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

|共24篇|

後 Bitcoin 年代,虛擬貨幣還有出路?

即使你對虛擬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沒有深入研究,但近年炒賣比特幣(Bitcoin)的消息從未間斷,對其最大印象,恐怕離不開價格波幅的急劇上落。面世多時,比特幣最弔詭之處,亦正正在於炒賣風潮之中,趨之若鶩的投資者可能都沒真正用過這種虛擬貨幣。它是賺錢神話,旁門左道或是世紀騙局,在今日的後比特幣時代,有人仍囤積居奇,冀望能再實現黃金夢。但同時,當比特幣成為投機分子的博奕工具,對於虛擬加密貨幣的真正發展前景,其意義或已喪失和脫軌,人們亦不表樂觀。

美元來到熊牛市交錯的十字路口

正當中美貿易戰打打停停,杜林普與金正恩的會面撲朔迷離之際,國際金融市場也出現了不小的震盪。包括美國國債殖利率飆升至 7 年來新高,歐元區意大利的地緣政治風險增加,阿根廷披索繼一日內大跌 8% 之後,又創歷史新低,土耳其里拉也跌至新低。瑞銀指出,美元正來到熊牛市交錯的十字路口。

先進瑞典:少了現金,罪案反而更多?

瑞典銀行劫匪成了一個夕陽工作,8 年前瑞典全國有 110 宗銀行搶劫案,2016 年卻只有 2 宗。此類罪案大跌,皆因該流行國電子貨幣,衝入銀行往往只能空手回,但是否代表罪案會從此減少?不,只是更「多元化」、更加「無所不用其極」。

唐明:錢有好壞之分

鑄幣局本來是份閒差,但牛頓上任著手清理門戶,遠不止三把火,將他研究科學的狂熱轉移到對劣幣的窮追猛打,明查暗訪,盤問罪犯,突然搖身一變成為英國最辣手的神探,在短短三年內成功起訴的偽造摻假案件達 28 宗,而當時這個罪名可是判絞刑的。牛頓也因此落下「刻薄小人」的惡名。

Live Norish:一場看不見但深受其害的戰爭

北歐中比較少人提及的小國冰島近年迎來一股「淘金熱」。人口只有 34 萬,曾因金融危機而破產的冰島近年以低廉又環保的水力發電,令冰島的數據中心所需的電費比全球其他數據中心便宜了近 30% 到 50%,因而吸引了耗電量大的加密貨幣礦場遷到冰島開業。現時冰島的加密貨幣礦場用電量已經超過冰島全國居民用電量的總和。近年加密貨幣令全球不少人趨之若鶩,很多人不惜千金購買「挖礦」設備。在南韓愈來愈多「阿豬媽」與 Oppa 加入炒幣及掘礦行列,全民皆「挖」,蔚然成風。去年,南韓 Bitcoin 的交易量更佔全球 20%,因為太多民眾購買,政府想推動的加密貨幣監管法案,因民間反對聲音太大而被撤回。

英國能否向「神沙」說不?

英國有一句關於儲蓄的諺語「Look after the pennies and the pounds will look after themselves」,勸勉人們積少成多,儘管只是一個幾毫,只要努力儲蓄,一樣可以成為鉅額財富。但現時,1、2 便士(penny)作為輔幣的地位,正受到考驗。皆因英國財相夏文達(Philip Hammond)於月中的財政預算案中表示,硬幣中的 1、2 便士,由於面值實在太低,無法有效於市場流通。故政府就兩枚「神沙」的存留,展開公眾諮詢。

委內瑞拉脫困之路:美元化

去年委內瑞拉陷入經濟危機,導致貨幣玻利瓦爾(bolivar)嚴重貶值,鈔票形同廢紙。此際窮途末路,但要擺脫困境,也非全無辦法。前華街爾經濟學家 Francisco Rodriguez 就大膽建議推行「美元化」(dollarization),廢除玻利瓦爾,以美元取而代之。作為反對派總統候選人的首席經濟顧問,他揚言會將委國轉向美元,以根治通脹飆升這個大患。

津巴布韋政變,說到底也是為了「錢」

俗語有云,兄弟鬩牆,不是為錢就是為女人。如今津巴布韋「疑似」政變,也許亦是同樣道理。曾幾何時,此國在非洲富甲一方,但由於工廠管理不善、糧食短缺、貨幣崩潰及貪污猖獗,經濟受到重創。總統穆加貝獨攬大權近 40 年,對此責無旁貸,但他繼續揮金如土,上周甚至為助其妻繼承其位,革退曾為盟友的副總統姆南加古瓦,終於激起軍方出手。

比特幣還有沒有前景?

比特幣的價格一向大上大落。2013 年底,其價值從 100 美元急升到 1,000 美元;今年 5 月初,一個比特幣價值 1,500 美元,到 9 月初時一度升至 5,000 美元以上 ,但中國一聲嚴打比特幣,關閉中國國內多所比特幣交易所後,價格立即下跌近 5 成。正因其大上大落,令不少投資或投機者躍躍欲動,寄望單車變摩托。近年招致滿城風雨的比特幣,到底所謂何事?

白銀:國際貨幣的起源

史上第一種國際貨幣不是美元,而是白銀;不在 20 世紀發明,而是早於 16 世紀通行。史家對全球貨幣起源有多種看法,其中一種為西方視角,以 1565 年西班牙商船隊首度往返亞洲與美洲為起點,又有一種是中國觀點,以 1540 年代明朝帝國大量需求白銀為契機,促成洲際貿易,並誕生第一批世界貨幣。

日元硬幣的造化

遊日常見問題之一,是零錢很多很散。吃飯購物坐巴士,掏出了一堆硬幣,放在手心逐個認,尤以 50 円最難辨識。它不像 1 円又小又輕,亦不像 500 円又重又金。你驟眼看以為是 100 円,中間卻多了個洞,再看又以為是 5 円,顏色卻是銀不是金。搞了半天,司機侍應服務員仍笑著等,自己倒先尷尬起來。因此有說,日本的收銀處多有小盤,供人放置硬幣找續,既為減少身體接觸,也為將錢看清看楚,免得雙方拗數。50 円和 100 円硬幣均是常見常用,但它們的歷史原來不算很長。

留住人民幣,不如瞓身比特幣

中國炒起比特幣,最大主因自然是中國走資潮和人民幣的貶值趨勢,資金湧入比特幣,其中一個好處是它可以用美元作交易,不受人民幣走勢影響。背後另一原因則是虛擬貨幣在中國的認受性相對數年前大幅提高了,一般市民對其運作亦已掌握,甚至遠高於香港和台灣等地。畢竟內地流行電子錢包,吃飯結帳、購物付款以至新年「發紅包」,都以虛擬貨幣進行,據說連雀館打牌都可以用微信支付。國民幾乎都不怎樣用真鈔了,如果微信、淘寶這些平台可以對應比特幣,人民幣真有可能淪為廢紙。

渾水:一次性貶值的貨幣操作(上)

當外匯系統的負荷去到極點,例如實行固定匯率的國家無法再支持本國貨幣,央行就要考慮一個政策決動,就係「頂」還是「唔頂」。「頂」即係繼續去燒央行的外匯儲備,當中要盤算一下外匯儲備的多少;「唔頂」即是放棄控制匯率,讓匯價自由浮動,很多時就是造成一次性貶值。

渾水:財經演員梁啟超

因為最近支那論講到滿城風雨,所以我重新看了關於梁啟超的資料。關於「支那」的是非對錯不是本文的考據重點,很多朋友都執著於支那的字詞考據,例如說它是傳過來的梵音讀法,又引用孫中山的講法,也有藉此牽動辱華情緒。梁啟超在支那這個字的廣泛使用有決定性地位,因為清末就是由梁啟超一班思想家開始引入國家概念的雛型,清末「中華」、「中國」正名的討論也以他們一幫人為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