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

|共25篇|

站在反恐最前線的 Google

上年 6 月,有巴黎恐襲死難者家屬對 Google 提告,指控 Google 違反「反恐法」,容讓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使用其影片平台 Youtube 宣揚極端思想,令 IS 得以發動恐襲。當時, Google 只重申有明確規定限制內容發佈,亦一直有刪除恐怖組織的帳戶。一年後今日,Google 高級副總裁 Kent Walker 表示 Google 將進一步打擊恐襲,並從人工智能、人手、資訊審查手段與內容四方面對付極端思想傳播。

倫敦橋恐襲給英國的反恐啟示

英國三個月內發生三宗恐襲,造成過百死傷,令國民質疑當局的反恐能力。英媒分析,倫敦橋恐襲融會兩種西方恐襲的傾向 —— 專挑平民下手及採取自製技術,曝露英國國防的漏洞。但文翠珊過去大幅削減警方預算,被指造成保安缺口,如今她說加強警力,又是否救國良策?英美專家持不同意見。

曼市爆炸:恐襲的再進化

英國發生 10 年來最嚴重恐襲,歌星 Ariana Grande 於曼徹斯特體育館舉行演唱會,結束時大堂突然發生爆炸,造成至少 22 死 59 傷,喪生的包括兒童。警方指施襲者是一名攜帶簡易爆炸裝置的男子,引爆後當場死亡。多名反恐專家則傾向相信,此事並非孤狼恐襲(即不受組織指揮,自發施襲。),加上事發地點不在場內,而炸彈可能是自製,憂慮日後將更防不勝防。

如何制止孤狼式恐襲?

近年歐美發生一連串「孤狼」(lone wolf)恐襲--不受組織指揮,自發施襲--人心惶惶之下,國土安全變成社會重大議題,催生正反回應,積極重塑政治光譜。孤狼未必有跡可尋,突然發難,固然不可能杜絕,但亦不表示政府對其無計可施。美國外交事務教授 Daniel Byman 分析孤狼今昔策略,並提出多項建議,從各方面打擊獨行恐怖分子。

陶傑:活在反恐時代

一名來自威爾斯的穆斯林教師,隨一個英國遊學團訪問美國,哪知在冰島轉機時,遭到美國入境處「隨機抽樣」調查,發現他留有鬍子,膚色偏暗,貌似中東恐怖分子,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航空公司地勤人員通知:奉美國政府命,不准登機。

陶傑:一個知危而性急,另一方居安而驕懶

杜林普向中東七國下達禁入境令,為期九十日,部分兌現其「在搞清楚恐怖主義來路之前,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的承諾。歐美當然有大量抗議人潮,而此禁令也過於粗糙:第一,沙地阿拉伯是阿蓋達和伊斯蘭國的重大金主,通過杜拜有大量資金往流,沙地卻因為石油戰略利益與美國有關,不受入境制裁。

【美國大選】選舉人團應該倒戈?

美國大選希拉莉贏 150 萬普選票(popular vote),輸 58 張選舉人票(Electoral College),重蹈 2000 年民主黨戈爾的覆轍,結果是杜林普跑出。正如杜林普在 2012 年批評:「選舉人團是民主制度的災難。」美國人為民主引以為傲,但由憲法設計到選舉制度其實並不十分民主,大選充其量是間接選舉。美國有州分要求選舉人團按普選票結果投票,而選舉人團的原意也是為防民粹奪權而設,那麼,選舉人團應該在 12 月 19 日--美國正式選舉日--集體倒戈嗎?

法國恐襲:一條人命值幾錢?

2015 年 11 月,巴黎多處發生槍擊及爆炸,造成 130 人死亡。睽違一年,恐襲災場巴塔克蘭音樂廳重開,不過遇難者已無緣欣賞。恐襲過後,必須面臨一個殘酷而尷尬的問題:死傷者要如何賠償?在法國,有一個專門處理恐襲賠償的基金,金額較之歐美雖已甚為慳吝,但連場襲擊下,基金嚴重入不敷支,做法欠透明度長期惹來批評。法國要檢討的遠遠不止反恐政策。

ISIS 如何遙距指示恐襲?

德國近期恐襲頻生,內政部長 Thomas de Maizière 談及搗破最近三宗恐襲計劃,表示個別兇手背後受到「遙距控制」。所謂遙控,即是 ISIS 一類恐怖組織毋須親自殺到,僅利用互聯網指示信徒發動襲擊,包括近日遊德港人火車遇襲事件,兇手都有與 ISIS 網上聯絡的紀錄。那麼 ISIS 是如何指示信徒犯案?

稱霸地上 敗走網上的美軍

在 7 月法國尼斯恐襲後,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繼續肆無忌憚,在德國、敍利亞及伊拉克等地發動襲擊。雖然近日 ISIS 接連有領袖被殺,但這不代表和平指日可望。反之,在當前恐襲改為支持者自發(crowd-sourcing)的模式底下,亂事無日無終。為遏止恐怖主義在民間傳播,防患未然,反恐戰場逐漸轉移到網絡上,而在這戰場,「要槍有槍,要炮有炮」的美帝束手無策,現正尋找出路。

Chester Ho:鏡頭以外,奧運用到的科技

早前有專家聯署擔心奧運會令寨卡病毒疫情爆發,然後隨著歐洲尼斯事件,奧運會成為恐襲目標的傳聞更加強烈。為了防止各類恐怖襲擊,巴西政府設立聯合保安中心及獨立情報部門,又加強各種反恐演習,應對炸彈、化武及海上攻擊。除了在現實世界的部署,各國政府也借助科技防微杜漸。

江皓昕:Eye in the Sky——高空二萬尺的十二怒漢

軍法、道德、國際形勢的爭論隨時在天空上、那觸不到的大氣電波上展開——這是高空二萬尺版本的「十二怒漢」。電影的精彩之處在於它的製作規模如此之小,所觸及的視野卻是如此之廣。原來只要有好劇本,即使沒成本,也能拍一部戰爭片。另帶一提,此片正是 Alan Rickman(也就是 Harry Potter 裡的石內卜)的遺作之一。好電影,送好演員的最後一程。

改變世界的氣味

螞蟻是一種氣味生物。有時候,蟻群會意外誕生多一隻雌蟻,由於一穴不能藏二后,兩派將會殊死爭鬥。新雌蟻要累積戰力,不靠人脈和經驗,專靠釋出費洛蒙以控制工蟻及雄蟻,建立「化學兵團」與舊蟻后駁火。人類亦有費洛蒙,英美甚至舉辦過「費洛蒙派對」,與會男女互聞腋下,嗅嗅對方氣味有否性吸引力。雖然費洛蒙魔力一說缺乏堅實證據,但有研究發現,氣味的確攜帶各種情緒信息,不限性慾,氣味數據未來更有可能應用於救災、反恐。

ISIS 成份:遜尼、失業、講法文?

美國智庫布魯斯金學會整理數據發現,從歐美出走投效伊斯蘭國(ISIS)者多數來自以下地方:遜尼派穆斯林集中地帶、青年失業率高企國家、法語地區。前兩項或者不難理解,但法文如何促進「聖戰」?研究員指,法國、比利時及突尼西亞等法語地區即大量輸出恐怖份子至中東,原因之一,或出於「禁頭巾法」激化當地伊斯蘭教徒反感,自覺無法兼顧「西方人-穆斯林」身份,終於決裂歸邊。

奧巴馬最錯決定

訪問中被問及任內最大錯誤,奧巴馬答:「介入利比亞--雖然我認為行動是正確的,但並無考慮到後續計劃。」其實美國向來有「贏戰爭輸和平」的前科,奧巴馬只是繼承軍事傳統。美國政治系教授 Dominic Tierney 分析,美國重打仗而不重維和,一來出於短視,二來出於公關,結果「美國式戰爭」勞民傷財,一無所獲之餘,甚至令局勢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