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

|共38篇|

復活長毛象的理由

隨着基因工程技術進步,近年物種復活計劃突飛猛進,起碼 25 種已滅絕動物有望重現人間,渡渡鳥、斑驢、恐鳥、披毛犀和長毛象通通可能僅屬「暫時性絕種」,不過亦有意見質疑復活工程對現世的影響是否有利。對此,研究再生長毛象的科學家就提出一個合理而迫切的理由:氣候變化。

無冷氣時代來臨?

對現代人而言,無冷氣的生活難以想像,香港夏季潮濕悶焗,加上熱島效應,人人家戶必備冷氣,甚至要手攜帶出街,偏偏位處熱帶的越南反其道而行,公屋設計採取「生物氣候建築」(bioclimatic architecture),利用自然因素,造就溫和而通風的室內環境,一年節省不少冷氣費之餘,更為環保出一分力。

全面融冰後的世界版圖

奧巴馬甫剛向聯合國綠色氣候基金注資 5 億美元,杜林普已揚言撤下全國氣候行動計劃並代之以鑽油計劃;與此同時,各大年終氣候報告出爐,顯示全球連續 3 年創下高溫紀錄,未來沒有最熱只有更熱。全球暖化之下,極地融冰,現已造成多地氾濫成災,島國淹沒,假如任由升溫趨勢持續,冰塊一旦全數融解,水平線估計將被推高 216 呎,紐約、倫敦、威尼斯、布宜諾斯艾利斯、開羅、曼谷、上海乃至香港均會淪為海底都市。

全球氣候難民潮

全球暖化未屆攝氏兩度死線,惡果已排山倒海而來,由促成自然災害到激發武裝衝突、滅絕動物到氣候難民,氣候變化已成為本世紀最大問題。氣候暖化導致全球生活環境惡化,難民四處流徙,不單撤離地區受害,移民地點亦難倖免。正如波蘭社會學家 Zygmunt Bauman 所說:區域方案不能解決全球問題。世界難民問題必須全球共同解決。

樂施會:甜蜜蜜生產線 助埃塞俄比亞小農改善生活

全球氣候變化衝擊東非國家埃塞俄比亞,氣候變化令降雨變得不穩定,大大影響當地小農戶的生計。小農當中,大部分土地由男性持有,女性農民沒有地權,連種植農作物發售的機會都沒有,缺乏收入,陷入貧窮。樂施會與夥伴支持 5,000 多名當地農婦養蜂取蜜,逐步發展成「甜蜜蜜」生產線,將蜜糖運送至國內外發售,更出口遠至歐盟,助婦女脫離貧窮。

如何說服「後真相人種」?

「後真相」(Post-truth)膺選牛津詞典 2016 年度選字,現象頻繁見於英國脫歐公投及美國大選,但人類早有敵視事實的前科,不論自然科學還是政治理念,向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事實缺乏說服力,未必是出於集體反智,有學者指,人類的認知並非全然是智力活動,與心理亦大有關聯,成見一旦形成,便難接受其他解釋。在後真相時代,我們還能以理服人嗎?

資本主義後的四個未來

當朱克伯格能編寫出「鋼鐵俠」中智能管家 J.A.R.V.I.S. 的雛形、亞馬遜快推出免人手交易的超級市場 Amazon Go,代表我們的科技已逐漸掌握機器學習,社會亦走向「自動化」(Automation)趨勢:機器取代人手,傳統工種交由機械人處理。在這後資本主義社會,人應如何自處?世界會走向何處?科技思想家 Peter Frase 提出四種可能:兩種天堂,兩種地獄。

炸魚薯條要改為炸魷?全因氣候變化

習大大去年訪英,時任首相卡梅倫帶他落酒吧,吃盤炸魚薯條,再喝杯手工啤,體會地道飲食文化。可惜,再過十幾廿年,再有外國元首出訪英倫,或許就難以享受同等待遇。因為近日有科學家警告,炸魚薯條這種傳統小食,將來不復存在,而令其消失的「凶手」,正是杜林普仍然質疑存在與否的氣候變化。

恆河會乾涸?

恆河是印度的聖水,流經 2,500 公里地段,供養印度四分一人口。近兩年大旱之下,印度面臨嚴重水危機,安全食水欠奉,湖泊、水壩乾涸,水力發電產能下降,恆河隨之水位下降;加上全球暖化,喜瑪拉雅山上冰川急遽融化,恆河日益縮短,印度人開始憂慮聖水的命運:恆河會乾涸嗎?

杜林普降臨,如何抗暖化保平安?

杜林普聞名為氣候變化懷疑者, 日前盛傳他將委任同樣為否認氣候變化的 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總監 Myron Ebell 作環保局長,眾目關注杜林普會否在環保政策上倒行逆施。不過,氣候變化殺到來,香港九龍新界以至全球人類無得避,里安納度早已身體力行,拍攝氣候紀錄片「洪水來臨前」(Before the Flood),提醒所有人要及時應對,以免救得太遲,到底我們有何方法在暖化中保平安?

里安納度除了拍戲還拍甚麼?

假如在 Facebook 上再看見如「你今天融了幾尺北極冰?」、「被天氣逼遷的村落?」、「某某大國的不環保真相」這樣的標題,還是快速滑開,看一些如「十二星座誰最可愛」等的貼文更好,免得心煩氣燥悶煞人。OK,但如果今次是由望穿秋水終獲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里安納度,呼籲正視氣候危機,又會否引君關注?

掩耳盜鈴的中國沙漠「傳奇」

中國政府於沙漠化並非視若無睹,例如在 70 年代末啟動的「三北防護林工程」,自 1978 年起便種植了超過 660 億棵樹,為有史以來最大的造林項目,惜其成效不彰。這究竟是天災使然,無可逆轉,還是別有內情?牛津大學地理學家 Troy Sternberg 早前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便表示:人禍大於天災。

樂施會: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

我跟隨樂施會到埃塞俄比亞東部索馬里地區,當義務攝影工作。當時的埃塞俄比亞已連續 14 個月沒有下雨,出現旱災。強烈的日照令原本已經乾旱的土地出現龜裂現象。在曠野感受到灼熱的空氣如燃燒肺部一樣,還帶股濃濃的鹹魚味,原來在村落四周,有不少動物已渴死,伏屍於赤地上,散發著陣陣的腐屍惡臭。情景、味道至今仍歷歷在目。

綠色大國挪威的不環保真相

環保組織要做出成果,再單靠拉拉海布示威已不夠用,法律行動是下一波攻勢。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及「自然與青年」(Nature & Youth)日前入稟奧斯陸地區法院,控告挪威政府容許石油公司在巴倫支海(Barents Sea) 鑽探石油,屬違反挪威憲法,希望阻止新公司開採北極油田。

颱風會催產?

人類踏入多災凶年,氣候愈趨反常:颶風日前重創海地,造成數以百計死傷,再橫掃佛羅里達州;台灣近月連打大風,莫蘭蒂、梅姬與艾利先後吹襲,莫蘭蒂更被指歷來「最強颱風」;連香港也 14 年來首度於 10 月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橫風橫雨,除了令人黑口黑面,還可能有一個意外影響:催生。

當全球人都是素食者

一齊起跳或能帶來輕微的震動,但不會改變世界。但假如是全球的人都變成了素食者,那的確會改變世界,包括阻止全球暖化,改善健康,及造成數以百萬計的失業。「這是兩個世界的故事。」哥倫比亞國際熱帶農業中心 Andrew Jarvis 表示,於已發展國家,素食主義會對環境和健康有莫大益處,但對於發展中國家,這將加劇貧窮。

極地戰熊:為何北極熊包圍科學家?

一班科學家披着厚重的大衣,在冰天雪地之中進行科學研究,怎料燃料耗盡,補給需時,更被饑腸轆轆的北極熊群包圍。科學家只好守門不出、等待補給。以上不是電影故事,而的確在日前發生在北冰洋,被困的主角是俄羅斯的氣候研究員,但另外的主角北極熊,也有極大隱情,它們或因全球暖化才「挺而走險」。

被天氣逼遷的村落?

研究組織 Climate Central 警告,若全球氣溫上升 4°C,海平面會升高逾 9 米,屆時香港將浸沒海中,消失於地平線上。或許你以為,這種水淹家園的末日景象,存在於遙遠未來,但阿拉斯加的島上村落 Shishmaref 告訴我們,氣候變化早已威脅人類存亡,而無力招架的居民,只好以公投來決定,要集體棄村,還是死守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