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共46篇|

李衍蒨:「詐死」的藝術

2002 年,曾經任職於英國懲教署的 John Darwin 乘著獨木舟出海,打算在上班前度過一段悠閒的時光。誰料,當天他沒有如常上班。在家的妻子十分擔心,前往警察局報案,警方立刻派出搜救隊伍於這名男子泛舟的一帶水域進行搜索,但是唯一的收穫只有男子曾使用的船槳。翌日,搜救隊伍再度前往搜索時,找到了男子獨木舟的船骸,他的妻子接到消息後傷心欲絕,面對媒體採訪,無不是陳述只想盡快找回丈夫的憂愁。然而誰知道,發生這些事情的時候,這名男子本尊正在自家經營的旅館將一切看在眼裡。

為何跑馬拉松,會發生猝死事件?

馬拉松賽事結束,參賽者能挑戰成功,著實可喜可賀,然而,時有發生的猝死事件,卻令人惋惜。除香港外,這些不幸亦曾在外國馬拉松賽事中發生。2014 年,「福布斯」的藥物及保健專欄作家 David Kroll 博士便撰文, 提出部分跑手可能患有肥厚型阻塞性心肌病(HOCM)。

李衍蒨:亞歷山大大帝死亡之謎

傳說中,亞歷山大大帝的屍體在死後沒有任何腐化跡象。紐西蘭教授 Dr. Katherine Hall 最近於一學術期刊發表文章指,按照歷史文獻記載,亞歷山大大帝有機會患上吉巴氏綜合症。這名國王的死,很有可能是歷史上最著名的「偽死亡」例子;她認為這個病理就能充分解釋,為何歷史上對於亞歷山大大帝的死因,有著矛盾的記載。

給孤獨逝者一個體面的葬禮

「不僅他們的死亡被忽視,他們的生命也被忽視了。」此話出自一名德國牧師。獨居者死後一直無人發現,發現也無人認領,情況已不只發生在日本,德國「孤獨死」個案愈來愈多,為了令死者可以入土為安,就只能靠宗教慈善組織或地方政府,逝者才能得到最後一點尊嚴。

又到萬聖節:與其扮鬼,不如談死

你知道今天是萬聖節,但恐怕你不知道它的起源,也對此毫不在乎,反正如今就只是個「小孩討糖吃、成人鬧著玩」的狂歡日子。甚麼鬼怪幽靈,純粹噱頭而已。一批遠在紐約的義工卻不這樣想,他們在這星期舉行名為「反思生命盡頭(Reimagine End of Life)」的活動,為參加者提供一個機會,探索生與死這個大問題。

古人命不長,現代科技真的推延了人類大限?

科技使人進步,甚至讓人類高估了自身的物種界限。現代人普遍相信,隨著醫學和藥物進步,社會生活水平提高,更優厚的居住環境下,人類的平均壽命必然比過去大幅提高,有科學家更揚言,人類的壽命界限可以無止境地增加。然而,歷史的真相是,先進科技或許從沒提高過人類的壽命上限,一切只是基於錯誤假設的美麗想像。

dele 以外:日本「電子遺物」實況

日劇 dele 雖以電子遺物為題,內裡還是一套懸疑偵探劇,找出藏在遺物裡的心思和人情。那些竊聽錄音、貪污罪證或是出軌照片,觀眾未必會有,但是死後不願曝光的東西,相信也總有一兩件。 自己若真突然喪生,留下手機電腦的資料、社交媒體的發帖、網上銀行的帳戶等,這些電子遺物在日本社會,又會怎樣收場?

李衍蒨:食人文化

當年電視劇「天與地」的開首便爆出「人食人」的情節,及伴隨而來的道德爭議。除了這些哲學討論外,每次講到食人就會聯想到「沉默的羔羊」及 Hannibal Lecter。不過,食人文化其實有著不同的定義。而在探討這個特別的文化時,每個人都會問到底人肉是甚麼味?質感如何?當然,一般我們都不會覺得有人可以告訴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直到最近……

紅眼:「刪除人生」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容易

「刪除人生(dele)」的劇本是一個合時的嶄新嘗試,描述一個附屬於律師事務所的分支部門「dele.LIFE」,運作形式類似黑客,但擁有職業操守,專門在委託人過身之後用最快速度 delete 其電子產品上的重要資料,以免訊息曝光或被他人盜走。有趣的是,「dele.LIFE」為每個委託人都設定了死亡預警機制,一般在 36 或 48 小時內,只要沒碰過手機、電腦,警號就會響起,代表委託人可能遭遇不測,會打電話或派人登門查證對方是否仍然在世。在今日,只要連續 2 日不上線,你已經是個疑似死人。

死刑的見證人:一名目擊逾 400 次處決的記者

45 年來,美聯社記者 Michael Graczyk 從事極具挑戰性的工作 —— 見證並報道處決死囚的過程,至今經歷超過 400 次。與窮兇極惡的犯人會面,還要親眼看著他們掙扎、絕望然後氣絕身亡,心理壓力之大,外人難以想像。但他在上月退休以後,仍以自由工作者身份留任此職。這是膽大包天抑或正義過人?Graczyk 卻說:「我的工作只是說故事而已。」

蠶豆:古希臘的死亡象徵

你未必聽過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但中學數學課上肯定有學過他創立的畢氏定理。畢達哥拉斯平生有過不少異於尋常的主張,其中他對蠶豆的異常痛恨,就連古希臘和古羅馬人都當作奇聞討論,亞里士多德甚至推測,反蠶豆背後是一場反民主制度的示威行動。這一切究竟因何而起?

李衍蒨:【慎入】永遠的獵狗

美國 The Georgia Kraft Corp. 委託了工人們把一棵榕樹的頂部全砍掉,並把砍掉的部分砍成小段放到貨車上運走。他們中途發現了樹入面有一隻棕白色的獵狗,從這個樹洞凝視著他們。正常人應該是把這隻狗立刻救出,可惜的是這批工人來遲了二十年之多,因為他們找到的只是這隻獵狗已經木乃伊化的身體,永遠都於這個樹洞掙扎著,祈求有可以離開這個洞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