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

|共25篇|

紅眼:「在咖啡冷掉之前」—— 傳承的味道和溫度

故事鎖定在不知名小鎮上的一家咖啡店,大家都聽過一個都市傳說,只要坐在咖啡店的某個特定座位,喝一杯咖啡,客人便能穿梭時空,回到過去或窺看未來。不過,店裡的「咖啡時光機」規矩多多,好不容易才鑽進時空的狹縫裡,卻只擁有一杯咖啡的時光,只夠匆匆跟對方見上一面,一個擁抱、一個道別,留下一句說話。宿命無從扭轉,人皆渺小,只能專心珍惜片刻的相聚。花盡心思只為重逢一瞬,儘管一切都是徒勞而回,卻實在喜歡這種不甚科學的浪漫。

Gloria Chung:我是士紳化的共犯嗎?為甚麼我不再吃 $100 的牛油果多士

最令我自己氣憤的是我一直十分喜歡這類型的餐廳、活動、食物,是否代表我一直是士紳化的共犯呢?有沒有因為我喜歡去咖啡店,附近的茶餐廳因此生意減少?有沒有因為手工啤酒酒吧太受歡迎,地產商加租,令周邊的文具舖五金舖都幹不下去?我想起屋企附近明明有 3 間中學、1 間小學,但只有一家 100 呎的文具店,餐廳卻佈滿一街。

Gloria Chung:首爾新沙洞士紳化

現在林蔭大道,已經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國際連鎖大品牌,除了標誌着新沙洞揭開國際化的新一頁,也是該區是士紳化的標誌。壞處就當然是租金上升,趕絶了小店,令到新沙洞的特色愈來愈少。雖然大街已經和香港的彌敦道沒有兩樣,但是只要細心地找,新沙洞還有不少有趣的小店,一定要往內街鑽,綠樹林蔭的小區,確是幾適合遊客,尤其是咖啡和甜品店,非常出色,推介幾間給大家。

咖啡杯蓋設計 —— 你不知道的學問

一杯外帶咖啡,是不少人早晨的開始。路上提著的香濃咖啡,永遠是途中的誘惑,叫你想要偷呷一口。可是,部分杯蓋設計成一旦開啟,即無法重新合上,淺嘗後,咖啡容易隨步伐或車廂的顫動溢出,甚至濺到身上。小小的咖啡杯蓋,從面世至今不斷改良,只為解決這個問題:避免咖啡在路途中濺出。兩位美國建築師 Louise Harpman 及 Scott Specht,多年來收集超過 500 個杯蓋,並出版書籍 Coffee Lids: Peel, Pinch, Pucker, Puncture,介紹咖啡蓋的設計變化。

Gloria Chung:收工播廣東歌

我家樓下的大型商場,下午人潮洶湧,上午水靜河飛,早上 8、9 時,我時常經過兩間開放式連鎖餐廳,「只差一點點 即可以再會面」,「由這一分鐘開始計起,春風秋雨間」,時而陳奕迅,時而容祖兒,路人如我聽到都想唱 K!不過一到 12 時開門,就像灰姑娘玩夠要返屋企一樣,轉為罐頭音樂。

Gloria Chung:不讓人打卡的咖啡店

美國著名廚師及節目主持人 Anthony Bourdain 前陣子說:「咖啡是飲料,不是 Lifestyle。」他說的話引起咖啡界的熱烈討論,說他根本不理解精品咖啡,但將他的說話套在這個打卡文化之中,亦不無道理。是的,從何時開始,咖啡不再只是一杯飲品,而是一種生活文化呢?明知道一杯咖啡的成本價錢不過幾元,但賣超過 50 元 的咖啡,在香港比比皆是,有些還不好喝呢,那 50 元 當中應該有很多都放在 Marketing 上吧。

分店只 50 家,卻被雀巢收購,市值 7 億美元的咖啡店

從加州奧克蘭起家的藍瓶咖啡,被稱為咖啡界的蘋果,成立 15 年來在全球僅 50 家分店。他的勝出之道,卻是徹底的「慢」和「跩」,一反規模化、簡單快速、顧客至上的商業原則。在藍瓶,點一杯咖啡要等上 15 分鐘,因為所有的咖啡豆都是現場烘炒,用日式虹吸壺慢慢滴取。沒有多種 size 供選取,奶泡上也不會有華麗的拉花。店員不會貼心地在杯子上寫名字,畫塗鴉,假裝跟你很熟的喊著你的名字。店裡沒有舒適的座位與空間,也聽不到輕柔的音樂 —— 如果說星巴克販賣的是一種「城市綠洲」的氣氛,藍瓶賣的就是非常單純的「咖啡本身」。

綠色和平:「共享經濟」遍地開花重塑社區情?

「共享經濟」絕非企業專利,其精粹在於個人如何把自己的閒置資源,如房屋、衣服、汽車,甚至是知識、技能,透過不同的平台與他人分享 ,因此每個市民皆有能力創造專屬的「共享經濟」。觀乎不少香港社區自發的活動,雖與金錢無關,但卻也是「共享」的一種。我們不需依靠政府和企業,靠每個人的雙手,也可以讓香港的共享社區遍地開花。

芬蘭人,每天 10 杯咖啡的文化

芬蘭人消費咖啡的能力驚人,人均一年購入 12 公斤咖啡,約即每天 10 杯咖啡左右。芬蘭人習慣配搭傳統肉桂卷享受咖啡,招待朋友,當地的勞工權益甚至包括員工每天享有起碼 2 段約 10 分鐘的咖啡時光。不過,即使芬蘭人常飲咖啡是街知巷聞,但當地甚少優質咖啡店,以致追求醇香品質的芬蘭人不得不選擇自家沖焙。

Gloria Chung:當餐廳廁所香氣也無差別的時候

美學一體化了,無計,不論是越南還是倫敦,看的都是同一個 Pinterest,同一個 Facebook,這種空間設計,有人稱之為 AirSpace,是一種根據社交媒體的愛惡而衍生出來的模範。關於產生這種效應的原因,有人歸咎於新世代的遊牧式生活和工作模式,他們需要感覺熟悉又完全不同的空間,好讓他們在世界任何角落也找到慰藉。

梁迪倫:孤獨的路

最近我看了一部電影「暗算」(The Accountant),片中主角是一位患有自閉症的數學天才。他一直幫犯罪集團擔任會計師一職,同一時間把犯罪集團的罪証暗地交給警察,把不法之徒繩之於法。他像踩鋼線般遊走於黑與白之間,危險處處,要獨善其身,不能有朋友及家人,註定是一條孤獨的路。這角色定位定得好,也許這種角色,就只有自閉症不喜歡社交的主角,才能勝任。

救世軍:自閉人士就業挑戰

中年失業,對一般人而言,是大挑戰;對自閉人士而言,更是噩耗。年過 30 的阿健兩年前丟了工作,但爸媽已屆退休之齡,他們不禁擔憂:還可以照顧自閉兼輕度智障的兒子多久呢?辦法總比困難多,阿健在救世軍接受了不同的職業培訓,最後找到真正的興趣作為職業發展:咖啡拉花培訓。

游兒:太平山街的港女、貓、老靈魂與過氣偶像(下)

對那些失戀失意的人,覓得新歡、東山再起,也許不是一時三刻的事,但重整氣場,將視野放得更高更遠,世界自然會變得不一樣。究竟別的中女是如何一邊辛勤工作、一邊保持美麗動人,同時相夫教子呢?也許有的天生麗質,有的做人做事特別有效率。對現在的港女而言,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生活本身。

梁迪倫:餐飲業千奇百趣系列 01

在餐飲服務業中,時常遇到很多怪客,讓人無奈也很氣結。多年以來,我跟我的伙伴同事時常說笑,希望把這些怪客不文明的行為,記錄成書,命名為「餐飲業千奇百趣」,希望大眾閱讀之後,學會尊重別人,體諒服務業從業員。而在今天假日,其中一間分店就發生了一個故事。

梁迪倫:小確幸是天堂還是地獄

這個週末,來到台灣,為了光顧一間咖啡店。這一間咖啡店,由一對香港夫婦創辦。他們原本是攝影師和記者,走遍世界各地,認識文化和生命。幾年前,他們對於在香港的生活感到窒息,於是把多年來的積蓄,投資過來台灣,創立了一間充滿靈性及氣質的咖啡店。咖啡店內的傢俱都是北歐舊物,菜單都是店主每天親自到菜市場挑選新鮮食材烹調的精巧美食。一間咖啡店最重要的元素,美食、咖啡、裝飾,還有象徵咖啡店靈魂的老闆,每項都沒有得挑剔。然而,這一次過來,是因為他們經歷了三年的營運之後,決定結業了。所以我專程過來台灣,為了作最後的支持,並希望當面祝福夫婦二人,希望他們之後的路向繼續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