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

|共87篇|

豹紋情意結:征服者、萬人迷到淫娃毒婦的想像

城市之中,真正捉摸過獵豹的人不多,然而,有的可能是滿街的豹紋著物。有人對一身豹紋打扮情有獨鍾,有人則嗤之以鼻,極度抗拒。這種奇特的愛恨交集現象,還有人類和豹之間似遠還近的連繫,吸引了美國舞蹈家兼作家 Jo Weldon 的興趣,在新作「狂熱:豹紋的歷史」中,就描述了豹紋圖案的起源、演變,及時至今日作為一種時尚元素,它對個人形象的建構。事實上,早在今日被數以萬人前呼後擁的國際歌星和荷里活演員之前,埃及女神 Seshat 在流傳下來的雕刻和畫像中,就已經身披豹皮。

飛機增座位,空間來自廁所?

在經濟艙的座位,我們常常膝蓋頂著前方椅背,還有與鄰座肩並肩擠坐,手肘搶佔扶手,身形稍大便覺得旅途是煎熬。「枱要多窄有多窄,椅子要多擠有多擠,不用太舒服,讓他們吃完就可以走啦。」周星馳這段在「食神」裡的經典對白,除了可以幫助餐廳把營運利潤搾乾搾淨,原來放到飛機也適用。

無窗客機,是福還是禍?

阿聯酋航空早前宣布,在全新波音 777 客機的頭等艙,配備虛擬窗戶。屆時乘客可欣賞由光纖鏡頭投射的機外實況,毋須再隔著那塊厚重的玻璃,觀看角度有限的風景。新頭等艙在本週亮相時,總裁 Tim Clark 向傳媒表示,此舉是為日後淘汰實體機窗鋪路,最終希望客機能全面無窗,令機身更輕飛得更快。但這個劃時代的機艙設計,真可讓人坐得安心又安全?

迷戀舊時代:廢棄電話亭裡的英倫時光

對很多英國人來說,回憶是寶貴的。儘管散落各地的紅色電話亭早就不是一個功能性的公共設施,但這個極其標誌性的時代產物,卻代表了英國過去一段漫長歲月的富強和榮耀,也是英國人至今仍無法捨棄這些舊物的原因。歷年來都有英國人特意回收這些電話亭,進行二次創作,把它們改頭換面,以其他姿態重現於城市街道和鄉村小鎮上,除了作為藝術裝置擺設,亦試圖賦予一些新時代下的實際用途,譬如將電話亭換上急救設備,或者變成一家迷你咖啡館、自助圖書館甚至手機維修店。在上一個輝煌時代留下來的紅色電話亭,或在當下早已過時,但它從未被國民淘汰,甚至盡用糜軀,成為不少年輕創業者的基石。

「空格之爭」:句點之後,應該隔一格還是兩格?

在文字工作者、編輯和設計師等「文字偏執狂」眼中,幾十年來這個問題都被形容為一場 Space War。不是「星球大戰」,是一場英語世界、文字界和設計界的「空格之爭」:在每一個句子的逗點和句點之後,到底應該隔一個空格,還是兩個空格?「空格之爭」由來已久,直到今日都未有標準答案。部分人會覺得這爭議頗為無聊,但事實上,在釐定格式標準的過程,一格之差,甚至涉及學術權威角力。

咖啡杯蓋設計 —— 你不知道的學問

一杯外帶咖啡,是不少人早晨的開始。路上提著的香濃咖啡,永遠是途中的誘惑,叫你想要偷呷一口。可是,部分杯蓋設計成一旦開啟,即無法重新合上,淺嘗後,咖啡容易隨步伐或車廂的顫動溢出,甚至濺到身上。小小的咖啡杯蓋,從面世至今不斷改良,只為解決這個問題:避免咖啡在路途中濺出。兩位美國建築師 Louise Harpman 及 Scott Specht,多年來收集超過 500 個杯蓋,並出版書籍 Coffee Lids: Peel, Pinch, Pucker, Puncture,介紹咖啡蓋的設計變化。

希臘迴紋的原型:門德雷斯河

儘管我們沒辦法穿越時間,但我們能夠抓住時間的輪廓。在今日的消費社會,復古兩字屢聽不鮮,但在設計美學的回歸、品味的攀慕之外,更多與人類文明及歷史相關的紋路,亦已爬蝕其中。誠如時尚達人 Elizabeth Mayhew 在大英博物館的畫廊漫步之後的感想,儘管日常科技應用與城市面貌早就煥然一新,但不少當代普及的圖案和設計,則超然於時間維度,跟昔日所崇尚的美學思潮完全一樣。希臘迴紋或是千百年來設計範式中最基本,也最明確的例子。

一秒惹怒你的設計

密頭茶匙怎舀糖?雨靴破洞怎防水?希臘設計師 Katerina Kamprani 設計出「The Uncomfortable」系列來「設計」人們,系列是一組使用起來就會惹起人怒火的產品,設計中看但徹底無用(或是極難用),完全違反日常用品要方便人的宗旨,面對這個系列,只有強烈的無力感。

天價藝術品已過時?趕快投身設計市場吧!

近年頻頻有藝術品以天價成交,有分析歸因拍賣策略有助促銷,也有指是中國熱錢流入所致。看穿此道的買家投入設計品懷抱,帶挈設計品收購市場蓬勃發展,去年的平均銷售價格比往年升 35%,其規模雖然未及今天熾熱得令人費解的藝術品拍賣市場,但有行家直言這正好是投資設計品的優點:「它比起藝術品市場,更純粹,更直觀而且感性。」

末代傳奇,功成身退的「甲蟲車」

汽車史上的一大經典,於 1938 年問世,來自德國福士汽車的元祖車款,擁有「甲蟲車」綽號的平民小型汽車 Beetle,從二戰走到今日,終於完成了歷史任務,公司宣佈不再開發其後繼車款了。對懷舊車迷來說,或難免掉下一滴時代的眼淚。Beetle 是名副其實的歷久不衰,在投產的數十年來,總共只出過三代,當中最長壽的初代型號,持續生產了超過 50 年,至 2003 年完全停產,總銷量達到 2,100 萬台,期間,外觀並無太大改動,直到 1998 年才大幅度改版,推出第二代 New Beetle,及後 2011 年則小幅度更新至第三代。「現在來說,兩至三代其實已經足夠了。」福士汽車的研究及發展部主管 Frank Welsch 在受訪時提到,為適應市場主流將一台經典車型勉強改版,可能是更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它已經在每個人心中創造了歷史,你總不能重複五次推出最新又最新的 Beetle 吧。」

專訪華研國際:如何把 Like 數化為產業?

台灣 S.H.E 所屬的華研音樂國際音樂股份有限公司 2014 年跨足文創經紀(Licensing)領域,一舉簽下多名插畫創作者,公司文創經紀部副理吳昭瑩(Joy)最近更帶着爽爽貓及馬來貘的產品來港參加「香港國際授權展 2018」。以為他們打着文創旗號?事實他們最希望脫離的,是文創這個稱呼。

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渠蓋則是日本的藝術史

藝術大國,見諸微小。去日本旅行,其實不用走進美術館,遊客俯首都會看見。全日本 1,700 個大小城鎮,粗略估計擁有 1,500 萬個渠蓋,而且不同地區皆有自創圖案,各異其趣,既裝飾了城市路面的坑洞,亦成為各縣各市的一大標誌。渠蓋上五花八門的圖案,當然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吸引遊客,刺激當地經濟。然而,對日本國民還有另一重更深重的意義。

「深幸身為植物」把自己活成小蜂鬥草的法國綠先生

Patrick Blanc,這位設計奪目植物牆的藝術家,登場的造型也是勁爆。一身綠色迷彩裝、綠色牛仔褲、綠色襪子、綠色皮鞋,頭髮染成綠色,這還不夠,左手大拇指留了超過 5 釐米的長指甲,竟然還是綠色的。這也讓他有了「綠先生」的外號,儘管他的姓氏「Blanc」在法文中是白色之意。

創出「垂直花園」,法國植物藝術家重啟城市與自然對話

法國植物學藝術家 Patrick Blanc 改進的「垂直花園(Vertical Garden)」技術,不只能讓植物在室內自由奔放,亦能與建築主體和諧相處。被美國「時代雜誌」列為全球五十大發明之一,和愛滋疫苗、美國太空總署的戰神火箭並列。「我們活在一個太多『人』的空間裡,」Blanc 說:「我的工作就是把植物帶到城市,讓人重新與自然對話。」

把垃圾變寶藏 日本公司發掘回收產業新出路

香港 3 個堆填區快將爆滿,回收再造是大勢所趨,但舊物、垃圾再成有用之物主意雖好,成功例子卻總是不多。不過,日本一家廢棄物回收企業 Nakadai,整合回收、設計,既做廢物處理,也把廢物當成素材,收集廢棄物的他們標榜「我們也是生產者」,搭起了丟棄與使用之間的橋樑,並成功創下 99% 的回收率。企業常務董事中台澄之便寫下「把垃圾變成寶藏的公司」一書,分享自己如何點廢成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