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

|共17篇|

做人要識嗌「唔好」

有時你覺得自己不夠時間,是因為你不懂得「Say NO」,結果時間都花在錯誤或無關重要的事情上。美國侯斯敦大學商學院教授 Vanessa M. Patrick 稱:「能善用 No 溝通,反映你是在自己人生中的駕駛座。」不過,Say No 也有技巧和策略。Patrick 與波士頓大學市場學教授 Henrik Hagtvedt 2012 年的研究表示,回答「我不會」(I don’t)比「我不能」(I can’t)讓受驗者能夠更容易抽離不願意的承諾。

自言自語的好處

大庭廣眾自言自語,少不免被白眼以待,若不是有第三眼能見別人所不能見,就是出現幻覺與假想對象對話,當即被冠上「精神病」帽子。其實,自言自語不一定代表精神問題,事實上我們經常在不自覺下與自己對話,諸如「鎖匙放哪裡了」的瑣碎自問,或午夜睡前三省吾身的深層交流。自言自語不單正常不過,而且有助健康,甚至是另類成功之道。

如何讓政見爭論更有意義

要民主還是不要民主。支持 831 還是反對 831、支持「有勝算」的薯片還是「更公正」的胡官……從日常對話到社交媒體交流,每天都上演大大小小的論戰。在爭論政見時,往往各執一詞。不要撕裂,是先前所有特首候選人的共同口號。然而,到底如何讓爭論來得更有意義?如何說服他人?假如撕裂源於政見不同,我們如何從政見討論中修補撕裂?

通訊科技進步讓人更怕醜?

科技進步,通訊工具使人可以在千里之外即時對話,但「通訊愈便利,愈妨礙溝通」的說法甚囂塵上。互聯網與電話真的使人的社交能力萎縮嗎?英國利物浦約翰摩爾斯大學文化歷史教授 Joe Moran 花了三年時間,研究「害羞」與科技之間的關係,結論是科技從沒徹底改人類本質。

當「凝望」成為一種交友活動

低頭族之所以低頭,除了是沉迷 Facebook 捉小精靈,也是避免與人四目交投,怕對方看穿自己、看低自己,又或是看不到自己。既是缺乏自信,卻又猜疑對方。我們唯有借用智能手機,找個藉口躲開目光,藏身虛擬社交平台,截斷現實眼神接觸。澳洲的 Igor Kreyman 則反其道而行,他創立組織「Human Connection」,定期舉辦「互相凝視」活動,希望從兩人的靈魂之窗,聯繫彼此的靈魂。

如何說服「後真相人種」?

「後真相」(Post-truth)膺選牛津詞典 2016 年度選字,現象頻繁見於英國脫歐公投及美國大選,但人類早有敵視事實的前科,不論自然科學還是政治理念,向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事實缺乏說服力,未必是出於集體反智,有學者指,人類的認知並非全然是智力活動,與心理亦大有關聯,成見一旦形成,便難接受其他解釋。在後真相時代,我們還能以理服人嗎?

5 招結伴同遊防絕交策略

兄弟閏密相識十多年,結伴同遊卻是第一次。為此你滿心雀躍,以為經過旅行洗禮關係會更上一層樓,不料最終弄巧反拙雙方自此反目成仇。俗話說相見好同住難,同住尚且難,同遊更是難上加難。平日自忖大家默契無限,到同遊異國,才發現大家想法大不同,加上旅途中各種意外考驗,一次旅行回來分分鐘絕交。如何和死黨第一次旅行後不反面?

如何「有品」地拗頸?

關愛座給誰坐?孩子吵才正常?愛國就要愛港?今時今日,沒甚麼事不能拗,卻甚麼事都難拗。口說理性討論,心卻誓不低頭,結果愈說愈激,最終一言不合,輕則翻臉收場,重則大打出手。在這種「非贏即輸」的風氣下,怎樣才能「有品」地與人討論?「紐約時報」綜合多位心理學家及哲學家的意見,作出以下建議。

關琋鎂:放手,不放棄

我在意的不是最後的輸嬴,而是過程,這是最能夠讓孩子學習和體驗的部分。做城堡這個夢想很異想天開嗎?偉大的發明有哪樣不是由「異想天開」作起點?讓孩子發揮自己的小宇宙,不要給他們大人的枷鎖,站在孩子的角度看世界,你會發現一片很不一樣的天空。

我希望老師知道……

當香港的小三學生忙於操練艱澀的考題,美國一個小三老師 Kyle Schwartz 的班上也有一份必修功課,不過非常簡單,是題為「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的續寫句子,學生可以選擇是否匿名交答案。自 Schwartz 年前開始在 Twitter 分享學生的答案後,#iwishmyteacherknew 爆紅全國,不少老師仿而效之,不約而同得到意想不到的答案。

學校沒有教的溝通招架術

有些人說話刻薄,你作為親戚朋友同學同事,聽來雖覺難受,但為免翻檯收場,只能尷尬陪笑。不過,美國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榮譽教授 Kathleen Kelley Reardon 認為,兩個人對話,各要負上一半責任,而若然懂得技巧,你更可化被動變主動。以下是她提供的 5 項建議,有助你從消極負面的對話中解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