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

|共75篇|

南韓便利店冠軍商品:1,000 圜廉價咖啡

當城市規模擴大,普羅大眾的生活質素有所提升,亦自然會追求衣食住行等方面的享受。不過,在物質生活愈見豐裕的南韓,國民喝咖啡的風氣近年則有所改變,逐漸捨棄了昔日風行全球的那種崇尚優閒生活的身份和品味。尤其在新生代的上班族世界,如今人們手裡不再捧著星巴克,卻愈來愈喜歡喝便利店的 1,000 圜咖啡。以消費彰顯品味的習慣,在今日大多年輕人身上已被捨割,取而代之是回歸追求一種經濟上的「極簡」心態,走向一種以低段規格所實踐的高端生活。

瑞士鐘錶勢成夕陽工業?

曾幾何時,一隻體面的名錶,是打工仔初出茅廬、結婚等人生重要時刻,首選以誌紀念的厚禮;不過今天這種慶祝方式,就不會出現在年輕人的選擇之列。68 歲的 LVMH 集團瑞士鐘錶部門總裁 Jean-Claude Biver,見證新一代與鐘錶業漸行漸遠:「現今時間無處不在,憑甚麼要這些孩子花錢買錶看時間?」

超市尋真愛?美國大熱另類約會場所

今時今日社交活動林林總總,最近美國新興一個聚腳地,為聯誼提供另類選擇,不是酒吧亦不是餐廳,而是超級市場。乍聽之下有點滑稽詼諧,但正正因為超市夠生活化,是日常熟悉的去處,成為聚會場所也不為過。就算要去 speed dating,可以大方說自己是去超市而已,想起來頗為健康,也不怕尷尬。

「治癒奧運」治癒得了南韓人嗎?

要說南韓近年最流行的關鍵字,「治癒」應排得上名次。南韓人有太多需要治癒的理由:工時長、薪酬低、就業難等基本問題之外,北韓三不五時的小動作亦提醒他們活於核危機陰霾中……「治癒」在南韓無處不在,從電視節目題材、咖啡店、健身房、度假套餐、休息空間,到旅館房間促銷口號,甚至當冬奧來到南韓平昌時,總統文在寅亦不忘為這國際盛事套上治癒力量:「這次奧運有很多重象徵意義:環保奧運、IT 奧運、文化奧運…… 還有治癒奧運。」

廣告如何令你對垃圾食物上癮?

食物營銷的目的就是刺激渴求,如果消費者處於有情緒的狀態,感性的慾望就會戰勝理性的判斷,他們就會更容易被建議所左右,想要買東西的衝動更為強烈。因此垃圾食物公司會花許多時間和資源,想方設法令他們的產品和消費者的某種情緒、經驗或者生活的某個時刻掛鉤。

Moyashi:白色,全部都喺白色

「白物家電」這個字是日文獨有,直接翻譯就是「白色的家庭電器」。50 年代末出現「三神器」的說法,即電視、洗衣機和雪櫃,當中的洗衣機和雪櫃就是「白物家電」。但首先大家需要注意的是,「白物家電」都是與家務有關的 —— 電飯煲、洗衣機和雪櫃。與生活衛生無關的例如電視、收音機、電話之類,都傾向深沉的色調,如黑、深藍、木紋之類。由此,我們得知一個事實:顏色與電器產品的用途有間接關係,「白物家電」扣連著昭和時代的國民生活衛生。

馬雲新寵盒馬鮮生,將全面引爆新零售革命

「新零售」這三字,自從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第一次提出後,成為阿里、騰訊、京東、小米等各大巨頭積極佈局的兵家必爭之地。這種把線上服務、線下體驗及現代物流融合,對商品流動的各個環節進行升級,重塑商業生態的新模式,解構了傳統的消費型態。其中最成功的案例,就是阿里旗下的「盒馬鮮生」。

夾公仔機是無人商店的成功例子?

談到 2017 年最火的零售業新浪潮:無人便利店,你腦海浮現的是甚麼模式?美國亞馬遜無人超市(Amazon Go)、中國的繽果盒子、阿里巴巴的淘咖啡,還是日本 7-11 與 Lawson 試驗性質極強的自動收銀概念店?有趣的是,這幾家科技巨頭突破性創舉所帶來的營業額,恐怕還比不上一個風行台灣 25 年的古老商業模式:夾公仔機。

循環經濟學:如何用設計提升物料價值

環保跟行善一樣,總是有心而無力。即使每次看完報道,說人類製造多少垃圾、地球污染有幾嚴重、哪些動物瀕臨絕種…… 總會決意洗心革面,從此減少浪費善用資源,但三分鐘熱度一過,便會故態復萌,長開冷氣或買樽裝水喝。一些有心人眼見地球岌岌可危,又難以指望消費者自強,遂想到直接從製造商入手,推出可在用舊用壞後重新包裝或轉售的產品。這種理念稱之為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今年環球設計及創新公司 IDEO 舉辦展覽 Never Finished,闡述如何將循環經濟應用於日常用品之中。

紅眼:喜歡一個人逛古著店的時刻,但不能喜歡太多

人世間總有那麼二三事,本身有入場限制,只提供單人模式,需要一個人去完成。對我來說,逛古著店也是。這種小店舖的魅力就是它有著未知數,有沒有你的尺寸,有沒有你剛好喜歡的牌子和顏色。而且,你總會特別小心,特別像個驗屍官,若是一件磨到起花的舊針織冷衫,你更會注意它有沒有破洞,有沒有脫色或污漬影響外觀。另一邊廂,在連卡佛買件應季無打折的襯衫,貴上幾十倍,都未必這麼著緊。

Moyashi:碳水化合物嘉年華

筆者不是揀飲擇食的人,基本上沒有甚麼是吃不下,簡餐便飯吞進去死不了就可以。但日本有一種食物,筆者到今天仍無法理解,也不太願意食 —— 碳水化合物加碳水化合物。這樣說太抽象,舉個典型的例子:炒麵麵包。炒麵麵包事實上是日本國民級食物,因為價錢低廉,在便利商店 100 日元左右已可買到。動畫漫畫裡,經常出現在中學生們午餐桌上,而且還頗受歡迎。

綠色和平:如何跳出得不償失的大促銷購物節漩渦?

雙十一剛過,網購銷量再創新高。這個節日由淘寶及天貓平台蔓延至不同的平台、品牌,乃至世界各地,很多商舖都推出了割價促銷以「慶祝」雙十一。眾人愉快地按鍵購物,以為自己獨具慧眼,搶到平價貨品,可惜卻事與願違,最終落得一屋雜物,疲憊不堪的地球更要承受沉重的負擔。我們又有可能跳出這個人人瘋狂消費的漩渦之外嗎?

毫不保留公開財政狀況 成為更好的人

老實說,你有幾可跟身邊朋友開心見誠(沒有任何遮醜或炫富成份地)談論個人經濟狀況?在美國女性網媒 Refinery29 的 Money Diaries 專欄,就有人踴躍公開自己的收入支出,世界各地從事各行各業的網友 —— 從醫生、警察、演員、矽谷人到性工作者、癮君子、變裝皇后 —— 自行投稿,赤裸裸地交待一周內的吃穿用度,小至 1 杯咖啡(或 1 克可卡因)錢,大至交稅供樓交租還卡數學生貸款等等財政狀況,鉅細無遺的程度好比日記,引起網民留言熱烈討論,有人鞭撻批評之,也有人因此找到共鳴。

消費心理學:6 種果醬最好賣

究竟要提供多少選項,消費者才不會感受到購物的壓力?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艾恩嘉,在著作「誰在操縱你的選擇」提到,實驗結果顯示,賣場只提供 6 種果醬口味試吃時,比起 24 種口味,願意購買的顧客增加了 5 倍以上。換言之,如果選項太多,反而會讓顧客困擾,削弱了購買意欲。

3 個「歷久常新」的科技迷信

我們愈是依賴科技,卻愈是不願了解科技。手機相機電腦壞了,沒想要明白問題在哪,就只想立刻解決問題。因此很自然地,我們傾向相信那些道聽途說的便利方法,以求及早重投電子世界的懷抱。可惜的是,部分所謂「建議」其實大錯特錯。盲從的話,輕則徒勞無功,重則報廢燒錢。「紐約時報」近日就特意破解 3 個「歷久常新」的科技迷信。

Fast Fashion 真的唯快不破?

Fast Fashion 盛行了十多年,雖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普羅大眾的消費心態還是會逐漸轉變,如今在一線城市,部分人已開始厭棄這種快餐一樣的快時尚。斷捨離當道,貴精不貴多,過量的時裝供應反而讓人疲勞和麻木,昔日開店時大排長龍的 Fast Fashion 品牌,正面臨時代考驗。H&M 正面臨著高峰過後的瓶頸,由於高端時裝開始大眾化,而大眾又開始對廉價時裝反感,導致 H&M 煞車,轉拓另一群崇尚簡約高品質的消費者。

為何開波前要先奏國歌?

繼去年一輪風波,美國美式足球聯盟(NFL)國歌示威門今年繼續鬧得甚囂塵上,杜林普上周左一句 son of a bitch 右一句 you’re fired,就球員奏國歌不肅立一事再挑罵戰。雖說美國有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民眾免因「國歌法」入罪,比將迎來新國歌法的香港人安全得多,但退一步而言,為何一個國內體育比賽,開波前要先奏國歌?

稱霸全球,香港人每年可以遊埠幾多次?

英國旅遊網站 MoveHub 最近調查了 111 個國家或地區的旅客數據,當中每年人均離境旅遊次數最多的,放眼全球毫無對手,就是香港。每年人均遊埠次數高達 11.4 次,等同美國人的 57 倍。調查認為,關鍵是美國的公眾假期少,香港反而「勝在」紅假多。但這就代表香港人假期多到可以每個月離境旅遊嗎?人均出國 11.4 次到底從何而來?

Moyashi:超時空麻婆

天津沒有的「天津飯」其實是炒蛋燴飯,上面打個醬油芡汁,是醬油汁感覺中華,還是炒蛋感覺中華?乾燒蝦仁近親的「辣醬蝦球」,是由日本中華料理之父陳建民,為配合日本人口味而創造的菜式。兩樣都是有名的中華料理,簡單入屋,在外面食價錢便宜,在家食也方便易煮,雖然兩者跟「中國」都沒有甚麼關係。進食食物,除了食盤子裡的東西,還有食菜式傳達的感覺。「異國」本身是很區域性的感受,出了特定文化圈就會變得不倫不類。在我們眼中,日本中華料理很不明所以,因為我們觀看的,其實是「異國」本身所感受的「異國情懷」,中間隔住兩重文化層,覺得怪,理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