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

|共13篇|

鄭立:共產超人 —— 共產黨都有好人,而且還是超人?

一般人如你我取得國籍靠投胎,而超人像孫悟空一樣,是靠抽獎,出生時被隨機丟到了美國,而變成了一個美國佬,不用移民和領甚麼綠卡。如果他被丟到共產國家會怎樣?「共產超人(Superman: Red Son)」這個作品裡,超人還是超人,可是還是嬰兒的他,落到地球時卻因為落地點有些微不同,而掉落在烏克蘭的集體農場。當時的烏克蘭被蘇聯統治,導致他自小被洗腦教育思想毒害,反正我們都很熟悉是那種。

唐明:俄國貴族的革命基因

俄國貴族都是知識分子,或大藝術家。19 世紀 40 年代是俄國貴族知識分子成就的巔峰:以世界級的文學家和音樂家而言,簡直是群星璀璨,震鑠古今。他們的特點是普遍憂國憂民,有強烈的政治訴求和高尚的道德情懷 —— 為英國、德國貴族所遠遠不及。

共產主義是……

“Communism is like prohibition, it’s a good idea but it won’t work.”
– Will Rogers, American Actor

共產主義就像是禁酒令:它是個好主意,但沒有用。
– 威爾·羅傑斯(美國演員)

【短片】「十月革命」是死胡同還是新理想?

十月革命實質發生在公曆 1917 年 11 月 7 日,按當時俄羅斯儒略曆法計算是 10 月 25 日至 26 日,十月革命的稱號亦沿用至今。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黨促成人類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在人人手持 iPhone 的 2017 年,100 年前的工人革命已是過時的政治符號,為何仍要回顧這場遠在俄羅斯的革命?

陶傑:強國崛起的歷史循環

時當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朝野看不通蘇聯這個新興的共產國家。海軍大臣邱吉爾第一個將列寧的十月革命定性為瘟疫,而不是共產主義的理想。當時英國首相萊佐治對於邱吉爾不斷游說攻列寧蘇維埃政權甚感不滿。他指摘邱吉爾的反共是一種執著,敦促邱吉爾:「你的執著影響了你理性平衡的判斷,你應該放下包袱。」萊佐治接受現實,認定不論是否喜歡蘇聯,俄羅斯帝國已經滅亡了,新興的蘇維埃是一個事實。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萊佐治與蘇聯簽署貿易協定,這是英國和西方第一次正式承認蘇聯的現實。

150 年過去,「資本論」還有價值嗎?

「資本論」第一卷出版至今 150 年,對世界歷史的影響僅次於聖經。列寧、斯太林、毛澤東、哲古華拉及卡斯特羅等共產主義人物,均將此書奉為教科書。誠然,當時馬克思在書中預言,資本主義崩潰及共產主義的勝利,結果都未有成真,現在看來這些分析似乎言過其實。不過德國多名政治及經濟學者認為,「資本論」所提出的經濟理論,時至今日依然有其意義。

一座屋苑看蘇聯變質

有傳列寧遺孀說過:假如列寧夠長命,肯定會被史達林收監。列寧下場的確比不少同志幸運:1936 年至 1938 年史達林「大清洗」期間,多達 60 萬人遇害,數以十萬計人民遭囚禁於勞改營,連其後流亡墨西哥的托洛茨基,亦被蘇聯秘密警察用破冰斧鑿腦斃命。革命從理想開始,卻以慘劇告終。美籍俄裔歷史學家 Yuri Slezkine 新作 The House of Government: A Saga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就從一座屋苑的命運,探討蘇聯由「大理想」淪為「大恐怖」的歷史。

【法國大選】Alain Badiou:永遠揚棄選舉

自由派為馬克宏當選法國總統歡呼,左翼學者卻紛紛批評,法國哲學家巴迪歐(Alain Badiou)認為民主議會選舉只會強化保守傾向,揚言人民應該「永遠揚棄選舉」,轉而「重新闡發政治」,才是真正值得投入的政治抗爭。

資本主義後的四個未來

當朱克伯格能編寫出「鋼鐵俠」中智能管家 J.A.R.V.I.S. 的雛形、亞馬遜快推出免人手交易的超級市場 Amazon Go,代表我們的科技已逐漸掌握機器學習,社會亦走向「自動化」(Automation)趨勢:機器取代人手,傳統工種交由機械人處理。在這後資本主義社會,人應如何自處?世界會走向何處?科技思想家 Peter Frase 提出四種可能:兩種天堂,兩種地獄。

共產遺禍:中國「紅色旅遊」席捲全球

中共建國 67 年,經歷幾十年政治鬥爭的蹉跎歲月,多番實踐「社會主義建設」,搞過「人民公社」、「土地改革」,然而,這沒有令中國過渡到共產主義,反之帶來的,是飢荒和無數死傷。結果,中共唯有走上改革開放的道路,雖然中國現在仍在「中國共產黨」治下,實際上,資本早就與西方接軌,經濟踏上自由化的道路。然而,中國人對舊時代那股共產主義色彩依然眷戀——他們不但恆常唱紅歌、跳愛國舞、演樣板劇,有錢的,更會參加「紅色旅遊」(Red Tourism),到各處追憶中共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