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著

|共21篇|

「爛牛」爛在骨子裡

今天的爛牛和過去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製造手法。今天使用的布料比過去強韌得多,80 年代的牛仔褲可以自然磨損穿洞,但是今天若想要同樣自然磨損的效果,只能通過刻意加工,消費者沒可能穿爛一條牛仔褲,必須特地購買經過加工的「爛牛」—— 聽來是不是很諷刺?

一條迷你裙,令沙特洗底失敗

沙特女模穿著露臍裝迷你裙,漫步於無人的古城之中,盡顯異國風情。相關影片流出網絡後,女郎疑因裝束「過份暴露」,違反穆斯林婦女的衣著規定,遭警方拘捕。消息一出引起全球爭議,網民炮轟違反人權,剝奪女性的穿著自由。美國「華盛頓郵報」外交事務記者 Adam Taylor 倒認為,此事的最大「受害者」,恐怕是沙特政府才對。

從頭溶掉你著完的 fast fashion

Fast fashion 的興起是地球浩劫這一點無容置疑,低質流水式生產加上來去如風的時尚潮流,意味一季過去後又是時候丟棄一堆犧牲品。在美國,每年有 1,400 萬噸衣物被棄置,當中只有 0.1% 舊衣會被非牟利團體和環保機構回收再造,這個現象香港也不能倖免。不過最近有科學家研發新再造技術,有望增加再造舊衣重生成新衣的機會。

紅眼:行禮如儀,大婚小事

好友下周結婚,終於衝線做老襯,惟自知酒量不濟,恐防被我當晚放倒,重演夜鬧鴻圖道的糗事,於是早在半年前就聰明地摸著杯底把我徵召做伴郎兄弟。倒數階段,開會商討終生大事,應該已比姊妹們慢了十拍:「打領帶(Necktie)還是領結(Bowtie)好?」

為何政界難有時尚男神?

環顧全球政客的穿著,確實可用「奄悶」形容。特別是男士們,清一色恤衫西褲,若是競選要職,也不過是換套更貴的西裝而已。既墨守成規,更毫無特色。縱然我們都明白,西裝代表專業、穩重和承擔。但既然非穿不可,也絕非無財無勢,為何這麼多政客老是衣不稱身,像個穿著父親西裝去見工的畢業生?原來有的是故意,有的卻是難免。

綠色和平:給自己最好的聖誕禮物

綠色和平分析過「光棍節」的貼文關鍵字,發現訊息主要圍繞「優惠」、「單身」、「購物」、「瘋狂」,「開心」。由此可見,Facebook 消費專頁在促銷時喜歡把購物和快樂連繫。然而,根據英國新經濟基金會發表 2016 年「快樂地球指數」,香港全球排第 123 名。我們有認真想想,自己快樂的泉源在哪裡?

如何從 fast fashion 中找好衣服?

身陷 fast fashion 年代,即使你拒絕即著即棄,一件新衫著幾年也不容易。採購時每每被劣質衣品主導的 fast fashion 包圍,見到價錢牌便一頭熱,我們似乎鮮有培養辨別衣物品質優劣的機會,結果新買褲子一個踎低起身已告爆軚,襯衣洗過一次已老態盡現。如何在好壞雜陳的衣物中揀中夠著幾年的潛力股?紐約帕森設計學院副教授、「Zero Waste Fashion Design」作者 Timo Rissanen 有幾個貼士。

紅眼:嘢可以亂食,Polo 不可以亂講

前陣子有電台名嘴批評香港運動員穿 Polo 不扣衫鈕,是衣衫襤褸的表現,惹人抨擊不尊重運動員。除自暴其短,也反映了名嘴對 Polo 的認識相當有限。情況好比去看一部電影,能看、要看的東西甚多,抓住兩三個電影犯駁位大肆彈劾,加一句「若然是我就不會犯這種錯誤了」,其實不一定就很懂電影。

綠色和平:100 件,都未夠?一起時尚覺醒!

香港人平均擁有近百件衣服,不過當中有 15 件衣服是從未或甚少穿著,每 6 件衣服就有 1 件打入「冷宮」,若以每件衣服 100 元計算,保守估計打入「冷宮」的衣服共值 39 億。雖然物質如此豐裕,但香港人每年仍會「血拼」10 次,花費近一萬港元,意味香港人並不清楚自己有多少衣服。

二手舊衫去哪兒?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在物質富裕的香港,衣服隨四季變換,款式過氣尺寸不對褪色甩線,稍不合意就棄之如履。直接丟掉總覺浪費,送到慈善機構,倒算做件好事,再買新的也少點罪惡感。但你捐出去的,有多少真是窮人禮物?又有多少成了二手「新貨」?到匈牙利城市 Szekesfehervar 走一趟,或許能找到答案。

宇野:回顧 1930 年代的美學(上)

30 年代是一個精神至上的年代,流行對過去美好的時光的回顧。早前第 69 屆康城電影節開幕,開幕電影又是活地亞倫的作品。Café Society(咖啡公社)講述了發生在 30 年代荷里活夏天的故事,這裡面人人都光鮮漂亮。在加州的裡陽光裡閃著光。在那樣一個「倒楣的年代」,捉襟見肘中永遠不忘變美,多麼勵志。

唐明:You are what you wear 女王的穿衣之道

應該說,除了女王,別的女人如果這樣穿會太過莊重,還略嫌造作,雖然只是帽子和胸針這樣的細節,但注重這個細節,卻是非常古典的傳統,一般現代家庭沒有這方面的講究,正如我們在小說裡看到甚麼沒落貴族之後流亡異國,獨是胸針上的家族徽號出賣了身份,勾起一段往事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