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污

|共30篇|

兩名記者,拉不倒貪污議員下台的啟示

媒體通常被形容為用採訪與傳播的力量,扮演監察政府、反映公眾意見的角色。以小勝大、用攝影機和紙筆改善社會情況,或者是大部分媒體工作者的理想。在 2015 至 2016 年,日本富山縣就有一間蚊型電視台 Tulip-TV,新聞組幾名記者刀仔鋸大樹,揭發富山市議會的貪污,最終導致轟動全國的 14 名議員請辭事件。

陶傑:這筆賬如何算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終於宣佈不同意大馬東海岸鐵路的融資方式。在此之前,幾乎同一日內,前首相納吉被正式拘捕。馬哈迪此舉當然在暗示:納吉任內收了大量中國的賄賂,同意東海岸鐵路的不平等融資條約,包括接受中國國企銀行的貸款及以後的還款條件。

坐牢、辦報、再坐牢:批評才是平常事的公報

日前,喀什米爾知名記者 Shujaat Bukhari 在其辦公室門外遭槍殺。他經營著 3 份日報,並為包括 BBC 在內不同的國際媒體撰文,可見在印度經營媒體的危險性。此事亦讓人想起從前印度報紙的起源:「孟加拉公報」從創辦到結束,都是與腐化權力的一場又一場交戰。美國研究員 Andrew Otis 最近出版著作,講述印度新聞自由的先導者 —— James Hicky 和「孟加拉公報(Hicky’s Bengal Gazette)」的故事。

陶傑:馬哈迪亮劍,林冠英衝鋒

馬來西亞新政府在馬哈迪領導下,果然點名中國,指介入大馬投資項目資金的可疑動向,並進一步追查中國有關的「一馬基金(1MDB)」之洗錢貪腐疑雲。財政部長林冠英肅然宣佈:前朝首相納吉的國陣政府,用「一馬基金」開設了一家子公司 SSER,負責兩大「天然氣輸送管工程」,共須資本 94 億馬幣,即近港幣二百億。

鄭立:骰子街 —— 發展產業只是輔助,搞基建去利益輸送才是目的

「骰子街(Machi Koro)」是一個日本製的都市建設遊戲,即是「模擬城市」的同類。遊戲的結構非常簡單,他會翻開 10 個隨機抽取的不同建築物,每個建築物上面寫了一個數字,大部分是 1 至 6。擲到甚麼數字,就會啟動相關數字建築物的功能,如果你擲到的骰子數沒有任何對應建築物,那就白擲了。擲完骰取完收入後,每回合你都可以選擇起一個建築物, 例如起經濟建設甚麼的,自然會強化你日後的收入,不過這並非遊戲的目的。畢竟你扮演的是政府,政府的目的是甚麼?自然就是為自己圖利。

普京「又」連任:現代沙皇到底有多富?

有些選舉,是無論你有沒有選票,還是你能不能投票,都已經知道賽果。近的自不用說,遠一點就有俄羅斯。昨天舉行的總統大選,普京「毫無懸念」勝出,將會領導戰鬥民族多走 6 年。作為「民選」總統,普京讓資產保持透明,而從公開的資料看來,他只是名頗為有錢的政客。不過實際上,這位將第 4 度出任總統的俄國話事人,有可能才是真正的全球首富。

【穆加貝辭職】非洲尚有多少個「王朝」?(下)

全球最老的統治者,穆加貝統治津巴布韋 37 年,終有完結一天。不過,將「總統」當作「王位」般傳承的非洲國家,其實不只津巴布韋。自 1990 年代,多黨選舉及和平的權力交接,在非洲逐漸普遍起來,部分國家元首卻是繼承父親之位上台,或正有計劃將權力移交予親兒。這種表面民主、實際世襲的「政治王朝」,在非洲除了津巴布韋 ,還有以下好幾個。

【穆加貝不是唯一】非洲尚有多少個「王朝」?(上)

37 年前,穆加貝從其父手上,繼承津巴布韋總統之位,便滿以為自己也可照辦煮碗,讓妻子接任其職。但是上周一場「政變」,不單令其好夢成空,甚至把他本人也趕下台。其實自 1990 年代,多黨選舉及和平的權力交接,在非洲逐漸普遍起來,不過部分國家元首,實及繼承父親之位,或正計劃將權力移交予親兒。這種表面民主、實際世襲的「政治王朝」,在非洲除了津巴布韋 ,還有這好幾個國家。

樂施會:南非,其實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到了項目點探訪,沒有看到極度貧困,卻看到聽到由政府上層到下層所製造的不公義。這次旅程讓我思考,作為一個扶貧發展機構,如果要讓我們的介入行動變得有價值,必須眼光長遠,從解決問題的根源入手。也許,我們每一個人,尤其是當權者,都需要反省自身的責任。都需要問問自己,如何才能減少腐敗,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參與決策,增加透明度,讓援助變得有效,讓社會學習如何改善管治。

【短片】書展陶話廊:愛爾蘭人赫德,如何在中國反貪?

舊上海的海關,清朝政府有眼光,請來英國人赫德來掌權製法,腦瓜後拖條辮子的中國人,通通不准拿主意,給我靠邊站,只准聽命執行,海關就沒有貪污,貨船開進來,稅款上交,一文也沒有摸進哪一個人的口袋。殖民主義的成功,因為建立在優生學的理論基礎之上,這是一門社會科學。

動搖普京政權,全靠號召反貪?

過去十年,每逢七一,香港頓變平行時空:一邊是歌舞昇平,慶祝回歸祖國;另一邊萬人遊行,抗議施政不力。活在同一座城,你有你歡唱慶賀,我有我不平則鳴,彼此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在今年的俄羅斯國慶日,當地亦有類似的「奇景」:約 27 萬人在莫斯科參與慶祝活動;全國各地卻有另一批人湧上街頭,在紀念國家成立的這天,對領導國家的人作出激烈抗議。

普京的雙重西方政策

俄羅斯近年針對西方發起一連串政治角力,目的何在,外界揣測紛紜--在 Google 輸入「What does Putin want」,就搜尋到 1,500 萬個結果。誠然,普京本人再難以預計,也不可能懷抱那麼多願望,而就俄羅斯的西方政策來說,不少分析均指向一個解釋:普京一邊削弱西方,一邊與其合作,鞏固俄羅斯的地位之餘,同時要考慮普京的個人利益行事,因此俄羅斯既不會全面開火,亦不會停止對自由民主政體的攻擊。

中國致富模式:房地產與金融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爆炸式增長,創造巨大財富同時,亦造成嚴重社會不公。據 2015 年統計,中國有 100 萬人擁逾 100 萬美元資產,人數按年增加 16.2%,增速冠絕全球,而且預期未來趨勢將會加劇;與此同時,中國貧富懸殊亦是數一數二,據成都西南大學研究,2010 年堅尼系數高達 0.61,相當於 178o 年代法國大革命爆發前夕,反映社會創造財富的方式出現問題,那麼中國富豪是如何致富的?

遊說是否貪腐?

在美國,政治遊說(lobbying)往往被視為官商勾結,杜林普亦曾揚言要「抽乾沼澤」(drain the swamp),革除議會貪腐;但與此同時,政治遊說作為合法產業,有憲法依據及法例監管,大學甚至設有相關課程。究竟遊說是說客所言「促進施政效率」,還是在陽光下合法貪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