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

|共28篇|

忍你還是避開你?逃離「毒母」的心理掙扎

在日本社會,不時有追求完美、將價值觀強加於子女身上的「毒母」,她們以愛之名束縛孩子,限制他們的行動和發展,同樣叫人為難痛苦。日本「朝日新聞」採訪多名飽受母親壓力,從「毒母」身邊逃離的成年女性,剖析她們斷絕母女關係的前因後果,以及在內疚與解脫之間的心理掙扎。

初相識時,6 個更易破冰的秘訣

樣子決定命運,即使我們深明樣貌不反映一個人的能力,但研究顯示外貌能預測美國參議院的選舉結果。此外,若外表冷酷、看似無能,大眾更易接受這些「樣衰者」受到排斥。先天不足,後天的確能夠補救。第一印象相當重要,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教授 Alexander Todorov 表示,人們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時間,便會判斷出某人的可愛度、可信度和能力。據多項心理學研究,BBC Capital 專題歸納了多項有助改善你第一印象的方法。

古老又現代的冰島語

如果語言有活化石,冰島語就是其中一塊。世上會說冰島語的人不多,大概就只有在冰島上生活的 30 多萬人口。可是,隨着冰島經濟發展,冰島語卻有「難言之隱」。初步研究反映剛開始學說話的孩童愈來愈少機會接觸冰島語,一方面冰島語讓冰島人感自豪,另一方面學生的母語閱讀能力和詞彙量大不如前,都與冰島語的「難」字有關。學冰島語難,因冰島語千年來的語法近乎沒有變化。

當我們在「唔⋯⋯」的時候,其實在想 3 個你不知道的秘密

工作場合、社交聯誼或情人對話,最忌 Dead Air。對方提問,拋出一個球,你不給予反應,或接話時機慢上幾拍,都難免讓人覺得無禮貌或不上心。人們日常溝通一問一答之間的空隙,大約是 200 微秒,快到不會「聽」到停頓位。在對方的提問之後你緊接一聲「唔……」,意思就是「等等,我知道輪到我說話了,我不想沉默,但我還未準備好要說甚麼。」不過,你可以「唔……」多久?「唔……」的時間夠思考嗎?事實上,人們並不是真的需要時間思考,而是另有所圖。說話很簡單,人類很複雜,一句簡單的「唔……」,其實大家都背後做著某件極為細微和敏感的事。

救世軍:「孫子」兵法搞定祖孫溝通

許多雙職或單親家長將子女交給老一輩照顧,但要祖父母追上時代步伐並不容易;不同的管教方法、價值觀、溝通方式等,亦往往導致家庭衝突。陳爺爺就從未想過,70 歲後竟要重新學習。兒子離婚,太太病逝,陳爺爺頓失支援,要獨力教養孫兒,才驚覺自己根本不認識社會的新制度、價值、潮流,傳統家長式的管教更拉遠了爺孫的關係。為了追上孫兒的學習進度,他夜夜自學英文 2 小時和預習課文,翌日再教孫兒做功課和溫習。但他對學校教學流程、家課指示等一知半解,常與孫兒爭執。當他發現孫兒打機時,又禁不住大聲喝罵,鞭策他溫習;而孫兒只道是休息娛樂,感到委屈。爺孫之間的誤解愈積愈多,隔了一代人,像隔了一重山。

6 種值得深交的同事

白領皆知,你與同事的關係如何,你的職場生活也必如何。但時間和精力有限,要跟所有同事都打好關係,根本是天方夜譚。商業媒體 Fast Company 綜合多名專家意見,歸納出辦公室內最重要的 6 種人,值得你主動加強溝通,令工作更為輕鬆、愉快和有意義。

與動物講說話,這算正常嗎?

如果一個人經常自言自語,其他人可能覺得他不正常;但經常對動物講人話的人,在大眾眼中似乎沒甚麼問題。有些人跟動物聊天,堅稱彼此能夠溝通,更多人則不太在乎牠能否得懂,抱著貓狗自說自話。聽來古怪?其實還好。專家認為人選擇跟動物對話,主要是出於擅長擬人化及具同理心的本性,屬於正常反應。

說出來,真會舒服一點?

常言道,男人是 cave animal,有事喜歡「收收埋埋」,躲起來自我療傷;女人則完全相反,心煩就愛呼朋喚友,大吐苦水聊個通宵達旦,直言「不談心事不算姊妹」云云。然而,把煩惱直說出來,真會舒服一點?Deborah Tannen 作為女性語言學家卻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反駁,分析此話絕非萬試萬靈,有時候甚至會適得其反。

一開口就透露你的性格

不同性格的人,說話的用字會有所不同?平時我們說「注意你的用字」,也許真的有其道理,因為說話隨時透露的你的真實性格。英國心理學家 Christian Jarrett 日前在 BBC Future 專欄,簡述了不同性格的人,在用語上會有何差異。

Small talk 雖小 Dead air 事大

閒談,Small talk,聽來無足輕重,很多人還蔑視為浪費時間,寧願自閉。但在社交場合上,沉默絕對不是金。根據美國作家 Debra Fine 的著作 The Fine Art of Small Talk,閒談是良好溝通的基礎,交談中尷尬的沉默,亦即人人聞之色變的 Dead air,可以叫人口唇發乾,或者心跳加快,甚至大腦一片空白。善於閒聊的人,是能令任何人都感到親切和熟悉,獲接納或者受重視,這種能力對於職場、商業往來、友情以及家庭等各種人際關係都有極大的裨益。

做人要識嗌「唔好」

有時你覺得自己不夠時間,是因為你不懂得「Say NO」,結果時間都花在錯誤或無關重要的事情上。美國侯斯敦大學商學院教授 Vanessa M. Patrick 稱:「能善用 No 溝通,反映你是在自己人生中的駕駛座。」不過,Say No 也有技巧和策略。Patrick 與波士頓大學市場學教授 Henrik Hagtvedt 2012 年的研究表示,回答「我不會」(I don’t)比「我不能」(I can’t)讓受驗者能夠更容易抽離不願意的承諾。

自言自語的好處

大庭廣眾自言自語,少不免被白眼以待,若不是有第三眼能見別人所不能見,就是出現幻覺與假想對象對話,當即被冠上「精神病」帽子。其實,自言自語不一定代表精神問題,事實上我們經常在不自覺下與自己對話,諸如「鎖匙放哪裡了」的瑣碎自問,或午夜睡前三省吾身的深層交流。自言自語不單正常不過,而且有助健康,甚至是另類成功之道。

如何讓政見爭論更有意義

要民主還是不要民主。支持 831 還是反對 831、支持「有勝算」的薯片還是「更公正」的胡官……從日常對話到社交媒體交流,每天都上演大大小小的論戰。在爭論政見時,往往各執一詞。不要撕裂,是先前所有特首候選人的共同口號。然而,到底如何讓爭論來得更有意義?如何說服他人?假如撕裂源於政見不同,我們如何從政見討論中修補撕裂?

通訊科技進步讓人更怕醜?

科技進步,通訊工具使人可以在千里之外即時對話,但「通訊愈便利,愈妨礙溝通」的說法甚囂塵上。互聯網與電話真的使人的社交能力萎縮嗎?英國利物浦約翰摩爾斯大學文化歷史教授 Joe Moran 花了三年時間,研究「害羞」與科技之間的關係,結論是科技從沒徹底改人類本質。

當「凝望」成為一種交友活動

低頭族之所以低頭,除了是沉迷 Facebook 捉小精靈,也是避免與人四目交投,怕對方看穿自己、看低自己,又或是看不到自己。既是缺乏自信,卻又猜疑對方。我們唯有借用智能手機,找個藉口躲開目光,藏身虛擬社交平台,截斷現實眼神接觸。澳洲的 Igor Kreyman 則反其道而行,他創立組織「Human Connection」,定期舉辦「互相凝視」活動,希望從兩人的靈魂之窗,聯繫彼此的靈魂。

如何說服「後真相人種」?

「後真相」(Post-truth)膺選牛津詞典 2016 年度選字,現象頻繁見於英國脫歐公投及美國大選,但人類早有敵視事實的前科,不論自然科學還是政治理念,向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事實缺乏說服力,未必是出於集體反智,有學者指,人類的認知並非全然是智力活動,與心理亦大有關聯,成見一旦形成,便難接受其他解釋。在後真相時代,我們還能以理服人嗎?

5 招結伴同遊防絕交策略

兄弟閏密相識十多年,結伴同遊卻是第一次。為此你滿心雀躍,以為經過旅行洗禮關係會更上一層樓,不料最終弄巧反拙雙方自此反目成仇。俗話說相見好同住難,同住尚且難,同遊更是難上加難。平日自忖大家默契無限,到同遊異國,才發現大家想法大不同,加上旅途中各種意外考驗,一次旅行回來分分鐘絕交。如何和死黨第一次旅行後不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