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

|共52篇|

阿嬋:蘇格蘭新飲食文化雜誌 發掘土耳其的生活質感

新的飲食文化雜誌 Fare Magazine 總編輯 Benjamin Mervis 來頭不小,他曾參與製作 Netflix 的大熱飲食節目 Chef’s Table,亦曾在丹麥最知名的餐廳 Noma 工作,Fare 對他而言,可說是他對於飲食的知識和熱情的結晶品。雜誌每期以一個城市為主題,頭炮選擇橫跨歐亞大陸的土耳其,是個聰明的選擇,因其不單是東西文化交集之地,也經歷過羅馬、拜占庭和奧圖曼帝國的複雜歷史,自然孕育出多樣豐富的飲食文化。

日本對人有益無害的「假食品」工業

假蛋假米假髮菜,中國的假食品工業世界知名,人人聞風喪膽。想不到在日本也有總值幾十億日元的「假食品」工業,而且對人有益無害?這裡的「假食品」其實是指日本人製作的「料理模型」(日語:食品サンプル)。以肉眼看,模型根本與實物相差無幾,仿真度極高,故此,這些模型不只是兒童玩具、和風食店外常見的陳列品,稱為藝術品也毫不誇張。

胡亂戒麩 可增患糖尿病風險

無麩質飲食(Gluten-free)掀起熱潮多時,靜悄悄在超市貨架搶佔一席位。明星追捧加上 「Less is more」的迷信,為不少人造成「去麩質」就是食得有營有機的錯覺。其實無麩質飲食只針對腸膜病乳糜瀉(Celiac Disease)病人對麩質敏感的體質,無病不應胡亂戒;最新研究更發現,盲目戒麩會增加患二型糖尿病的機會。

政治正確獻新猷:為瑞士卷和香港腳平反?

「政治正確」的風波幾乎無日無之,最近劍橋大學的彭布羅學院(Pembroke College)又有新作,有外國學生指控學生餐廳的餐牌「政治不正確」,甚麼「牙買加燉肉」、「突尼斯蒸飯」等名目,屬簡單粗率的片面描述,對這些國家的文化傳統缺乏真正了解,以致外國學生的感情受到傷害。有關指控出現在劍橋大學專門為投訴開設的 Facebook 網站 Grudgebridge,原文是:「親愛的彭布羅餐廳職員,請不要亂將芒果和牛肉混為一團後就稱之為牙買加燉肉,這樣非常無禮。」

從「支那麵」到「拉麵」:日本拉麵的興起

談到日本美食,除了懷石料理、刺身壽司,必數拉麵。在市面林立「日式」拉麵店的同時,又有多少人知道拉麵的起源與流行原因?在「拉麵:一麵入魂的國民料理發展史」一書中,紐約大學歷史學家 George Solt 從一碗拉麵中,看出了日本社會變遷及其與國際的互動——原來拉麵本名叫「支那麵」?拉麵與全球化又有何關係?

問心無愧吃熊貓肉?

英國最大零售商之一 The Grocer 針對未來人造肉的前景發布報告,聲稱製造過程中並無動物受害,只在培養皿中培育。2013 年荷蘭 Maastricht 大學的研究員煮食第一塊人造漢堡扒,造價 215,000 英鎊。這塊漢堡扒重 142 克,採用活牛的細胞,在實驗室裡經過三個月時間培植所得。除了要減低生產人造肉的成本,肉質本身也必須滿足挑剔的「食家」,避免所謂太乾,不夠「彈牙」的評語。

總統吃甚麼:每任餐單大不同

白宮易主,不只政策劇變,連餐單都要大改。奧巴馬夫婦致力推動健康飲食,勸人少吃快餐多做運動,偏偏接任總統的杜林普,出名鍾情垃圾食物,連坐私人飛機,也要吃肯德基炸雞。往後 4 年若在國宴席上,出現漢堡包薯條,恐怕也不足為奇。但關注總統吃甚麼,並非純粹八卦好奇,而是觀察歷史進程、探討文化演變。

薯片叔叔,你要出聲先得架!

事先聲明,無關政治,真心講如何食薯片才會好味。牛津大學的心理學教授證明食薯片,有聲勝無聲,薯片粉身碎骨的「嚓嚓」聲,會讓人覺得薯片更好味。人類對於味道的感知,從來不止靠味覺,現在餐廳講求 Food styling,一來要滿足食客視覺,更重要是滿足貴客的臉書 IG,但原來聽覺也十分重要。只是好奇,到底 CY 同林鄭喜愛吃品客薯片嗎?而 CY 又是否希望薯片最好還是無聲勝有聲……

原人:冰島之最——發酵鯊魚丸 比飲尿更難受

To vomit , not to vomit, this is not a question. 吃下冰島鯊魚丸,大力吐出,是唯一選擇。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的周六跳蚤市場,到處試食攤位,對我這類飢民,貪念不其然冒起,麵包,魚乾,放入口中。三文魚攤位中,試吃煙三文魚,旁邊放著鯊魚肉,心想鯊魚刺身,無死啦!但一次意外足以改寫記錄,吃下方知是冰島著名發酵鯊魚丸。

李明熙、Kimberlogic:樂在緬甸

緬甸有句諺語:水果之中,芒果最佳;肉類之中,豬肉最佳;葉子之中,Lahpet 最佳。Lahpet 是種小食,主要是醃製茶葉配蠶豆、花生和葡萄乾,加點青檸和檸檬汁,每樣材料一茶匙地放進口,還未夠重口味的可以再咬生蒜頭及青辣椒,一下子擊中口裡甜酸苦辣四種味蕾。要中和這重口味,最好學緬甸人喝杯煉奶奶茶,超甜,但作為下午茶餐,倒是不錯。

原人:旅行劣食傳——埃塞俄比亞的原始重口味

原始部落,除了千年前的衣著飾物,最重要有千年食物。今年我們追求食物的原味道,有機耕種,無農藥,新鮮,但他邦的老味道,可能是現代人的劣食。不少遊客希望走入當地人生活,但真是走入了,才知道「中伏」,一失足成千恨,回頭已是百年身。

全球化下,一條酸青瓜的兩難

除了豬手和司華力腸,最德國的食物要數酸青瓜(gherkin)。作為常見入饌材料,酸青瓜深入德國民心,電影「快樂的謊言」裡,女主角昏迷 8 個月後甦醒,第一件事就是吃一條酸青瓜。酸青瓜又以施普雷森林(Spreewald)產地最負盛名,先後獲德國及歐盟認證,一如法國梅鐸紅酒和希臘菲達芝士,施普雷是瓜界翹楚。貿易全球化下,商品也趨向同質化,施普雷酸青瓜名氣不如上述紅酒芝士,對於地區美食,全球化是機遇還是危機?名物能否走向世界而不失原味?

漬物誌(下):泡菜的後裔

如果都教授和劉太尉還未攻陷你的心,韓國的漬物代表——泡菜,大概也已經抓你的胃。憑特色美食征服外國人的胃,韓國也是表表者,而泡菜便是她的美食外交(gastrodiplomacy)的主要武器。原來,韓國古人醃泡菜是保障冬天食物供應為主,因此會在入冬前醃好大量白菜泡菜,積菜防飢。今天許多村落仍然保留此習俗,在醃製泡菜月份的村落,鄰里之間見面第一件事就問:「你正在做多少個大白菜?」

漬物誌(上):祭神供品 日本御新香

說起日本,手信有各式藥妝零食和菓子,料理有刺身壽司拉麵,無論如何就是輪不到作為配菜的日本漬物。當同為醃製品的泡菜已經躍升成韓國的代名詞,日本漬物仍是小角色。雖是綠葉,漬物在日本的起源原來可追溯到史前時代,發酵學者小泉武夫所著的「令人大開眼界的世界漬物史:美味.珍味.怪味的舌尖歷險記」就詳述了這個以文化和歷史孕育的配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