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

|共16篇|

看似必勝

“Any coward can fight a battle when he’s sure of winning; but give me the man who has pluck to fight when he’s sure of losing. That’s my way, sir; and there are many victories worse than a defeat.”

-George Eliot, British writer

蘇二:一首歌審政治忠誠

在一次訪問中,薯片曾說自己的至愛金曲是 The Sound of Silence, Disturbed 的版本 。Paul Simon 這慢熱作品在 1964 年首播,22 個月後才登上 BillBoard No.1。至 2013 年,被美國國會圖書館列為文化、歷史和美學經典,永久收藏。與愛唱紅歌的梁振英,及忽然愛皇朝文化的奶媽相比,薯片個人愛聽甚麼歌,也可被西環羅織成身藏外國勢力份子的重罪,一首歌或可毀掉薯片 30 年服務香港的功績。

權力中毒:政治人物的「狂妄症候群」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這句名言所指的,是對人類的普遍觀察:得到權力時就會變得傲慢,自我中心,為所欲為,但原來此說真有醫學支持?前英國外交大臣兼精神醫生 David Owen ,以其專業知識及從政多年的經驗寫成「疾病與權力」一書。他在書中提出,權力對精神有害,甚或使位居要津的政治元首患上所謂「狂妄症候群」(Hurbis Syndrome),脫離現實,自感超然;要解「權毒」,唯靠民主。

「故宮」頭炮,反映林鄭真個性

從市場學而言,選擇「故宮博物館」作頭炮,其實十分不智,及迷信點講:「不吉利」。「故宮」兩字帝皇獨裁意味太濃:一個皇帝,加上一大班宮女太監足不出城,與世隔絕,自以為天下我有,自己皇位自己傳,禁宮之內,陰風陣陣,冤獄壓迫,殘暴變態,而且當時世界巨變已生,全球經濟及科技神速進步,全球化加劇,明清皇帝等同守舊固執,脫節自大,尤其在大家心目中,清慈禧不是甚麼好東西,當日本成功轉營,中國還是給紫禁城之內的一班人拖著後腳,無法前行。

蘇二:乾隆的敗家 腸粉的倔強

林鄭以「西九」文化工作、重建香港中史觀的大行動為名,據說背後要求三大地產商「贊助」修復故宫,此等在京的串門行動, 是典型北京官場指定動作——在這換屆季度,在北京活動,擾「習」清座的何止她一人?但這又要「皇袍加身」,又要求多多的野蠻花旦(Prima Donna) 卻真是少見!

蘇二:林鄭半遮臉 有淚無謀

如習近平感嘆,今天官場充斥著高位低能的人才,沒有成就的人不可能是真天才。要知道在網絡透明,網絡敲打的年代,在高位工作的人,比 90% 的人更加努力是從政者最低基本功,用會計的語言——累積經年的「付出」,沒多太大的「可回收」應計價值。在民情洶湧的新常態,長期的政策要用「逐日盯市」的角度和方法和市民推銷交流凝聚共識,而不是發瘋式派錢買短期成效 KPI。林鄭過去在政府的崗位、掌管的部門,所交的成績,正是「梁狼」口中「前朝政府」的遺留問題,她又有甚麼值得驕傲自滿的因由?

蘇二:特首選戰——盼望黃雀

西環話事人張曉明一字值千金,「度德而處」四字拍得 1880 萬;以今天的金價計算,相等於 62 公斤黃金,出資競投成功的全國政協高敬德,旗下公司承包中聯辦及駐港解放軍的物業管理服務,相信他無需「量力而行」。張主任笑說自己選擇了「左傳」中的「度德而處之」,但其主旨實是接連的下句「量力而行之」,要送給某有意選特首的人,作為一種提示:別妄想參選特首。

蘇二:特總與梁特

當特朗普(即杜林普,Donald Trump)取下賓夕凡尼亞州時,幾可肯定其勝算,擊敗原想爭取做美國第一位女總統的希拉莉,不禁要說句:特總,勝在有賓州;有一半美國人感到非常沮喪,而在 12,700 公里外的香港,大部分人也高呼「世界瘋了」,而我敢肯定當中 9 成人無認真看過一次選舉辯論,只隨波逐流地說句:「癲佬都可做總統?」大家想想,2012 年 3 月 25 日,是否已見證過今天的瘋狂?

蘇二:全力封殺曾俊華

梁特首在公佈控制樓市新辣招的記者會上,公然剝奪鬍鬚發言權,如非鬍鬚成功突襲,搶咪發言,他即變成垃圾桶劉江華,在記者會上全場「齋坐」。莫名其妙的是,鬍鬚原非擅於辭令之士,即使讓他發言,理應不會對梁特構成重大威脅,但在狗急跳牆的心理主導下,梁特機關算盡,架空鬍鬚,無非就是要證明他未能做到「心無二用」—— 為選特首,忘卻本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