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

|共28篇|

鄭立:麗島夢譚 —— 如果成吉思汗是源義經,那鄭成功是⋯⋯?

在日本那邊,有流傳著一種說法,就是說成吉思汗和源義經是同一個人。那是因為在 1924 年有一個牧師,叫作小谷部全一郎,出了一本書說成吉思汗就是源義經,起因是源義經在日本死去不久之後,成吉思汗就在蒙古神秘地出場了,但他出場之前的歷史卻不明。這種套路就是說,任何兩個年代相近的歷史人物,都可以這樣附會一番。「麗島夢譚」也是這樣的故事,而這次它的對象就是鄭成功⋯⋯ 至於鄭成功是誰呢?

紅眼:「喰」之猜想

如今常見於日本漫畫的「喰」字,不但關乎「狂賭之淵」的故事背景,還見諸「東京喰種」、「喰靈」和「喰姫」等人氣作品。問過好幾個漫畫迷和日語通,都認為廣東話或普通話應該有邊讀邊,與「食」同音。當然,這解釋也說得通,以「食」為「喰」,字面意思出入不大。所以「蛇喰夢子」真的直接讀作「蛇食夢子」?

夕立:「POP TEAM EPIC」—— 睇動畫唔睇故事唔睇畫睇咩?

絕大多數的動畫都以講故事為目標:後宮系動畫講男主角被十個八個女生追,如此多麼的優柔寡斷以至不能選定一個。日常系動畫講故事沒衝突,最少女生也會坐下喝茶,放學吹水聊到日落。長久以來,我都以為收看動畫就是欣賞劇場,欣賞畫風。這應是金科玉律,絕對真理才對 —— 直至我看到今季的「POP TEAM EPIC」。

紅眼:「學生會」之猜想

「狂賭之淵」令人想起幾套經典作品:「賭博默示錄」、「詐欺遊戲」以及「少女革命」,講述貴族校園之內,學生需要以賭博輸贏定階級,破產的學生成為奴隸,反之最為財雄勢大的學霸團隊,則雲集於權傾校園的學生會。區區一個學生會,到底有何本錢如斯巴閉?然而,這是日本 ACG 界的不成文校園倫理,學生會會長不但擁有自己的私人會議廳,地位遠超老師和訓導主任,凌駕在校長校董之上,甚至會跟其他校園以至政府部門進行外交談判⋯⋯

鄭立:把不同世代串連在一起的「童夢」

1989 年的作品「童夢」,可說是 80 年代小學生一個比較獨特的集體回憶,特別是很多人都記得非常洗腦的粵語主題曲「時代節奏」以及少女棒球選手「美樂迪」。「童夢」這個作品,其實是一個宣傳企劃。如果你有留意到的話,東京的巨蛋球場是在 1988 年開幕的,就是無綫版「童夢」所說的「多木球場」,而「童夢」這作品就是為了慶祝巨蛋的開幕,吸引年輕人,特別是兒童投入職棒而做的作品。

鄭立:「漫畫仔」—— 立志成為港漫主筆!香港版的「爆漫」?

日本漫畫中有一個很出名的作品,叫作「爆漫王」,香港叫作「爆漫」。作品以漫畫家這職業為背景,主角以成為漫畫家為目標,作品受歡迎,可謂是頗理所當然的事情,特別是對於眾多想投身職業創作的讀者,會有共鳴,也是很合理的。但是,可能並沒甚麼人知道,同樣題材的故事,在 20 年前的港漫早已有了。那就是 「漫畫仔」,臺灣譯名叫「漫畫戀事多」,作者是黃偉健。「爆漫」是以成為日本漫畫家為目標的故事,而「漫畫仔」則是以成為港漫主筆為目標的故事。

Moyashi:完美的良心回路

石之森章太郎的「電腦奇俠」(人造人間キカイダー)中,主角次郎是光明寺博士所製造的人造人其中之一,特別之處在於被安裝了「良心回路」。光明寺博士想製造一個完美的機械人,於是透過「良心回路」賦予機械人人類良心的功能,能分辨善惡。但劇情安排是敵方組織在「良心回路」完成前將博士拐走,未完成的次郎無法完美分辨善惡,而且每次聽到特定頻率的笛聲就會發狂。電腦奇俠在播放當時的副題是「懷著不完全的良心回路,在善惡狹縫間苦惱的人造人的戰鬥!」故事最終其實是問一個問題:「完全的良心是甚麼」?

夕立:世界末日後怎樣厭世?談「少女終末旅行」

「厭世」可謂港台青年的共同語言。不久之前,臺大開「魯蛇社會學」,課堂座無虛席。曾幾何時,我也是「每日來點負能量」專頁的忠實讀者。厭世跟自暴自棄又不太一樣。雖然教眾常引太宰治的「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但一般道歉完就態度照舊,繼續懶理社會期望。個個都「厭世」,唔通個個都想厭世咩?在剛完結的動畫「少女終末旅行」也談厭世,不過是很詩意、很積極的厭世。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六)—— 九寨概念的誕生

實際存在於歷史地理空間中的都市,被轉化成虛構風景,被眾多作品重複引用(尤其日本流行文化),這一剎那的片段最終被定格成永恆。九寨是永恆的邊陲,因為其遠離任何權力結構的無政府主義性質,注定無法成為中心。這種「無法成為中心」的命運,使九寨在任何作品中都成為時空間的區隔:過去未來與現在、日常與非日常、理性與非理性、現代性與去現代性、真實與虛構、物理與電子網絡,始終遠離當下的「我們」。

紅眼:把一條 L 放在頭頂的意義

大抵每個男士心目中都有一個飛機頭。尤其在老一輩眼中,飛機頭並不是髮型,而是泛指跟花旗頭對著幹的另一群人。花旗頭是優雅、精英、上流社會的象徵,而飛機頭實則是「死飛仔」個「飛」,梳飛機頭的男孩,通常予人耍酷、大膽、不聽話的印象。在今日看來,這個籠統的說法已經過時,而且時移世易,如今在中上環出沒的上流精英,意氣風發後梳露額頭才是主流。說法會過時,貓王 Elvis Presley 頂著的飛機頭,則永不過時。這傳統的油頭髮型,在我心目中是最正宗的飛機頭標準,可惜現在已不流行,畢竟它太過油膩了。

鄭立:拿破崙 —— 世紀末救世主傳說之你已經死了

這個故事基本上就是拿破崙的傳記,但不像時下的作品。現在的作品流行幾種方式,第一種是美化,但拿破崙沒有變成美少年。第二種是女體化,拿破崙也沒有變成女人,反而是目前非常罕見的「麻甩化」,全部法國佬變成 80 年代式的男子漢,由一個麻甩佬帶領一群麻甩佬制霸全歐。你看看畫風大概也不會懷疑就是那樣的故事,至於故事是否跟史實,只能說是大部分合史實,為了爽和男子氣概多少要改一下,還好裡面有文字版的史料補充。

嚴禁加班!改革工作環境,「龍櫻」作者防過勞病

漫畫「名偵探柯南」作者青山剛昌宣布長期休刊,原因是要停工養病。同類事件在日本漫畫界時有所聞,「ONE PIECE 海賊王」的尾田榮一郎、「HUNTER×HUNTER」的富樫義博及「NANA」的矢澤愛,也曾「告假病」停刊。不少人認為,年中無休、食無定時兼長期熬夜,成為漫畫家的催命符。以「龍櫻」打響名堂的三田紀房,就在迎接續集「龍櫻 2」於明年初開始的連載時,徹底改變自己及助手們的工作模式,定下「周休 3 日」及「嚴禁加班」等規矩。到底有何原因令他銳意變革?

鄭立:稻中乒團 —— 在說為基層草根打拼之前,你真的清楚他們是甚麼人嗎?

很多想要或曾想要爭取公義的人,慢慢認知到基層並不那麼美好的真面目,看到普羅大眾不接受,不理解,冷漠,或者為了一盒月餅這樣的小利,把選票和社會賣出去時,就很容易會產生抱怨,例如說香港人不值得擁有甚麼之類。但是,那只是因為對大眾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草根階層本來就如此,一直也如此,香港如此,日本如此。如果你真的不能愛這樣的人,你最好對自己坦誠。每個說要為基層打拼、謀福利的人,都應該看看「稻中乒團」,然後想清楚,你就是為這樣的人犧牲你的時間、金錢,甚至自由,去爭取這種人的權利和選票。如果真的有想清楚這點,那就沒甚麼值不值得的問題,你會發覺,民主與公平,從不是世人值不值得擁有,而是你自己值不值得做的問題。

鄭立:任俠沉沒 —— 黑幫為報血仇家恨騎劫太空穿梭機

正如想懂香港黑社會就要看古惑仔一樣,如果對日本的黑社會有興趣,也有相關的作品,例如「英雄本色」,也會有人叫你玩人中之龍,當然,這個「任俠沉沒」也是以黑社會為主題的作品。故事講一個叫「龍伍」的黑社會硬漢,不僅名字,連外表都與「賭神」裡面的伍哥相似。有一天,他回家發覺全家被屠,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便決心要向組長報仇。

鄭立:七笑拳 —— 珊璞和譚仔阿姐一樣,在 1988 年時是 16 歲

「七笑拳」和今天的世界很像,幾乎沒有東西和中國無關。所有新的東西,以及不能解釋的東西,都會被歸究於中國或發源自中國。這樣的情況,在中國週邊的國家很常見,一切的社會問題,多少都有些「中國因素」。不過同樣地,也有很多人不分青紅皂白就把中國視為解決一切問題的方法,例如經濟不景,就說要靠中國解決,他們的想法和「七笑拳」裡的人很相像,你會發覺裡面的角色,經常都會去中國尋找各事情的解決方案。

鄭立:四打旋風 —— 以電競為題材的港漫竟然預言了未來?

說起快打旋風主題的港漫,大家通常都會想到那些阿 KEN 被豪鬼 XX 的故事。可是這次要介紹的「四打旋風」,應該就比較少人記得了。「四打旋風」明顯就是一個乘著快打旋風熱潮而創作的漫畫,不過絕非那些動不動就強 X 的重口味港漫,相反竟然是兒童向的作品。漫畫雖然畫功不算好,人物也有點其貌不揚,但從二十幾年後的今天細心看之後的電玩發展的話,這個漫畫的很多內容竟然是預言。

Moyashi:肢體層層疊

駕籠真太郎的名字,如果有留意日本怪奇/獵奇類畫師的話,應該都會聽過。他算是獵奇類畫師中比較著名的其中幾個,除了畫漫畫、平面設計外,他還會造些小玩具。他曾經將玩具概念結集出書,部分真的造成實物出售,獵奇中帶點變態味與異色的深度。駕籠成名其中一個原因,應該是因為他沒有故意賣弄血腥色情。人類肢體是他作品中重覆出現的元素,透過將肢體分解、與異物組合的方法給予身體新的意義。獵奇只是結果,而非目的。「超傳腦」的未來文明用生化技術,將人類肢體組合成不同用具,浸在水槽中的大腦透過電波操縱微型化的身體。這樣的身體與器具有何分別呢?工具與身體的界線又應該劃在甚麼地方?抑或大腦以外所有的部分都是工具而已?

鄭立:村上紀香 RON —— 謝謝你,江青同志,有圖有真相

「龍」的背景是抗日戰爭,武功高強的主角「押小路龍」雖然在日本長大,不過卻有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結果在機緣巧合下,發現了自己老母真的是中國人。為了尋根,決定去當年的中國大陸,後來還改名為「李龍」,決心當個中國人。為了貫穿這段歷史,主角的經歷豐富到難以置信,那邊讀完武術學校,後來就變成了企業總裁,連游擊隊都當過了,還玩到上山去學拳,說這是民初版的武俠小說也真的錯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