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

|共20篇|

方俊傑:世盃 E、F 組 —— 遇上巴西德國 誰能晉級十六強?

巴西上屆在主場恥辱地被德國以 1:7 淘汰,其中一個原因是尼馬因傷缺陣,大家才發現巴西的攻力完全倚賴尼馬。更大原因是中堅泰亞高施華停賽,靠大衛雷斯原來難以支撐後防大局。出現一場大屠殺,管理層才有決心來一場大改革。看里約奧運,尼馬帶領巴西如何戰勝德國,為巴西足球隊奪得史上第一面奧運金牌,那種如釋重負的氣氛,大概感受到上屆世界盃對堂堂足球王國帶來幾大傷害。今屆,幸運地,尼馬傷得早。

全球在地化考驗:當 Netflix 遇上地方政治

影視串流平台 Netflix 正在全球擴張業務,上季收入按年升 40% 至 37 億美元,升幅創紀錄新高,而全球訂戶人數已增至 1.25 億,美國以外的訂戶更佔了大多數,但 Netflix 在全球擴張同時卻存在暗湧,其在各地投資製作的劇集接連捲入各地方政治漩渦,甚至遭到杯葛抵制。雖然有輿論批評 Netflix 欠缺政治敏感度,但有電影人反指不斷觸碰「政治地雷」,恰恰體現 Netflix 崇尚自由開放的政治立場。

5 個意想不到的水荒城市

60 年代的香港,制水乃家常便飯。如今「樓下閂水喉」已成絕響,但缺水問題正威脅全球,我們亦難獨善其身。2014 年一項研究估計,在 500 座世界最大城市之內,有四分之一正值「用水緊張」。其中 5 座面臨水荒之都,比想像中來得先進、發達或富裕,甚至是鄰近香港,與你我息息相關。

李明熙、Kimberlogic:霧中的救世主 伊瓜蘇的大水

在里約熱內盧一週,天氣一直晴雨不定,別說基督山上的救世主像,就連比它矮一截的 Sugarloaf 山展望台,都常在濃霧之中。但一場來到巴西,沒到過基督山,總好像缺少了甚麼。里約受海洋氣候影響,一天內的變化很大,我們觀察了幾天,研究過網上不同天氣預報網站,抽出較準確的一個,再判斷哪個時段最大機會看到救世主像,看到只有週日下午有些微機會。三十米高的救世主像在霧中初現,遊人馬上爭奪有利位置拍照,一個拿著照相機躺在地上,一個像救世主般張開兩臂。Art Deco 風格的雕像,過了近一個世紀仍不覺落伍。朝著救世主的眼光方向,可飽覽里約全景。

李明熙、Kimberlogic:惡名掩蓋的親切都市 遊走巴西歎街坊小食

未到巴西之前,只懂巴西燒烤,待應在餐廳內拿著一串串烤肉,看到想吃的便點頭,給你切下。但自問已經過了放題的年紀,幾塊到胃就消化不了。到了巴西之後,發現最美味的食物就在街角的小食店,有些叫 Bar,有些叫 Restaurant,分別只是店的大小。小食店遍佈里約熱內盧的每個街角,大部分門面都不大,只有幾張摺枱,吧枱是一個透明玻璃櫃,放滿麵包及熟食,櫃檯後是一個隱蔽式廚房,餐單覆蓋甚廣,早午晚下午茶餐,鮮果汁啤酒雞尾酒,連糖果蛋糕香煙亦有。

全球初夜年齡

根據杜蕾斯的全球性愛調查,巴西人平均 17.3 歲即嘗禁果,早熟程度冠絕 37 國;馬來西亞人則最晚熟,初夜年齡平均 23.7 歲。觀乎統計,名列前茅者一律是歐美、拉美地區,殿後十名幾乎都是亞洲國家。香港倒數第九,一般 20.8 歲失貞,晚於日本(20.4 歲),稍早於中國(21.2 歲)、台灣(21.9 歲)和韓國(22.1 歲)。

原人:巴西遇上啟暴龍 聖保羅街道的兩種心情

每次旅行,總遇上奇怪的事,這一切都可謂之驚喜。奧運,談論最多不外乎是獎牌,說巴西,不得不說治安。步行在巴西大城市,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都有奇妙的感覺,時刻提高警覺,卻有物外之趣。同一個聖保羅,便有數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貧民窟孵化的羽球夢

若論港人關注的奧運項目,羽毛球必佔一席,但在巴西這個主辦國,這項運動並不流行,本地人對其毫無認識,只懂叫它做「毽子」(peteca)。人到中年的 Sebastião Dias de Oliveira 卻雄心萬丈,出錢出力辦學教球,在罪惡溫床的貧民窟,以熱情如火的森巴舞,培育出首名奧運代表,亦為孩子們打造一條犯罪以外的出路。

會犯法的奧運 Hashtag

奧運期間,藥不可亂吃,hashtag 也不可亂用?假若你是公司宣傳人員,專門管理社交媒體帳號,接下來的兩個月真要小心為上。因為美國奧委會已經申請,將 #Rio2016 這個 hashtag 列入其註冊商標,以防非官方贊助商使用此 tag,在社交平台參與奧運的討論。主辦單位聲稱以客為專,確保投放巨額贊助費的企業,在曝光上獨佔鰲頭,但不少人批評此舉霸道,在網絡也想隻手遮天,對非贊助商趕盡殺絕,等同商場霸凌。

奧運揭幕 獎牌榜贏家已出爐!

里約奧運開鑼在即,當地的治安、交通、衛生仍差強人意,賽事能否順利舉行,還是一個謎。有些人卻率先預測,今屆各國的獎牌數目,但他們不是體壇名宿或阿叻克勤,而是美國一間長春藤名校的研究員,聲稱單靠經濟理論,即使對比賽項目或選手一無所知,也能猜出九成。箇中有何玄機?

Google 地圖都無法顯示的地方

Google Maps 幾乎是所有智能手機用家的常備工具,大家靠它在陌生地指點迷途,出門旅遊尋訪新大陸,甚或做 Pokémon 訓練員收伏小精靈。如 Google 自己所說,Google 的地圖就是數十億的地圖。但其實 Google 地圖顯示的並非地球全相,數十億人以外也有被遺漏的人,以下看看 3 個 Google Maps 力所不能及之地:

未來博物館起好,運動場館下年才完工?

巴西奧運場館能否趕及,還是運動選手全到,但更衣室也未起好,正在熱議當中。不過,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由 Santiago Calatrava 設計,外型成球建築界話題的「未來博物館((Museu do Amanhã)」,開幕半年,科幻有型,如果已經立定心腸,買了機票到巴西看奧運及忘情森巴舞,也看順道參觀。

4 項改革救巴西

巴西政經社會千瘡百孔:總統羅塞夫被彈劾;寨卡病毒肆虐;經濟衰退 80 年來最差、失業率 10%、通貨膨脹 10%;公債成山、財赤高企;奧運場館超支延工,隨時收檔……金磚大國會否就此淪為失敗國家?「巴西公共領袖中心」組織主席 Luiz Felipe d’Avila 認為,端看政府是否有心改革,特別是經濟改革。

巴西奧運:隨時亞視式 Sharp Cut

5 月 3 日,奧運聖火將會抵達巴西首都,展開全國傳遞活動,但在同一天,作為主辦國的元首,羅塞夫卻可能要面臨參議院的彈劾,認真丟架又諷刺。不過,比起保住總統寶座,能否順利舉辦奧運,似乎難度更高。此話何解?皆因巴西政府「人又無錢又無」。

寨卡恐慌 拉美各國:唔好生仔住

巴西衛生部一句「寨卡病毒或與畸胎有關」,令全球聞之色變,部長Marcelo Castro周二對寨卡(Zika)病毒正式宣戰,將派遣22萬名武裝部隊成員,逐家逐戶協助滅蚊,並會向40萬名孕婦發放怕蚊水,不過這位領軍人物似乎信心不足,直言在對抗病媒埃及伊蚊(Aedes aegypti)上,該國「已是慘敗」,暗示如今只是力挽狂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