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

|共24篇|

脫歐談判 1001:丹麥自古以來捕魚權?

英國脫歐要處理的政經事項多不勝數,其中一件就是與丹麥爭奪兩國之間的捕魚權。「國際海洋法」賦予主權國可擁有 200 海里的經濟專屬區,英國理所當然盼於脫歐後重享這塊專屬區,英國人獨享英國魚。不過,丹麥聲稱他們自古以來便在該海域具捕魚權,古到 1400 年——脫歐?可以,但留下海域讓丹麥人捕魚。

Google 掌握你的過去,你卻難以奪回來

你以為自己只是在家中隱閉地上網,實際中你的一舉一動已赤裸裸地暴露在網絡世界,即使是無痕上網,仍能偷窺你的網絡行蹤,更不消說你無時無刻都在使用 Google、Apple 等科技公司的服務。Google 近乎掌握了你日常生活的所有並非新聞,除了如多數人般默默同意以外,丹麥便有人對此感到惴惴不安。

重新定義國際關係:丹麥將設「數碼外交大使」

據說像蘋果、Google、微軟這些龍頭科技公司「富可敵國」,比不少國家還要有錢,除了「有錢」,這些科技公司的影響或許比許多國家還要大,舉手投足影響全球各國的經濟、科技和國民生活。丹麥早前甚至決定成立「數碼外交大使」(digital ambassador),來專門與這些科技「大國」打交道。

為何丹麥人以交重稅自豪?

丹麥稅率之高相信令不少香港人咋舌,形形式式直接和間接的稅項,一個丹麥公民需繳交由 56% -72% 不等的收入。雖然自 1970 年代,便偶而有政黨打著減稅旗號,但從沒獲得真正和恆久的成功。是否丹麥人特別「大愛」呢?或許有點,但不全然。

方俊傑:「十個拆彈的少年」——仇恨 VS 惻隱

「十個拆彈的少年」(Land of Mine)是丹麥片,故事發生在二次大戰剛結束。丹麥軍官被安排新任務,帶領一班德國戰俘,去沙灘人肉掃雷。如果,班戰俘是樣衰衰成年人,對軍官來說,應該是優差。可以親眼目睹仇人們不斷被炸到死無全屍。可惜,班戰俘只是十幾歲的?仔,不要說參與戰爭上陣殺敵,就連地雷係乜,都未必清楚。德國犯錯德軍犯錯德國佬犯錯,係咪等於整個德國上上下下也需要背負責任?電影問了一個問題:仇恨再大,大不大得過惻隱?

社會不公的弔詭

全球貧富不均日益加劇,相信無人否認--然而,有關社會不公的議題仍不乏爭議,由定義、國情、影響、性質到程度均複雜難解,例如貧富差距多大才叫懸殊、如何介定過渡抑或持續性質、不平等的負面影響幅度、對社會心理的形塑等等,置於全球語境之下,比較更形弔詭。社會不平等固然是真實議題,但其弔詭一面不可不察。

極右到盡頭:誰也不是丹麥人?

丹麥雖然和其他北歐國家一樣,常被譽為最快樂、最平等的國家,但丹麥同時是移民政策最嚴厲的北歐國家,亦為 OECD 中的接收最少難民的歐盟成員國。外國人入籍丹麥亦絕不容易,如要面對刁鑽到極的入籍試題,但即使有了丹麥公民身份,也不代表你是丹麥人?

Live Norish:「堅離地公社」——共享,是否在離地覓理想?

70 年代,是一個叛逆的時代,是一個掙脫成規束縛的時代,是一個有意破舊立新的年代。這時代的丹麥新聞報道員 Anna(Trine Dyrholm 飾)亦不例外,不甘平淡的她,決意要為生活帶來新衝擊。丈夫 Erik(Ulrich Thomsen 飾)剛剛繼承了大宅,帶來契機。屋子太大,一家三口也住不滿,於是他們決定找來其他人共住。從熟悉的朋友,到陌生的外人,都搬了進來,同屋共住。這就是電影「堅離地公社」(Kollektivet)的序幕。

荷蘭丹麥何以成為單車國?

不少人香港人為單車手李慧詩的拼勁而感動,就連發展局局長也要藉她最近的單車賽,再論本地單車徑建設,並透露連接上水至元朗的路段預計於 2020 年落成。不過,有環保組織批評當局需斬樹 3,000 多棵,代價太大。事實上,單車在歐洲早已主導城市發展,而盛名單車之城的便有哥本哈根和阿姆斯特丹。到底單車是如何成為他們的城市命脈呢?

丹麥:最平等的國度?

美國夢不在美國,而在丹麥?論機會平等,丹麥的世代流動指數冠絕全球富裕國家;論生活質素,丹麥有免費教育、廉價樓市、失業保障、全民醫保、生育福利等措施,造就「世上最幸福的社會」。不過,最近一項比對丹麥與美國社會流動的研究指出,丹麥所謂機會平等只是「幻想」,如果說美國夢不在美國,其實也不在丹麥。

世上最難入籍試題

據 2016 年「全球快樂報告」指,156 個國家之中,丹麥最快樂,香港排名 75 位,僅僅高於陷入內戰的索馬里。移民去快樂的國度,香港人會不會開心一點?不過要移民丹麥也不容易,尤其今年公民入籍試「難得不可思議」,有三分二申請人不合格。現任中間偏右政黨上台後,移民政策大幅收緊,包括規定難民過萬港元以上的現金及財產將被沒收,今次再獻新猷,目的在於阻嚇外來人士。想簡單快樂原來不簡單。

Live Norish:為何北歐人喝那麼多咖啡?

在挪威,每年人均消耗接近 10 公斤咖啡豆,和其他幾個北歐國家,長據榜首三甲。幾年前更加有標題寫到,Uten Kaffe,stopper Norge,字面意思是說沒有咖啡,整個挪威就停止運作了。這當然是誇張手法,但也成功凸顯咖啡在挪威社會中的重要地位。我一直疑惑,為甚麼北歐人喝那麼多咖啡?

Live Norish:可能係世界上最好嘅門將

卡斯柏舒米高協助李斯特城於今季英超奇蹟封王,成為一時佳話。不少丹麥球迷都為其功績感到高興。喜上加喜的,是他與父親彼得舒米高(下稱舒米高)成為首對曾摘下英超冠軍獎牌的親父子。舒米高堪稱傳奇,他為丹麥國家隊贏得 1992 年歐洲國家盃的故事,同為大衛壓倒哥利亞的經典。縱退下沙場多年,他在不少球迷心目中仍是頂級門將的標記。

Live Norish:那一年,我們一起贏的錦標

歐洲國家盃開鑼在即,各地球迷引頸以待。丹麥今夏無緣參與賽事, 24 年前他們卻曾於大賽一鳴驚人,寫下傳誦多時的神話。門將舒米高指,在多年後每次於高爾夫球聚會碰上柏天尼,這位當年的法國主帥都還是對這場比賽耿耿於懷,總問道:「你們當年是怎麼做到的?」

Live Norish:「十個拆彈的少年」漸被淡忘的故事

「這不是你們的地方!」這是電影中反覆出現的一句對白。「十個拆彈的少年」(Land of Mine)發生於二戰終結後的丹麥,改編自真人真事。二戰時候,德軍於丹麥西岸佈上過百萬枚地雷,用以迎擊盟軍,但由於錯估戰勢,這些地雷沒有派上用場。大戰結束,這個棘手問題終要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