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

|共102篇|

最怕人逼人?科學家或許幫到你

對群眾厭惡症患者而言,長假結束可謂一種解脫,終於毋須像條沙甸魚,走到哪裡擠到哪裡。擁擠問題困擾人類甚久,但科學家如今才算稍為了解,你我在這人山人海之中,如何試圖超越對方,並從混亂裡找出方向。美國費米國家加速器實驗室高級科學家 Don Lincoln 在 CNN 撰文,指荷蘭一項最新研究有望把我們從人群中「拯救」出來。

【DFA 設計獎】The Textile Atlas:連結民間布藝與世界的地圖

各國與民族也有其獨特的紡織技藝,怎樣才可有效地保存及讓更多人理解當中價值?The Textile Atlas 是一個紀錄民間布藝的資料庫,這個地圖反映各地民間布藝及工匠的故事,計劃創始人 Sharon Tsang-de Lyster 希望以此為商界、學術界,甚至大眾提供免費的網上資源,把各持份者與工匠連結起來,從而提倡「可持續時尚」及「道德採購」。

針織衣物上的經典花紋起源

無論是購自平價時裝店還是奢華品牌,百多年來,針織衣物上都有一個固定的常見圖案:對稱的八瓣幾何圖形。有人覺得看起來像星星,或者像雪花,總而言之,都很適合作為冬天衣物的針織樣式。但事實上,它跟添衣保暖的冬日風情無關,最初亦不是代表星星或雪花。並非太多人知道如何稱呼它 —— Selburose,一個來自挪威的名字。

百年 Bauhaus:政治無法阻礙的設計潮流

一百年前的世界已經很「摩登」,現代主義思潮正盛。德國的 Bauhaus(包浩斯)設計正正誕生於 1919 年,當年大師設計的檯燈、座椅,至今仍堪稱經典,始終不落後於時代,甚至香港人喜歡的品牌「MUJI」其實也是師承 Bauhaus。這股思潮影響深遠,背後故事亦甚有意思。

訪問伊東豊雄:當今建築需恢復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

伊東豊雄是日本當代在國際上最享負盛名的建築大師之一,他不但在 2013 年奪得普立茲克建築獎的殊榮,在 2016 年更成為紐約 MoMA 日本建築群星展的主角,其建築美學成就早獲全球肯定。年屆 77 的伊東豊雄至今仍孜孜不倦的創作,對世界建築的未來念茲在茲。他在與 *CUP 的訪談中強調,當今建築師應捨棄「征服自然」的現代主義心態,創造回復人與自然親密關係的建築。

訪問西九演藝劇場建築師 Ben van Berkel:未來建築需要知識與科技

UNStudio 是當代首屈一指的建築事務所,,1988 年始創於荷蘭阿姆斯特丹,其較為人熟知的作品包括荷蘭的阿納姆中心車站、鹿特丹伊拉斯謨大橋和德國的平治汽車博物館等,設計從來不落俗套,甚有前瞻性及讓人耳目一新的美感。近年 UNStudio 把他們的建築風格帶進香港,參與了西九文化區演藝綜合劇場的項目設計。UNStudio 創辦人兼首席建築師 Ben Van Berkel 與 *CUP 分享了他的建築理念以及對未來城市發展的看法。

Gloria Chung:是甚麼讓酒店服務員真誠服務

首先利申,這不是工作出差,而是和朋友結伴的旅遊,朋友雖做酒店和飲食相關行業,但和該酒店三九唔搭八的,朋友負責訂酒店,過程中沒有跟任何酒店人員打招呼。訂此酒店,因為早聞首爾人人「Rysing」,不但當地人對 RYSE Hotel 讃不絕口,連母公司 Marriott 酒店的員工也跟我聊過酒店如何正斗。

辦公椅的進化:從坐姿健康到辦公室政治的改變

頸痛、腰酸背痛、坐骨神經痛……長時間待在辦公室工作,久坐成疾,不少都市人都深受身體痛症折磨。多年來,設計師致力研發更多符合人體工學,可免除坐姿陷阱的辦公室座椅,不過,發展至今日的辦公室座椅,則有賴科學家達爾文。「進化論」的提倡者,同時亦是辦公室座椅進化史的先行者。在 1840 年,為方便實驗室工作,達爾文靈機一觸,將扶手椅改良,增加了鐵床的腳輪。無意之中,就發明了第一張有輪子的辦公室座椅。

17 世紀文人:帶上盒子,出走寫作

現代人可以使用手上電子智能產品馬上將意念記下,前人則受條件所限,出門寫作難以只帶一枝筆、一張紙就能成行。因為講究,17 世紀開始流行「書寫盒子(Writing boxes)」—— 書寫裝備齊全的盒子,與今天的隨身電子設備相近,一盒走天涯,隨時享受寫作的愉快。

黑人女性不愛游泳,與泳帽設計有關?

曾經,就游泳池的使用權,在 60 年代的美國社會引發了種族歧視的爭議。時至今日,在平權風氣之下,卻可能仍有其他限制,令黑人並不特別喜歡游水。據 2017 年美國游泳基金會的調查報告,有 64% 成年黑人表示,他們並不懂得游水或泳術欠佳,導致普遍黑人都較為沒有興趣習泳的因素,或包括了在成長環境缺乏學習池、負擔不起游泳課程費用,另外,還有一個經常被人忽略的因素:傳統泳帽的設計並不適合黑人女性髮型。

面斥不雅:英國校園趕絕露宿者

不少商場和公共場所,為了降低管理風險,如今都會積極排斥流浪漢或露宿者的出現,除了認為他們面斥不雅,有礙觀瞻,亦為市民帶來潛在安全問題。近年的做法包括加設或替換一些不友善設計(Unpleasant Design),譬如改用斜面或條狀座椅,讓人無法舒適坐下,並替長椅增設間隔,這主要是不容許露者側身躺下,在公園或車站過夜。如今連英國大學校園都開始仿效這種做法。不過,此舉隨即惹來學生抗議,質疑校方無意解決社會問題,反而歧視和趕絕社會上的弱勢社群。

豹紋情意結:征服者、萬人迷到淫娃毒婦的想像

城市之中,真正捉摸過獵豹的人不多,然而,有的可能是滿街的豹紋著物。有人對一身豹紋打扮情有獨鍾,有人則嗤之以鼻,極度抗拒。這種奇特的愛恨交集現象,還有人類和豹之間似遠還近的連繫,吸引了美國舞蹈家兼作家 Jo Weldon 的興趣,在新作「狂熱:豹紋的歷史」中,就描述了豹紋圖案的起源、演變,及時至今日作為一種時尚元素,它對個人形象的建構。事實上,早在今日被數以萬人前呼後擁的國際歌星和荷里活演員之前,埃及女神 Seshat 在流傳下來的雕刻和畫像中,就已經身披豹皮。

飛機增座位,空間來自廁所?

在經濟艙的座位,我們常常膝蓋頂著前方椅背,還有與鄰座肩並肩擠坐,手肘搶佔扶手,身形稍大便覺得旅途是煎熬。「枱要多窄有多窄,椅子要多擠有多擠,不用太舒服,讓他們吃完就可以走啦。」周星馳這段在「食神」裡的經典對白,除了可以幫助餐廳把營運利潤搾乾搾淨,原來放到飛機也適用。

無窗客機,是福還是禍?

阿聯酋航空早前宣布,在全新波音 777 客機的頭等艙,配備虛擬窗戶。屆時乘客可欣賞由光纖鏡頭投射的機外實況,毋須再隔著那塊厚重的玻璃,觀看角度有限的風景。新頭等艙在本週亮相時,總裁 Tim Clark 向傳媒表示,此舉是為日後淘汰實體機窗鋪路,最終希望客機能全面無窗,令機身更輕飛得更快。但這個劃時代的機艙設計,真可讓人坐得安心又安全?

迷戀舊時代:廢棄電話亭裡的英倫時光

對很多英國人來說,回憶是寶貴的。儘管散落各地的紅色電話亭早就不是一個功能性的公共設施,但這個極其標誌性的時代產物,卻代表了英國過去一段漫長歲月的富強和榮耀,也是英國人至今仍無法捨棄這些舊物的原因。歷年來都有英國人特意回收這些電話亭,進行二次創作,把它們改頭換面,以其他姿態重現於城市街道和鄉村小鎮上,除了作為藝術裝置擺設,亦試圖賦予一些新時代下的實際用途,譬如將電話亭換上急救設備,或者變成一家迷你咖啡館、自助圖書館甚至手機維修店。在上一個輝煌時代留下來的紅色電話亭,或在當下早已過時,但它從未被國民淘汰,甚至盡用糜軀,成為不少年輕創業者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