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xit

|共56篇|

脫歐輸家:除了英國,還有鹿特丹?

脫歐談判再生「口角」。歐盟領袖批評文翠珊的藍圖「並不可行」,文翠珊反指歐盟有欠尊重,亦未能提出替代方案,以盡量減少干擾貿易及避免愛爾蘭邊界重設檢查。但在荷蘭的鹿特丹,人人都已為英國打定「輸數」,將會脫離單一市場及關稅聯盟。他們早有覺悟,只因當地作為全歐最大的港口,將會是脫歐後率先受到打擊的歐盟之地。

脫歐之後,無生果吃?

兩位英國前內閣成員,因脫歐立場與首相不同而辭職,引起官場震盪。加上脫歐談判仍未取得進展,不僅為政者對前景未有清晰路向,英國人民對未來似乎亦顯憂心。其中,英國農夫們便擔心,脫歐之後,偌大的果園將無人打理。因為英國農業相當依靠其他成員國的「自由流動」勞力,到英國為他們工作。假如脫歐之後,允許人口自由流動的政策結束,明年春季,誰來採摘農作物便成為一大難題。

Anti-Brexit?去酒吧喝一杯「脫歐方案」吧!

英國脫歐早成定局,但似乎仍有人未能完全接受脫歐事實。不僅部分自認為「歐洲人」的英國國民,歐陸大地上,亦有人抗拒英國脫歐。但反對還反對,生活還是照樣要過。酒吧餐館、酒廠老闆們,就想出以反對脫歐為主題,設計英式酒吧及釀酒,讓反對英國脫歐的客人一邊開懷暢飲,一邊享受英式風情。既照顧民間訴求,又能拓展商機。

陶傑:跳樓的媳婦想回家了

12 月 5 日,300 名英國的政客、商界人物將會在一家豪華酒店舉辦一場「退出退歐晚宴」。製造此一奇怪名稱,可以想像英國精英準備扭轉乾坤,認為退歐的大局可以改變。他們仍然不承認去年 6 月的公投結果,覺得 52% 對 48%,區區 4 點,飲恨的差距太小,不足以成為一個公投的合理裁決。

歐洲的不滿之秋

本來像英國脫歐之寸步難行,以及天文「分手費」,應該對於其他成員國有阻嚇作用,但是並沒有見效,民眾對於歐盟有關移民、國家主權、邊境控制,政府救市等政策都非常不滿,尤其是掌管歐盟的精英之傲慢和離地,更是眾矢之的。英國曾在 70 年代末經歷過經濟蕭條、處處罷工的「不滿之冬」,今年歐洲則迎來了小國叛離的「不滿之秋」。

陶傑:直布羅陀與香港

英國正式通知退歐,歐盟忽橫生枝節,暗中支持西班牙,要英國留下直布羅陀才可以離開。直布羅陀在地中海口,是一個面積如尖沙咀到界限街的半島。島上有一幅巨大的懸崖,英國人戲稱直布羅陀為 The Rock。1704 年由皇家海軍據有,從此成為英國海外屬土。島民三萬,大部分為西班牙裔,曾於 1967 年和 2002 年舉行公投,決定是否「回歸」連接北面大陸的西班牙。但兩次公投,98% 民意都「人心拒絕回歸」,決定繼續為英國屬土公民。

如果邱吉爾活在今天,他會支持脫歐還是留下?

如果邱吉爾活在今天,他會支持脫歐還是留下?最近比利時首相 Guy Verhofstadt 聲稱,邱吉爾肯定會投留歐一票,理由是 1947 年 5 月邱吉爾在艾伯特音樂廳發言時曾說:英國將在一個統一的歐洲,以家庭成員的身份,扮演關鍵角色。邱吉爾是公認的偉人,但不要忘了他也是政客,也就是說,他說的話可不可以照單全收?

脫歐 2,200 億損失可以做乜?

脫歐公投以來爭議不斷,由公投是否適切、法律約束效力到整體經濟損失,似乎全是負面消息。財相夏文達近日公佈秋季中期預算,暫別財政盈餘,預算責任局估計 5 年內公債將急增 2,200 億英鎊,總數升至 19,450 億。有分析指,政府額外舉債可視為脫歐的成本,其中有 780 億歸因於後公投時期經濟衰退,160 億出於政府開支及稅務,其餘則是英國央行針對脫歐所出台金融措施的成本。2,200 億英鎊是甚麼概念?不用在脫歐的話,可以做甚麼?

脫歐的輻射後遺

核聚變是太陽產生能量的原理,核聚變比現時核裂變反應堆產生更少核廢料,也無碳排放,數世紀以來,科學一直致力研究以核聚變產生所需能量。位於英國牛津郡的 Culham 核聚變研究所 (Centre for Fusion Energy)是由歐洲資助的研究中心。不過脫歐卻令這座研究所的前途撲朔迷離。

史上 4 場大熱倒灶選舉

杜林普勝選,震驚寰宇 70 億人,繼脫歐公投、德國大選右翼崛起及哥倫比亞公投否決和平協議後,又一「黑天鵝」現象,主流傳媒的民調與現實結果相去極遠,希拉莉的慘敗足以寫入大熱倒灶事件之列。歷史上預測落空的選舉不在少數,但論反差之大,要數以下幾場:

反民主的理據

世界有民主以來,就有反民主。柏拉圖憂慮雅典民主制會造就平庸社會,人民依據個人喜好而活,判斷不依據理性、正義和真理,結果就是蘇格拉底之死;美國是世上第一個實驗現代代議民主制的國家,但其實美國憲法並不十分民主,反而有意處處牽制人民權力。正如邱吉爾講,民主並不完美甚至極差,但究竟還有沒有更好的體制?有學者就嘗試提出折衷方案。

戴卓爾主義的終結?

1980 年代,戴卓爾與列根聯手開創新自由主義時代:交易自由高於其他自由;個體和市場之間,不存在所謂社會。國家原子化之下,福利削減、工會式微,人人在自由市場內浮沉,有私利無公益。戴卓爾主義行之三十年後,英國又出現了一位鐵娘子,但此娘不同彼娘,兩人甚至是對立面--起碼金融時報主筆 Martin Wolf 如此認為。

如果有一張火車票,你會……咪住,去邊先?

香港政府跟香港年輕人已經無計傾,全送子女到外國讀書的達官貴人,再歌頌獅子山精神及努力就可買樓,只會換來年輕人的一隻手指,當然也是活該。與其搞甚麼太空人分享、奧運隊員唱歌跳舞,不如看看歐盟的新計:18歲即享一個月免費跨國火車證,意念超好!至於香港政府也可照抄,不過咪住先,張火車票去邊的?

公投,未如民願?

環顧全球,近日多個國家舉行或正籌備舉足輕重的公投決議,如日前匈牙利公投是否接受歐盟難民配額,雖有 98% 的選民反對配額,但因投票率未過半而無效;哥倫比亞和平協議公投遭否決,4 年談判成果功敗垂成;意大利則將於今年 12 月 4 日舉行憲法改革公投,除了關乎本國政局,形勢若有不對,則有可能深化歐洲經濟危機。公民投票被視為直接民主的體現,在制度上或能解決爭議,但公投並非萬能,尤其是在反映選民意願方面。

哥倫比亞人為何「拒絕和平」?

哥倫比亞政府與毛派叛軍「革命武裝力量」(FARC)不久前達成歷史性和平協議, 4 年談判成果卻以些微差距於公投被否決。贊成派指責反對派自私、黷武,反對派則宣稱正義伸張,「尊嚴不屈」。反對派有甚麼訴求?兩派勢力有無商量空間?哥國和平進程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