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社會責任

|共7篇|

芬蘭另類教育:玩一場模擬人生,學一課工作苦樂

從童年過渡至成年向來不容易,大人無法三言兩語告訴天真爛漫的小孩子:未來未必是你們想像般美好。我們第一次通過遊戲感受到現實的殘酷,充其量是在「大富翁」被一鋪清袋的時候。但假如是把「模擬人生」的遊戲呈現給小孩呢?芬蘭人以優良教育聞名於外,他們近年就有個別開生面的方法。

包大人:當公關最重要 Stay Relevant

當公關的,無論是品牌推廣、企業傳訊,最重要的任務,是要保持機構和社會緊密聯繫,所謂 “Stay Relevant”。近兩個月幾乎每日都看到有關香港高爾夫球會的新聞,擁有新界東北大片土地被各個政黨、社運團體大肆譴責,要求歸還土地建屋,示威停不了。其實該會的罪過不單是霸佔大片政府土地給富豪使用,而且長期與社會隔絕,同市民毫無關係,到有爭議時才說自己有多少公眾入場,有多少場球賽,已經太遲了。

包大人:如何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由 CSR 到 CSV 的概念

今時今日,香港各大財團公共企業都會實行一些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 CSR)的項目,以回應市民對他們回饋社會和道德上的要求。港交所今年開始更要求上市公司年報要包括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這些機構亦明白,聲譽與業務表現直接關係,因此他們都願意投放資源。

Kickstarter 轉型:公眾福利企業可行嗎?

他們認清 Kickstarter 已達成最初設立的目標,下一步必然是拓展社會責任。對於企業愿景,兩人亦有所共識:不單以盈利方式經營下去。平台之所以建立,一則為了創造足以改善藝術工作者生活的產品,二則是為了帶動企業管理的新方向。確立路線後,Kickstarter 順理成章在 2015 年底由 C 型企業轉型成 PBC,更承諾永不出售或上市。在以高速增值後賣出股票為原則的市場之中,此舉無疑是反其道而行。

VR 對談:練就跨國界同理心

史丹福大學曾有實驗心理追蹤研究發現,曾虛擬「體驗」斬樹的一組測試對象,日常平均耗紙量會較只看環境報告或相關電影素材的測試對象為少;另外,亦有英國醫院曾利用 VR 技術,讓實習醫生和護士切換至急症病人視角,目的是讓他們更深刻感受,有哪些不言而喻的無意識動作,容易觸動起病人的恐懼或不安,於是 VR 電影可喻為「同理心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