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

|共20篇|

中日拉鏈戰爭

絕大部分時裝公司都會外判拉鏈工序,因而造就過百億美元的龐大市場。其中,日本企業 YKK 以近半市佔率位居龍頭,銷路遍佈全球,中國福建潯興拉鏈科技則靠巨大國內市場發跡,對 YKK 的領導地位逐漸構成威脅。不起眼的細節背後有何商業競爭,又透露了甚麼營商法則?

鄭立:知道名字吃過飯就叫作人脈了嗎?

俗語說,「識人好過識字」,大家都說人脈是很重要的東西,所以經常去胡亂認識一些三教九流的人。其實也不是三教九流的人,就是常常出席一些社交場合,去結識一些看起來很厲害的人,業界行尊,或者是名人,動不動就合照,這種行為一般稱之為菠蘿雞。不過,每個教你做生意的人,都會強調這種事情是必然而且重要的,你必須建立人脈。

收購 Twitter 的一場豪賭

幾個月前,紐約客一篇文章「Twitter 的末日」(The End of Twitter)預測 Twitter 即將覆亡的幾個凶兆:Twitter 市值被高估、業績低迷,用戶數字連續第 6 個季度出現增長停滯,都足以讓買家卻步,買家還必須面對 Twitter 本身所遺留的問題:包括管理層的混亂和公司的身份危機。

大數據的起源、成功與失敗

歷史學家黃仁宇提出,「數字管理」(mathematically manageable)是現代商業社會的主要特徵。由部門分工、制度運作到商品流通、收支平衡,均需精細管理;同樣,一個能以數字管理的國家,才是一個現代化的國家。現代國家或許一早出現,以數據管理的公司,卻要直到二戰之後,由美國福特汽車牽頭才普及。現代財政管理的始作俑者,同時也是惡名昭彰的越戰搞手--Robert McNamara 是如何將數字管理帶入企業乃至國家?

鄭立:把敵人當交易對象的荷蘭人

在史記‧伯夷列傳中的「義不食周粟」是被傳統仕人讚揚的,讚揚一些人忠誠堅定,即使餓死,都不與敵人交易,不受敵人恩惠,不為敵人工作。這看起來很美好。對敵人就應該杯葛他們對嗎?不過,如果你同時有讀西方歷史,他們又有另一個看法。

鄭立:商人有祖國——第一次中東戰爭

在 1948 年,以色列面對中東諸國聯軍的圍攻。當年的以色列,他們的兵力比起香港警察的數量還要少。全世界都認為以色列對抗聯軍的結果,就是兩星期內投降。但是,以色列背後,有縱橫了國際商場久了的猶太商人,正所謂「商人無祖國」,他們一定是隔岸觀火,置身事外吧?錯了,都說這句話根本不是真理。

為何手機總是那麼快壞?

即使你自認長情又專一,手上的電子產品如手機、手提電腦、打印機,每每到三、四年便離你而去;即使你打算帶去修理,修理費分分鐘比購買新產品還要昂貴,逝去產品留不住,「計劃性淘汏」(Planned Obsolescence)是都市傳說,還是真有其事?

外國開會 dos and don’ts

各處鄉村各處例,不單只飲食、談吐、打扮等風俗習慣,就連開會傾生意,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一套。不諳對方的禁忌,產生誤會,令合作或交易告吹,造成巨額損失,實在因小失大。英國廣播公司就歸納出 5 種外地開會的特點,令你與來自五湖四海的伙伴或客人交流,都可以得心應手。

鄭立:創業家該認識甚麼人?

我在創業的初期,也被邀請參加很多所謂的創業活動,或者創業界的活動,他們的目標,基本上不外乎「讓青年創業家互相認識,促進合作」。網絡上也有一些聲音說,你要創業,就不應該參加那麼多這種活動,因為這種活動其實不太能幫到你。其實主要問題是,我們要怎樣決定,要跟甚麼人合作?如果我們沒有這標準,那這麼多創業家,我們是挑不出合作對象的。

鄭立:你說你做服務業,那服務業是甚麼鬼東西?

很多創業者就像政府一樣,雖然實際上是在做服務業,但心理上並不清楚自己在做的是服務業。沒有服務業的概念,結果就是導致了客人不來,來過的也不想再來,或者沒留下甚麼印象。是否我們做了我們所說要提供的服務,例如別人要吃個飯,我們給飯他吃,就是完成了我們的工作?或者只是像劉德華所說「有禮貌」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