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舉

|共24篇|

陶傑:願天佑香港

林鄭月娥以 777 票當「選」,由於其過程是內服大量「西環抗生素」而成,而不是憑真正的民主實力洗禮誕生,過度使用抗生素的結果,是繞過兒童成長時自然發育的免疫系統,接受人工抗生素加固防守,以為退燒止痛於一時,實際上不只是揠苗助長,而是如港大傳染病學家袁國勇所說:反而減低自身的抗疫能力,令將來入侵的「細菌」(如果親中愛國派認定香港人尤其年輕一代的訴求就是「細菌」的話)增加了抗藥性,結果將會是百病叢生,小病化大,體質空前虛弱,前景堪慮。

英雄:五年後,開始懷念梁振英同志?

特首選舉行將落幕,選舉結果尚有幾天就會揭盅。票源歸邊,胡官牌面已無勝算機會,最大懸念是林鄭能否一如政界所言篤定高票當選,還是鬍鬚能突破困境後上封王?暫時而言,要為數不少的選委集體轉投鬍鬚有一定難度,林鄭贏面仍高,有可能成為回歸二十年來民望最低的當選人,而鬍鬚則是民望最高的落選人。沙盤推演一下,假如林鄭勝選,香港的未來五年會有何變化?五年後,香港會否開始懷念梁振英同志?

【成語陶話廊】第一季第四集:東施效顰

以下只是一連串「巧合」事件,香港是不會有東施的。
1. 曾俊華去年以財政司司長前寫最後一篇網誌為〈與你同行〉,結果……
2. 曾太的打氣片出現後,第二天出現林生的情書……
3. 林鄭的青年政策,與一青年政策比賽的參賽組別建議相同。
4. 林鄭被指抄襲曾的「累進式利得稅」政綱,薯片叔指「抄不抄不緊要,如果是好東西,大家去做好事來的」。
5. 胡國興曾批評林鄭的房屋政策是抄襲他的政綱,林鄭稱這是「英雄所見略同」。

英雄:特首選舉的短袖子與私生子

魯迅在「小雜感」一文中曾經寫道,「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這段文字鞭辟入裡,將中國人的特性描繪得入木三分。為甚麼要提魯迅這段舊文?全因百年過去,這段說話依然深烙於中國人的 DNA 之中。

英雄:「西環治港」別太難看

近幾年,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本土勢力興起,部分源於政治路線的「一左二窄」、當權者以政治鬥爭手法鞏固權力,亦與中聯辦以有形之手干涉香港政治脫不了關係。兩會期間,即使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指「中聯辦為林鄭拉票」屬謠言;又或林鄭月娥早前強調沒有要求中聯辦為她拉票。可是,近年政治人物與西環愈走愈近,如五年前梁振英當選翌日前往中聯辦「轉達訴求」、葡萄儀去年當選立法會議員翌日「應邀商討問題」等等,中聯辦身影揮之不去,香港人看在眼裡,對張主任的澄清只得莞爾苦笑。

對話

“The trouble with her is that she lacks the power of conversation but not the power of speech.”- George Bernard Shaw, Irish author

英雄:林鄭政綱架空公務員,避「三座大山」

政綱建議「招聘有志於政策及項目研究、來自不同專業的青年人,以非公務員合約形式加入政府工作」,這不單是過往「行政吸納政治」的變奏,亦是報功酬庸的方法。假如林鄭當選,延續 CY 執政遺風,這些招聘回來的青年人只有兩類,一是商家財團安插的富二代、紅二代;一是根正苗紅的愛國打手,對真正吸納青年人聲音毫無幫助,黃絲、本土繼續要多幾多有幾多。借助這類掌權而又毋須問責的政治人員,能無視現有體制的束縛,慢慢架空公務員體制的政治角色,成為特區政府架構外的寄生組織。有規有矩?Who cares?

蘇二:一首歌審政治忠誠

在一次訪問中,薯片曾說自己的至愛金曲是 The Sound of Silence, Disturbed 的版本 。Paul Simon 這慢熱作品在 1964 年首播,22 個月後才登上 BillBoard No.1。至 2013 年,被美國國會圖書館列為文化、歷史和美學經典,永久收藏。與愛唱紅歌的梁振英,及忽然愛皇朝文化的奶媽相比,薯片個人愛聽甚麼歌,也可被西環羅織成身藏外國勢力份子的重罪,一首歌或可毀掉薯片 30 年服務香港的功績。

「故宮」頭炮,反映林鄭真個性

從市場學而言,選擇「故宮博物館」作頭炮,其實十分不智,及迷信點講:「不吉利」。「故宮」兩字帝皇獨裁意味太濃:一個皇帝,加上一大班宮女太監足不出城,與世隔絕,自以為天下我有,自己皇位自己傳,禁宮之內,陰風陣陣,冤獄壓迫,殘暴變態,而且當時世界巨變已生,全球經濟及科技神速進步,全球化加劇,明清皇帝等同守舊固執,脫節自大,尤其在大家心目中,清慈禧不是甚麼好東西,當日本成功轉營,中國還是給紫禁城之內的一班人拖著後腳,無法前行。

蘇二:乾隆的敗家 腸粉的倔強

林鄭以「西九」文化工作、重建香港中史觀的大行動為名,據說背後要求三大地產商「贊助」修復故宫,此等在京的串門行動, 是典型北京官場指定動作——在這換屆季度,在北京活動,擾「習」清座的何止她一人?但這又要「皇袍加身」,又要求多多的野蠻花旦(Prima Donna) 卻真是少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