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體

|共46篇|

李衍蒨:骨頭上的「震撼新發現」

一般我們都只著重於骨骸及屍體的改變,甚至只執著於有機物質於死後的變化,卻有時候忽略了一些周邊環境於棄置,甚至運送屍體間接對屍體或者骨骸的影響,如動物、地心引力、水源等都是要考慮的因素。 因此,在法醫人類學及法醫考古學中,埋葬學的運用及分析佔據著重要的一環。

李衍蒨:F.B.I. 與神秘木乃伊頭(二)

這一連串的發現令醫生們質疑,古埃及人可以利用原始工具進行如此複雜的手術。因此這兩位醫生連同另外一位口腔手術專家,在兩具屍體上用古埃及版的手術工具 —— 鑿和槌嘗試重演此項手術。他們將鑿放到智慧齒的位置後面,成功將與木乃伊相同的一塊下顎冠狀突切除!

李衍蒨:無名紋身女子

人的身體歷來都是一幅畫布,用作展示我們揀選的或天生的身份。因此,紋身圖案及紋的位置能告訴執法者,或考古學家很多不同的資訊。紋身對幫助身份辨認程度之大,於 2004 年的南亞海嘯可見。泰國炎熱的天氣加速屍體腐化,或因屍體被水浸泡因而不易辨認。幸而,部分屍體根據家人提供的資料,以及屍體上的紋身作比對,加快了辨認進度。紋身師傅就像不同的派別藝術家一樣,帶有個人特色。不同風格及設計都可以至少告訴我們一些有關資料,甚至有機會令執法單位找到該位藝術家,協助調查死者身份!

李衍蒨:80 年後回家的骨骸

雖然於 1977 年,西班牙在結束獨裁統治後,西班牙政府通過了名為 Pact of Forgetting 的特赦令,赦免所有於獨裁統治期間犯下的政治罪行,但受害者的下落依然不明。自此,人民就開始萌生要將埋葬了被殺害的政治犯的無名塚,挖掘起墳,透過法醫、人類學家的研究為死者尋回身份。法律上的污名在被強加後終被除去,下一步就希望利用科學去找回死者的尊嚴:把骨骸號碼換回死者的名字。

李衍蒨:24 年後的盧旺達

本年 4 月底、5 月初左右,法醫人類學家在盧旺達首都基加利的外圍找到了 4 個新的萬人塚。而盧旺達大屠殺一事中,共有超過 80 萬人被殺。屠殺的背景是基於屬於胡圖族的政府軍對少數族裔的圖西族進行種族滅絕大屠殺。相信約有 2,000 到 3,000 名受害者,分別被葬於這 4 個萬人塚裡。

李衍蒨:人體冷凍技術

在宣告死亡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將屍體浸入一個冰浴,以極速降低屍體的溫度。在浸浴的同時,更會為屍體注入兩種藥物:一種為了預防屍體在過程中甦醒,而另一種是抗凝血劑。之後,藥物有如抗生素、腎上腺素等都會注射到血管內,以人工心臟協助令藥物可以運行全身,並防止體內血管塌下來。然後,要移除屍體內的血液,換上器官移植用的化學品以保持器官的功能,同時協助體內降溫。而在體外,技術人員會以氮氣為屍體繼續降溫,直到接近冷凍溫度為止。

李衍蒨:尋找亂葬崗的母親

一位名叫 Lucy 的母親得知她的兒子在墨西哥韋拉克魯斯州(Veracruz)失蹤後,立刻到警局報警。可是在報警後一年,警方不但沒有任何消息,還發現所有與她兒子失蹤相關的證物,全部都莫名其妙地消失!這個情況令 Lucy 不再相信警方所謂的調查,更確信警方有參與整個行動。此時她知道,只有靠自己才有機會找到兒子的下落,亦因此令到 Lucy 認識到,於同一城市亦有其他人同樣無預兆地消失。最後,Lucy 發起組成一個 WhatsApp 群組「Solecito」,經過商討之後決定尋找專家協助,自行尋找及挖掘亂葬崗。

李衍蒨:墓園中的「刀仔男」

「鐵鉤船長」,我細細個就聽個呢個名啦!但係現實中又有沒有呢?要在大墓園找上歷史悠久的骨骸並不難。一般這些骨骸如果已經相隔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就會被視為考古性質。在一個源自公元 6 到 8 世紀,位於意大利北部的一個倫巴底人墓園,就是一個可以找到數以百計骨骸的墓園。在這些骨骸面前,只有這一副異常吸引大家的目光!

李衍蒨:甘迺迪總統身份辨識

在甘迺迪遇害後,法醫們在解剖時為他的遺骸程序上地照了 X 光。這 X 光隨後收到以上陰謀論的人質疑。有見及此,當時的調查小組就邀請了兩位法醫人類學家 Dr. Ellis Kerley 和 Dr. Clyde Snow,去檢查及考究能否用科學方法去推斷屍體是否真的屬於甘迺迪總統。面對著這個挑戰,兩位法醫人類學家就採用了到現今都經常採用的方法,嘗試核實骨骸的身份:X 光片對比(radiographic comparison)。

李衍蒨:「海盜王子」的骨骸?

18 世紀活躍於美國東岸及加勒比海,有著「海盜王子」之稱的「黑山姆」—— Samuel Bellamy 的旗艦於 1717 年觸礁沉沒,140 名船員中只有 2 名生還者及一些屍體、船骸、錢幣及雜物沖上岸。沉船後的 267 年,他的旗艦「維達號」在沉船地點被打撈,但依然沒有船長的蹤影。直至 2017 年,研究人員終於在一堆打撈上來的砂石堆裡,找到了一塊屬於成年人的大腿骨。

李衍蒨:邊境的骨骸

駐邊境的巡邏人員於稍早追截 7 個非法入境者時找到這具屍體,這具屍體當時位於沙漠範圍的一棵樹下面。發現屍體的位置是距離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市西南面約 30 哩。這眼前的屍體,跟一般我們對屍體認知的外觀不一樣。他的皮膚完全風乾,已經變黑及變成皮革質感。這都跟長期暴露在太陽及低濕度的環境有關。調查人員隨即於屍體身上掛上了他最新的代號及名字,「17-1568-John Doe」,是該殮房於 2017 年接收的第 78 具從墨西哥嘗試走到美國的非法入境者屍體。之後,便放入白色的屍袋,放入大雪櫃。

李衍蒨:【慎入】永遠的獵狗

美國 The Georgia Kraft Corp. 委託了工人們把一棵榕樹的頂部全砍掉,並把砍掉的部分砍成小段放到貨車上運走。他們中途發現了樹入面有一隻棕白色的獵狗,從這個樹洞凝視著他們。正常人應該是把這隻狗立刻救出,可惜的是這批工人來遲了二十年之多,因為他們找到的只是這隻獵狗已經木乃伊化的身體,永遠都於這個樹洞掙扎著,祈求有可以離開這個洞的一刻。

不利用悲傷的殯葬業

中國人最重視喪葬之禮。有說喪禮目的是令活在世上的人寬心,所以要為離世的人做一些必要的儀式,但發展到後來,因為可以獨攬此這門死亡生意,殯葬業某程度上帶來了喪禮形式化、過度鋪張,或是趁機「發死人財」等陋習。英國一些殯葬業人士有見及此,著手改革殯葬業,為家屬提供其他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