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

|共19篇|

權力中毒:政治人物的「狂妄症候群」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這句名言所指的,是對人類的普遍觀察:得到權力時就會變得傲慢,自我中心,為所欲為,但原來此說真有醫學支持?前英國外交大臣兼精神醫生 David Owen ,以其專業知識及從政多年的經驗寫成「疾病與權力」一書。他在書中提出,權力對精神有害,甚或使位居要津的政治元首患上所謂「狂妄症候群」(Hurbis Syndrome),脫離現實,自感超然;要解「權毒」,唯靠民主。

【美國大選】選舉人團應該倒戈?

美國大選希拉莉贏 150 萬普選票(popular vote),輸 58 張選舉人票(Electoral College),重蹈 2000 年民主黨戈爾的覆轍,結果是杜林普跑出。正如杜林普在 2012 年批評:「選舉人團是民主制度的災難。」美國人為民主引以為傲,但由憲法設計到選舉制度其實並不十分民主,大選充其量是間接選舉。美國有州分要求選舉人團按普選票結果投票,而選舉人團的原意也是為防民粹奪權而設,那麼,選舉人團應該在 12 月 19 日--美國正式選舉日--集體倒戈嗎?

蘇二:特首選戰——盼望黃雀

西環話事人張曉明一字值千金,「度德而處」四字拍得 1880 萬;以今天的金價計算,相等於 62 公斤黃金,出資競投成功的全國政協高敬德,旗下公司承包中聯辦及駐港解放軍的物業管理服務,相信他無需「量力而行」。張主任笑說自己選擇了「左傳」中的「度德而處之」,但其主旨實是接連的下句「量力而行之」,要送給某有意選特首的人,作為一種提示:別妄想參選特首。

蘇二:特總與梁特

當特朗普(即杜林普,Donald Trump)取下賓夕凡尼亞州時,幾可肯定其勝算,擊敗原想爭取做美國第一位女總統的希拉莉,不禁要說句:特總,勝在有賓州;有一半美國人感到非常沮喪,而在 12,700 公里外的香港,大部分人也高呼「世界瘋了」,而我敢肯定當中 9 成人無認真看過一次選舉辯論,只隨波逐流地說句:「癲佬都可做總統?」大家想想,2012 年 3 月 25 日,是否已見證過今天的瘋狂?

大話精時代:「後真相政治」與梁振英

兩星期前,國際政經雜誌「經濟學人」以「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為主題,討論當今多國政客正走向危險的道路:不顧一切的說謊,目的非為了說服社會精英,而是想強化偏見,久而久之,對社會造成巨大破壞。回看香港,梁振英上任多年,謊話連篇,近日的橫洲事件中,他又反口覆舌。究竟,我們是否也進入了「後真相」(大話精)的時代?

陶傑:民族的集體癲狂

在「孫楊禁藥醜聞」升級為中國民族戰爭之際,閱讀英文則清醒兼明理,民族的集體癲狂現象,十九世紀蘇格蘭記者麥佳(Charles Mackay)的經典社會心理著述「非凡的民眾欺想與族群瘋狂」(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and the Madness of Crowds ) ——書名相當華麗,因為這是維多利亞時代的文體風格。

蘇二:香港的伊卡洛斯病毒

建制派中最有智慧的曾鈺成,近期頻頻借謎語譏諷 “Hugely Cunning” 的梁特首;商界最有份量的李嘉誠,則用了一針見血的方式,戳破梁特首的真面目,他上周的一篇演辭提及:「沒有解決方案的雄偉願景是『有毒組合』」,這一句猶如照妖鏡,令到因「說了當做了」聞名於世的梁特首無所遁形。

CEO 在社交媒體:公關不成變災難

香港 CEO(Chief Executive’s Office)沒有民望只有民怨,卻花上日薪百萬,請來專員管理 Facebook 帳戶,結果呃 like 不成反招恨,發帖 3 個鐘就收到萬七千個「嬲」,貽笑國際。不少國際企業 CEO 倒在 Twitter 玩得再風山水起,不過有專欄作家認為,他們營造一種「民主領袖」的假象,其實談不上甚麼文流互動,發帖內容甚至比你所想更無聊,呃 like 都不過靠名氣。

蘇二:護錯德江擦錯鞋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特區政府以「反恐級別」保護之,不必要的佈防,超誇張的警力,勁擾民的封路,如此安排,已超過「國家元首」的待遇,胡錦濤和習近平來港,亦非如此,更何況張德江在七大常委中只排第三(以往人大委員長排第二),但特區政府的神級保護方式,反令張德江變得神憎鬼厭,筆者今天已從不同階層人士口中,多次聽到同一句說話:「仆佢個 X 張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