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

|共16篇|

在芬蘭不能錯過的一片綠:教堂旁的小公園

香港立法會秘書處曾發表「香港的公共遊樂場」的研究報告,當中指出不少遊樂場「設計過於單調,場內的遊樂設施亦欠缺趣味及刺激性,難以吸引兒童玩樂。」芬蘭在 2018 年「世界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登上第一位,不少報道亦曾提及芬蘭教育著重孩子的玩樂時間,那裡的公共遊樂場又是怎樣的?

威尼斯人太多:旅客與居民,唯有隔離方能共存?

一個城市太受歡迎,其實並非一件好事。看香港你便知,從油尖旺到銅鑼灣,莫不是拖喼的遊客。這番痛楚,威尼斯人感受最深,當地每年約有 2,200 萬人到訪,人多垃圾多噪音更多。換作香港高官,他們會說要不包容要不移民,但威尼斯市政府深信,本地人和外地客,兩者缺一不可。當局設法平衡民生與發展,但定下再多的規矩,也無減遊客的熱情。早前的復活節長假,威尼斯接待了 12.5 萬人。唯恐本周末連接 5 月 1 日的長假再有如此「盛況」,當地決定實施前所未有的「隔離政策」,令遊客與居民分道而行。

行善之難:日本「兒童食堂」的經營困境

2012 年,東京都大田區一間蔬菜店開設首間「兒童食堂」,以廉價或免費的方式,為孩子們提供飯菜和聚集地方。「兒童食堂」自此在日本遍地開花,全國現有逾 2,000 間同類設施,幫助基層家庭及區內幼童。只是行善雖好,要持續卻很難。經費不足、食材來源及意外事故等,都是「兒童食堂」面臨的困境。

包大人:當公關最重要 Stay Relevant

當公關的,無論是品牌推廣、企業傳訊,最重要的任務,是要保持機構和社會緊密聯繫,所謂 “Stay Relevant”。近兩個月幾乎每日都看到有關香港高爾夫球會的新聞,擁有新界東北大片土地被各個政黨、社運團體大肆譴責,要求歸還土地建屋,示威停不了。其實該會的罪過不單是霸佔大片政府土地給富豪使用,而且長期與社會隔絕,同市民毫無關係,到有爭議時才說自己有多少公眾入場,有多少場球賽,已經太遲了。

維修咖啡店 重塑惜物生活

物質過剩的年代,大如吸塵機,小如湯匙壞掉無用,我們就會隨手掉棄。但一群來自全球的志願者立志要人不再扔掉東西,在「咖啡店」重塑以往惜物的生活。名義上是咖啡店,但不會聞到咖啡香,因為實際上這是每月第 3 個星期日提供免費維修各種居家用品的服務場地,而且全世界多國亦正推行。

超市尋真愛?美國大熱另類約會場所

今時今日社交活動林林總總,最近美國新興一個聚腳地,為聯誼提供另類選擇,不是酒吧亦不是餐廳,而是超級市場。乍聽之下有點滑稽詼諧,但正正因為超市夠生活化,是日常熟悉的去處,成為聚會場所也不為過。就算要去 speed dating,可以大方說自己是去超市而已,想起來頗為健康,也不怕尷尬。

市民買不到樓,政府束手無策?紐約有第三者幫手……

香港買樓上車之難,難於上青天,市場樓價難以控制,施政報告不見首次置業上車盤,只聞出租公屋數目要在 80 萬「封頂」。自由市場的操作模式下,紐約也面對同樣問題。自金融海嘯以來的 10 年間,紐約市房屋危機愈趨嚴重 —— 租金穩定的單位以驚人的速度消失;發展商只會建造民眾難以負擔的房屋,儘管市長 Bill de Blasio 視此為首要解決的問題,卻是力不從心。但紐約起碼有非牟利機構 Interboro Community Land Trust,提供一系列永久經濟實惠的住宅單位,令紐約市民不用再苦於作「樓奴」。

面對鄰居,你可以老死不相往來?

鄰里間應互助互愛的道理大家都明白,但實在知易行難。明明只是陌生人,起居卻不過一牆之隔,阻隔不了的噪音和惡臭只能硬食。結果與友愛互助相反,不少鄰舍都像個火藥桶,人人各有一肚惡氣,一言不合則先口角繼而動武,就算不起衝突,也對鄰居敬而遠之。早前美澳兩地各有關於鄰里關係的調查,亦遙相呼應現代人對鄰居的冷漠態度。

美國最新住宅供應:活化醫院

60 歲的 Juana Monroy 搬入洛杉磯的 Hollenbeck Terrace 時,已知公寓的前身是 Linda Vista 社區醫院,亦聽說過醫院鬧鬼的傳聞。「老實說,我是有點怕。」幸而她住了兩年,非但不曾遇鬼,還逐漸喜歡上這楝充滿歷史的樓房。同類的活化醫院計劃近年遍佈美國,改建成廉價房屋及豪華公寓,為城市提供新的住宅供應,並注入新的活力。

綠色和平:「共享經濟」遍地開花重塑社區情?

「共享經濟」絕非企業專利,其精粹在於個人如何把自己的閒置資源,如房屋、衣服、汽車,甚至是知識、技能,透過不同的平台與他人分享 ,因此每個市民皆有能力創造專屬的「共享經濟」。觀乎不少香港社區自發的活動,雖與金錢無關,但卻也是「共享」的一種。我們不需依靠政府和企業,靠每個人的雙手,也可以讓香港的共享社區遍地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