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

|共50篇|

空氣的文明史

我們每一次呼吸,都可能嚥入 2,000 年前凱撒大帝的最後一口氣 —— 美國科學記者 Sam Kean 新作 Caesar’s Last Breath: Decoding the Secrets of the Air Around Us 開宗明義如此聲言。空氣透明而不可或缺,無色卻飽含故事,根據書中主張,氣體不只影響了生物的形態,更奠定了文明的走向。呼吸以外,究竟空氣對人類有何啟示?

冚家富貴不斬樹

森林覆蓋全球三成土地,為八成陸上動物提供棲身地,吸收二氧化碳舒緩全球暖化,對人類生存不可或缺;但在現時伐木趨勢下,森林每年平均縮減 1,300 萬公頃,相當於逐分鐘消失 48 個足球場大小,預期不出百年,世上熱帶雨林將會完全夷平。利益當前,有何方法遏止趨勢惡化?行之 20 年的「生態服務補償機制」(payment for ecosystem services;PES)或者是解決之道。

熱到傻:高溫如何讓你無理性消費

人在高溫之下,不只會「熱到躁」,更加會「熱到傻」。經濟學家 Katherine Milkman 是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禾頓商學院副教授,長期研究如何改善決策過程。她引述多個科學研究,指出酷熱天氣彷彿能蒸發理智,令人做出愚蠢的決定,直到溫度稍降,智商逐漸歸位,才想起自己做過的事,那時卻已追悔莫及。

天氣:現時最該讀的科目

杜林普不太關心氣候變化,但你我不能不在乎。水位上升、溫度飆升及冰川融化,都只是冰山一角。氣候變化影響的不只是環境,還有人類的工作模式,甚至是全球的勞動市場。從土木工程師、財務策劃師到農夫、醫生,不同專業範疇漸受波及。換言之,個人的職業甚至就業前景,也可能因氣候變化而劇變。

末日之前,怎樣為地球生命備份?

正如不幸有許多種,末日也有不少方式:戰爭、疾病、核冬天、氣候變化、殞石撞地球等等,今日末世論愈來愈不似危言聳聽。歷劫之後重建地球,除了「努力造人」,最好每種生命均有後備,毋須由頭起步篳路藍縷。為生命體備份,做法不及末日種類之多,那人類有甚麼選項?

雲呢拿口味要加價?

雲呢拿(Vanilla,香莢蘭)--最普遍的甜品口味之一,普遍到予人一種俯拾皆是的錯覺,但其實雲呢拿產地相當集中,單單印尼和馬達加斯加便佔全球產量超過八成。然而,今年氣候變化、管理不善及犯罪猖獗等攻災人禍重創馬達加斯加的雲呢拿產業,引致出口價急升至歷史新高同時,質素亦差得前所未有。真材實料的雲呢拿未來恐怕買少見少。

全球失收逾半,茶葉失收怎麼辦?

咖啡豆與氣候變化的奮鬥史不乏關注,但作為受歡迎程度僅次於水的飲料——茶葉在氣候變化中瀕瀕失收甚至面臨斷產危機,就顯得默默無聞。研究估計,部分產茶地區的茶葉產量未來 10 年內最多可降 55%,不論供應量和茶質都大受影響。為此,科學家嘗試為茶葉基因組測序,希望利用基因圖譜幫助茶葉應付氣候變化的衝擊。

是時候食蟲了?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2016 年一項研究指出,假若於 2050 年不再生產紅肉,與食物相關的溫室氣體排放將減少 60%;而於完全素食下,排放量則將能減少 70%。當更多人棄肉食素,固然可大大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但除了食素,還有甚麼選擇?如題:食蟲。

冬甩經濟模式:救世良方?

二戰以後,全球經濟整體平穩成長,由 1970 年計至今更激增 3 倍,按照預測,屆乎 2050 年將再升 3 倍。長遠而言,經濟增長前景相當明朗,但無可否認的,隨之而來的問題也極度嚴峻:貧富懸殊持續惡化、全球暖化急速加劇、環境污染日益嚴重。一味追求經濟增長,無助解決當代種種問題,那麼世界需要甚麼經濟模式,才能糾正疑難?英國經濟學家 Kate Raworth 就提出「冬甩經濟學」(Doughnut Economics),為經濟、環境與民生擘劃一個平衡方案。

氣候變化的河川襲奪:正釀生態大災難

不相信氣候變化的人指氣候變化純屬人為捏造,而現實中大自然則不斷拿出「證據」來:地質學家 Dan Shugar 去年與研究團隊到實地監察加國冰川後退的情況時,不幸見證位於育空區依靠融冰水供水的 Slims 河,因冰川後退導致水流改道,昔日近 150 米闊的河道消失,而這「99.5% 都是人為氣候變化的錯」。

復活長毛象的理由

隨着基因工程技術進步,近年物種復活計劃突飛猛進,起碼 25 種已滅絕動物有望重現人間,渡渡鳥、斑驢、恐鳥、披毛犀和長毛象通通可能僅屬「暫時性絕種」,不過亦有意見質疑復活工程對現世的影響是否有利。對此,研究再生長毛象的科學家就提出一個合理而迫切的理由:氣候變化。

無冷氣時代來臨?

對現代人而言,無冷氣的生活難以想像,香港夏季潮濕悶焗,加上熱島效應,人人家戶必備冷氣,甚至要手攜帶出街,偏偏位處熱帶的越南反其道而行,公屋設計採取「生物氣候建築」(bioclimatic architecture),利用自然因素,造就溫和而通風的室內環境,一年節省不少冷氣費之餘,更為環保出一分力。

全面融冰後的世界版圖

奧巴馬甫剛向聯合國綠色氣候基金注資 5 億美元,杜林普已揚言撤下全國氣候行動計劃並代之以鑽油計劃;與此同時,各大年終氣候報告出爐,顯示全球連續 3 年創下高溫紀錄,未來沒有最熱只有更熱。全球暖化之下,極地融冰,現已造成多地氾濫成災,島國淹沒,假如任由升溫趨勢持續,冰塊一旦全數融解,水平線估計將被推高 216 呎,紐約、倫敦、威尼斯、布宜諾斯艾利斯、開羅、曼谷、上海乃至香港均會淪為海底都市。

全球氣候難民潮

全球暖化未屆攝氏兩度死線,惡果已排山倒海而來,由促成自然災害到激發武裝衝突、滅絕動物到氣候難民,氣候變化已成為本世紀最大問題。氣候暖化導致全球生活環境惡化,難民四處流徙,不單撤離地區受害,移民地點亦難倖免。正如波蘭社會學家 Zygmunt Bauman 所說:區域方案不能解決全球問題。世界難民問題必須全球共同解決。

樂施會:甜蜜蜜生產線 助埃塞俄比亞小農改善生活

全球氣候變化衝擊東非國家埃塞俄比亞,氣候變化令降雨變得不穩定,大大影響當地小農戶的生計。小農當中,大部分土地由男性持有,女性農民沒有地權,連種植農作物發售的機會都沒有,缺乏收入,陷入貧窮。樂施會與夥伴支持 5,000 多名當地農婦養蜂取蜜,逐步發展成「甜蜜蜜」生產線,將蜜糖運送至國內外發售,更出口遠至歐盟,助婦女脫離貧窮。

如何說服「後真相人種」?

「後真相」(Post-truth)膺選牛津詞典 2016 年度選字,現象頻繁見於英國脫歐公投及美國大選,但人類早有敵視事實的前科,不論自然科學還是政治理念,向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事實缺乏說服力,未必是出於集體反智,有學者指,人類的認知並非全然是智力活動,與心理亦大有關聯,成見一旦形成,便難接受其他解釋。在後真相時代,我們還能以理服人嗎?

資本主義後的四個未來

當朱克伯格能編寫出「鋼鐵俠」中智能管家 J.A.R.V.I.S. 的雛形、亞馬遜快推出免人手交易的超級市場 Amazon Go,代表我們的科技已逐漸掌握機器學習,社會亦走向「自動化」(Automation)趨勢:機器取代人手,傳統工種交由機械人處理。在這後資本主義社會,人應如何自處?世界會走向何處?科技思想家 Peter Frase 提出四種可能:兩種天堂,兩種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