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

|共53篇|

香港,曾是西方兒童眼中的夢幻之都?

在半個世紀前,不少西方戰後兒童都對香港充滿天馬行空的想像,一切全因為捷克裔畫家 Miroslav Šašek。他曾經旅居世界各地多年,憑藉細膩文化觀察畫出 18 冊兒童繪本,暢銷英美等西方國家。其中,This is Hong Kong 描繪 1960 年代初的香港風貌,是他創作生涯得意之作。在電視還未普及、海外旅行仍然奢侈的年代,這些繪本為兒童打開一扇又一扇窗,令他們對世界有過無限憧憬。

Chester Ho:「西部世界」並不遙遠,新手爸媽準備好未?

如果說人工智能取代人類的工作是一件令人擔憂的事,那麼如何教育下一代生活在人工智能年代,應該是關乎人類存亡的重要課題。就像電視劇「西部世界」描述的場景,當人類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工智能機械人,甚至分不清自己是人還是機械人,這種一直是科幻電影的世界觀突然一躍而至,人類應該如何準備?

被禁的人工智能玩具

假如你的子女有日透露,他新相識的朋友,原來是一個能夠互動對話的人工智能玩具,你該如何反應?這種事其實已經悄悄發生,一款名為「My Friend Cayla」的人工智能洋娃娃,與兒童「混熟」後會把雙方對話傳送到分析中心儲存,由於有非法監控兒童的爭議,去年被德國政府勒令銷毀。有專家卻認為,這類玩具可用於實現教育理想,如何做好監管工作乃當務之急。

行善之難:日本「兒童食堂」的經營困境

2012 年,東京都大田區一間蔬菜店開設首間「兒童食堂」,以廉價或免費的方式,為孩子們提供飯菜和聚集地方。「兒童食堂」自此在日本遍地開花,全國現有逾 2,000 間同類設施,幫助基層家庭及區內幼童。只是行善雖好,要持續卻很難。經費不足、食材來源及意外事故等,都是「兒童食堂」面臨的困境。

想培養孩子成未來領導人?讓他多跟同伴玩鬧!

在凡事都講求高科技的年代,EQ 之父丹尼爾‧高曼與當代管理學大師彼得‧聖吉(Peter Senge)提出,要培養孩子成為未來領導者,最好的場域,卻是在最傳統的「學校」。「讓孩子花時間去看著其他人,聽其他人說話,了解他人的感受。只是捧著書本或盯著螢幕,他們是永遠無法得到真正的學習的!」高曼說。

EQ 之父:要孩子控制情緒,注意力是關鍵!

「EQ 之父」當代領導學大師丹尼爾.高曼,近年來卻將重心從企業轉向學校教育。「我們正處於一個史無前例的生存環境,」高曼指出,這一代孩子在一個人類有史以來充滿最多讓人分心事物的環境中長大,注意力愈來愈弱。跟他一樣憂心的,還有寫出當代管理學聖經「第五項修煉」的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彼得聖吉。他們兩人合力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將腦神經科學、心理學、人類行為學與組織管理學等跨領域知識彙整在一起,歸納出幾大未來教育新焦點。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叫做「專注」。

全球反反疫苗戰

自從世上第一劑疫苗面世 200 餘年以來,陸續出現的傳染病疫苗不計其數,旨在形成群體免疫作用,遏止傳染病流行。然而近年全球反疫苗人士群體不斷擴大,接種率年年下跌,惡果逐漸顯現,例如撲滅多年的麻疹捲土重來,回歸歐美帶來疫症大爆發。有指拒絕讓子女接種疫苗的家長危害兒童健康,如同虐兒,理應處罰,事實上,歐洲與澳洲多地已立法強制兒童參與疫苗注射計劃,打響一場反反疫苗戰。

習慣被大人擺佈的孩子,要怎樣為自己的人生做主?

父母代子女下的每一個決定背後,都有一個讓他們成為更好的人的願景。然而家長與學校出於好意的過度控制,可能也在不知不覺中扼殺孩子的成長機會,理想中優秀全能的孩子,最終長大成漫無目標、被動、不堪一擊的成人模樣。日前新書 The Self-Driven Child 就集中分析,兒童長期失去控制感的後果,以及家長要如何學會還孩子多一點自主權,才能成就他日後獨立自主。

孩子學編程即將成為中國熱潮?

「贏在起跑線」是不少父母對子女的期許。小孩被安排學習不同的外語、樂器等興趣班成為常態。隨著近年興起 STEM(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教育,以及中國政府對電腦編程(Coding)發展的支持下,社會開始關注相關學科。但事實上,除卻政策大力推動以外,部分家長對所謂「編碼」的認知其實不多,加上現時有關程式設計的教育尚未在中國普及,即使有政策支持,家長亦擔心讓子女學習編程會「贏錯起跑線」。

托兒沙漠:在工作與小孩之間,我們掙扎

雙職父母既要外出工作,又得照顧年幼子女,若是家中沒有長輩幫忙,就只能依靠托兒服務,但托兒服務要不是選擇不多,服務參差,要不就是太貴,難以負擔。美國亦正面對同樣問題,一些州份更出現「托兒沙漠(childcare deserts)」的情況,日間托兒費用愈來愈高,正為年幼孩子尋求托兒服務的父母背負重擔,卻得不到援助。

藍即男,紅即女,是從何而來?

顏色本身並無「性別」,一切取決於人,賦予顏色何種「性別」;久而久之,形成集體先入為主的印象。因此人對顏色的定型亦非一成不變。以藍與粉紅為例,紐約時裝學院博物館總監 Valerie Steele 指:「在 18 世紀,上流社會的男孩與女孩,分別以穿粉紅及藍色為主。」原因在當時,粉色被認為是男孩的顏色。

想教出好孩子,為何竟然教成犯罪者?

成長於正常家庭,卻走上歧途,犯下嚴重罪行,通常都令人不解,但在一些弒父殺母或是情殺案中,不難看見犯案者都是出身於正常,甚至可算是優渥的家庭,無人料及這些貌似健康成長的孩子會突然犯罪。曾任日本立命館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的岡本茂樹,生前在大學授課及研究外,亦致力協助受刑人更生。順籐摸瓜般尋找犯人的犯罪根源,他發現那多數是來自家人,由此想到可以用罪犯心理角度思考對孩子日常的教育方式,並寫下遺作「教出殺人犯」警醒現代家長。

忍你還是避開你?逃離「毒母」的心理掙扎

在日本社會,不時有追求完美、將價值觀強加於子女身上的「毒母」,她們以愛之名束縛孩子,限制他們的行動和發展,同樣叫人為難痛苦。日本「朝日新聞」採訪多名飽受母親壓力,從「毒母」身邊逃離的成年女性,剖析她們斷絕母女關係的前因後果,以及在內疚與解脫之間的心理掙扎。

體罰對子女百害無利:短命、低智、暴力傾向

近日香港發生一宗駭人聽聞的案件:5 歲女童疑遭家人長期虐待毒打致死,其 8 歲哥哥亦是遍體鱗傷,滿是體罰的痕跡,情況叫人心痛。雖然虐兒與體罰有差別,「棒下出孝子」亦是華人家庭教育傳統精神之一,然而,自 2007 年起聯合國已規定體罰違反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任何形式的體罰均不應接受,更何況體罰對管教子女幫助實在有限,或會導致子女壽命縮短、較低智商、易陷入反社會情緒病,甚至令他們發展出暴力傾向。

德國推「出租男老師」,全因生活中缺乏男性?

男老師是德國小學中的「稀有動物」,對當地的孩子來說,小學生活首 4 年能見到一位男老師是不得了的經歷。為了改變這種扭曲的情況,不來梅大學教授 Christoph Fantini 在 5 年前在當地發起了「租借男老師計劃(Rent a Teacherman)」,學校可以聘請正在修讀教育課程的男學生到校,這樣對教學雙方均有好處:仍在學的男老師也可以獲得寶貴經驗及賺一點薪水,而孩子們看到男性也可以當小學教師,明白職業沒有性別的規限。

奧比斯:「鐵翼天使」孟加拉吉大港救盲任務完滿結束

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在孟加拉吉大港一連兩星期的醫療及培訓工作剛於上月結束。這是奧比斯在孟加拉的第十個飛機醫院救盲項目,致力與合作伙伴醫院改善當地眼科醫療設備及技術,並提升公眾對眼睛護理的意識。根據世界衞生組織估計,孟加拉約有 2 萬個小朋友,正在苦候做眼科手術的機會。我們期望在可見的將來,有更多小朋友可以重見光明,希望您與我們並肩同步,一同努力點亮他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