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著

|共59篇|

粉紅色的文化史

走過鬧市中的窄巷,粉紅色的霓虹燈管,象徵了廉價和庸俗的色情交易。在 18 世紀的上流社會,罕見的粉紅色衣物,卻曾是奢華風尚的代名詞。幾個世紀以來,社會對粉紅色所代表的意涵產生了巨大變化,它曾經在不同時期被認為象徵女性,代表女權,有時它是色情、媚俗,有時它是高雅,甚至含有犯禁的意味。「所有顏色都有它的指涉,但我認為粉紅色確實是最具爭議性,同時最分裂的顏色之一。它能夠引起人們異常強烈的情緒,無論是好還是壞的方向。」

皮草面臨末日,但人造皮草可能更差?

過去多年,環保團體和愛護動物組織都大力呼籲棄用動物皮草,每逢大型時裝活動,場外的民眾激烈示威,屢見不鮮。而最近一年,曾代表著奢華風尚的皮草,明顯變得愈來愈不受高級時裝品牌及消費者歡迎。這種時裝界歷來最具爭議的衣料,從各種跡象看來,距離末日已然不遠。但順應而生的問題是,取代皮草的物料同樣令環保組織擔憂。

唐明:當端莊得體淪為可有可無

如果,我是說如果,這四個人都穿著漂亮精緻的復古套裝,好像倫敦和東京 Tweed Run 活動裡模仿維多利亞時代的那些男女老少,也在火車上扭打起來:踩掉了羊毛襪子,鬆開了絲綢領結,貼身剪裁的馬甲上的玳瑁釦子被扯掉,滾落一地,女士的天鵝絨裙子被撕開,帽子上的一撮羽毛在空中飛揚,那才叫震撼爆炸大新聞呢,不是嗎?

紅眼:口袋與筆

男士恤衫的口袋只是用來裝飾,這應該不需要說明了吧。正式的恤衫本來就沒有口袋,因為當你穿起一套正式西裝,是從來不會讓恤衫整件外露的,到後來西裝在庶民階層普及,美國文化興起,白領一族講求便利和效率,開始嫌西裝筆挺上班辦公太過隆重,亦費時打扮,於是流行淨穿一件恤衫,以象徵新一代的時尚精英。口袋真的只是用來裝飾的,沒有西裝外套的話,單穿一件恤衫會讓男士的門面顯得太過清寡。偏偏我父親,從我出生起,他的恤衫口袋上總是插著他的錢包和一支筆。

李明熙、Kimberlogic:遇上颱風的日本郵輪之旅

坐郵輪好多時都有 Formal Night,要著正裝,上次坐 Cunard 的 Queen Mary 2,差不多 7 晚都要打呔。今次郵輪由台灣出發,亦有正裝之夜,而我深知華人對 Dress code 有自己的一套定義,所以我全身西裝,唯獨以皮波鞋代替皮鞋,都是黑皮鞋,不用分得那麼細啦!結果,我 overdress 了。那其他人穿咩呢?

紅眼:綠洲的故事

就在我剛剛寫了篇介紹英國樂團 Oasis 的文章不久,弟弟 Liam Gallagher 忽然在 Twitter 提到「Oasis reunion」的可能性。那天,真的不是 4 月 1 日。當然,Liam 仍然非常硬頸,那條 Twitter 是故意沒有 Tag 他的哥哥 Noel。兩兄弟性情火爆,互看對方不順眼,年輕時在後台打架鬧事實屬等閒,到 2009 年 Noel 離團,Oasis 解散,兩人不相往來已近十年。但說不定真是年逾半百,漸懂天命,終於像他們的首本名曲 —— Don’t look back in anger。

獨裁者指定服飾:太陽眼鏡

說到「狂人」獨裁者的打扮,除了希特拉鼻下一小撮鬚,利比亞卡達菲和北韓金正日的蓬鬆頭髮、太陽眼鏡亦堪稱經典。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獨裁者亦有相似造型,荷里活諧星 Sacha Baron Cohen 數年前主演的電影「大鈍裁者」更把這種形象推向極致。獨裁者戴太陽眼鏡背後,究竟存在甚麼心理因素呢?

婚紗為何要白色?要問維多利亞女王

哈利王子婚禮將於本月 19 日舉行,與一眾凡夫俗子的婚禮不同,英國王室的婚禮經常成為全球焦點。最大原因自然是人們可從典禮,一睹那份貴族氣派,所以新娘子的婚紗,亦是媒體的報道重點。披上一襲華麗的白色婚紗、行西式婚禮,或是不少準新娘的夢想。然而,何以婚紗設計多以白色為主,設計師及新娘甚少選擇其他顏色?儘管有解讀為白色代表純潔,但若回溯起源,原因卻不盡然。

取顧客捨時尚,Uniqlo 問鼎世界第一

繼 2017 年 9 月,第一家西班牙門市在巴塞隆拿隆重開幕後,第一家瑞典門市也即將在今年秋天開張。Uniqlo 母公司迅銷的意圖很明確,就是趁著全球快時尚退燒之際,用平價服飾劍指 ZARA、H&M,問鼎世界第一。快時尚品牌雖引領風騷數十年,但近年成長趨緩,如 GAP 出現連 7 季衰退、ZARA 雖然營業額創新高,純利卻不若以往;最慘的是 H&M,營業額獲利股價全部慘跌。在此產業逆風下,Uniqlo 憑甚麼誇下海口?

唐明:舊衣冠要來何用?

為甚麼「史記」寫荊軻刺秦王,太子丹率人易水送行,「皆白衣冠」?這四個字絕非閒筆,更絕不是「作預先哭喪的準備」。而是因為白衣就是平民,甚至是身份很低的人,可能就包括荊軻的朋友高漸離,但太子丹身邊都是貴族,都穿上平民衣服來送行,是以示最大的尊重。但白衣白冠,水邊送行的畫面感太美,副作用是引人遐想,添油加醋,索性連車馬也一片白,像甚麼「素車駕白馬」、「素驥鳴廣陌」、「雄髮指危冠」,包括辛棄疾的「滿座衣冠似雪,正壯士悲歌未徹」。

紅眼:限量版與瀕臨絕種動物

Lacoste 最新的聯乘對象並不是潮牌,而是跟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合作的 Save Our Species 系列。一件最原始的純白色 Polo,換走了綠色短吻鱷刺繡,變成 10 種瀕臨絕種動物,當中包括劍角牛(Saola)、緬甸棱背龜(Burmese Roofed Turtle)、蘇門答臘虎(Sumatran Tiger)等等,相當肯定是 10 隻首次用在 Polo 衫刺繡上的動物。驟眼覺得這是個充滿心思,既有噱頭,而且策略成功的聯乘商品,但再想一想,就自打嘴巴了,因為它很明顯就會演變為炒賣商品,吸引收藏家高價佔據。背後動機跟你真的割下劍角牛的角做酒杯,或擺一隻蘇門答臘虎頭標本在家中,有分別嗎?比消費瀕臨絕種動物更難堪的,可能是重演一次狩獵牠們的過程 —— 哪怕只是形式上的、刺繡上的。

「回水」氾濫,美國老牌 L.L.Bean 放棄「一世」承諾?

偶然都會聽過類似「如果有東西壞掉,以前我們會想辦法修理,現在我們只會丟棄」這種說法。這也是擁有 106 年歷史的美國戶外用品生產商 L.L.Bean 過去所秉持的信念:不講時髦,也不賣廉價產品,卻承諾貨物出門,一世包換。然而,承諾都有終結的一日,早前 L.L.Bean 便正式通知所有顧客,往後將不再提供一世包換的服務,取而代之,新產品的保養期只會維持一年。過去百多年都不曾「回水」氾濫,何以換貨要求突然暴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