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

|共19篇|

告別我們熟悉的 USB 插頭

多數人日常辦公經常用到、插電腦的 USB 插頭,在電腦界稱為 USB A 類(USB type A)。迄今,此已通行廿年之久的 USB 種類,或終將迎來告別一日,因為資訊科技龍頭企業 Intel 正在為 USB C 類(USB type C)取代 A 類鋪路。

請備份:8 招保電子私隱

WannaCry 讓全球電腦用家人人自危,沒想過電腦危機那麼遠這麼近,一時人人關注電腦安全。及時更新系統和程式、不打開可疑電郵和網頁、不隨便安裝不明程式,如此電腦也中招,實在是非戰之罪。不過,在電子網絡世界危機四伏的,除了是個人電腦安全,還有你的個人資料安全。開源社群 Free Code Camp 創立人 Quincy Larson 在博客上提出多項建議,更好保護你的電子私隱。

Chester Ho:WannaCry 後,只會有更多的勒索病毒

電腦勒索程式 WannaCry 席捲全球,Windows 系統用家人人自危。有別於過往的電腦病毒,即使用戶沒有點擊連結,也沒有下載檔案,WannaCry 依然有方法進入電腦,把用戶的檔案加密,然後彈出畫面通知用戶,要求用戶使用比特幣支付費用解鎖。

世界太複雜,模擬不了?Improbable 話 possible

當 Elon Musk 宣稱我們極有可能活在虛擬世界,理所當然引起不少爭議,他們質疑虛擬試驗無甚必要,而且牽涉巨大人力物力。毋須等到未來,最近就有一間專研虛擬平台的創科企業表示,在模擬技術上已取得重大進步,科技雜誌 Wired 更聲稱:假如我們真的活於虛擬世界,這間公司極有可能就是世界的「造物主」。究竟這是一間甚麼公司?

天下無不破的電腦

選舉事務處離奇遺失兩部電腦,頂頭上司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說「加密標準高,任何人都難以破解」,港府出事後再死撐,相信大多數人對此已不感意外。碰巧政經雜誌「經濟學人」 4 月份第 2 期正以「為何所有電腦永遠不會安全」為封面專題,內有兩篇文章詳細分析技術困難與經濟誘因,指出從經濟層面上解決黑容問題或成效更豐。雖然黑客入侵無可避免,但不代表不應戒備。

芬蘭幼兒教育:以故事、針織來教寫程式

有言未來定然是人工智能年代,即使不以學習計數串字為不合時宜,至少要精通電腦以便駕馭機器人。為此學校提倡電子教學,成效如何眾說紛紜,用電腦學習是好是壞仍是個未解謎。芬蘭幾年前將程式編寫引入課程,不用電腦,配合學習故事書,幼兒也能學習電腦科學知識。

100 年前,Computer 不是計算機,是計算員

對數學白癡而言,即使是簡單的加減運算,也非要拿計算機來按一下好讓自己放心。試想沒有計算機的年代,遇到三角函數和對數要怎麼辦?靠的都是紙筆和人手。在電腦出現以前,「computer」一詞所指的並非機器,而是人。從事數學計算工作的人員,都被賦予「computer」的職銜,例如初級計算員(Junior Computer)和首席計算員(Chief Computer)。在二次大戰期間,美國的國家航空諮詢委員會(NACA,太空總署前身),就僱用了一支計算員團隊,他們默默地埋首於航空航天工程,用人手演算的方式展開繁複的運算。

【技術文】圖靈測試得到甚麼?

正當霍金與 Elon Musk 不約而同警告人類或需面對人工智能(AI)的威脅,2016 年初的 AlphaGO 四比一大勝韓國頂尖職業棋手李世石,人工智能超越人類的危機又成熱門話題,年末 HBO 美劇「西部世界」再一次把這憂慮帶到人前,劇中借助 1950 年的「圖靈測試」(Turing Test)理論,把這種焦慮描繪得歷歷在目,但到底「圖靈測試」是在表達甚麼?又有甚麼局限?

美劇西部世界的哲學

HBO 的「西部世界」(Westworld)第一季在上月落幕,此劇打開了機械人的幻想世界,表面上它固然是在探討人工智能的現實意義,機械人會否有日群起反抗創造和奴役它們的人類呢?同時,西部世界另一重要的主題是:何謂「意識」(consciousness)。文化評論家 Matthew Becklo 便指出,西部世界回應了兩個有關意識的經典哲學問題。

考眼力:人可貌相?

上海交通大學新近研發一套電腦軟件,研究過程中蒐集 1,856 張,年齡在 18 至 55 歲之間男性的身份證照片,其中包括罪犯的身份證照片,而不是警方拍的大頭相,據說以貌取人的準確度高達 89.51 %。有關研究認為,電腦判斷人的相貌沒有好惡傾向,不受人生經驗、種族、宗教、政治、年齡和性別等因素影響。

網上學習的教育不平等

今時今日,一人一 smartphone 是平常事。網絡上的知識垂手可得,不過對於無力配備上網工具的窮苦學生來說,網絡卻隨時是讓他們在人生跑道上被進一步拉開距離的因素。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去年的統計結果,儘管幾乎所有 10 歲或以上的學生都懂得使用電腦,但只有約 8 成家庭有個人電腦接駁互聯網,比往年下降,更有小部分學生在過去 1 年未曾使用互聯網——即便是自詡科技發達的香港,網絡也非無遠弗屆。在美國,同樣有學校設備落後的學生,因網絡不達發愁。

美劇 Mr.Robot:小心網絡,世界隨時崩潰

除了權力遊戲,很多美劇質素亦相當高,剛剛首播第 2 季的 Mr. Robot 就被評為年度最佳劇集之一,IMDB 亦取得 8.8 之高分。此劇講述熟諳電腦技術的主角 Elliot 加入如同「匿名者」(Annoymous)的黑客組織,密謀動搖植根全球的資本主義系統——他靠的就是黑客技術,入侵電腦系統,發動網絡攻擊。Mr. Robot 一劇不但揭示了新世代對權貴階級的憤怒,還向人們展露出:此刻建立在電腦數據的偉大文明,能夠在瞬間分崩離析。

虛擬世界有可能,但……

「我們活在『真實界』的機會只有數十億分之一。」這不是科幻小說的開場白,而是 Elon Musk--SpaceX、Tesla、Paypal 創辦人的世界觀。紅色藥丸(虛擬世界)不久前還是科幻故事的橋段,近年人工智能與 VR 技術突飛猛進,愈來愈多人認同「虛擬世界論」:藍色藥丸(真實)或許存在,但不屬於我們的時空;我們只是電腦虛擬物、人類複製品。究竟這種想法有幾可行?

黑板上的火箭科學:NASA 老照片

今天許多電腦軟件都已普及,從地球到月球需要多少燃油,用手機程式就可以算出。想知道海王星重量多少?上 Google 就可以查到。但在這幾幅照片當中——1961年的時候,NASA 的科學家憑的是粉筆和巨型黑板,沒有電腦運算,這一年,美國第一個太空人衝出了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