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中國家

|共16篇|

護瞳行動:為晦暗的工廠滲進光

現代工廠帶給工人的傷害,罄竹難書。工廠裡的灰塵、化學品、昏暗的燈光和噪音,均令工人每天都承受著難以磨滅的傷害。勞工團體年復年大聲疾呼,消費者手中的成品仍然充滿血淚。Mossamut 是孟加拉製衣廠的女工,16 歲便開始在工廠工作,已經 7 年了。天天對著衣車「唧唧復唧唧」,Mossamut 下班的時候經常感到頭痛,視力變得模糊,甚至流淚。她說︰「我愈集中精神工作,視力便變得愈差,頭變得更痛。」

當「一帶一路」進入柬埔寨:無好帶挈,只有分裂

作為東南亞最貧窮的國家之一,為吸引中國企業投資,柬埔寨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合作夥伴,期望發展成東南亞商貿路線的核心地域。其中,柬埔寨唯一的深水港口都市施漢諾(Sihanoukville),短短 2 年時間,市內已隨處可見正在施工的中資建設項目,而且,施漢諾正逐漸成為下一個澳門,在「一帶一路」的背後,中國賭業或已移師到鞭長莫及的施漢諾,進行著當地無從制止的洗黑錢活動。而這股日益熾熱的黑金風氣,亦累積了當地柬埔寨人對中國企業的不滿。

一帶一路放慢腳步 「大撒幣」恐不再?

有人形容,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是對外的「大撒幣」行動。近年來,中國確實向不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作大規模投資及貸款。然而「大撒幣」的情況自今年起有所改變。「中國財新網」於本年 3 月發表的「一帶一路指數」文件顯示,中國與其他國家的貿易規模,已較一年前為小。「一帶一路」之所以減少對外國的資金投放,或在於中國開始憂慮,接受貸款的國家,將來是否有能力償還債務。

奧比斯:足球改變女性的命運

Akhand Jyoti Eye Hospital(AJEH)是奧比斯的其中一間合作夥伴醫院,明白到眼科護理和女性教育是當地兩大的急切需求。因此,特別想了一個方案,把這兩個需求結合,打破當地對女性的傳統觀念與成見。只要父母允許他們的女兒學習足球,我們便會為這些女孩提供免費教育。當這些女孩子畢業後,會培訓她們取得專業資格成為該醫院的視光師和護理人員。發展至今,當地已有 140 個女子加入了這間眼科醫院的「足球學校」,當中有 7 個女孩更成為了比哈爾邦足球隊成員;2 個女孩已是印度國家隊的足將;25 個女孩是實習視光師。

奧比斯:為全球眼疾女性發聲,讓她們視障「終」斷

多年來,在全球不同角落都一直為「男女平等」這個議題發聲,為女性爭取應有的權利。然而,當大家以為男女不公只是直接影響她們工作待遇、薪酬以及社會地位,其實遠在一些發展中的落後地區,不少女性因飽受歧視而無力處理眼疾,往往活在黑暗當中……

哪裡的兒童擁有快樂童年?

童年應當快樂,但童年能否快樂取決於諸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除了家庭環境,就是生活的地區。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近日發表報告,列出全球童年最受威脅及最不受威脅的地區排名,其意旨為:比起生於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兒童,生於歐洲的兒童更幸福。各地兒童遭遇懸殊的情況已持續甚久,我們必須繼續關注,正視問題。

奧比斯:女性與全球盲疾

全球共有三分之二的失明人士都是女性。在發展中國家,女性的社會地位及教育水平都較男性低,甚至有些家庭認為反正女兒長大後都會出嫁,即使有免費治療的機會,也拒絕帶她們就醫。患有眼疾的婦女,要尋求適切的治療,往往困難重重。

樂施會:消除貧窮,是夢不是夢?

聯合國於去年 9 月總結了「千禧發展目標」,並訂立了 17 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涵蓋消除極端貧窮、減少貧富差距、性別不公平等範疇,是未來 15 年世界發展的藍圖。新的目標不只要減少貧窮人口,更要做到「一個都不能少」。當各國領袖充滿雄心壯志,希望 2030 年達致「零貧窮」,但原來全球普遍民眾卻對滅貧工作感到悲觀,而且並不知曉極端貧窮人口於過去 20 年已成功減半。

護瞳行動:種咖啡豆的眼科醫生

「農民長期接觸陽光,較易引發白內障、眼乾等問題;另外農民不了解眼疾,例如不了解甚麼是老花,覺得老了看不清楚是正常的。」有一次 Patrick 看見咖啡農的女兒有外斜視問題,檢查下擔心她患有癌症,於是請她父母跟進。此後他開始思考如何結合眼科和咖啡兩種專業。每次 Patrick 探訪農場,都必定會携帶檢查眼睛的工具。

成績直逼北歐 越南學生將兩失

如果正常狀況是指國內生產總值( GDP )和識字率成正比,那麼越南學生在 PISA 以及 TIMMS 等國際性學習評估的表現,便是個值得研究的異象。有 World Bank 研究人員認為,越南學生在 PISA 的表現之所以能與芬蘭、瑞士等已發展國家勢均力敵,除了可歸因於越南人相對勤奮,越南完備的教育設計及家長對子女教育的著緊程度,亦是取決因素。越南超乎一般期望的國民表現,固然令人鼓舞,值得各國教育部取材。不過,雖然越南的教育水平正以直線上升,越南學生的脫貧之路,似乎還需等待國家的經濟結構型改革才能全面開通。

護瞳行動:在那遙遠的意大利殖民地

時光倒流至 90 年代。那還是一個鍍金年代,世界充滿希望,未淪落到如今不知何去何從的彷徨。當時澳洲女子 Kerrie 在日本工作,趕上泡沫經濟,生活安逸。像許多會不斷檢視自己人生的年輕人一樣,出生自勞工基層家庭的 Kerrie,對比自己今昔,決定暫時逃脫安舒區,到非洲厄立特里亞(Eritrea)當義務教師。

失聰者福音:平價助聽器的地氣與雲端

全球狂吹創科潮,香港也開了個不見踪影的創科局。不過,High-Tech 嘢唔係大哂,Low-Tech 嘢,識得用,其實好好用。協助窮國失聰人士的World Wide Hearing 兩位創辦人商界出生,商業頭腦營運慈善,洞悉Low-Tech 嘢的好處,平嘢有好,而且市場大。慈善,不是靠販賣眼淚的贖罪生意,值得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