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

|共81篇|

咖啡杯蓋設計 —— 你不知道的學問

一杯外帶咖啡,是不少人早晨的開始。路上提著的香濃咖啡,永遠是途中的誘惑,叫你想要偷呷一口。可是,部分杯蓋設計成一旦開啟,即無法重新合上,淺嘗後,咖啡容易隨步伐或車廂的顫動溢出,甚至濺到身上。小小的咖啡杯蓋,從面世至今不斷改良,只為解決這個問題:避免咖啡在路途中濺出。兩位美國建築師 Louise Harpman 及 Scott Specht,多年來收集超過 500 個杯蓋,並出版書籍 Coffee Lids: Peel, Pinch, Pucker, Puncture,介紹咖啡蓋的設計變化。

希臘迴紋的原型:門德雷斯河

儘管我們沒辦法穿越時間,但我們能夠抓住時間的輪廓。在今日的消費社會,復古兩字屢聽不鮮,但在設計美學的回歸、品味的攀慕之外,更多與人類文明及歷史相關的紋路,亦已爬蝕其中。誠如時尚達人 Elizabeth Mayhew 在大英博物館的畫廊漫步之後的感想,儘管日常科技應用與城市面貌早就煥然一新,但不少當代普及的圖案和設計,則超然於時間維度,跟昔日所崇尚的美學思潮完全一樣。希臘迴紋或是千百年來設計範式中最基本,也最明確的例子。

一秒惹怒你的設計

密頭茶匙怎舀糖?雨靴破洞怎防水?希臘設計師 Katerina Kamprani 設計出「The Uncomfortable」系列來「設計」人們,系列是一組使用起來就會惹起人怒火的產品,設計中看但徹底無用(或是極難用),完全違反日常用品要方便人的宗旨,面對這個系列,只有強烈的無力感。

天價藝術品已過時?趕快投身設計市場吧!

近年頻頻有藝術品以天價成交,有分析歸因拍賣策略有助促銷,也有指是中國熱錢流入所致。看穿此道的買家投入設計品懷抱,帶挈設計品收購市場蓬勃發展,去年的平均銷售價格比往年升 35%,其規模雖然未及今天熾熱得令人費解的藝術品拍賣市場,但有行家直言這正好是投資設計品的優點:「它比起藝術品市場,更純粹,更直觀而且感性。」

末代傳奇,功成身退的「甲蟲車」

汽車史上的一大經典,於 1938 年問世,來自德國福士汽車的元祖車款,擁有「甲蟲車」綽號的平民小型汽車 Beetle,從二戰走到今日,終於完成了歷史任務,公司宣佈不再開發其後繼車款了。對懷舊車迷來說,或難免掉下一滴時代的眼淚。Beetle 是名副其實的歷久不衰,在投產的數十年來,總共只出過三代,當中最長壽的初代型號,持續生產了超過 50 年,至 2003 年完全停產,總銷量達到 2,100 萬台,期間,外觀並無太大改動,直到 1998 年才大幅度改版,推出第二代 New Beetle,及後 2011 年則小幅度更新至第三代。「現在來說,兩至三代其實已經足夠了。」福士汽車的研究及發展部主管 Frank Welsch 在受訪時提到,為適應市場主流將一台經典車型勉強改版,可能是更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它已經在每個人心中創造了歷史,你總不能重複五次推出最新又最新的 Beetle 吧。」

專訪華研國際:如何把 Like 數化為產業?

台灣 S.H.E 所屬的華研音樂國際音樂股份有限公司 2014 年跨足文創經紀(Licensing)領域,一舉簽下多名插畫創作者,公司文創經紀部副理吳昭瑩(Joy)最近更帶着爽爽貓及馬來貘的產品來港參加「香港國際授權展 2018」。以為他們打着文創旗號?事實他們最希望脫離的,是文創這個稱呼。

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渠蓋則是日本的藝術史

藝術大國,見諸微小。去日本旅行,其實不用走進美術館,遊客俯首都會看見。全日本 1,700 個大小城鎮,粗略估計擁有 1,500 萬個渠蓋,而且不同地區皆有自創圖案,各異其趣,既裝飾了城市路面的坑洞,亦成為各縣各市的一大標誌。渠蓋上五花八門的圖案,當然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吸引遊客,刺激當地經濟。然而,對日本國民還有另一重更深重的意義。

「深幸身為植物」把自己活成小蜂鬥草的法國綠先生

Patrick Blanc,這位設計奪目植物牆的藝術家,登場的造型也是勁爆。一身綠色迷彩裝、綠色牛仔褲、綠色襪子、綠色皮鞋,頭髮染成綠色,這還不夠,左手大拇指留了超過 5 釐米的長指甲,竟然還是綠色的。這也讓他有了「綠先生」的外號,儘管他的姓氏「Blanc」在法文中是白色之意。

創出「垂直花園」,法國植物藝術家重啟城市與自然對話

法國植物學藝術家 Patrick Blanc 改進的「垂直花園(Vertical Garden)」技術,不只能讓植物在室內自由奔放,亦能與建築主體和諧相處。被美國「時代雜誌」列為全球五十大發明之一,和愛滋疫苗、美國太空總署的戰神火箭並列。「我們活在一個太多『人』的空間裡,」Blanc 說:「我的工作就是把植物帶到城市,讓人重新與自然對話。」

把垃圾變寶藏 日本公司發掘回收產業新出路

香港 3 個堆填區快將爆滿,回收再造是大勢所趨,但舊物、垃圾再成有用之物主意雖好,成功例子卻總是不多。不過,日本一家廢棄物回收企業 Nakadai,整合回收、設計,既做廢物處理,也把廢物當成素材,收集廢棄物的他們標榜「我們也是生產者」,搭起了丟棄與使用之間的橋樑,並成功創下 99% 的回收率。企業常務董事中台澄之便寫下「把垃圾變成寶藏的公司」一書,分享自己如何點廢成金。

牽動情緒的顏色力

Christian Louboutin 和 YSL 為何要為一對紅底高跟鞋打官司?因為顏色擁有令人聯想的能力,我們看到紅底高跟鞋,就會想到 Christian Louboutin;看到橙色,就會想起 Hermes;見到 Tiffany Blue,就會想起 Tiffany & Co.。每個高級品牌都想擁有讓人過目不忘的顏色商標。美國彩通色彩研究所(Pantone)的副總裁 Laurie Pressman 指出:「顏色不僅是產生情緒的設計元素,更是傳達信息的重要溝通工具。」各大企業將顏色應用於商品設計和市場營銷,改變我們的感覺、思想甚至消費模式。

Moyashi:秘密都市 Metropolis —— 過期的烏托邦

烏托邦與反烏托邦本來就只有一線之隔,或者說反烏托邦其實是過了食用限期的烏托邦。想像會構建城市,將生活導向更佳的未來。然而一旦想像破綻,美好的風景就會成為地獄的繪卷。上世紀的共產風潮退燒後,剩下的是過期的想像,還有死的都市風景。

Moyashi:被地球重力束縛靈魂的人類

百年後的建築會是甚麼模樣?今天的大廈都扎根在大地上,未來某一天科技進步,會不會擺脫重力,能夠在半空懸浮?上星期,姉咲巧(姉咲たくみ)的「反重力建築展」就展出他以此為題的畫作,筆者參觀之際,也與他談了一會,發現他想像中擺脫了重力、自由自在的城市,竟跨越 30 年與西西的浮城相遇。西西的浮城充滿無奈,飄盪在散亂的時空中,扣不住歷史、扣不住自我。然而姉咲的反重力建築卻是自由的,正因為不受束縛,才能往無垠的天空飛翔。無根的反重力都市,國境都變得虛無意義,以土地為疆界的國家權力將必重構。在歷史與國土的視點下,「重力」霎時間獲得豐富的政治意義。舊有的政治與社會經濟模式在百年後想必變得面目全非,屆時反重力的都市失去國土疆界,會是無政府社會主義的烏托邦嗎?這個問題在展覽最後一幅畫中或者有答案。

為何西裝第三粒鈕不用扣?

為甚麼西裝外套的第三粒鈕不能夠扣?為甚麼鍵盤的排列是「QWERTY」?為甚麼汽車的引擎多數會在車頭?世界上每一個設計,最初出現時當然都是有原因的,但一直發展下來,其實已沒有真正用途,卻變成一個無法被刪除和改變的習慣。Skeuomorphism 是指一件事情的設計不再具備它被設計出來的用途,它既淪為「裝飾」,也是「假象」,有時候甚至是人類的「限制」。「一件發明在其起始階段,新的設計總是與舊的相似。如果它看起來完全不像我預期的模樣,我會不懂得如何使用它。」無用之用,是為大用。當換走了這些「無用」的設計,被卡住的將會是人類。

JAPAN DESIGN WEEK:如何運用創意振興地區經濟

別說港人訪日只會去大城市,就連日本人在國內旅遊,也偏好那些熱門地點。本月初公布的「都道府縣魅力度排名」賽果,與過去數年相差無幾,頭三名分別是北海道、京都府及東京都,而佐賀縣、德島縣及茨城縣則為倒數三甲。但在一群日本頂級創意人眼中,鄉土風情既有特色更有內涵,而他們所參與的 JAPAN DESIGN WEEK 計劃,正是希望藉創意振興地方經濟,向日本及全球各地,推廣本土文化及觀光,近日更來到本港舉辦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