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

|共30篇|

鄭立:金雞 —— 我們需要的政客只是演員,找演員當特首就是正解

我們可能不願意承認,但市民支持政客的標準到底是甚麼呢?因為他的政見,因為他的能力,因為他對香港未來的方向和取態嗎?還是,我們是看他的形象是否正面,是否長得好看,以及我們對他是否有親切感?撫心自問,現實的香港,標準本來就是後者而不是前者。「金雞」只是溫柔地把這個事實寫出來而已。

陶傑:由紅樓夢卜論女特首

林鄭做女特首還沒就職,先哀歎組班困難。特區二十年來劣幣驅逐良幣,精英人才逐漸在中國人政治的怪圈中消耗殆盡。所謂港英時代,榮任行政局或出任司級官員,形象高貴,今日則個個視之為熱廚房或活地獄。紅樓夢裡的女特首王熙鳳當然也明白在賈府中生存,不論個人多長袖善舞,不能沒有班底。

陶傑:埋地雷還是送賀禮?

1997 年,香港親中愛國迎接老董上台,眼中施政諸多不順,即聲稱「英國人撤走時埋地雷」,意思就是董建華天生有中華民族的英明智慧,港人治港,當家作主,不可能出事,若出現問題,是以彭定康為首的英國人埋地雷靠害,例如高地價和不肯與董建華合作的公務員隊伍。

陶傑:願天佑香港

林鄭月娥以 777 票當「選」,由於其過程是內服大量「西環抗生素」而成,而不是憑真正的民主實力洗禮誕生,過度使用抗生素的結果,是繞過兒童成長時自然發育的免疫系統,接受人工抗生素加固防守,以為退燒止痛於一時,實際上不只是揠苗助長,而是如港大傳染病學家袁國勇所說:反而減低自身的抗疫能力,令將來入侵的「細菌」(如果親中愛國派認定香港人尤其年輕一代的訴求就是「細菌」的話)增加了抗藥性,結果將會是百病叢生,小病化大,體質空前虛弱,前景堪慮。

專制的權力

“Arbitrary power is like most other things which are very hard, very liable to be broken.”

– Abigail Adams, second First Lady of the United States

英雄:林鄭政綱架空公務員,避「三座大山」

政綱建議「招聘有志於政策及項目研究、來自不同專業的青年人,以非公務員合約形式加入政府工作」,這不單是過往「行政吸納政治」的變奏,亦是報功酬庸的方法。假如林鄭當選,延續 CY 執政遺風,這些招聘回來的青年人只有兩類,一是商家財團安插的富二代、紅二代;一是根正苗紅的愛國打手,對真正吸納青年人聲音毫無幫助,黃絲、本土繼續要多幾多有幾多。借助這類掌權而又毋須問責的政治人員,能無視現有體制的束縛,慢慢架空公務員體制的政治角色,成為特區政府架構外的寄生組織。有規有矩?Who cares?

看似必勝

“Any coward can fight a battle when he’s sure of winning; but give me the man who has pluck to fight when he’s sure of losing. That’s my way, sir; and there are many victories worse than a defeat.”

-George Eliot, British writer

蘇二:一首歌審政治忠誠

在一次訪問中,薯片曾說自己的至愛金曲是 The Sound of Silence, Disturbed 的版本 。Paul Simon 這慢熱作品在 1964 年首播,22 個月後才登上 BillBoard No.1。至 2013 年,被美國國會圖書館列為文化、歷史和美學經典,永久收藏。與愛唱紅歌的梁振英,及忽然愛皇朝文化的奶媽相比,薯片個人愛聽甚麼歌,也可被西環羅織成身藏外國勢力份子的重罪,一首歌或可毀掉薯片 30 年服務香港的功績。

權力中毒:政治人物的「狂妄症候群」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這句名言所指的,是對人類的普遍觀察:得到權力時就會變得傲慢,自我中心,為所欲為,但原來此說真有醫學支持?前英國外交大臣兼精神醫生 David Owen ,以其專業知識及從政多年的經驗寫成「疾病與權力」一書。他在書中提出,權力對精神有害,甚或使位居要津的政治元首患上所謂「狂妄症候群」(Hurbis Syndrome),脫離現實,自感超然;要解「權毒」,唯靠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