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

|共59篇|

Fast Fashion 真的唯快不破?

Fast Fashion 盛行了十多年,雖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普羅大眾的消費心態還是會逐漸轉變,如今在一線城市,部分人已開始厭棄這種快餐一樣的快時尚。斷捨離當道,貴精不貴多,過量的時裝供應反而讓人疲勞和麻木,昔日開店時大排長龍的 Fast Fashion 品牌,正面臨時代考驗。H&M 正面臨著高峰過後的瓶頸,由於高端時裝開始大眾化,而大眾又開始對廉價時裝反感,導致 H&M 煞車,轉拓另一群崇尚簡約高品質的消費者。

為何開波前要先奏國歌?

繼去年一輪風波,美國美式足球聯盟(NFL)國歌示威門今年繼續鬧得甚囂塵上,杜林普上周左一句 son of a bitch 右一句 you’re fired,就球員奏國歌不肅立一事再挑罵戰。雖說美國有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民眾免因「國歌法」入罪,比將迎來新國歌法的香港人安全得多,但退一步而言,為何一個國內體育比賽,開波前要先奏國歌?

稱霸全球,香港人每年可以遊埠幾多次?

英國旅遊網站 MoveHub 最近調查了 111 個國家或地區的旅客數據,當中每年人均離境旅遊次數最多的,放眼全球毫無對手,就是香港。每年人均遊埠次數高達 11.4 次,等同美國人的 57 倍。調查認為,關鍵是美國的公眾假期少,香港反而「勝在」紅假多。但這就代表香港人假期多到可以每個月離境旅遊嗎?人均出國 11.4 次到底從何而來?

Moyashi:超時空麻婆

天津沒有的「天津飯」其實是炒蛋燴飯,上面打個醬油芡汁,是醬油汁感覺中華,還是炒蛋感覺中華?乾燒蝦仁近親的「辣醬蝦球」,是由日本中華料理之父陳建民,為配合日本人口味而創造的菜式。兩樣都是有名的中華料理,簡單入屋,在外面食價錢便宜,在家食也方便易煮,雖然兩者跟「中國」都沒有甚麼關係。進食食物,除了食盤子裡的東西,還有食菜式傳達的感覺。「異國」本身是很區域性的感受,出了特定文化圈就會變得不倫不類。在我們眼中,日本中華料理很不明所以,因為我們觀看的,其實是「異國」本身所感受的「異國情懷」,中間隔住兩重文化層,覺得怪,理所當然。

電影版 Netflix ── 大幅減價是福是禍?

隨著 Netflix 等在線影視服務發展蓬勃,「坐定定睇電視」、「入戲院睇戲」的傳統市場正逐步萎縮。但若把電視與電影分開探討,電影院可能尚有一線生機。因放映設備上,影院始終比流動或家居裝置更完善。就此, Netflix 執行團隊始創成員 Mitch Lowe,現正在另一家公司,嘗試以新的月費模式,改變院線生態。

日本遍地健康食品 原來不一定健康

日本健康食品大國之名可謂當之無愧,從整腸的青汁、解脂果汁、降血壓茶品,到各種養顏、能量飲料等等,不一而足,似乎凡於市面上架的食品都可冠上健康標籤。日本消費者也非常受落,單計去年市場出貨牽涉金額就足足翻了一倍,正是如日中天時。不過,近日當局公佈因健康食品而損害肝功能的個案數字,就如當頭棒喝,叫人不得不正視健康食品泛濫的問題。

陶傑:詮釋資訊的力量

德國網購公司奧圖收集了 30 億個網購和信用咭的買賣紀錄,再研究這 30 億宗生意交易時的天氣和交通條件,用電腦更精確計算手機時代人類的消費行為。奧圖發現:即使網購,只要消費者等待時間超過兩天,就可能失去耐性,從而出現所謂的「購物悔意」(Buyer’s Regret)。奧圖的 AI 系統,在一堆錯綜複雜的數據中精密計算,其中 9 成準確,能預測哪一些貨物在入貨之後可以在 30 日內售出。

喚起生活情懷,日本手寫日誌創百億日元市值傳奇

在智慧型手機當道的年代,當人人都在低頭滑手機,你還記得上一次打開日誌本,用筆一字一句寫下每天的心情記事是何時嗎?在日本,一家販售實體日誌與經營內容網站的公司「ほぼ日」的旗下產品——HOBONICHI 手帳創下了一個與潮流相反的記錄。一位久居日本的觀察者說,「ほぼ日」跟台灣的誠品書店一樣,販賣的是一種「情懷」。透過在網路上長久經營、有質感與厚度的內容,以及紙張、墨水所帶來具有溫度與觸感的日誌,喚起大眾對舊日時光的記憶。

YOLO:解放南韓獨身年輕人的緊箍咒

南韓又名「地獄朝鮮」,除了就業難生活難置業難等普世問題外,真正讓南韓年輕人抬不起頭來的,還有南韓極其嚴重的面子文化。囿於世俗眼光令他們互相攀比顏值、職業、收入、住屋、座駕、穿著,追逐著大眾共同建立的單一價值,充門面,裝合群。不過近年在南韓年輕人之間就興起一種個人主義,教他們放下社會包袱,好好「活一次」。

熱到傻:高溫如何讓你無理性消費

人在高溫之下,不只會「熱到躁」,更加會「熱到傻」。經濟學家 Katherine Milkman 是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禾頓商學院副教授,長期研究如何改善決策過程。她引述多個科學研究,指出酷熱天氣彷彿能蒸發理智,令人做出愚蠢的決定,直到溫度稍降,智商逐漸歸位,才想起自己做過的事,那時卻已追悔莫及。

在銀座開設一間全球最美書店是門好生意?

手握 80 兆日元消費能力的「團塊世代」,雖然含金量高,但也更不容易討好,在苦難中打拚成長的他們,相較於出生優渥、追求浪漫情懷的年輕世代,這群人非常重視理性,自我意識強,追求成就感,且不容易相信他人。要讓這群人埋單,必須透過專業知識引導,再開始以理性說服。同時,還得讓體力逐漸下滑的他們,不必走太多路,就能飽覽無遺。因此,在約 600 呎空間內,巧妙結合各業務的雜貨店,數量正在日本逐年成長。

KI ecobe:消滅血汗工廠和浪費的組裝鞋

我們買鞋多,皆因除了襯衫需要,還要配合天氣和場合,雨天要穿防水鞋,戶外活動要穿運動鞋……一人擁有十幾對鞋似乎無可厚非。南韓就有設計師設計出組裝鞋,將鞋拆件成鞋底、內櫳、鞋墊、鞋帶等組件,讓用家自由配搭組裝,一鞋多穿,除了減少浪費,更免卻化學黏合劑的使用需要。

衝浪嫲嫲、柏青哥伯伯——日本的「團塊經濟」

除日漸成熟的高齡化商機外,2012 年起,支撐日本消費的新面孔,是正式進入高齡者行列的「團塊世代」。團塊世代,指二次大戰結束後,在 1947 年到 1949 年戰後嬰兒潮中出生的日本人。他們總人數超過 800 萬,手握 80 兆日元退休金,含金量極高,成為各產業爭搶的目標。

購物心癮如何消除?

別以為「開心買鞋,唔開心買鞋」只不過是宣傳口號。科學家相信,此話道出了人類的天性 —— 心情欠佳之時,零舍有購物慾。澳洲臨床心理學家 Joanne Corrigan 解釋:「我們排斥煩躁或不安的情緒,所以傾向做些短暫的事情,讓自己立刻感覺良好。」研究顯示,「買買買」確實有助改善心情,只是當帳單來到,換來的是更久的後悔。但為何我們還是會明知故犯,買完又買?這種衝動購物慾又能怎樣消除?

不明顯消費:保著子女能炫富的機會

錢多的人,總難掩炫耀之情,好叫人仰慕自己,甚至受到優待。二三十年前,想要彰顯身價不難,住豪宅開名車,家底不顯自明。但隨著奢侈品的民主化,現在無論豪門還是中產,都買得起大電視機及名牌手袋,同樣會租 SUV、搭飛機及坐郵輪。表面上,兩個社會階層所喜愛的虛榮消費品,已非來自不同宇宙。超級富豪為免「降格」,他們在收集跑車、遊艇和別墅之餘,開始尋求更多隱性象徵,表現高人一等的社會地位,而對教育、健康及退休生活的投資,成為他們展示資本的新方式。

綠色和平:逢節一定要送禮嗎?

剛過去的父親節,你送了甚麼禮物給爸爸?每逢過節,不論在商場、電視、社交媒體,都會收到海量的「孝順必備」、「送禮佳品」、「買一送一」等促銷廣告,鋪天蓋地宣傳及洗版。香港有近七成人多以送禮表達心意,而且逾六成人受社交媒體影響觸發購物慾,節日期間 Facebook 高互動率的貼文竟有逾半是促銷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