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

|共61篇|

電腦屏幕字型美醜談

談起中文電腦字型,微軟系統的新細明體,大概無人不知。不過因為這種字型只是為屏幕顯示而製,如果有人將這種字型用作平面美術作品,就容易惹來行家的批評了。例如去年台灣華航公司有新機啟航,名叫「帝雉號」,公司特意在機身印上這個大名,而大名所用的字型,是新細明體。結果坊間議論紛紛,多數人也覺得航空公司選錯字體,結果公司改以某楷體字型重印機名。電腦顯示專用的字型,對平面設計師來說,甚為顧忌,有人甚至說,如果平面美術作品上有這種字型,這份作品就不算是完成作。

歐洲建築師在中國的淘金夢

中國房地產過熱不是新鮮事,政府愈調控,市場愈興奮。除了四平八穩建住宅,中國還是建築意念前衛程度數一數二的國家 —— 即使「前衛」搞不好就成為「奇怪」,奇怪到甚至讓中國國務院頒布指示,要求防止修建「貪大、媚洋、求怪,特色缺失和文化傳承堪憂」的建築物,並要遵循「適用、經濟、綠色、美觀」的方針。中國樂此不疲地興建前衛建築,歐洲建築師也積極參上一腳。

城市的出路:亞馬遜雨林化

人口超過 1,000 萬的超級大城市,既有的基建規劃如何應付人口膨脹和經濟發展迅速的未來,已經是迫在眉睫的問題。人類天性喜歡綠色植物,但是在 19 和 20 世紀普遍的城市規劃中,工業革命的純理性考慮,將花園、植被等空間減到最低,只剩下佔地有限的市政公園。今天,這種毫無生氣的城市化已經引起了警惕,不少跨國企業已經意識到綠色植物可以帶來的經濟益處,而大型綠色建築計劃,堪稱是建築界的最新熱潮。

Gloria Chung:當餐廳廁所香氣也無差別的時候

美學一體化了,無計,不論是越南還是倫敦,看的都是同一個 Pinterest,同一個 Facebook,這種空間設計,有人稱之為 AirSpace,是一種根據社交媒體的愛惡而衍生出來的模範。關於產生這種效應的原因,有人歸咎於新世代的遊牧式生活和工作模式,他們需要感覺熟悉又完全不同的空間,好讓他們在世界任何角落也找到慰藉。

港台書話(一):如何由 A4 紙到書頁翻飛

外人眼中的書籍設計,大概就是將一疊 A4 紙變成正方企理的書刊。但實際上是怎樣一回事?「香港著名書籍設計師孫浚良當年在大學教書,派給學生每人一隻碗,讓他們觀察,然後將碗狠狠摔在地板,不忍心的同學只摔成幾塊,興奮的同學摔得粉碎。孫浚良這才交代功課,要學生發揮創意將爛碗重組。他想呈現的是,重組一隻爛碗跟書籍設計同質。除了要砌得美,還要為書添加額外價值。」

iPhone 今年推出甚麼顏色?由這家公司決定!

iPhone 今年即將邁入十週年,正當外界引頸期盼新機種時,蘋果卻搶在春天來臨的三月天裡,給了全球果粉一個大驚喜:紅色鋁合金外殼 iPhone7!從第五代開始,「色彩」就成了 iPhone 一個重要賣點,不管是象徵尊貴的土豪金,瞄準粉領族群的玫瑰金,或是充滿質感的亮黑色,都引發消費者瘋狂搶購與競爭者緊貼走勢。但很少有人知道,決定該年色彩主流的,並不是蘋果,而是一家神秘的色版系統公司:彩通(Pantone)。

阿嬋:不為人知的設計故事 選票設計令布殊當上總統?

當坊間談論設計,很容易套用美觀/實用、天然/人工、自我膨脹/社會關懷、簡約/複雜等對立概念,但除此空洞的形容詞之外,那設計到底好在哪?實在很難說得清。與其光對成品評頭品足,倒帶去發掘那設計品由意念到落實所走過的迂迴曲折,背後那極其複雜的實際操作,那無數的遊說與妥協,以至把設計放諸時代和社會脈絡,也許是賞析和批判設計的不二法門。Netflix 本月推出的紀錄片「抽象」(Abstract),就嘗試帶觀眾穿梭各個設計領域,從個別設計大師的腦袋和經歷出發,進而了解多一點不同的時代、城市和社會。

阿嬋:設計師 Stefan Diez 不放過任何機會創作

設計師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大概是「你的靈感從哪裡來?」那可能是一個人,一個記憶,一本書,一趟旅行。但當這些外在的刺激或啟發都窮盡,而設計師仍必須日復日地創作時,新意或許只能向內尋。如德國工業設計師 Stefan Diez,靈感也許就來自於他對於每件作品的認真態度,深入鑽探所有細節,力求打破理所當然的既有安排,繼而開拓新的合作,不放過任何一個創新的機會。

阿嬋:設計師齊齊出招 惡搞諷刺杜林普

由參選時的墨西哥圍牆論、女性「下體論」,到近日針對多個伊斯蘭國家的入境禁令,杜林普彷彿以挑戰人類底線為己任。曾經以為的痴人說夢,如今已變成事實擺在眼前。這般瘋狂的現實,自不然引起人們的反抗,設計界也有不少設計師們,忍不住以創意作為發聲和抗爭手段,諷刺、惡搞,甚至擺明車馬杯葛這「犯眾憎」的狂人。

美感要從小培養:把教科書重新設計

日前,「香港設計之父」石漢瑞(Henry Steiner)受訪時狠批,當今香港多數設計猶如垃圾,客戶只求平價,設計師又視港人為小童,現況令人十分失望。相比香港,彼鄰的台灣已注視到設計的重要性。繼早前有總統蔡英文在競選時重用設計師聶永真,現在再有大學畢業生組成「美感細胞團隊」,掀起一場小學生教科書的「美感革命」,務求讓小孩子長大後有美的鑑賞能力。

沈旭暉國際郵覽台:雞年特備——法國與高盧雄雞

儘管世界各地都熱衷在農曆雞年推出不同以雞為主題的郵票,但畢竟只是 12 年一次,一到明年就會換成下一個生肖,雞頓時被冷落。那麼,有哪個國家是對雞這一種動物「矢志不渝」呢?談起雞,很自然會令人想起法國。很多國家都有其象徵動物:美國是鷹、英國是獅、中國是龍,而法國則是雞。羅馬帝國時期,法國是帝國的其中一部分,當時羅馬將法國地區,連同意大利北部、荷蘭南部等地區一同稱為高盧(Gallia),當地人——高盧人就是「Gallus」。巧合地,在拉丁文之中,Gallus 的另一個意思就是雄雞。現代法國人自視為高盧人的繼承人,不過早期,高盧/法國和雄雞並未有直接連繫在一起,要到約 14 世紀左右,法國人才開始以雄雞為法國象徵。

阿嬋:荷蘭獨立雜誌 MacGuffin——平凡物的前世今生

獨立出版物的吸引之處,在於它夠過癮,由排版到內容,沒有主流雜誌那些固定欄目、廣告版位的格局束縛,大可天馬行空,出奇不意。剛被獨立雜誌網站 Stack 選為 2016 年最佳獨立雜誌的 MacGuffin 便是一驚喜之作。由設計及建築歷史學家 Kirsten Algera 和 Ernst van der Hoeven 創辦的荷蘭設計及工藝雜誌,以驚慄大師希治閣發明的電影詞彙 Macguffin 為名,該詞本身意指無關痛癢,但用以設定或推進劇情的物件、事件或角色。對雜誌 MacGuffin 的創辦人而言,MacGuffin 是生活中不起眼,但對生活起重要影響的平凡物件。

沈旭暉國際郵覽台:同一年開埠的不同結局——由香港、沙撈越的開埠百年紀念郵票談起

談及「開埠」這概念,在強調政治正確的今天,也可以充滿爭議。在港英時代,雖然割讓香港島的「南京條約」於 1842 年才簽署,但英國早於 1841 年佔領香港島,該年就被視為香港開埠元年。但主權移交後,基於中國強調香港「自古以來屬於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在北京眼中,也就不存在以 1841 年為「開埠」的空間,那只代表「英國佔領時代」的開始。1941 年,港英政府推出了一套「香港開埠百年紀念」郵票,設計十分精美、意義深遠,不同於當時常用的英屬殖民地通用圖案,而是專門為香港度身定制,是英屬香港郵票中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