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

|共52篇|

紅眼:Head Porter 的故事

一「潮」天子一朝臣,廿年過去了,有著日本潮流教父藤原浩光環加持的 Head Porter,宣佈明年結束品牌。還記得那個跟潮友討論 Head Porter 和 Porter Tokyo 有何微小(到價錢以外近乎看不到)差別的日子嗎?當然,應該還試過長篇大論跟那些不上道的朋友解釋 Porter International 其實只是翻版,對手可能覺得受到侮辱,鬧得不歡而散。我想,就算不叫集體回憶,都叫一個時代的印記了。或者,不少同代人所慨嘆的時代終結,並不是真的那麼懷念 Porter 的斜孭袋,而是那個我們會買 Porter 的時代。

Gloria Chung:逆轉老牌酒店的命運

千禧世代的顧客,他們討厭一式一樣的東西,就算是連鎖酒店,如果每一間都是倒模式出來,根本不能夠吸引新世代的客群。喜來登的策略是將品牌的設計,貫穿所有酒店但是同時,加入不同的本地元素。比如悉尼這一間,就在大堂設立了一個叫做 Gallery Wine Room 的酒室,展示澳洲的葡萄酒,另外亦都會舉辦農夫市集,帶來悉尼地區的手工食品與及葡萄酒,聽落雖然有點遲了十年,但是起碼連鎖酒店也開始跟隨時代的步伐了。

跨國品牌要如何討好中國顧客?

談及適應力,能應付經常改變消費習慣的中國顧客,經營得最出色的外國企業,例子必然要數到可口可樂公司。在中國市場的經營策略,跟它們在其他國家以可口可樂為主打,並依賴品牌知名度的舊手法有著明顯改變:「要不自行在中國摧毀你的品牌,要不別人來摧毀它。」

唐明:傲慢令人懶惰 —— 6,500 美元的鞋帶

惡搞圖最成功的諷刺,不是瘋狂的定價,而是這款腰帶的所謂「設計」:並無任何從鞋帶加工變身的手藝,無非是加長加粗,再印上品牌標誌,由於這種「國王新衣」的招數屢見不鮮,果然一下子引起大家共鳴,即使明知是惡搞,其實弦外之音很明顯:(他們)還有甚麼做不出來?

包大人:港版 Humans of New York

人情趣味故事始終是做新聞和公關最厲害的殺著。再重要的政策消息,也要有血有肉;再大的爭議,也要肥皂劇的元素,才炒得火熱。講人情趣味,自 2010 年由攝影師 Brandon Stanton 創立起家的 Humans of New York 必定是經典,這個網站訴説紐約的大小人物故事,靚相加漂亮動人文字,迅即爆紅。近兩年這風潮也慢慢吹到香港。

老品牌轉用 AI、AR 玩美妝,能改變形象?

根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道,Estée Lauder 集團的年輕化之路,起自於 2014 年底的「參訪日」。當天,所有人離開辦公室,一同去參觀蘋果等各項新形態體驗店與 Pop-Up Store,實地感受一個受年輕族群深愛的品牌,能夠傳遞出甚麼樣的穿透力與渲染力。幾個月後,一場顛覆性的逆向改革工程在 Estée Lauder 內部啟動。

牽動情緒的顏色力

Christian Louboutin 和 YSL 為何要為一對紅底高跟鞋打官司?因為顏色擁有令人聯想的能力,我們看到紅底高跟鞋,就會想到 Christian Louboutin;看到橙色,就會想起 Hermes;見到 Tiffany Blue,就會想起 Tiffany & Co.。每個高級品牌都想擁有讓人過目不忘的顏色商標。美國彩通色彩研究所(Pantone)的副總裁 Laurie Pressman 指出:「顏色不僅是產生情緒的設計元素,更是傳達信息的重要溝通工具。」各大企業將顏色應用於商品設計和市場營銷,改變我們的感覺、思想甚至消費模式。

紅眼:安逸從不是永恆

A Bathing Ape 和無綫電視 50 周年聯名推出紀念版 T 恤,一看覺得不對路,再看,又好像姣婆遇著脂粉客。TVB 個 B 以及 BAPE 件 Tee,倒是門當戶對,都幾對板。盛極一時的潮牌,都有淪落到成為 Camp Tee 的一日。過氣潮牌穿在獎門人和 Lisa 姐身上,除了極盡諷刺的意味,也頗應景。BAPE 老到變質,TVB 又何嘗不是自甘墮落的垂暮老耆?安逸猿,安逸原本也是 TVB 的宗旨,反正競爭對手幾乎不存在,坐擁收視保證,拍甚麼,甚麼人拍,都不是考慮因素,有就可以,而且穩陣就好。這跟老去的 BAPE 是同一種敗壞之風,反正是大台、大潮牌,躺著就可以有收視,錢也可以躺著賺,出甚麼都有 Bad Taste 的人捧場。無論如何泛濫、惡俗、粗糙,Bad Taste 的人都不會質疑事物會過時變壞,他們總是一廂情願地期望所有生活品味和習慣都不會變更。安逸是 TVB 的宗旨,而 TVB 又是香港的縮影。

陶傑:品牌的容量

中國消費者崇洋媚外不是甚麼新聞,西洋品牌來到中國價格可以翻十倍八倍,因為西洋企業通過品牌,壟斷了令中國人跪拜獻金的定價權。法國名牌在中國有人冒仿,但法國人做得到的故事,冒仿的人做不到。

喚起生活情懷,日本手寫日誌創百億日元市值傳奇

在智慧型手機當道的年代,當人人都在低頭滑手機,你還記得上一次打開日誌本,用筆一字一句寫下每天的心情記事是何時嗎?在日本,一家販售實體日誌與經營內容網站的公司「ほぼ日」的旗下產品——HOBONICHI 手帳創下了一個與潮流相反的記錄。一位久居日本的觀察者說,「ほぼ日」跟台灣的誠品書店一樣,販賣的是一種「情懷」。透過在網路上長久經營、有質感與厚度的內容,以及紙張、墨水所帶來具有溫度與觸感的日誌,喚起大眾對舊日時光的記憶。

只靠 10% 粉絲客,MUJI 成日本最大生活雜貨品牌

這家公司,堅持商品不放 Logo,捨棄九成消費者,只做粉絲經濟,經營方式完全違背一般 MBA 的教學原則,卻能成為日本最大的生活雜貨品牌。從成立第一天,無印良品就鎖定信仰「有理由的便宜」的小眾客戶經營。當大部分品牌都想盡辦法討好所有客戶時,無印良品的社長金井政明卻說:「十個人之中,只要有一個人喜歡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