一兜兜,然後玩者可以把其中一兜的其中一種款式的糖全拿走,輪流放進自己的板圖裡。可是這不重要,因為遊戲的精華所在,是在於「阿叔」二字。這名字使你可以在見到一堆人在玩這遊戲,或者你要當塘邊鶴,你就可以問他們「玩阿叔呀?」或者「又玩阿叔?」。

鄭立:演化論 —— 打不死敵人,何不考慮餓死敵人?

「演化論(EVOLUTION: The Origin of Species)」這個遊戲,題材就是生物是進化出來的,你扮演一個類似訓練員的角色,要發展出自己的生命,像比卡超一樣不斷進化然後生存下去。雖然看起來是玩進化論的遊戲,但是裡面的生存道理,可以套用在很多其他事情上。

鄭立:鬱金香泡沫 —— 鬱金香只是一種花,沒有任何東西支持,是個遲早會爆破的騙局

這個「鬱金香泡沫(Tulip Bubble)」,聽名字就知道它開宗明義是一個股票 Game,故事講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還流行鄭錦昌的時代,當時的人投資的並不是股票而是鬱金香。雖然主題是鬱金香,但你不需要理會它是否鬱金香,它和一切你可以投資的事物,不論股票、現金還是房產,運作上是沒分別的。鬱金香也好,股票也好,黃金也好,房產也好,比特幣或其他加密貨幣也好,人類自古以來投資就是這回事,所有投資都一樣。

鄭立:的骰 —— 的骰沉悶,大家都輸,的骰,是時候改變了

「的骰」這個遊戲,就是每回合有人拿一張圖出來,那張圖是謎底,之後他要講一個字當「謎面」,其他人就每人根據那個謎面,丟出一張圖去誤導其他人以為自己是謎底。玩這遊戲的技巧,不在於怎樣增加你的勝率,而是怎樣增加那局的娛樂性。自然地,用來當謎面的詞語,以嘩眾取寵、驚世駭俗為佳。所以這篇文章教你怎樣想出詞語。以香港人為例,最常用的就是粗口,另一種是盡量使用想像力,以生活化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