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

|共37篇|

失戀時,如何療癒情傷?

失戀、離婚、喪偶等感情創傷使人心碎。除了傷心難過,更可能會心口疼痛、心肌痙攣,有如心臟病發,嚴重者甚至致死,可見「心碎而死」並非誇大其辭。即使「大難不死」,餘情未了也會使人盲目對前度死纏難打,自取其辱,造成更嚴重的二次傷害。有神經科學研究認為,大腦訓練可以幫助甩拖者斬斷情絲,從而加快療癒心碎,重獲新生。

視覺即錯覺

兩年前,第一世界為一條裙的顏色爭持不下,最後由科學家出面調停:若說白金裙由大腦自動補光而來,其實藍黑裙也一樣,來自腦部一連串對電波的解讀與重構,最後配對出相應的顏色。換言之,所謂現實是一種大腦重構過的現象,視覺只是一種錯覺。美國腦神經科學家 David Eagleman 說法更進一步:所謂現實,就在大腦之內。

聰明藥用家:專業人士、學生、教授?

人腦不夠用,有電腦和人工智能相助都遠遠不夠,還得求助於聰明藥放大腦力。莫達非尼一類認知增強劑近年備受家長和學生歡迎,學生靠食聰明藥追進度以達大人們的期望已教人無奈心傷。最近劍橋大學披露竟有兩成教授也有此習慣。學校以外,「聰明藥」甚至已然進軍辦公室,為律師、銀行家等專業人士所仰賴。

腦掃描大數據:新法解讀抑鬱症

人云身陷抑鬱症需盡早求醫,鮮為人知的是其實醫生也不肯定哪種治療方式對你管用。現時兩個主要治療方法,分別是以對談為主的認知行為治療,和處方抗抑鬱藥,兩者均有療效,但並不是每個患者皆能受用。因此不少患者求醫後,還需捱過一段摸索合適治療法甚至頻繁調校用藥的漫長歷程。最近有突破性研究就利用腦部掃描和電腦演算法,解讀抑鬱症,有望縮短摸索治療方法的時間。

腦交戰:人為何總是「雙重標準」?

你有堅定的信念嗎?一個人的核心價值又稱為「保護價值」,即你不願意與其他信念妥協,或交易。當某人的保護價值受到挑戰,或會感到憤怒和受侵犯。當自己破壞了自己的保護價值,我們或會感到內疚。不過,假如我們有多一個的保護價值時,便有機會有所衝突。例如某人同時是反對墮胎與安樂死,但又支持執行死刑和戰爭,我們的大腦是如何處理這些矛盾的呢?

「記憶痕跡」的恐怖由來

電影「沉默的殺機」(Hannibal)中主角漢尼拔在受害人還生存的情況下剖開頭顱,烹調人腦。單是想像,已讓人毛骨悚然。不過,出生於 1891 年 1 月 26 日的加拿大籍外科醫生 Wilder Penfield,就是為大腦外露的病人,進行大腦觸覺測試的始創者,並製作了著名的「大腦地圖」。

神經營銷:神經造影可讀心測謊?

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自 1992 年面世以來,為人類觀察大腦的能力,開闢了掌握大腦活動和機能的途徑。臨床神經心理學家 Barbara Sahakian 與神經科學家 Julia Gottwald 近日的新書,探討了神經造影技術如何改變了我們對人類行為和社會的看法,fMRI 一方面於神經學和醫學貢獻重大,另一方面亦具備局限和風險。

母性從何而來?

生育改變女性身體,不單在於肚皮變鬆,身體各處長出幾條難以擺脫的妊娠紋,還在於改造大腦神經系統。前人說它使孕婦變蠢變健忘,最近有研究揭露,懷孕減少大腦灰質,其實可以激發母性,幫助新手媽媽照顧孩子。

啄木鳥為何不會腦震盪?

踢波要頂頭槌乃是常識,但常識可以很危險。研究發現,頂頭槌會造成腦部阻斷,輕則短暫削弱記性,重則可致腦退化症,例如前英格蘭國腳阿士圖(Jeff Astle)在 2002 年死於腦部退化受損,驗屍官判定或因頂頭槌過多所致。不過,啄木鳥每日對木自撼,腦部負荷理應極大,但又未聞患過職業病。啄木鳥防腦震盪的秘訣是甚麼呢?

人造大腦,真正的 Mini me

其實總想揭開高官們的頭蓋,看看他們的腦是不是有事,不過弄污雙手似乎不好,終於科學上有好消息了!位於英國劍橋的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分子生物學研究所,耗資 2.12 億英鎊建成,內裡跨時代的研究項目,全部也足以成為荷里活的電影題材。其中之一,是 Madeleine Lancaster 團隊正在進行的項目,其荒誕程度,與其說是科學,不如說是巫術更貼切:他們正轉變人類的皮膚成為迷你版人造大腦,正在培育的大腦,有 300 多個。

智力愈高 放蚊時間愈長?

它總在你疲倦時乘虛而入,傳染性極高,跨越物種,勢不可擋,強行壓制也只會落得兩泡眼淚——說的是呵欠。關於人類乃至動物,為甚麼會打呵欠,科學家建立過不少假設,至今仍未能摸索出全盤理論解釋。不過其中一個呵欠專家 Andrew Gallup 最近就指出,打呵欠的時長與大腦尺寸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