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共58篇|

把悉尼分為三分,到底是甚麼玩法?

悉尼作為澳洲最大城市,據 2016 年數字顯示,其人口高達 480 萬,預計四十年後增加至 800 萬人。人口增長的壓力為悉尼帶來不少問題。是以負責土地運用的大悉尼委員會(Greater Sydney Commission)宣佈,將在二十年內把悉尼分為「三個獨立但相連的城市」,以解決居住人口過於集中、房租樓價上升、就業配套不足等各項挑戰。然而,僅將同一地方割成幾份,如何滿足未來發展?關鍵在於發展交通運輸、調整土地利用,以平衡三地人口,避免居住地過於集中。

Moyashi:聖巡的真實與虛構

前陣子有朋友來探訪,他不是專程來見筆者,只不過剛好路過筆者家附近,順便打個招呼。說路過有點不準確,因為他是故意「路過」—— 這個朋友正在「聖地巡遊」(或作「聖地巡禮」)。所謂「聖地巡遊」,就是親身到訪電影或動畫等作品的真實場景,感受故事發生的空間。他一面走一面說明,拿出平板展示原場景的圖片,原來樓下的行人路是動畫「加速世界」中的某個場景。筆者在那一刻才發現,自己每天如常經過的行人路、橫過的馬路,竟然是某作品中的場景。

Moyashi:都市的摧毀與再構

可能是「多啦 A 夢」和「櫻桃小丸子」之類,以日本 6、70 年代為故事背景的長壽動畫印象太強烈,許多人對下町與商店街組成、充滿活力與人情味的日本平民風景擁有無限的幻想。然而,幻想非我們異邦人的特權,日本在 2000 年代頭曾盛行過一股「昭和熱潮」。「三丁目之黃昏」(2005)將昭和 30 年代的東京下町描寫成「生活雖艱苦,但充滿希望與人情味」的生活空間。

石 Sir:伯明翰?能吃的嗎?

伯明翰這城市,香港人大多曾聽聞其名 —— 不過大概也只僅聞其名,對其一無所知。事實上我在定居伯明翰前,只在這裡待過大半天,除了聽過有出名的伯明翰大學外,其他也不甚了了。當年曾為選居住地而花了大半個月遊訪 10 多個英國城市,想找個大小剛好的城市,既有一定的經濟規模及工作機會,但又不至像倫敦般繁忙。當時在伯明翰參觀大半天之後,就把這裡放在選擇之列。說實話,伯明翰有甚麼非常過人之處,讓人一見傾心嗎?其實沒有。

Moyashi:日式洗太平地

「建設文明街道」,這番話聽起來非常美好。但底層平民無技術無財產,居於長屋非其所願,乃不得而為之。於是在警察積極介入的都市規劃裡,不符合文明景觀的「細民」就被排除。下層民眾被塑造成危害帝都的壞分子,與明治大正的國家現代化藍圖脫節,屬於文明外部、急需切除的毒瘤。

5 個意想不到的水荒城市

60 年代的香港,制水乃家常便飯。如今「樓下閂水喉」已成絕響,但缺水問題正威脅全球,我們亦難獨善其身。2014 年一項研究估計,在 500 座世界最大城市之內,有四分之一正值「用水緊張」。其中 5 座面臨水荒之都,比想像中來得先進、發達或富裕,甚至是鄰近香港,與你我息息相關。

阿嬋:一手設計了一座城市的建築怪傑

世界上不少偉大的城市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建築師,如果巴塞隆拿是高第的,那麼盧比安納就是 Jože Plečnik 的。他在國際上的名氣遠不及其他明星建築師,但其為斯洛文尼亞首都盧比安納(Ljubljana)以及附近的東歐城市設計的多個地標,為當地的城市景貌、美學、格調、城市文化身份,以至人們的公共生活起了相當關鍵的作用。

日本如何防止「共享單車」成為災難?

共享單車作交通工具固然有其好處,可以燃燒身體脂肪,而不用燃燒化石燃料,且成本便宜,這風氣在 2016 年席捲中國,更迅速成為可出口的新產品,但這個行業的最大的持份者在日本卻只能放輕腳步,因其商業模式已經遇到了一個主要的障礙:泊車問題。在日本,單車若違例停泊,當局可以將單車直接拖走。事實上,單車災難已蔓延至中國各地以至香港,各區遍地都是共享單車,活像歐洲的大閘蟹般,成為了「生態災難」,日本當然盡一切能力以倖免於難。

怎樣解決人口減少?向日本最年青城市學習

日本各地為高齡少子化大傷腦筋之際,愛知縣長久手市卻能獨善其身。隨著年輕夫婦搬進市內生兒育女,當地在過去 40 年,人口一直有增無減,在 2005 至 2015 年間,增幅更達到 24%。兒童數目節節上升,在市內一個新興住宅區,甚至有小學能在各個年級開設 5 至 6 班。到底這個「日本最年青城市」有何法寶,能夠打破人口減少的困境?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五)—— 九龍空間的界限

沒有任何政治機關管理,沒有明確的擁有者,純粹由居民個別交涉,可以想象「九龍城寨」事實上不是一個被定義的都市。與其說存在一個明確的「九龍城寨」的空間,不如說是我們將「英殖民地」中空白區域定義為「九龍城寨」。以「中心 – 邊陲」式的權力結構觀看,九寨其遠離權力(帝國)核心的解構性,不難理解為何會被視為末世的典型風景。

如何全面地安置搬遷一座城?

愚公移山的故事大家熟悉不過,類似的事情正在瑞典城市基律納(Kiruna)發生,分別是當地人並不「移山」,而是「移屋」。基律納市主要產業為礦業,市鎮西面的礦場,為當地居民帶來大量就業機會。但自 2004 年開始,因礦場擴大挖礦範圍,導致附近一帶地面沉降、建築物裂開及倒塌,對市民的安全構成威脅。現時該市正展開搬遷計劃,除了部分建築物將會整幢搬至新址是計劃之一內,這座位於北極圈的小城,更把鄰舍關係、文化歷史等等人文因素納入其中。

Moyashi:日本的廢墟詩學(下)

都市是被閱讀的文本,透過行走或鏡頭的觀察,抽出被認為具有意義的段落,跨越現有的系統,重新解讀日常之物 。「廢墟熱潮」是世紀末的特有紀念物,現代性的崩壞混和了時代終結的感覺,「廢墟」透露出「現在」扭曲與終結的恐怖,人們迫切去想像「完結」的之後,還存在甚麼。

Moyashi:被地球重力束縛靈魂的人類

百年後的建築會是甚麼模樣?今天的大廈都扎根在大地上,未來某一天科技進步,會不會擺脫重力,能夠在半空懸浮?上星期,姉咲巧(姉咲たくみ)的「反重力建築展」就展出他以此為題的畫作,筆者參觀之際,也與他談了一會,發現他想像中擺脫了重力、自由自在的城市,竟跨越 30 年與西西的浮城相遇。西西的浮城充滿無奈,飄盪在散亂的時空中,扣不住歷史、扣不住自我。然而姉咲的反重力建築卻是自由的,正因為不受束縛,才能往無垠的天空飛翔。無根的反重力都市,國境都變得虛無意義,以土地為疆界的國家權力將必重構。在歷史與國土的視點下,「重力」霎時間獲得豐富的政治意義。舊有的政治與社會經濟模式在百年後想必變得面目全非,屆時反重力的都市失去國土疆界,會是無政府社會主義的烏托邦嗎?這個問題在展覽最後一幅畫中或者有答案。

阿嬋:到明斯特除了看雕塑 還有這些精彩建築

托十年一遇的明斯特雕塑展的鴻福,近幾個月,大批遊客從世界各地千里迢迢來到這隔涉的德國小城市,為小城市增添人氣。各大師的作品已被許多媒體介紹過,在此不贅,難得來到,除了欣賞雕塑作品之外,市內也有不少出色的當代建築,「跑景點」期間路過不妨望多兩眼。

唐明:”Hong Kong, Hong Kong”這闕輓歌

對於那一代中國人來說,香港給人想像的畫面,這就叫風情,以至有了那首「我的 1997」,即使現實並不完全如此,也沒有關係,在一個黯淡、貧乏、萬馬齊喑的世界裡,最可貴的莫過於光亮、色彩,和自由的空氣,即使聞起來渾濁也感覺清新,就像香港的電影、時尚、流行曲,中英夾雜的語言所表現的那樣。

比台北還要身世複雜的高雄

根據台灣交通部觀光局的統計數據,香港旅客訪台人數再度創下新高,在今年 4 月達 19 萬人次,較去年同期相比,增長幅度達 72%。或許,這跟香港新生代出遊習慣的改變大有關係,所謂「不是假期放的假,才算是真正的放假」,與其紅假捱貴機票放一個重本的長假,不如閒日周末輕裝出遊,更加經濟實惠。周五下班起飛,周一朝早落機回公司上班,過去在歐洲甚為流行的短途旅遊方式,如今在香港也漸變平常。

市民付錢,市民話事?愛沙尼亞的參與式預算

假如是市民付錢,讓市民話事,會不會讓市民花錢花得更順氣?美國紐約市在 6 年前起推行參與式預算,台灣亦有社區於 2015 年試行,在法國巴黎、英國多地也不乏這些案例。在歐洲東北另一端,近年崛起的創科小國愛沙尼亞亦不甘後人,於 2013 年起於第二大城市塔圖亦試行了參與式預算,直至現時未有中斷。

左踩倫敦右踢都柏林,里斯本成科技金融新創重鎮

說到「歐洲最型的城市」,你腦海會浮現甚麼名字?文藝浪漫發源地巴黎、金融中心倫敦、設計之都米蘭,還是工業製造大城法蘭克福?Bloomberg 與 CNN 給出的答案可能出乎你意料: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理由是,這裡不僅有悠久的歷史、美味佳餚和豪華酒店,近年來還成為科技與金融新創重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