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game

|共130篇|

鄭立:卡卡鬆 —— 起完房子,起完路,最終露宿街頭的遊戲

卡卡鬆是法國西南部一個名城,曾經是中世紀歐洲最大的有牆城市,後來在 19 世紀法國政府想要拆城牆時,當地的居民抗爭之下才留下來,成為了旅遊景點,也令現在大家才有「卡卡鬆(Carcassonne)」這桌遊可以玩。遊戲的規則非常簡單,像砌圖一樣,玩者每回合都會輪流抽一片圖板,可能是教堂,可能是道路,可能是屋苑,把它拼上去大地圖,直至去到抽完最後一張碎片就完成。

鄭立:珊瑚物語 —— 拿某個理由填海,填完卻用別的理由用掉

當然辯論是多餘的,因為用膝蓋想都知道政府會霸王硬上弓,反正誰都知道香港的高官只是一些毀滅香港後去英國、加拿大退休的生物。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最好的反應是怎樣呢?當然是玩桌遊了,毫無疑問,「珊瑚物語(Reef)」是一個有關填海的桌遊,讓大部分無法晉身政府當公務員的我們,共享摧殘毀滅珊瑚的樂趣。

鄭立:瘟疫危機 —— 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咁講通常都一齊輸

最近有新聞說,因為中美貿易戰,美國向中國要求提供 H7N9 病毒樣本時,中國一直沒有理會。聽到這樣的消息,你會有甚麼反應?我認為,最有可能的反應,就是想玩桌遊,例如「瘟疫危機(Pandemic)」應節。它是個合作遊戲。甚麼叫作合作遊戲?那就是說不是玩者之間互相競技,不是在玩家中勝出,而是大家一起解決一個問題,成功的話所有人都是贏家。

鄭立:蠟筆小車 —— 咁大個人仲係度玩蠟筆?錯,我係玩桌遊!

「蠟筆小車」跟風間和娜娜子,沒有任何關係,是一個美式桌遊。玩者們經營一間鐵路公司,到處運貨,目標就是盡快賺夠錢上岸,脫離苦海。一開始你會抽到一些任務卡,每張任務卡上有 3 個不同的柯打,就是說,「只要你把甚麼貨物運到哪裡,你就可以得到多少錢」,比方說要運金去日本,運奶粉去深圳,運煙去香港,運狗去廣西,運四川解放軍去北京之類。

鄭立:狼人這遊戲最好玩的角色是村民,你同意嗎?

狼人遊戲豈不是一樣?如果你想享受完整的推理,考驗自己的冷靜和邏輯,不受別人一些謠言和獵巫影響的能力的話,那麼,沒有多餘的資訊,乾乾淨淨的村民,才能夠給你最完整的感受。純粹從別人的反應、矛盾、行為,去判斷真相,而不受一些妖言惑眾影響,在遊戲中感受在混亂中清醒的樂趣者,在最少資訊下才沒有遺憾,不然就會很像先看了結局的偵探小說一樣乏味了。

鄭立:二一八事件 —— 卡牌對戰型陸軍棋

「二一八事件(Battle for Hill 218)」這個遊戲跟二二八事件沒有甚麼關係。在這個遊戲中,雙方都各自帶一支軍隊,中間隔著一個類似鬥獸棋的河。而河的兩邊各有一個司令部,其實就是鬥獸棋的獸穴,所有我方補給來自這個獸穴。遊戲的目的就是進入對方的獸穴,如果雙方用光了牌都不能進入對方的獸穴,則以殘殺對方最多者勝。

鄭立:希臘有靚地 —— 土地不夠就填海,但填完土地還是不夠

在「希臘有靚地(Attika)」這個遊戲中,表面上你扮演的是希臘某個城邦的政府。這遊戲的政府,對國泰民安完全無興趣,也無關係,勝利條件是把手頭上多個地產項目(碼頭、公路、豪宅區等等)全部建出來,把該消費的水泥全部消費掉。可見,這遊戲的所謂政府,只是一些偷竊搶劫市民餵建商的狗。

鄭立:阿鐵騎 —— 民主不能當飯吃,但可以當疫苗打

「阿鐵騎(Antike)」這個遊戲是「大國崛起(Imperial)」作者的前作,可以說是古代版的「大國崛起」,故事發生在比咸豐年還要早的很久很久以前的地中海。不過這遊戲沒有股票,所以你不能轉手自己控制的國家,而且有研究科技的設計,比起強權外交爾虞我詐,更像建立文明帝國。

鄭立:勇者鬥惡熊 —— 喜歡玩暗棋的人,可以來玩玩這個桌遊版的暗棋

兩個玩者分別扮演人類或禽獸陣營,玩法和盲棋相似,一開始全部棋蓋住,你可以選擇開一隻新的棋,或者移動一隻自己陣營的棋。至於中立陣營,則是雙方皆可以控制,但和暗棋一樣,移動不能回手,即那隻棋之前向左移了一格,就不能倒後向右移。

鄭立:火車大亨 —— 笑甚麼,畜生,你也是馬 X 亨

這個叫作「火車大亨」的遊戲,是一個經營列車的遊戲,但是這遊戲的列車是海鮮價的。這就是遊戲最特殊的地方,是有「政治任務」的設計,每個玩家一開始要抽 3 個政治任務,那些政治任務是秘密的,就是國家指示你要買入某種列車多少架,運些甚麼貨之類。總之你完成了任務,國家是不會虧待你的。

鄭立:軸心同盟戰殭屍 —— 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戰出現殭屍會點?

「軸心與同盟」系列,每次出新版都是把規則重做,地圖重畫,所以三十幾年來每個版本都有很大的不同。終於玩到有傻佬提出,不如就加入殭屍吧。結果就有了這個新作,那就是「軸心與同盟與殭屍(Axis & Allies & Zombies)」。殭屍聽起來很像一個單純的噱頭,但據測試者所言,殭屍的加入大幅改變了「軸心與同盟」的戰略。

鄭立:失敗傳奇 —— 最黑暗的一天之後是甚麼?答案是更黑暗的一天

這世界這很少遊戲是以失敗作為主題的,而這個遊戲正好是以失敗作為主題,不然怎會連名字都叫作「失敗傳奇(Lost Legends)」。我沒有看錯吧,英文中 Lost 就是失敗的意思吧?而且是過去式,即是已失敗的傳奇。既然這遊戲叫「失敗傳奇」,自然要做些會失敗的事情,不過這不是選舉遊戲,所以變成了冒險。說起冒險,順理成章的就變成了在奇幻世界深入地下城打怪獸的題材。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鄭立:夏威夷 —— 夏威夷,就是華夏威震蠻夷

「夏威夷(Hawaii)」三個字,你聽到會想起甚麼?陽光沙灘?水果?草裙舞?還是偷襲珍珠港呢?我的話就是偷襲珍珠港,如果真的是偷襲珍珠港,這個桌遊就應該是一個日軍打美軍很熱血的軍事桌遊吧?可是不是,這遊戲一點也不陽光,你怎會想到一個叫夏威夷的遊戲,內容竟然是學習扮演政府高官搞基建?

鄭立:龍堡 —— 細個去飲有冇試過將麻雀砌成金字塔?

當大家還是未懂得打牌的兒童時,有沒有試過把麻雀當成積木玩?我相信應該很多人都試過,特別是拿那些麻雀牌當磚頭,砌成金字塔。可能有人想過,要把這種砌麻雀金字塔的遊戲變成桌遊吧?「龍堡」這個遊戲,正是把麻雀金字塔變成一種桌遊。

鄭立:世界之最 —— 你知道這世界上,人均壽命最短的國家是哪個嗎?

我想大家以前也看過一種東西,叫作學習卡,就是那種把生字和圖串成一串,給兒童玩來學字的小玩意,後來有人弄了潮語學習卡或者是粗口學習卡的那種。這次要介紹的「世界之最」就是這樣的遊戲,學習的對象不是生字,而是世界各國。

鄭立:天安門 —— 享受扮演人民英雄解放軍的樂趣

「天安門」是一個簡單的二人對戰遊戲,雙方分別扮演人民英雄解放軍與坦克人。人民英雄解放軍的目標,是讓其中一輛坦克,繞過坦克人,移動到有星星的格子上。而坦克人的目標就是阻止這件事發生 10 個回合,所以只有一方會贏,不可能雙方皆贏。你一定會問,可否把坦克人直接輾過呢?答案是不可以,如果坦克人在你前面的話,你是不能輾過去。

鄭立:細佬成長記 —— 然後我變得長又粗,花貓卻沒有變換只有換了毛

「細佬成長記(Origin)」這個遊戲發生在遠古時的代地球,有五大洋七大洲,但一開始在非洲的中央,有一條又短又幼的圓柱體,那就是人類的根源。但不要嘲它現在那卑微的樣子,因為所有玩者都要利用它當祖先。每回合,你可以移動一條屬於你的圓柱體去附近的格子,那會給你一些資源。這遊戲很容易學習,如果能一面玩一面哼「阿花的故事」自然樂趣倍增,而且裡面的配件也很精美,圓柱體一條條的很可愛,是個非常值得試試的遊戲,有機會就玩玩吧。

鄭立:熊熊公園 —— 燈鄧凳登凳凳鄧凳燈,燈凳鄧鄧凳鄧登凳鄧鄧

近年桌遊變得大流行,吸引了很多新玩者有興趣加入,自然也造就了很多輕鬆、節奏快的派對遊戲。而又以猜身份的狼人類遊戲為大宗,不過這種遊戲需要很多人去玩,有時只有三、四人的時候,多數不怎樣玩得成。那麼你就可以試試這個「熊熊公園(Bärenpark)」,因為這不僅輕鬆容易學習、節奏快,適合的人數非常彈性,而且美術還非常的精美,可說是對於新手非常友善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