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污

|共19篇|

樂施會:南非,其實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到了項目點探訪,沒有看到極度貧困,卻看到聽到由政府上層到下層所製造的不公義。這次旅程讓我思考,作為一個扶貧發展機構,如果要讓我們的介入行動變得有價值,必須眼光長遠,從解決問題的根源入手。也許,我們每一個人,尤其是當權者,都需要反省自身的責任。都需要問問自己,如何才能減少腐敗,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參與決策,增加透明度,讓援助變得有效,讓社會學習如何改善管治。

【短片】書展陶話廊:愛爾蘭人赫德,如何在中國反貪?

舊上海的海關,清朝政府有眼光,請來英國人赫德來掌權製法,腦瓜後拖條辮子的中國人,通通不准拿主意,給我靠邊站,只准聽命執行,海關就沒有貪污,貨船開進來,稅款上交,一文也沒有摸進哪一個人的口袋。殖民主義的成功,因為建立在優生學的理論基礎之上,這是一門社會科學。

動搖普京政權,全靠號召反貪?

過去十年,每逢七一,香港頓變平行時空:一邊是歌舞昇平,慶祝回歸祖國;另一邊萬人遊行,抗議施政不力。活在同一座城,你有你歡唱慶賀,我有我不平則鳴,彼此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在今年的俄羅斯國慶日,當地亦有類似的「奇景」:約 27 萬人在莫斯科參與慶祝活動;全國各地卻有另一批人湧上街頭,在紀念國家成立的這天,對領導國家的人作出激烈抗議。

普京的雙重西方政策

俄羅斯近年針對西方發起一連串政治角力,目的何在,外界揣測紛紜--在 Google 輸入「What does Putin want」,就搜尋到 1,500 萬個結果。誠然,普京本人再難以預計,也不可能懷抱那麼多願望,而就俄羅斯的西方政策來說,不少分析均指向一個解釋:普京一邊削弱西方,一邊與其合作,鞏固俄羅斯的地位之餘,同時要考慮普京的個人利益行事,因此俄羅斯既不會全面開火,亦不會停止對自由民主政體的攻擊。

中國致富模式:房地產與金融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爆炸式增長,創造巨大財富同時,亦造成嚴重社會不公。據 2015 年統計,中國有 100 萬人擁逾 100 萬美元資產,人數按年增加 16.2%,增速冠絕全球,而且預期未來趨勢將會加劇;與此同時,中國貧富懸殊亦是數一數二,據成都西南大學研究,2010 年堅尼系數高達 0.61,相當於 178o 年代法國大革命爆發前夕,反映社會創造財富的方式出現問題,那麼中國富豪是如何致富的?

遊說是否貪腐?

在美國,政治遊說(lobbying)往往被視為官商勾結,杜林普亦曾揚言要「抽乾沼澤」(drain the swamp),革除議會貪腐;但與此同時,政治遊說作為合法產業,有憲法依據及法例監管,大學甚至設有相關課程。究竟遊說是說客所言「促進施政效率」,還是在陽光下合法貪腐?

莫迪鐵腕廢紙鈔,打的不只是黑金,而是印度的未來

印度總理莫迪,在 11 月 8 日晚間突然宣布停用最大面額的紙鈔,隔天一早全面作廢並回收。該政令不到 4 小時內就生效,完全沒有緩衝期。莫迪宣稱,這項措施是為了要打擊印度長久以來的貪腐與黑金問題。根據官方統計,印度 12 億人中只有 3% 有繳交所得稅,不只嚴重影響政府稅收,龐大的金錢流入地下市場,成為犯罪溫床。

作弊也是社會的錯?

作弊處處有,今年特別多。杜林普老婆明抄米歇爾講稿、內地學生公開試買試題互通水、俄羅斯運動員集體服禁藥、立法會選舉金牛掌心雷…… 中港海外皆可見。這是個人心癮?還是民族習性?抑或有更多的心理因素,驅使人明知故犯,冒險來招彈弓手?

貪官贓款如何處置?

現代貪污領袖之中,大概只有蘇哈托會將贓款留在國內,多數不法交易都經海外銀行或避稅天堂轉出外國,貪其安全、保密又方便。近年英美等國積極打擊貪腐黑錢,凍結外國貪污官員的當地資產。贓款如何處置,正是最大問題所在:假如歸還政府,隨時左手交右手,助長貪污;一直凍結資產,贓款等於消失,毫無助益;國際組織跨境執法,又會被批干預別國內政。云云做法之中,駐哈薩克的獨立基金「Bota」的運作模式或許值得借鑑。

運動場變泳池的魔法:中國式開發

中國湖北連日大雨,暴雨成災,多地頓成澤國,以武漢尤其嚴重,連運動場都搖身一變成大型「游泳池」(上圖)。這場近年中國最嚴重的水災,令超過 180 人死亡,災情波及 26 省 3,200 萬人,至今經濟損失近 50 億人民幣。早在 1998 年,武漢一帶已曾遇造成 3,000 多人死的大洪水,為何在多年後的情況仍然了無寸進?過度建設和貪污就是罪魁禍首。

賄賂合法化 美國準備好了

不必 House of Cards 提醒,美國錢權勾結一向惡名昭彰:所謂「遊說」(lobbying),就是帶一張支票從後門拜訪國會議員;2010 年「聯合國民案」(Citizens United)裁決更允許企業無上限資助選舉候選人。現在,美國法院似乎有意更進一步發揚錢權政治:視乎前維珍尼亞州長麥當紐(Bob McDonnell)受賄案如何判決,美國或會成為世上首個賄賂合法化的國家。

俄式弊案:貪污、冤獄、死亡

已故律師 Sergei Magnitsky 的經歷是俄羅斯弊案的典型:Magnitsky 揭發俄國內務部騙稅案之後,被當局指控逃稅,拘留一年仍未審訊,期間遭毒打致死。近日記者運動「有組織犯罪及貪污報道計劃」(OCCRP)聲稱獲得一批銀行紀錄,顯示近日巴拿馬洩密的逃稅案或與 Magnitsky 有關,甚至懷疑普京牽涉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