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著

|共49篇|

獨裁者指定服飾:太陽眼鏡

說到「狂人」獨裁者的打扮,除了希特拉鼻下一小撮鬚,利比亞卡達菲和北韓金正日的蓬鬆頭髮、太陽眼鏡亦堪稱經典。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獨裁者亦有相似造型,荷里活諧星 Sacha Baron Cohen 數年前主演的電影「大鈍裁者」更把這種形象推向極致。獨裁者戴太陽眼鏡背後,究竟存在甚麼心理因素呢?

婚紗為何要白色?要問維多利亞女王

哈利王子婚禮將於本月 19 日舉行,與一眾凡夫俗子的婚禮不同,英國王室的婚禮經常成為全球焦點。最大原因自然是人們可從典禮,一睹那份貴族氣派,所以新娘子的婚紗,亦是媒體的報道重點。披上一襲華麗的白色婚紗、行西式婚禮,或是不少準新娘的夢想。然而,何以婚紗設計多以白色為主,設計師及新娘甚少選擇其他顏色?儘管有解讀為白色代表純潔,但若回溯起源,原因卻不盡然。

取顧客捨時尚,Uniqlo 問鼎世界第一

繼 2017 年 9 月,第一家西班牙門市在巴塞隆拿隆重開幕後,第一家瑞典門市也即將在今年秋天開張。Uniqlo 母公司迅銷的意圖很明確,就是趁著全球快時尚退燒之際,用平價服飾劍指 ZARA、H&M,問鼎世界第一。快時尚品牌雖引領風騷數十年,但近年成長趨緩,如 GAP 出現連 7 季衰退、ZARA 雖然營業額創新高,純利卻不若以往;最慘的是 H&M,營業額獲利股價全部慘跌。在此產業逆風下,Uniqlo 憑甚麼誇下海口?

唐明:舊衣冠要來何用?

為甚麼「史記」寫荊軻刺秦王,太子丹率人易水送行,「皆白衣冠」?這四個字絕非閒筆,更絕不是「作預先哭喪的準備」。而是因為白衣就是平民,甚至是身份很低的人,可能就包括荊軻的朋友高漸離,但太子丹身邊都是貴族,都穿上平民衣服來送行,是以示最大的尊重。但白衣白冠,水邊送行的畫面感太美,副作用是引人遐想,添油加醋,索性連車馬也一片白,像甚麼「素車駕白馬」、「素驥鳴廣陌」、「雄髮指危冠」,包括辛棄疾的「滿座衣冠似雪,正壯士悲歌未徹」。

紅眼:限量版與瀕臨絕種動物

Lacoste 最新的聯乘對象並不是潮牌,而是跟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合作的 Save Our Species 系列。一件最原始的純白色 Polo,換走了綠色短吻鱷刺繡,變成 10 種瀕臨絕種動物,當中包括劍角牛(Saola)、緬甸棱背龜(Burmese Roofed Turtle)、蘇門答臘虎(Sumatran Tiger)等等,相當肯定是 10 隻首次用在 Polo 衫刺繡上的動物。驟眼覺得這是個充滿心思,既有噱頭,而且策略成功的聯乘商品,但再想一想,就自打嘴巴了,因為它很明顯就會演變為炒賣商品,吸引收藏家高價佔據。背後動機跟你真的割下劍角牛的角做酒杯,或擺一隻蘇門答臘虎頭標本在家中,有分別嗎?比消費瀕臨絕種動物更難堪的,可能是重演一次狩獵牠們的過程 —— 哪怕只是形式上的、刺繡上的。

「回水」氾濫,美國老牌 L.L.Bean 放棄「一世」承諾?

偶然都會聽過類似「如果有東西壞掉,以前我們會想辦法修理,現在我們只會丟棄」這種說法。這也是擁有 106 年歷史的美國戶外用品生產商 L.L.Bean 過去所秉持的信念:不講時髦,也不賣廉價產品,卻承諾貨物出門,一世包換。然而,承諾都有終結的一日,早前 L.L.Bean 便正式通知所有顧客,往後將不再提供一世包換的服務,取而代之,新產品的保養期只會維持一年。過去百多年都不曾「回水」氾濫,何以換貨要求突然暴增?

保命也要靚 —— 一戰時的睡衣小革命

張愛玲的小說「傾城之戀」的結局是為了成全白流蘇及范柳原二人的開花結果,所以二戰時香港淪陷了,流蘇也顧不得戰亂,只慶幸戰亂造就了自己的戀情。但別說這是虛構故事,戰亂確能令女性有奇特想法,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逃難成了女士們睡前所穿戴衣飾的展台,德軍對英國平民空襲,有人卻希望恐慌可令自己展示一身瑰麗衣着。

overE:為豐滿女性而設的時裝品牌

內衣品牌黛安芬前年的調查顯示,日本女性的胸部愈趨豐滿,從 80 年代六成人皆為 A 罩杯,變成現時四分一人屬 E 罩杯或以上。但時裝界未作相應改變,「傲人」身材反成「惱人」身材,胸大的女士遍尋不獲稱身衣裳,因而尷尬甚至自卑。和田真由子作為其中一員,深明箇中之苦,年僅 26 的她遂創立時裝品牌 overE,為「同病相憐」的姊妹解決問題,讓大家能夠抬頭挺胸充滿自信。

安室要引退,她掀起的長靴熱潮也退了

說到 90 年代的日本,就是安室奈美惠的歌舞,以及她引領的時裝熱潮 —— 穿條迷你裙或短褲,再配搭及膝長靴。從此以後,長靴成為日本女性的冬裝必備配置。到了 2010 年,再由 UGG 等品牌帶起羊皮靴熱賣。可惜年月過去,不只安室要引退了,就連靴子熱潮也要退了。有鞋店高層承認:「潮流減退,靴的銷量持續下降。」以往長靴佔據舖面一半, 如今卻只剩店內一角。那麼現在短裙之下,東瀛女子又是穿甚麼?

馬甲、長裙、寬肩……女性衣服的演變

甚麼是理想的女性身型?纖瘦、肉感、肌肉…… 一百個人可能會給出一百個答案。在沒有統一審美準則的現代,每人都可自由追求,自己認為的「美」。但對 18 世紀的女性來說,則不那麼幸運。時人對理想女性身型的審視,沒有百花齊放的尺度,只有一件窄小的束腰馬甲 —— 綁緊纖腰成為主流、時尚。往後年代,衣服樣式的變化,亦代表當下的理想女性形象。紐約時裝學院舉辦的新展覽,展示自 18 世紀以來,服裝如何展示和塑造不同時期女性的身型。

唐明:人醜衣服更醜

因為羽絨服平白造成了個人空間的突然膨脹,穿羽絨的人有沒有想過擠地鐵、搭電梯的問題?就是因為自私的你們穿了羽絨服,本來可以站 15 個人的空間,現在只能打個七折?如果冬天的時候經常造成地鐵慢駛,路面擠塞,上班遲到等經濟效益損失,別忘了,羽絨服其實難逃干係。

英女皇穿搭搶眼的道理

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晚年得道,衣著品味漸趨花俏奪目。盛祝 90 大壽之時,便曾公開穿上一襲螢光綠色套裝,撼動了全英國。其實英女王用心良苦,穿得如此搶眼奪目,是為了讓民眾在人頭湧湧之中更易看到自己,能夠歡呼「我見到英女王了!」從童年一直優雅到老去,儘管衣著出眾,但做人從不失禮。一個人能高調而不惹憎厭,只因背後藏著不動聲色的體貼,搶眼得來還是有點道理。

中世紀富豪的光與彩

當時色彩染料,得來不易,非常昂貴。藍紅衣衫,在現代城市人眼中,或許易「撞色」,引人注目卻不一定順眼,但在中世紀時,這些鮮色衣袍就是美服貴服,「撞得起色」的人非富則貴,所以就算「撞」得不美也是不要緊的。

紅眼:喜歡一個人逛古著店的時刻,但不能喜歡太多

人世間總有那麼二三事,本身有入場限制,只提供單人模式,需要一個人去完成。對我來說,逛古著店也是。這種小店舖的魅力就是它有著未知數,有沒有你的尺寸,有沒有你剛好喜歡的牌子和顏色。而且,你總會特別小心,特別像個驗屍官,若是一件磨到起花的舊針織冷衫,你更會注意它有沒有破洞,有沒有脫色或污漬影響外觀。另一邊廂,在連卡佛買件應季無打折的襯衫,貴上幾十倍,都未必這麼著緊。

紅眼:民族服、宗教服與軍服

民族服裝本身就是因應近半世紀旅遊文化興起才出現,一個簡化而籠統的衣著概念,連帶著濃厚的商業考量。有趣又諷刺的是,不但另一個民族的人把它穿上身,從來無傷大雅,它甚至本身就是為了被自身民族以外的外地人和遊客穿著而出現的。對某些民族和國家的認知,也完全影響了一個人會否熟悉和願意穿上其民族服。說穿了,如何看待一件民族服,本身就包含著對民族的親疏高下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