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game

|共122篇|

鄭立:阿鐵騎 —— 民主不能當飯吃,但可以當疫苗打

「阿鐵騎(Antike)」這個遊戲是「大國崛起(Imperial)」作者的前作,可以說是古代版的「大國崛起」,故事發生在比咸豐年還要早的很久很久以前的地中海。不過這遊戲沒有股票,所以你不能轉手自己控制的國家,而且有研究科技的設計,比起強權外交爾虞我詐,更像建立文明帝國。

鄭立:勇者鬥惡熊 —— 喜歡玩暗棋的人,可以來玩玩這個桌遊版的暗棋

兩個玩者分別扮演人類或禽獸陣營,玩法和盲棋相似,一開始全部棋蓋住,你可以選擇開一隻新的棋,或者移動一隻自己陣營的棋。至於中立陣營,則是雙方皆可以控制,但和暗棋一樣,移動不能回手,即那隻棋之前向左移了一格,就不能倒後向右移。

鄭立:火車大亨 —— 笑甚麼,畜生,你也是馬 X 亨

這個叫作「火車大亨」的遊戲,是一個經營列車的遊戲,但是這遊戲的列車是海鮮價的。這就是遊戲最特殊的地方,是有「政治任務」的設計,每個玩家一開始要抽 3 個政治任務,那些政治任務是秘密的,就是國家指示你要買入某種列車多少架,運些甚麼貨之類。總之你完成了任務,國家是不會虧待你的。

鄭立:軸心同盟戰殭屍 —— 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戰出現殭屍會點?

「軸心與同盟」系列,每次出新版都是把規則重做,地圖重畫,所以三十幾年來每個版本都有很大的不同。終於玩到有傻佬提出,不如就加入殭屍吧。結果就有了這個新作,那就是「軸心與同盟與殭屍(Axis & Allies & Zombies)」。殭屍聽起來很像一個單純的噱頭,但據測試者所言,殭屍的加入大幅改變了「軸心與同盟」的戰略。

鄭立:失敗傳奇 —— 最黑暗的一天之後是甚麼?答案是更黑暗的一天

這世界這很少遊戲是以失敗作為主題的,而這個遊戲正好是以失敗作為主題,不然怎會連名字都叫作「失敗傳奇(Lost Legends)」。我沒有看錯吧,英文中 Lost 就是失敗的意思吧?而且是過去式,即是已失敗的傳奇。既然這遊戲叫「失敗傳奇」,自然要做些會失敗的事情,不過這不是選舉遊戲,所以變成了冒險。說起冒險,順理成章的就變成了在奇幻世界深入地下城打怪獸的題材。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鄭立:夏威夷 —— 夏威夷,就是華夏威震蠻夷

「夏威夷(Hawaii)」三個字,你聽到會想起甚麼?陽光沙灘?水果?草裙舞?還是偷襲珍珠港呢?我的話就是偷襲珍珠港,如果真的是偷襲珍珠港,這個桌遊就應該是一個日軍打美軍很熱血的軍事桌遊吧?可是不是,這遊戲一點也不陽光,你怎會想到一個叫夏威夷的遊戲,內容竟然是學習扮演政府高官搞基建?

鄭立:龍堡 —— 細個去飲有冇試過將麻雀砌成金字塔?

當大家還是未懂得打牌的兒童時,有沒有試過把麻雀當成積木玩?我相信應該很多人都試過,特別是拿那些麻雀牌當磚頭,砌成金字塔。可能有人想過,要把這種砌麻雀金字塔的遊戲變成桌遊吧?「龍堡」這個遊戲,正是把麻雀金字塔變成一種桌遊。

鄭立:世界之最 —— 你知道這世界上,人均壽命最短的國家是哪個嗎?

我想大家以前也看過一種東西,叫作學習卡,就是那種把生字和圖串成一串,給兒童玩來學字的小玩意,後來有人弄了潮語學習卡或者是粗口學習卡的那種。這次要介紹的「世界之最」就是這樣的遊戲,學習的對象不是生字,而是世界各國。

鄭立:天安門 —— 享受扮演人民英雄解放軍的樂趣

「天安門」是一個簡單的二人對戰遊戲,雙方分別扮演人民英雄解放軍與坦克人。人民英雄解放軍的目標,是讓其中一輛坦克,繞過坦克人,移動到有星星的格子上。而坦克人的目標就是阻止這件事發生 10 個回合,所以只有一方會贏,不可能雙方皆贏。你一定會問,可否把坦克人直接輾過呢?答案是不可以,如果坦克人在你前面的話,你是不能輾過去。

鄭立:細佬成長記 —— 然後我變得長又粗,花貓卻沒有變換只有換了毛

「細佬成長記(Origin)」這個遊戲發生在遠古時的代地球,有五大洋七大洲,但一開始在非洲的中央,有一條又短又幼的圓柱體,那就是人類的根源。但不要嘲它現在那卑微的樣子,因為所有玩者都要利用它當祖先。每回合,你可以移動一條屬於你的圓柱體去附近的格子,那會給你一些資源。這遊戲很容易學習,如果能一面玩一面哼「阿花的故事」自然樂趣倍增,而且裡面的配件也很精美,圓柱體一條條的很可愛,是個非常值得試試的遊戲,有機會就玩玩吧。

鄭立:熊熊公園 —— 燈鄧凳登凳凳鄧凳燈,燈凳鄧鄧凳鄧登凳鄧鄧

近年桌遊變得大流行,吸引了很多新玩者有興趣加入,自然也造就了很多輕鬆、節奏快的派對遊戲。而又以猜身份的狼人類遊戲為大宗,不過這種遊戲需要很多人去玩,有時只有三、四人的時候,多數不怎樣玩得成。那麼你就可以試試這個「熊熊公園(Bärenpark)」,因為這不僅輕鬆容易學習、節奏快,適合的人數非常彈性,而且美術還非常的精美,可說是對於新手非常友善的遊戲。

鄭立:人形蜈蚣 —— 加泰隆尼亞是西班牙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人形蜈蚣(Castell)」這個遊戲發生在加泰隆尼亞,對,就是最近獨立公投要脫離西班牙的那個地方,一個追求獨立的地方,成為桌遊題材是很合理的事情。近年獨立建國運動成為全球年輕人流行的一種風尚,自然地,桌遊這種好用萬能的工具,也可以用來推廣獨立運動。當你以自己未來想推廣要獨立的地區作為題材,又讓全世界的玩家都玩過,自然可以增加曝光率,從而使你更接近目標。雖然加泰隆尼亞的獨立,就像孫中山的革命一樣,沒有一次得標,至少如果沒有這遊戲,或者如果這遊戲沒流行到加泰隆尼亞外,就沒有這文章了,所以這篇文章就是證明。可見,不論是遊戲、漫畫還是小說,創作者對於一個獨立運動是非常有價值的。

鄭立:種豆 —— 先種大豆再打飛機,中國或成最大贏家

為迎接這個「一帶一路」大種豆時代,我們絕對應該透過玩經典卡牌遊戲「種豆(Bohnanza)」,去學習種豆技術,將來有可能幫助偉大中國把美帝的大豆打個稀巴爛。在這遊戲中,連豆也要論資排輩,長幼有序,先抽到的豆必須先種,後面的不能打尖。所以就算你抽到適合的牌,也因為一堆不適合的豆排在前面,而無法打出來。就似現實的中國一樣,有能力適任的人,因為年資而必須排在後面,而重要的工作卻被一堆不適任的老屁股卡位了。

鄭立:奧地利大賓館 —— 維也納有間大酒店,3 個肥婆學踢波

在這遊戲中,你需要不斷地張羅各種客人需要的東西,不論是各種食物,還是幫你開房的工人,以及聘用員工的機會。你每回合只能拿取一種,必須取捨,也就是說你這回合拿了蛋糕,就不能聘用員工,聘用了員工,就不能裝修新房間。而且每種東西該回合的供應量還是擲骰決定的,所以要經營好你的賓館,就要在東西供應量多的時候先儲起。總之,你所準備的一切,都是為了服務客人。

鄭立:骰子街 —— 發展產業只是輔助,搞基建去利益輸送才是目的

「骰子街(Machi Koro)」是一個日本製的都市建設遊戲,即是「模擬城市」的同類。遊戲的結構非常簡單,他會翻開 10 個隨機抽取的不同建築物,每個建築物上面寫了一個數字,大部分是 1 至 6。擲到甚麼數字,就會啟動相關數字建築物的功能,如果你擲到的骰子數沒有任何對應建築物,那就白擲了。擲完骰取完收入後,每回合你都可以選擇起一個建築物, 例如起經濟建設甚麼的,自然會強化你日後的收入,不過這並非遊戲的目的。畢竟你扮演的是政府,政府的目的是甚麼?自然就是為自己圖利。

鄭立:七劍定江山 —— 阿瑟王的性別到底是甚麼?

這遊戲很簡單,每回合大家都要翻出一張壞事牌,那張壞事牌就是講社會情況又在惡化,每個問題變嚴重了。只要你抽到一張相關的牌,那件事就會增加嚴重程度,變成民怨。每種民怨都有限額,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爆發,那時就會爆鑊,你就要硬食一把黑劍,事件越嚴重食的黑劍就更多,儲齊 7 把黑劍就會 GAME OVER,所以這遊戲叫「七劍定江山」。

鄭立:地精街 75 號 —— 打到一地地精的遊戲?

「地精街 75 號」這個遊戲中,你正是扮演其中一地精社團,有一張屬於社團的藏寶圖,而遊戲的目標就是盡量挖到自己的寶藏,找到別人的寶藏,以及把沒有寶藏的地方裝成有寶藏讓對方白挖。每個玩者有 3 個地精,基本上每回合你就是出牌,出牌就看大家的數字鬥大。最奇怪的部份是,如果兩個玩者出了數字相同的牌,會自動「攬炒」。跟著這兩個人怎樣分誰先誰後?這遊戲有個非常奇怪的規則,就是叫你用一張牌「彈射」出一地精,看誰比較接近圖板中間那個洞就勝利,會優先排。

鄭立:小世界 —— 老掉的東西當然要換掉,國家和政權也一樣

這是個革命的遊戲,從一開始玩到最後都用同一個民族並不實際,反而是要不斷看情況扶植新興國家,讓舊的民族衰落,洗走舊世界。與其等自己的國家衰落腐敗死撐到最後,不如盡快的建立新政權,取代已經沒救的舊權力。玩者放棄舊有存在已久的廣大強國,然後建立一個新的權力,雖然一開始很小,卻因為有行動力而挑戰舊的權力然後取代它們,這樣的設計其實很反映現實。

Crokicurl:冰壺與加拿大康樂棋的混合體

加拿大正興起一種戶外運動 Crokicurl,也就是將兩種傳統競技項目 Crokinole(桌上彈棋遊戲)和 Curling (冰壺)結合而成的新玩法。無論 Crokicurl 還是 Crokinole,對大多數香港人來說,名字都較為陌生,至於冰壺,也可能是在冬季奧運會的賽事中正式登場,才令大眾稍有認知。這幾種源自雪國的運動,外人愈看不出其趣味,則有著愈獨特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