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SPR

|共9篇|

基因編輯能解救糧食危機?

最新研究指出,假如全球溫度上升多攝氏 2 度,世上超過 4 分之 1 的土地將會面臨永久乾旱。此外,全球暖化亦加快了植物疾病和感染的擴散速度。而據德國波恩大學發展研究中心的預算,到了 2050 年,全球糧食產量或會減少超過 20%,但與此同時,全球人口將在同年增至 98 億。為迴避氣候引致的糧食危機,現時生產和分配糧食的方式,需要適應環境的轉變。而對農作物進行基因編輯,加強彈性之餘,還能提高產量。這項嶄新技術是否能為人類未來帶來希望?

有發明必有爭鬥:因 CRISPR 而起的競賽

CRISPR-Cas9 這套基因編輯法近年在實驗室不斷告捷。繼去年成功修改人類胚胎心肌病基因,今年又有望應用於絕種動物復活工程和解救人類不治之症的消息;日前有生物製藥公司宣佈首次展開臨床實驗,人類似乎又往獲得上帝之手之路邁前一步。與此同時,發現 CRISPR 的先驅們亦掀起曠日累時的功名之爭。

基因編輯技術有望解救不治之症

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Cas9 舉世觸目,它讓科學家得以在基因排序中,精確編輯目標基因,理論上可以消除遺傳疾病,甚至能夠編寫人體基因,對人類未來影響深遠。這項技術在本月取得新突破,一項最新研究發現,將來利用修改版的 CRISPR,或可令糖尿病和肌肉營養不良症(Muscular dystrophy)等不治之症,得以改善病情,帶來治療希望。

患一病,動全身基因?

基因編輯技術 CRISPR 面世之時,學界相當雀躍,認為遺傳研究已踏入新紀元:憑藉主動修改及代入基因,技術將能窮盡每個基因的特性,由以往科學促進科技,演變至由科技促進科學。不過故事總是峰迴路轉:早前有研究指出,主動竄改基因能夠引發數以百計意想不到的基因突變;而近日更有 3 位史丹福科學家指出,一項特徵隨時牽涉上萬個變異基因,當中不少作用細微而分散,而且互為影響,單單改動一項基因,未必有助理解人體奧妙。遺傳學新紀元似乎是一個漫長的紀元。

搶救橙樹生化戰

現時全球近五分一植物面臨絕種,禍源除了人為破壞,還有細菌肆虐,例如一種常見香蕉近年大規模受真菌感染,數十年來再度瀕危。人類直至近世才發現細菌的存在,正式向微生物開戰,而一種新近戰略,就是以病毒攻擊細菌,試驗場是同受細菌侵害的橙樹。

如何規管人類基因改造?

基因改造日益普遍,焦點已由食物轉往人類。憑藉劃時代技術 CRISPR-Cas9,理論上日後能隨意修改基因,以健康基因取替缺憾基因,杜絕一切遺傳病之餘,亦可塑造「理想」的胚胎,而事實上,「人豬合體」經已成功培植,人類改造工程要面對的僅餘道德爭議,而非技術問題。有科學家警告,假如欠缺規管,基因革命的潛能只會加深恐懼。那麼,社會應該如何監管這種從上帝奪回的權力?

復活長毛象的理由

隨着基因工程技術進步,近年物種復活計劃突飛猛進,起碼 25 種已滅絕動物有望重現人間,渡渡鳥、斑驢、恐鳥、披毛犀和長毛象通通可能僅屬「暫時性絕種」,不過亦有意見質疑復活工程對現世的影響是否有利。對此,研究再生長毛象的科學家就提出一個合理而迫切的理由:氣候變化。

要滅絕蚊種,難題在……

蚊子惹人討厭?消滅它們吧……有些科學家的確這些想,並付諸實行,因為蚊子是古老的致命疾病傳播者,如瘧疾。以「刺激有遺傳偏差的基因去影響整個族群」的做法稱為「基因驅動」(Gene drives),例如以加入或破壞基因來製造具缺陷基因的蚊子,帶有 2 個缺陷基因的蚊子則不能繁殖。如此惡毒的做法,卻還要解決一大難題:自然抵抗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