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

|共14篇|

鄭立:共產超人 —— 共產黨都有好人,而且還是超人?

一般人如你我取得國籍靠投胎,而超人像孫悟空一樣,是靠抽獎,出生時被隨機丟到了美國,而變成了一個美國佬,不用移民和領甚麼綠卡。如果他被丟到共產國家會怎樣?「共產超人(Superman: Red Son)」這個作品裡,超人還是超人,可是還是嬰兒的他,落到地球時卻因為落地點有些微不同,而掉落在烏克蘭的集體農場。當時的烏克蘭被蘇聯統治,導致他自小被洗腦教育思想毒害,反正我們都很熟悉是那種。

沒有愛人?不要緊,你還有黨啊

在近年,用「聚會」來形容中國相親活動或許已不貼切,因為相親在中國,已發展為成千上萬人參與的「大會」。有父母為子女下半生的幸福操心、亦有希望尋找真愛的男男女女;相親大會儼然中國人走向婚姻的必然一步。除了民間團體舉辦的活動外,近日,更有由共青團發起的相親大會。政府之所以如此關心國民幸福,皆因據估計,在過往的一孩政策,及傳統重男輕女的思想下,到 2020 年,35 至 59 歲的未婚男性人數將達 1,500 萬人。女性方面,中國 2010 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30 歲以上的未婚女性佔女性人口的 2.47%,已是 2000 年的兩倍。中國政府將要持續面對男女比例失衡,及女性遲婚不婚等現象。

【短片】「十月革命」是死胡同還是新理想?

十月革命實質發生在公曆 1917 年 11 月 7 日,按當時俄羅斯儒略曆法計算是 10 月 25 日至 26 日,十月革命的稱號亦沿用至今。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黨促成人類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在人人手持 iPhone 的 2017 年,100 年前的工人革命已是過時的政治符號,為何仍要回顧這場遠在俄羅斯的革命?

齊來下載愛黨 APP,做個「虛擬」中國人

曾在毛澤東時代高高懸掛的愛國標語,已經跟不上新世代。培育新一代愛黨青年的方式,早就滲入網絡,明確打著灌輸中共思想為旗號的「黨 App」,取代當年的大字報,完成一系列政治宣傳任務,清一色紅底圖案,未 Click 入去已感覺得到中共色彩。中國網絡汪洋中數以百計「黨 App」,雖則數量龐大,但沒有個別特色,一般遇到這類型的 App 或網站,我們會稱之為 Content Farm,「黨 App」則可能是富有「新時代中國特色」的 Communist Farm。

中國盜賊帝皇史

「自秦以來,凡為帝王者皆賊也」一句出自清唐甄,專指「無故殺人之天子」;而日本史家高島俊男在「盜賊史觀下的中國」(中国の大盗賊)一書所說的盜賊,則是名副其實的盜賊集團,以暴力劫掠為營生。縱觀中國歷史,其中不少壯大以後統一中原,得以建立「盜統」,並粉飾以知識分子的「道統」,由秦時劉邦、元朝朱元璋到近代毛澤東均是「盜賊皇帝」,分別僅在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鄭立:非難!——保皇黨戰民主黨戰共產黨激戰排外法西斯

「非難!」的擴充版,雖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但是你不會在裡面見到常見的美國日本蘇聯德國英國,而是四個不同的意識形態,分別是保皇黨、民主黨、共產黨和法西斯。遊戲裡每個玩者扮演不同的意識形態,每個意識形態不僅代表一個勢力,它們同時也有不同的特性和計分方式,而最後以最高分者勝利,所以意識形態會影響你的玩法。

陳蕾:荷里活黑歷史

荷里活素有夢工場之稱,歌舞愛情片 La La Land 以追逐夢想為主幹,向經典影片致敬的橋段為人津津樂道,在今年奧斯卡橫掃 14 項提名,追平最多提名紀錄。不過,荷里活也曾有一段迫害自由意識的過去,70 年前的「荷里活黑名單」提倡意識形態審查,令不少業內人士受獵巫式打壓,星光夢碎。

鄭立:從共產黨看創業——妥協與生存

革命家就是創業家,這是無容置疑的事情。雖然很多人想像不到,但經營一支軍隊和經營一間公司本質相同,幹部士兵就是員工,你要定期支薪,不然他們不是辭職就是變節。而你需要靠員工去幫你取回收入,生生不息,你僱用了工程師去寫軟體,僱用了畫師去畫圖,最終都是要變回錢。軍隊也一樣,你可以直接一點搶掠,也可以迫別人交保護費,設關口收過口費,或者透過控制政府抽稅。到頭來你還是得解決錢的問題,軍隊也是必須有營收模式才能運作的。

唐明:1968 年的火紅美國

這一年是美國歷史的一個分水嶺。時代價值觀變異,年輕人的目標是成為革命鬥士:偏激、憤怒、傲慢,作惡為樂,以卑鄙為榮,就像小說「發條橙」預言的那樣。連知識份子捧場的月刊,紐約書評(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的頭版專題之一,也教人製造燃燒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