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體

|共30篇|

李衍蒨:邊境的骨骸

駐邊境的巡邏人員於稍早追截 7 個非法入境者時找到這具屍體,這具屍體當時位於沙漠範圍的一棵樹下面。發現屍體的位置是距離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市西南面約 30 哩。這眼前的屍體,跟一般我們對屍體認知的外觀不一樣。他的皮膚完全風乾,已經變黑及變成皮革質感。這都跟長期暴露在太陽及低濕度的環境有關。調查人員隨即於屍體身上掛上了他最新的代號及名字,「17-1568-John Doe」,是該殮房於 2017 年接收的第 78 具從墨西哥嘗試走到美國的非法入境者屍體。之後,便放入白色的屍袋,放入大雪櫃。

李衍蒨:【慎入】永遠的獵狗

美國 The Georgia Kraft Corp. 委託了工人們把一棵榕樹的頂部全砍掉,並把砍掉的部分砍成小段放到貨車上運走。他們中途發現了樹入面有一隻棕白色的獵狗,從這個樹洞凝視著他們。正常人應該是把這隻狗立刻救出,可惜的是這批工人來遲了二十年之多,因為他們找到的只是這隻獵狗已經木乃伊化的身體,永遠都於這個樹洞掙扎著,祈求有可以離開這個洞的一刻。

不利用悲傷的殯葬業

中國人最重視喪葬之禮。有說喪禮目的是令活在世上的人寬心,所以要為離世的人做一些必要的儀式,但發展到後來,因為可以獨攬此這門死亡生意,殯葬業某程度上帶來了喪禮形式化、過度鋪張,或是趁機「發死人財」等陋習。英國一些殯葬業人士有見及此,著手改革殯葬業,為家屬提供其他選擇。

冰封 51 年,正等待第二人生

人死後,屍首還可以保存起來,留待他日重啟再用嗎?近年有以兔子屍首所做的實驗證明,冷凍後再融化的屍首時,腦部細胞膜和細胞內結構完整仍能保持完好,也許只要保存好身體,有一天死後的人能再出現「第二人生」也未可知。

現存「凍齡」最久人的是詹姆斯·貝德福德(James Bedford),至今冷凍保存已第 51 個年頭,他以類似睡袋的袋子包裝好,浸泡在極冷的「液態氮桶(Dewar)」中,而這位先驅者冷凍保存的紀念日更定為「貝德福德日」,自他被放進液態氮桶後,數以百計的人都希望模仿他,以祈留有用之身他日可用。

李衍蒨:冥婚

2017 這年農曆年是好年,周邊很多好友都趁著這個機會「拉埋天窗」。婚姻為每一位已婚人士提供愛、穩定、權利、地位、陪伴等以上至少一樣選項。而,相信大部分人都曾幾何時想找到至少一位伴侶共度餘生。這個想法,在世界上某些國家及文化,更延伸至亡者。

李衍蒨:再談「液體化火葬」—— 屍體獨享的水療

於 9 月時,我簡單的跟各位討論及介紹過「液體化火葬」。隨後,這綠色殯葬方式愈來愈多人注意,更於上週被主流媒體報道,吸引了更多的眼球及好奇心。當然,同時吸引了不少異議的聲音,有些更因為報道篇幅有限而沒有完全正確了解,覺得其實「液體化火葬」是毀滅證據的好方法!有見及此,容許我再深入的為大家再精簡討論「液體化火葬」。

李衍蒨:「鬼船」與世越號 —— 水中腐化的迷思(下)

而在今年更早前找到的沉船中,更有疑似還沒有完全腐化的屍骸。正如於上集提到,屍體棄置在淡水水域抑或是鹹水水域對腐化的影響極大,世越號沉於鹹水水域,鹹水因為鹽分幫忙抽乾屍體裡的水分,繼而減慢屍體腐化速度,因此與淡水相比保存得較好。屍體被放於水裡,除了可以按正常腐化般化成白骨,更有機會被屍蠟包裹,繼而異常地保存屍體。

李衍蒨:「鬼船」與世越號 —— 水中腐化的迷思(上)

早前不同國際媒體都報道,數艘「鬼船」相繼出現於日本海域,相信船隻來自北韓。其中,一艘發現於新潟縣佐渡市的鬼船發現載著一具男性骸骨,並於 24 小時之內有民眾於其沙灘附近發現另一具骸骨。後來,亦在另一方的秋田縣發現一具載有 8 具骨骸的破爛木船。到底一具屍體,在水裡如何會腐化到白骨的階段呢?

李衍蒨:肢解 —— 從「蛻繭」到無頭女屍(上)

肢解(Dismemberment)一般都被認為比他殺(Homicide)更為殘暴,這一詞已經撇除了任何意外構成死亡的可能性。從文獻及學術角度來說,肢解可以約分為 4 個類別,以行動動機及目的來區分。當中以「防禦性殘害(Defensive mutilation)」這個類別為最常見。這裡的「防禦性(Defensive )」意指兇手因為想防止被追捕而作出將屍體斬件的行為,以隱藏屍體及方便運送。如果因為一時衝動及激進而移除及殘害屍體上任何部分,則視作為「進攻殘害(Offensive mutilation)」。而「侵略性殘害(Aggressive mutilation)」則泛指以肢解為其中的殺害手法。最後的一種,就是會把屍體的某部位割下來收藏以達至自己的性快感,此稱之為 Necromaniac Mutilation。

毒殺犯與鑑證:魔道相長的毒理學進化史

讀者愛看犯罪小說,愛其曲折離奇的情節又愛其抽絲剝繭的破案過程,然而在犯罪小說作家 Val McDermid 看來,小說取材現實,而現實比小說更驚異。在讀者把愈發離奇的題材讀得津津有味時,卻忘了它背後最重要的養份:講求證據的法證。她的書作「比小說還離奇的 12 堂犯罪解剖課」就簡介鑑證科學各種主要手段的進步,從解剖到昆蟲學、犯罪心理、火場調查等等逐一道來,當中毒理學的發展對查案貢獻尤其重大。

李衍蒨:牙齒鑑定

我經常都被問到,到底人體體內哪一部分最堅硬、最耐用,且無論相隔多久都有助辨別死者身份。如果沒有規定一定是骨頭的話,我會堅決的說是牙齒。牙齒可算是身體裡最堅硬的物質(牙齒不算是骨頭)。就算屍體經過火化,大部分的骨頭都變成碎片後,都總可找到一兩顆。而牙齒之所以那麼厲害,是因為其外面有一層堅固的琺瑯質,只要琺瑯質不受損,牙齒可以保存很久,年期之久可以以世紀作單位來計算。

李衍蒨:塞浦路斯挖墳者

塞浦路斯 —— 掘墳。我把一個比較鮮為人知的歐洲度假勝地跟一個罕見的活動組合在一起,並整整在這個組合下生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你一定會問,為甚麼是塞浦路斯?為甚麼要掘墳?每副骸骨背後都背負著一個故事 —— 一個人的傳記。除了傾訴他們的一生、死前及死時的經歷,宏觀來說亦告訴了我們上一代甚至再上一代的社會問題、習俗甚至風氣。從他們一些骨折、病理等症狀,沉默地訴說他們成長的環境。

當年的維京軍官 原來是位女士?

1880 年代,一具維京戰士遺骸於瑞典城市比爾卡出土,同葬的還有大量武器盔甲、制定作戰戰略的模擬工具等等,可見其享有崇高榮譽。這具遺體一直被認定是男性,不過最新 DNA 檢驗結果就推翻定論,指出這位維京高階戰士,其實是一位女性。過去學者囿於成見,否認女戰士在維京人中的重要性,令學界至今仍缺乏對女性戰士的全面研究,是次發現可以促使學界重新檢視此前鑑定的維京骸骨性別,有助增進學者對維京的認知。

李衍蒨:何謂「液體化火葬」?

最近,突然有很多人都問我到底甚麼是「液體化火葬」,因為名字有點令人困惑:又火葬,又液體?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程序的正式名稱為 Alkaline Hydrolysis。我們稱它為液體化火葬,是因為在這個過程的最後,可以拿到像骨灰的白色粉末,但同時屍體的其他部分會變成液體排走。

李衍蒨:兇案疑雲?

還記得本年 6 月初香港連續不停下雨,下了差不多幾個星期嗎?我人雖然在外,但因為大雨的關係,收到本港一些記者的查詢 —— 有讀者報料於港島某一區找到一塊帶牙齒的骨頭,怕是有甚麼不好的事情,於是想我確認是否人骨。

李衍蒨:人體農場

在法醫人類學中,有一個研究設施不停被外界質疑其存在的必要性——人體農場。名副其實,它是一個「農場」放滿了人的屍體。說明白點,它是一個放滿了由家屬同意捐出已逝家人大體的「農場」。說起來好像很恐怖,但其實再近鏡仔細看,這個人體「農場」就是研究中心裡面的一片空地,把大體放在室外或預先設定的外在環境條件下研究其腐化過程、速度及變化。

李衍蒨:對屍蟲的情有獨鍾

與法醫相比,法醫人類學家處理的屍體一定不「新鮮」,多半處於進階腐化階段,甚至已經變成骨頭。因此,屍體腐化都是幫忙推算的好工具。如果屍體存放在陰涼處(如埋葬在墳裡),遠離動物及昆蟲,都會減慢腐化進程。在腐爛的過程中,屍體不單是我們身體內在的酵素及細菌的食物,更是昆蟲及動物的盛宴 —— 昆蟲學家就能按照昆蟲的既定成長週期,推算出死亡時間。

李衍蒨:碎骨的主人

今天一進實驗室,我就把 3 大箱子的骨頭分別放到 3 組學員面前(每個箱子的大小約莫兩箱橙般)。學員都對這些箱子感到困惑,因為它們跟一般的銀色箱子不一樣。我後來解釋道,這些箱子來自塞浦路斯舊墳場,骨骸可能來自 1800-1974 年期間。重點是,每個箱子裡都不只一副骨頭,裡面的最少人數(Minimum number of individuals, MNI)要由他們來斷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