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口可樂

|共6篇|

墨西哥餐廳營商之道:可樂暢銷,我偏要禁

墨西哥是全球消耗最多可口可樂的國家之一,每人平均一年飲下 180 公升之多。市民喝可樂如飲水,開食肆的自然就會大量入貨,確保供應源源不絕。但在瓦哈卡州首府瓦哈卡市,知名餐廳 Los Danzantes 偏在本月初對可口可樂頒佈禁令,表示從此不會再有這款汽水可供點選。

可樂大戰:百事才是真贏家?

很多人和事都難分高下,就像 iPhone 再紅,Android 也不缺用家。但說到喝可樂,相信就毋庸置疑。無論名氣還是銷量,可口可樂長年力壓對手,令百事可樂淪為萬年老二。不過風水輪流轉,如今雙方都拓展業務,賣起果汁、樽裝水、運動飲品甚至凍咖啡來,而在多個產品類別,百事都比宿敵更會賺錢,成為汽水業真贏家。

沒可卡因,食物製造商也能令你上癮

Android 作業系統過去一直以甜品和零食作為版本代號,最新版本則名為 Oreo。自 8 月面世以後,成功讓兩大品牌發揮協同效應,話題性大增。當中 Oreo 更是大贏家,宣傳效力可能比推出任何新款口味都更強大。而 Google 之所以挑選 Oreo 為版本代號,或因為愛吃 Oreo 跟沉迷智能手機一樣,都容易令人上癮。過去就有研究指出,沉迷於 Oreo 這種廉價、高熱量,隨處可見又致肥的零食,其「毒癮」好比可卡因、嗎啡等受管制藥物。而垃圾食物的出現,也跟毒品的發展過程頗為相似,都因為人類愈吃愈「精」。

無限 OT 恩物,日本限定——可樂咖啡

日本可口可樂公司嘗試將地球上兩大最受歡迎的黑色飲品 —— 可口可樂和咖啡,合而為一,推出了名為可口可樂咖啡的飲品。它的咖啡因含量比正常的可樂高 50%,目前於日本以自動販賣機限定的形式發售。不難發現,日本的便利店和自動販賣機放滿了各式各樣咖啡和提神飲料,為何日本人對這些軟性興奮劑的需求如此龐大?從銷量數據來看,咖啡一族主要是集中在 25 至 59 歲,當中亦以男性較多,每周大約會喝 13 至 14 杯咖啡。明顯地,這個年齡層的男性,絕大部分都是上班族。如此苛索咖啡因,無疑關乎到嚴重病態的日本職場文化。至於今次推出的可口可樂咖啡「口感」如何?對那些需要咖啡因的人來說,或者不是重點。

管理學新論:企業壽命剩下一年,想保命就要重新定義戰場

一個競爭優勢能維持多久?著名管理學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的答案是 20 年。但一位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教授麥葛蕾絲(Rita McGrath)卻直接挑戰波特,她認為,在這個瞬息外變、黑天鵝滿天飛的時代,企業優勢最多只能維持一年。這個看似大膽的主張,意外獲得了全美企業界的認可,麥可蕾絲獲選為十大商學思想家,與波特、克里斯汀生等成名已久的哈佛主流派系並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