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68篇|

【Soul Monday】不能沒有書 —— 意大利小小流動圖書館

「書是必要的。孩子若是一本書也沒有,大多時都是孤獨的。要不是一本書、一頁美麗的文學,誰能陪伴他們呢?我們的生活不能沒有書。」意大利民間流動圖書館 Bibliomotocarro 的創辦人兼司機如是說。這位老人家駕著一架以屋簷為車頂、行駛時「達達」作響的趣怪電動車,駛往被孤立的山區,為當地兒童帶來閱讀的樂趣。

【Soul Monday】完成亡夫遺願 仙台婆婆出繪本

在日本過新年,買福袋乃指定活動。但在仙台的老字號藤崎(FUJISAKI)百貨公司,福袋內除了促銷貨品,還載有一個夢想。前年該店推出「製作繪本」的企劃型福袋,讓客人有機會向摯愛送上禮物留念。當時 62 歲的阿部昭子「搶購」成功,在專業人士的協助下,於去年底發行名為「小老鼠的禮物」的繪本,完成亡夫恭嗣的遺願。

「追憶似水年華」何以是編輯的噩夢?

法國大文豪普魯斯特巨著「追憶似水年華」,為享譽盛名的意識流文學代表作,但原來作品出版至今,依然是編輯界的一場噩夢。普魯斯特經常會把故事重寫,把不同段落拼貼,導致手稿雜亂無章,更出現有悖常理的情節,以致作品首印的大半個世紀後,仍然有不同的編輯版本面世。

Gloria Chung:2019 年談夢想會否太廉價?關於夢想的 10 件小事

過年之前,我收到一本書,是談夢想的,老實說,題目有點老土,其實連我自己說到夢想,也會起雞皮,畢竟年紀也不輕了,說夢想,彷彿和任性牽連著,現在還談甚麼夢想啊,想想買樓啊保險啊,實際點好不好?可是老土說句,人如果沒有夢想,和鹹魚有甚麼分別呢?

P is for pterodactyl:史上最「差」字母書?

香港入的英文入門課,離不開 A for Apple、B for Boy。近年為了「贏在起跑線」,孩子們改學 A for Astronaut、B for Barbarian,幾乎連做父母的也不會唸。誰知難字未算難,一本在兩周前出版的字母書,直接就叫 P is for pterodactyl,還自喻為「史上最差」。但它打入「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出版商急於重印應市。如此奇書,魅力何在?

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推出繪本,呼籲關注兒童眼疾

「會唱歌的樹」故事講述關於一個叫伊利的小女孩,她常常坐在樹下,卻不跟其他小朋友玩耍。因爲視力有問題,她從來看不見小鳥,因而相信是樹在唱歌。伊利的媽媽發現女兒的問題,就帶她到眼科診所。當她戴上眼鏡的一刻,她的生命徹底改變了。

單手可揭紙本書,從此改變你的閱讀方式

古往今來,書籍除了輕微改變外貌之外,形式上幾乎仍保持舊貌。但書籍太大本,不方便隨身攜帶,即使是袖珍本,也必須空出兩手翻閱,不便於在繁忙時間的車廂中細讀文字,所以也難怪大多數人轉而以手機閱讀。紙本書究竟有沒有機會變得更「User Friendly」?

全球貧富兩極化,但有路可退?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最近與全球過百名研究人員,分析過去數十年間全球 40 多個國家經濟數據,包括歐美、中國、俄羅斯、中東等,整理得出貧富兩極化的全球趨勢,成果結集成新書「世界不平等報告 2018」。報告指,雖然經濟不平等是在所難免,但任由貧富懸殊惡化,將會導致社會及政治不穩,務必以政策緩和。

家中藏書量多,只存不讀另有用途?

本港閱讀風氣近年愈來愈薄弱,調查顯示超過 3 成成年受訪者 1 年內沒有閱讀過實體書,加上居住環境寸金尺土,家中藏書量也自然難以豐富。不過,大部分人對於家中藏書不多也不以為然,認為網上閱讀已經足夠有餘。但最近就有外國研究顯示,家中藏書量豐富,即使沒有增加閱讀量,也可以提升教育成果。

蘇格拉底和概念的定義:甚麼是勇敢?

蘇格拉底喜歡問問題,有些歷史學家認為這是他最後被處死的原因之一,然而,蘇格拉底被記載下來的這些發問方式,可以說是代表了哲學主要的思考方式。在柏拉圖「對話錄」的「拉凱斯篇」,蘇格拉底和雅典將軍拉凱斯(Laches)討論甚麼是「勇敢」。他們認為這個議題很重要,因為在雅典那種性別歧視的時代,他們必須讓小男孩學會「勇敢」這種美德。若要有效地訓練勇敢的小男孩,他們相信,自己必須先了解「勇敢」的本質。

鄭立:孔乙己 —— 讀書不一定會將我們變得更好,也可以令我們萬劫不復

今天的我們,每人都要投身這個制度,每人都要讀書考試。我們是否察覺,比起那個時代,成為孔乙己的風險其實更大?孔乙己諷刺的對象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但我很少見有人用這角度去看這文章,畢竟,教的人是讀書人,讀的人自然也讀書人,可是卻總是把自己當成第三者。當你意識到這點,再細看這文章,感受就會很不同。

不漏洞拉:你不知道的越南船民史(上)

「不漏洞拉」四個音字,絕對是殖民時期的香港人集體回憶,即使不懂越南語亦會琅琅上口。這是當年港英政府一段越南語廣播的開場白,向越南船民解釋船民政策,由 1988 年開始一直播到 1997 年港英旗幟徐徐落下,堪稱時代見證。可是很多人除了記得「不漏洞拉」以外,都未必清楚這段與香港息息相關的歷史,而船民潮背後的政治黑幕,其實超乎外界想像。

哈利波特 20 年:靈光一閃可有繼承者?

時光倒流 20 年,1998 年 9 月,英國作家 J.K. 羅琳筆下長篇系列「哈利波特」首部作品「神秘的魔法石」,在美國各大書店正式發售,為全球讀者開展了漫長而充滿話題性的魔幻之旅。「哈利波特」之名自此無處不在,原著小說早已翻譯成不同語言,而系列電影不但至今仍有新作上映,亦捧紅了一眾電影演員。還有,書中不少詞彙成為了年輕人的流行用語,倫敦 King’s Cross 車站更是書迷朝聖的熱門場景。不過,若細數「哈利波特」對現實世界最大的貢獻,還是要回到它對青年讀物及出版生態的改變。

6 個使孩子自發閱讀的方法

美國維珍尼亞大學心理學教授 Daniel Willingham 在著作 Raising Kids Who Read 指出,閱讀能力高的孩子,傾向享受閱讀,因此閱讀更多,然後又因此提升閱讀能力。但新學年開始,孩子又得忙,怎樣可使他們自發拿起書本?Willingham 與英國教育工作者 DM Crosby 提供數項建議,讓家長協助子女培養閱讀的「良性循環」。

海明威未發表作品,為何一直不出版?

參與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海明威,曾據他在同盟軍與納粹的交戰中找到的小說靈感,寫下 5 篇關於二戰的短篇小說。不過,在交給出版社時,他附帶了一個條件:「隨你喜歡出版吧,不過要在我死了之後。」在海明威死後多年,直到今年 8 月都只出版過其中一篇 Black Ass at the Crossroads。最新出版的未發表作品,名為 A Room on the Garden 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