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56篇|

家中藏書量多,只存不讀另有用途?

本港閱讀風氣近年愈來愈薄弱,調查顯示超過 3 成成年受訪者 1 年內沒有閱讀過實體書,加上居住環境寸金尺土,家中藏書量也自然難以豐富。不過,大部分人對於家中藏書不多也不以為然,認為網上閱讀已經足夠有餘。但最近就有外國研究顯示,家中藏書量豐富,即使沒有增加閱讀量,也可以提升教育成果。

蘇格拉底和概念的定義:甚麼是勇敢?

蘇格拉底喜歡問問題,有些歷史學家認為這是他最後被處死的原因之一,然而,蘇格拉底被記載下來的這些發問方式,可以說是代表了哲學主要的思考方式。在柏拉圖「對話錄」的「拉凱斯篇」,蘇格拉底和雅典將軍拉凱斯(Laches)討論甚麼是「勇敢」。他們認為這個議題很重要,因為在雅典那種性別歧視的時代,他們必須讓小男孩學會「勇敢」這種美德。若要有效地訓練勇敢的小男孩,他們相信,自己必須先了解「勇敢」的本質。

鄭立:孔乙己 —— 讀書不一定會將我們變得更好,也可以令我們萬劫不復

今天的我們,每人都要投身這個制度,每人都要讀書考試。我們是否察覺,比起那個時代,成為孔乙己的風險其實更大?孔乙己諷刺的對象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但我很少見有人用這角度去看這文章,畢竟,教的人是讀書人,讀的人自然也讀書人,可是卻總是把自己當成第三者。當你意識到這點,再細看這文章,感受就會很不同。

不漏洞拉:你不知道的越南船民史(上)

「不漏洞拉」四個音字,絕對是殖民時期的香港人集體回憶,即使不懂越南語亦會琅琅上口。這是當年港英政府一段越南語廣播的開場白,向越南船民解釋船民政策,由 1988 年開始一直播到 1997 年港英旗幟徐徐落下,堪稱時代見證。可是很多人除了記得「不漏洞拉」以外,都未必清楚這段與香港息息相關的歷史,而船民潮背後的政治黑幕,其實超乎外界想像。

哈利波特 20 年:靈光一閃可有繼承者?

時光倒流 20 年,1998 年 9 月,英國作家 J.K. 羅琳筆下長篇系列「哈利波特」首部作品「神秘的魔法石」,在美國各大書店正式發售,為全球讀者開展了漫長而充滿話題性的魔幻之旅。「哈利波特」之名自此無處不在,原著小說早已翻譯成不同語言,而系列電影不但至今仍有新作上映,亦捧紅了一眾電影演員。還有,書中不少詞彙成為了年輕人的流行用語,倫敦 King’s Cross 車站更是書迷朝聖的熱門場景。不過,若細數「哈利波特」對現實世界最大的貢獻,還是要回到它對青年讀物及出版生態的改變。

6 個使孩子自發閱讀的方法

美國維珍尼亞大學心理學教授 Daniel Willingham 在著作 Raising Kids Who Read 指出,閱讀能力高的孩子,傾向享受閱讀,因此閱讀更多,然後又因此提升閱讀能力。但新學年開始,孩子又得忙,怎樣可使他們自發拿起書本?Willingham 與英國教育工作者 DM Crosby 提供數項建議,讓家長協助子女培養閱讀的「良性循環」。

海明威未發表作品,為何一直不出版?

參與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海明威,曾據他在同盟軍與納粹的交戰中找到的小說靈感,寫下 5 篇關於二戰的短篇小說。不過,在交給出版社時,他附帶了一個條件:「隨你喜歡出版吧,不過要在我死了之後。」在海明威死後多年,直到今年 8 月都只出版過其中一篇 Black Ass at the Crossroads。最新出版的未發表作品,名為 A Room on the Garden Side。

珍奧斯汀的第一個買書人:最痛恨的,往往就是愛你的

18 世紀末英國才女珍奧斯汀,在世時寂寂無聞,不曾在英國文壇贏得名聲,而且生於一個她最痛恨的年代。跟當時大部分英國人一樣,珍奧斯汀相當憎恨殘暴、荒淫和揮霍的攝政王 —— 他在幾年之後加冕,成為佐治四世。然而,如今出現了一個讓她無福消受,猶如照面摑了一巴掌的事實。有證據顯示,這位女作家最為痛恨的攝政王,正是第一個買下其著作的讀者。

文學放得開:圖畫小說首次打入英國曼布克獎

英國文壇極具權威和指標性的曼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日前公佈了 2018 年度的入圍書單。今屆的一大話題,是首次有作家憑著圖畫小說角逐這項文學殊榮。由美國作家 Nick Drnaso 創作的 Sabrina,講述一名年輕少女離奇失蹤後的 24 小時所發生的事情,以簡單的繪圖手法,揭露了暴力和假新聞文化的陰暗面。作品甫面世便得到同行及書評人的廣泛支持,更改寫了曼布克獎過去一直將這類創作視為「漫畫書」的傳統觀點。

書迷之痛:買得多看得慢,可以怎麼辦?

世界上有趣的書太多,書單萬里長,總覺得餘生都看不完?讀書需要時間、專注及速度,加上在信息過多的年代,應付社交媒體的訊息、電子郵件及工作文件報告已經應接不暇。時間太少,要閱讀的數量太龐大,該如何解決?除了索性不讀,最好的方法就是學會速讀。速讀家兼作家 Abby Marks Beale 就以英語閱讀為基礎,跟讀者分享她的速讀策略。

唐明:學中文令洋人也變下流了?

赫德還專門挑選來自歐美,出身良好,有大學學歷的年輕人到北京海關總司任職,親自教導,要求他們一概學好中文,其中不乏牛津、劍橋和哈佛的畢業生,譬如來自波士頓的作家 Edward B. Drew。而被他淘汰的鬼佬,首先是最早來華的一批西洋冒險家(以英美為主),通常不通中文,教育程度低,在本國的社會地位就低於其他洋人,而赫德覺得海關總部充斥這樣的人,有欠尊重,會令人看不起。

圖書館能有多吸引?問芬蘭人便知

芬蘭教育暨文化部在 2016 年公佈的統計數字顯示,總人口 550 萬中有約 200 萬人曾到圖書館借書,借書次數近 6,800 萬,就連英國駐芬蘭大使也認為,芬蘭是屬於讀者的國家。縱使國內已經有超過 730 間圖書館,赫爾辛基市議會仍批准斥資 9,800 萬歐元,建造赫爾辛基頌歌中央圖書館,人們對此浩大工程亦沒有太多反對,甚至非常期待。在芬蘭人眼中,圖書館地位有多崇高?

旅行者美夢:去海邊,做一日書店老闆

愛書之人總會夢想當書店老闆,但現實有太多顧慮,要拋開一切開獨立書店,始終不容易。蘇格蘭「書城」Wigtown 一間民宿在提供住宿之餘,更讓客人一嘗當臨時書店老闆的滋味。書評家 Dwight Garner 最近就到此一遊,當上一日的書店老闆,並在「紐約時報」撰文分享當天的奇妙經歷。

作者的簽名,是無價之寶還是糞土?

近日,英國拍賣網站 Vectis 有一套 7 本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待售,拍賣價估計為 9,000 至 15,000 英鎊。貴上逾千倍的價值,幾乎都來自作者 J. K. Rowling 於書上的親筆簽名。但與此同時,一位(不記名的)作家回鄉探望父母之時,在當地一間二手書店找到自己的著作。而令他匪夷所思的是,那居然是一本他簽了名的書 —— 上款寫著:給爸爸和媽媽。

【故宮書摘】祝勇:猶在鏡中(節錄)

故宮博物院裡,存著春秋戰國以來的四千多面銅鏡,光影陸離,照亮兩千多年的歲月。只不過,在今天的鏡子裡,已經甚麼都看不到了。那圓形的或者棱花形的,無柄的或者有柄的鏡子,只是一些空的、已然失憶的鏡子。所有在鏡中出現過的人與物都消失了,除了一個銅綠斑斕的粗糙表面,甚麼也沒有留下,彷彿枯萎的花朵,見證著時間的荒涼。因此,在博物館裡展出的,通常都是銅鏡的背面,它們很少以正面形象出場。那些古鏡的背面,是遠古的龍飛鳳舞,是朝代的繁華盛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