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神經科學

|共12篇|

視覺即錯覺

兩年前,第一世界為一條裙的顏色爭持不下,最後由科學家出面調停:若說白金裙由大腦自動補光而來,其實藍黑裙也一樣,來自腦部一連串對電波的解讀與重構,最後配對出相應的顏色。換言之,所謂現實是一種大腦重構過的現象,視覺只是一種錯覺。美國腦神經科學家 David Eagleman 說法更進一步:所謂現實,就在大腦之內。

高能量飲食有害大腦

對於大眾,糖份和脂肪與肥胖同義,被認為是心臟疾病、肝病、糖尿病的元兇,雖然相關研究不無爭議,但高熱量飲食(多糖高脂肪量)不利身體健康,已有公論;近年亦有不少實驗指出,除了促成身材走樣,原來糖與脂肪亦會影響大腦表現,甚或會削弱記憶力和認知能力。

超級記憶是如何煉成的?

「記憶運動員」記憶力超群,即使在壓力下鬥記毫無關聯的資訊,如記牌記字母記數字甚至人名,都能倒背如流技驚四座。近日於科學期刊「細胞」發表的一篇研究就專門探討記憶竅門,並發現一個發明自古希臘記憶法能大幅增強記憶力。

「記憶痕跡」的恐怖由來

電影「沉默的殺機」(Hannibal)中主角漢尼拔在受害人還生存的情況下剖開頭顱,烹調人腦。單是想像,已讓人毛骨悚然。不過,出生於 1891 年 1 月 26 日的加拿大籍外科醫生 Wilder Penfield,就是為大腦外露的病人,進行大腦觸覺測試的始創者,並製作了著名的「大腦地圖」。

神經營銷:神經造影可讀心測謊?

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自 1992 年面世以來,為人類觀察大腦的能力,開闢了掌握大腦活動和機能的途徑。臨床神經心理學家 Barbara Sahakian 與神經科學家 Julia Gottwald 近日的新書,探討了神經造影技術如何改變了我們對人類行為和社會的看法,fMRI 一方面於神經學和醫學貢獻重大,另一方面亦具備局限和風險。

老鼠的情感世界

老鼠不會笑--起碼不會像人類那樣笑--從何得知牠「快樂」與否?科學家觀察老鼠的腦神經活動,再與表情動作對比,發現當老鼠興奮時,耳朵會放鬆側向一旁;疼痛的表現則似足人類:雙眼緊閉、鼻與頰部拉平、耳朵傾前,甚至有一張「鬼臉表」測量老鼠的痛楚度。不過首先,為甚麼要研究老鼠開不開心?

粗口的起源

據稱,周天子烈王駕崩,齊威王遲到惹眾怒,回嗆一句「叱嗟,爾母婢也」,正是「他媽的」之初試啼聲;美國第一句明文「F 字」遲至 1968 年方才刊於雜誌 Harper’s。不同文化有不同粗言穢語(或者沒有,例如日本),起源演變各異,但在大腦的結構中,所有粗口同屬一個區域,而且不是左腦語言區域--起碼美國認知科學家 Benjamin Bergen 如是認為。

死亡是甚麼感覺?

維根斯坦說過:死亡不是人類經驗。大概只有耶穌死而復生,但他沒有交代死時感受,所以死亡的滋味仍然無人確知。然而,借助舒緩治療(palliative care)的臨床經驗,醫學界近年對人體死前變化已有初步認識,逐步拼湊起死亡的感官地圖。人類經驗的空白,科學可以補遺。

懶惰救世界

現代文明視辛勤工作為美德,不過這種想法--一如勤勞小蜜蜂的老套寓言--原來只有小學程度,而且十分危險。科學家斯馬特(Andrew Smart)「閒散的藝術與科學」(Autopilot: The Art and Science of Doing Nothing)一書從腦神經科學角度出發,指出人類其實在最懶閒的時候最有創意,而追求高效的密集工作與癲癇症無異,窒礙健康發展之餘,摧毀人類也摧毀地球。在一片營營役役的糖衣炸彈中,只有懶惰才能拯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