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管理

|共41篇|

3 個簡單方法,營造友愛工作間

研究表明,最投入及最多產的員工都是那些能把自己的工作及生活都掌握在手中的人。 網站 The Mission List 及 Women Online 的創辦人 Morra Aarons-Mele 認為,一間公司要照顧不同類型員工,應讓員工 —— 尤其是內向型的 —— 更自主地選擇何時及以怎樣的形式工作。例如,每周有一工作天在家工作、晚點上班還是早點離開,或者修改過度重視會議的文化,以創造更多可用來工作的時間。管理層亦應尊重團隊成員在通訊軟件上成「隱形人」,不應為他們的參與度設限,以建「同中有異」的工作環境。若公司管理層若銳意打造內向與外向員工齊讚好的友愛工作環境,可以採取幾個簡單的步驟。

兵敗如山倒,「日本製造」亦末路

「日本製造」(Made in Japan)曾是質素保證的一大象徵,但隨著日本第三大鋼鐵企業神戶製鋼(Kobe Steel)社長川崎博也向全國公開低頭認錯,光環可能就這樣跌下來。神戶製鋼正式承認,公司在過去一直偽造數據,甚至在高層不聞不問默許之下,蒙混了超過 10 年時間。醜聞震驚日本各大產業,過去引以為傲的高規格、高品質,一時之間變得不堪一擊,汽車、鐵路以至電子產品在國際間聲譽近乎一鋪清袋。連串造假事件,讓「日本製造」的弱點原形畢露。就像一把兩刃劍,崇優尚智的昨日,成為了自己今日最大的敵人。戀棧於昔日光輝的管理層為保名聲,承受著巨大壓力的前線員工唯有隱瞞真相,默不作聲。結果,這些顯赫的日本企業,還是輸給了自己的精英主義。與歷史上所有上流貴族的墮落,殊途同歸。

幫 28 萬員工建托兒所,這家日本企業成世界五百強

矢崎總業,主力產品是汽車專用的連接線,年度營業額將近 2 兆日元,海內外超過 28 萬名員工,與美國德爾福公司互搶世界第一的寶座。員工福利與公司競爭力一樣強勁,源自矢崎總業創辦人矢崎貞美 70 年來的堅持 —— 把員工當成自家人一樣照顧。公司托兒所學費低廉,每月只要 7,350 日元。員工如果不想通勤,可以住在宿舍,租金僅薪金的 5%,遠低於周圍房價;停車場不用錢,餐廳裡 3 餐費用只要 525 日元,所有的福利都好到不可思議。這樣的家族主義,不但確保其公司戰力,更成了國際化的競爭力。如此好的福利待遇,應該花費不少成本,真的有辦法全變成業績嗎?矢崎裕彥說:「不能想要有所回報才去做,一定要真心付出,對方才能感受到你的用心。」

樂高大裁員,積木王國神話破滅?

全球擁躉數以億計的樂高(Lego)近日公佈業績,錄得 13 年以來首次業績倒退,並隨即宣佈大幅裁員。積木王國從高處墮下,主要有三大原因:公司規模過度擴張、智能裝置的興起,以及電影熱潮失效。宏觀來說,樂高的危機也是整個傳統玩具業的困境。裁員以外,人事更替亦在所難免。高層連番異動,或顯示樂高對眼前困境也一籌莫展,不禁讓人質疑品牌能否再一次谷底翻身。積木王國狠狠跌了一跤,會否就此粉碎?

Chester Ho:裁員首選 IT 部,為何是危險的做法?

在商業社會中,一家企業業績欠佳,管理層會怎樣做?

雖然各行各業對 IT 人的需求愈來愈大,但不知從哪時開始,IT 部門成為了裁員的首選。很多管理層在精簡架構的時候,單從宏觀角度來決定削減成本的幅度,而不理解到底削減了哪些職位,這個做法可以是相當危險。如果一家企業有很多尸位素餐的冗員,裁走多餘的員工是無可厚非的做法。不幸地,在很多企業管理者眼中,不少 IT 員工正是生產力低的冗員,尤其是負責伺服器、網絡、後台等基礎設備的專業人士。年報上冷冰冰的數字,確實反映著成本運用效率,但這些會計用的標準是否能夠準確地反映工作的品質?單純削減員工開支能否長遠地為公司帶來穩定的收入,並讓投資者長遠地投下信任的一票?

不留情面的計算,Netflix 稱霸的企業文化

總會員人數突破 1 億人,2017 年前 3 個月營收達 26.4 億美元,比前年同期成長 34%,股價創下上市以來新高的 188 美元 —— 這是全球串流影音霸主 Netflix 今年的驚人成績。相較 Mark Zuckerberg 動輒大開狂歡派對慶祝,Netflix 共同創辦人暨行政總裁 Reed Hastings 顯得相當無趣:獨自坐在連鎖餐廳 Denny’s 裡吃牛排。多年前 Netflix 會員破百萬的時候,他也是這樣做 —— 冷靜、理性、凡事依靠數據與計算,不多花一分錢在沒必要的事情上,這就是 Netflix 獨特到極致的企業文化。

Apple 和 Google:未來兩種企業經營模式

要了解今日的資本主義模式,最好參考當下最成功的公司。Apple 和 Google 近年相繼成為市值最大的企業,勢力遍及全球,但成功之下亦不無暗湧。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 Mihir Desai 指出,兩間公司經營手法各異,一個投資者主導,一個管理層主事,比較兩者對不同問題的取態,可以昭示既有制度的難題,甚或預測未來的資本主義模式。

Uber 醜聞不絕,源自 CEO 鼓吹的毒文化?

開創共享經濟的始祖 Uber,竟搶先 Google、Tesla,推出「無人駕駛」?六月初,Uber 行政總裁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以哀悼剛離世的母親為由,在員工大會上宣布將請假離開公司,且「歸期未定」,21 日宣佈辭職,讓這家估值 680 億美元的超級新創公司陷入「無人駕駛」的狀態。

鄭立:所謂企業式運作就是面對現實

我有一個認識很久,也比我創業久的朋友。在我剛剛創業時,我領悟了一些東西,便問他:其實我以前做一些活動或組織的東西,雖然沒有錢財經手,但原來跟創業很相似。這也能算是創業嗎?我的朋友說,是。創業並不單純是指開公司,你去成立一個團隊,搞一個活動,或者是建立一個國家,也是創業。

管理學新論:企業壽命剩下一年,想保命就要重新定義戰場

一個競爭優勢能維持多久?著名管理學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的答案是 20 年。但一位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教授麥葛蕾絲(Rita McGrath)卻直接挑戰波特,她認為,在這個瞬息外變、黑天鵝滿天飛的時代,企業優勢最多只能維持一年。這個看似大膽的主張,意外獲得了全美企業界的認可,麥可蕾絲獲選為十大商學思想家,與波特、克里斯汀生等成名已久的哈佛主流派系並列。

為何華為員工人均薪酬逾 60 萬?

華為以高度研發為主,每個員工都把自己當成老闆一樣在拼命,因為他們的收入不只底薪,還有公司的配股。也就是說,公司愈賺錢,其分紅愈高。「我們不像一般領薪水的打工仔,公司營運好不好,到了年底會非常感同身受」,華為無線網絡產品線營運總裁邱恆說:「你努力的程度直接反映在薪金上。」

華為營收再創新高的秘訣:怕死!

根據中國通訊企業華為剛發表 2016 年度財報顯示,其營收達 5,216 億人民幣(約 5882.7 億港幣)。你能想像這是怎樣的數字?在中國,這相當於兩個聯想、三個騰訊、五個阿里巴巴。在全球五百強中,這超越了 IBM、Ericsson 等百年企業,排名第 75。在產業連年衰退、傳統巨頭如 Motorola、Nokia Siemens 等相繼隕落的狀況下,華為逆勢突圍,連續十年正成長,成為全球通訊第一霸主。

寓工作於休息:除了 Fika,瑞典人更要「性休」?

在 2016 年的全球快樂指數中,瑞典排第 10,大幅拋離第 75 位的香港。為甚麼瑞典人會快樂?這與他們寓工作於休息的模式有關:幾乎每間公司都有所謂「Fika」時間,讓員工在品味咖啡,慢下來小休片刻。有見 Fika 的成功,瑞典政客更進一步,提出「性休」。Fika 對於瑞典的成功有何貢獻?「性休」又是怎麼一回事?

沒人話事的公司,真的可行嗎?

一間公司,連個話事人都沒有,成何體統?瑞典軟件顧問公司 Crisp 全體 40 名員工倒認為,這也沒甚麼不可。於是,從 3 年前起,該公司廢除 CEO 此職,一切大小決定,皆由仝人開會落實。自己作主,自己負責,這對公司是好是壞?

辦公桌上的私照,讓你分心還是更上心?

很多白領嫌悶嫌刻板,辦公桌上放著文件文具咖啡杯,還有合照盆栽小擺設。此類私人物品,有些老闆上司視為大敵,怕令下屬分心拖延,於是三申五令,禁絕「閒雜物等」出現檯頭。不過,專家指出「桌上整潔 = 心無雜念」的觀念已經落伍,一張個人化的辦公桌,才是推動效率、增加士氣的秘訣所在。

鄭立:如何令你的專制變得開明?

投票這個制度,並不是為了產生最正確最有效率決策而存在的;投票制度,是為了保證那最接近大家的共識而存在的。在管理一個封閉系統,例如社會與國家時,因為成員不可以隨時加入與離開,而所有決策都是公共的,投票會是重要的。在社會中,政府不應做出太違反共識的事情,否則不滿的成員增加,但他們無法離開,這樣很容易導致內部崩潰。可是企業不是社會,企業正是社會的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