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

|共41篇|

一本漫畫,連結日本軍事歷史與未來

日本戰敗終戰紀念日剛過去,首相安倍晉三致詞時說:「不讓戰爭慘禍發生,要謙虛的面對歷史。無論是怎樣的年代,都會貫徹這堅決的誓約。」現實是否如此?東海緊張局勢,就令以航母及外交政治為主題的漫畫銷量達數百萬本。漫畫帶出了日本軍事未來的想像,亦提出問題:日本是否有能力使用軍事力量?或應該說,會否再次使用軍事力量?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九)—— 裏新宿無限城

漫畫「閃靈二人組(GetBackers-奪還屋-)」中,東京新宿的街隅深處存在一個被稱為「裏新宿」的暗世界。「裏新宿」在設定上是日本警察管轄範圍外的無法地帶,連地圖都沒有記載,住民除了非法組織成員、流浪漢、貧民、罪犯等外,還充滿了於外部難以生存的奇人異士。有一橦超高層建築物聳立在「裏新宿」中,建築在多重違法增建下已經看不出原有的形狀,成為名叫作「無限城」的巨大混雜建築群。

鄭立:極道美食王 —— 貧乏產生慾望,慾望令人幸福

一個幸福的人生,並不是一開始甚麼都有,相反,最幸福的人生,是一開始甚麼都沒有,在貧乏中對所有東西都有慾望,而在生命當中一個個爭取,突破困難,最終也全部變得滿足。這樣看的話,贏在起跑線,一開始就有車子房子的小孩,反而對於他擁有的東西毫無感覺。不如等他有了渴求,再協助他,讓他憑籍自己的手,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才是真正的能帶來快樂。甚至這也不僅是個人的人生,去到自尊、民主、自由、正義,也是沒有分別。任何你太輕易得到的東西,人類都會感到麻木,而不會珍惜,用這去解釋我們很多社會現象,看來也說得通了。

鄭立:Grand Blue —— 誰說型男就不可以喜歡魔法少女?

我們都知道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但是絕對是知易行難。這個圍繞人類文明不去的天性問題,長期以來都是創作的題材,例如「鐘樓駝俠」,還有近代夢工廠的「史力加」,都是想青少年理解,用外貌去論斷人並不可靠。Grand Blue 正是這樣的作品,這作品也是不可貌相的類型,從表面會以為,這是以潛水運動為主題的作品。要不,也是覺得應該以大學生打鬧生活為題的作品,但是實際上,是一個把「人不可貌相」這個主題發揮到極限的作品。

Moyashi:連載漫畫的食用方法

甚麼是一套漫畫的完結?日本漫畫與歐美最大的分別是雜誌制度,當歐美(包括港漫)以作品為單位出版獨立期刊之際,日本是以雜誌為單位,將十幾套作品包裝成合集出版。然後每套漫畫連載的壽命是以受歡迎程度而決定,即暢銷漫畫長畫長有,相對上不受讀者歡迎的,就會被要求特定期數內完結,即所謂的「腰斬」。

鄭立:共產超人 —— 共產黨都有好人,而且還是超人?

一般人如你我取得國籍靠投胎,而超人像孫悟空一樣,是靠抽獎,出生時被隨機丟到了美國,而變成了一個美國佬,不用移民和領甚麼綠卡。如果他被丟到共產國家會怎樣?「共產超人(Superman: Red Son)」這個作品裡,超人還是超人,可是還是嬰兒的他,落到地球時卻因為落地點有些微不同,而掉落在烏克蘭的集體農場。當時的烏克蘭被蘇聯統治,導致他自小被洗腦教育思想毒害,反正我們都很熟悉是那種。

鄭立:水木茂自傳 —— 你會嘲笑鬼太郎的作者是個魯蛇嗎?

要說別人是「魯蛇」不難,沒錢,沒甚麼事業,讀書不怎麼樣,沒有房子,沒有車子,沒有伴侶,長得平庸和矮,甚至只是有看漫畫玩遊戲這種興趣,都可以說是魯蛇。指控一個人是魯蛇的根據,很多都不是那個人自己有問題,如果我說了一個我不怎樣認識的人是魯蛇,而後來發現真相是他出身不好或運氣不好,那麼我會覺得自己做了很可恥的事情。我自己不用,倒沒有想要勸止別人不要用的意思。只是,不妨看看這一本書,, 書名叫作「我的每一天」,是一本漫畫,因為那是一個漫畫家的自傳。而這位漫畫家就是水木茂,如果你的年紀不是太輕的話,你應該記得有套漫畫叫「鬼太郎」,他就是作者。

利志達的灰色空間

過去一年多了不少人會談論利志達,原因都離不開他是第一位被法國羅浮宮邀請合作的香港漫畫家,但利志達坦言,自己的創作跟羅浮宮存在距離,甚至離得愈遠愈好。出道 20 多年,其作風依舊獨立、怪誕,慢工細貨。利志達又指自己的漫畫不屬於流行類型,並非自己不想流行,而是想得太多:「我做過了,但大家都不覺得而已。就算是流行題材,我都會想去嘗試一些特別的方法,這樣就出事了。所以你不夠流行。」「我畫的那些太奇怪了,不是太多人喜歡。」儘管被千里之外的羅浮宮看上,這位本地漫畫家卻如此自況。

鄭立:七金剛 —— 與怪物奮戰,別讓自己也變成怪物?不了。

制止別人欺負自己的事情,我有經驗,詳情略過,結論是對方流血後就不再欺負我了,甚至還開始尊重我。那時候的我心想,事情跟被教的不一樣,教師教我們安分守己,就能受人尊重的平和生活,可是這有違現實。這樣的矛盾一直迷惑著我,直至我在舊書店偶然翻到這作品:「七金剛」。社會動盪、環境污染、貧富懸殊、罪惡橫行,而且到處都充斥著恃強凌弱的不正義。外有左派與黑社會的暴力,內有政客與權貴腐敗,司法不公,警察只注重執行命令,法庭抓不到真正的惡人,卻能打壓反抗的市民,我說的不是今天的香港,而是「七金剛」裡描述的 6、70 年代日本。

紅眼:「電影少女」—— 當酒井法子變成西野七瀨

80 後男生的成長啟蒙中,很難不曾出現桂正和這個名字。十多年後的我早已不記得漫畫內容,只念念不忘那是少年情慾的啟蒙,初戀情人的藍本,而久違的「電影少女」赫然出現在今季日劇的片單之上。漫畫版男主角弄內洋太在 25 年後跟我一樣,已成為中年大叔。當見到沒有變老的天野愛,激動得手震腳軟。事實上,當我見到飾演天野愛的西野七瀨,都有一種目光似電、初戀湧上心頭的莫名興奮。

鄭立:銃夢 LAST ORDER —— 當我們的科技夢想都實現了,世界就變得理想嗎?

「銃夢」的世界看似匪夷所思,可是卻是最正統的科幻,如果你有留意科技的發展,你會發覺裡面的東西全都是有根據的。「銃夢」裡大部分的科技,都是我們今天努力在研發和實用化的東西,作者只是創作出一個全部成功實現的未來世界。這樣人類就進入理想的烏托邦嗎?如上述所介紹的,沒有。我們多是追求發展,以為能解決一切問題,但這個故事卻描繪出一個世界,告訴你發展到那裡,有些問題還是解決不了的。

鄭立:麗島夢譚 —— 如果成吉思汗是源義經,那鄭成功是⋯⋯?

在日本那邊,有流傳著一種說法,就是說成吉思汗和源義經是同一個人。那是因為在 1924 年有一個牧師,叫作小谷部全一郎,出了一本書說成吉思汗就是源義經,起因是源義經在日本死去不久之後,成吉思汗就在蒙古神秘地出場了,但他出場之前的歷史卻不明。這種套路就是說,任何兩個年代相近的歷史人物,都可以這樣附會一番。「麗島夢譚」也是這樣的故事,而這次它的對象就是鄭成功⋯⋯ 至於鄭成功是誰呢?

紅眼:「喰」之猜想

如今常見於日本漫畫的「喰」字,不但關乎「狂賭之淵」的故事背景,還見諸「東京喰種」、「喰靈」和「喰姫」等人氣作品。問過好幾個漫畫迷和日語通,都認為廣東話或普通話應該有邊讀邊,與「食」同音。當然,這解釋也說得通,以「食」為「喰」,字面意思出入不大。所以「蛇喰夢子」真的直接讀作「蛇食夢子」?

夕立:「POP TEAM EPIC」—— 睇動畫唔睇故事唔睇畫睇咩?

絕大多數的動畫都以講故事為目標:後宮系動畫講男主角被十個八個女生追,如此多麼的優柔寡斷以至不能選定一個。日常系動畫講故事沒衝突,最少女生也會坐下喝茶,放學吹水聊到日落。長久以來,我都以為收看動畫就是欣賞劇場,欣賞畫風。這應是金科玉律,絕對真理才對 —— 直至我看到今季的「POP TEAM EPIC」。

紅眼:「學生會」之猜想

「狂賭之淵」令人想起幾套經典作品:「賭博默示錄」、「詐欺遊戲」以及「少女革命」,講述貴族校園之內,學生需要以賭博輸贏定階級,破產的學生成為奴隸,反之最為財雄勢大的學霸團隊,則雲集於權傾校園的學生會。區區一個學生會,到底有何本錢如斯巴閉?然而,這是日本 ACG 界的不成文校園倫理,學生會會長不但擁有自己的私人會議廳,地位遠超老師和訓導主任,凌駕在校長校董之上,甚至會跟其他校園以至政府部門進行外交談判⋯⋯

鄭立:把不同世代串連在一起的「童夢」

1989 年的作品「童夢」,可說是 80 年代小學生一個比較獨特的集體回憶,特別是很多人都記得非常洗腦的粵語主題曲「時代節奏」以及少女棒球選手「美樂迪」。「童夢」這個作品,其實是一個宣傳企劃。如果你有留意到的話,東京的巨蛋球場是在 1988 年開幕的,就是無綫版「童夢」所說的「多木球場」,而「童夢」這作品就是為了慶祝巨蛋的開幕,吸引年輕人,特別是兒童投入職棒而做的作品。

鄭立:「漫畫仔」—— 立志成為港漫主筆!香港版的「爆漫」?

日本漫畫中有一個很出名的作品,叫作「爆漫王」,香港叫作「爆漫」。作品以漫畫家這職業為背景,主角以成為漫畫家為目標,作品受歡迎,可謂是頗理所當然的事情,特別是對於眾多想投身職業創作的讀者,會有共鳴,也是很合理的。但是,可能並沒甚麼人知道,同樣題材的故事,在 20 年前的港漫早已有了。那就是 「漫畫仔」,臺灣譯名叫「漫畫戀事多」,作者是黃偉健。「爆漫」是以成為日本漫畫家為目標的故事,而「漫畫仔」則是以成為港漫主筆為目標的故事。

Moyashi:完美的良心回路

石之森章太郎的「電腦奇俠」(人造人間キカイダー)中,主角次郎是光明寺博士所製造的人造人其中之一,特別之處在於被安裝了「良心回路」。光明寺博士想製造一個完美的機械人,於是透過「良心回路」賦予機械人人類良心的功能,能分辨善惡。但劇情安排是敵方組織在「良心回路」完成前將博士拐走,未完成的次郎無法完美分辨善惡,而且每次聽到特定頻率的笛聲就會發狂。電腦奇俠在播放當時的副題是「懷著不完全的良心回路,在善惡狹縫間苦惱的人造人的戰鬥!」故事最終其實是問一個問題:「完全的良心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