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

|共13篇|

李衍蒨:失火「天堂」—— DNA 進步的代價

本年 11 月中,加州天堂鎮的山火肆虐。經過火舌洗禮後,整個城市都滿目瘡痍。當地兩所大學裡面的法醫人類學教授都馬不停蹄,開始到火災現場搜索人體骨骸,務求可以帶回殮房,利用 DNA 技術去企圖鑑識死者身份。同一時間,亦有超過百人志願團隊加入去進行搜索,希望可以加快鑑識腳步,令受影響家庭早日脫離傷痛。

Moyashi:末日救日本

日本災難片的邏輯與美國完全不同,不止邏輯,就類型結構上也相差甚遠。所以無論荷里活重拍多少次「哥斯拉」,出來的效果與本家相比仍是兩回事。這種差異不單純是成本或者特效技術所造成,而是與兩者對災難以及其復興的態度分別,尤其 90 年代往後愈是明顯。

Moyashi:日本沉沒 —— 文化裡的災難與現實

最近的關西颱風、北海道地震,為平成末年這個特別的年份增加了戲劇性的元素。日本天災多早已非新鮮事,但不管平時如何未雨綢繆,意外總會發生。或者換句話說,意外之所以是意外,正因為其意料之外。當災難一而再發生,除了化為生活的一部分,也成為永恆的創作的主題,始終某程度上幻想是現實的折射。

為何我們喜歡幻想世界末日(後)?

從聖經開始,人們便對末日有著不同幻想,及至現今各影視和遊戲,我們已預測過種種末日到來的原因:天災、喪屍、外星生物和人工智能等,還想過末日降臨後一切文明都崩潰的景象。好好活著不好嗎?為甚麼很多人都對末日如此著迷?末日(後)幻想又有甚麼意義?

新潮黑暗旅遊:鬼魂、慘劇、災難現場

鴨仔團遭人鄙視,自由行也有點無聊,旅遊業開始出現一波暗湧,以更為黑暗的主題去吸引遊客。根據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UNWTO)數字,全球旅遊業自 1999 年急速膨脹至今,去國外旅行的人數增加了一倍。遊客都希望提升體驗,尋求另類主題的市場在不斷擴大。

為何人對災難如此好奇?

從上班途中路過的嚴重車禍,到日本連環殺人肢解凶案,甚至紐約曼克頓恐襲……毫無切身關係的天災人禍,人總會駐足觀望事態發展或追看後續新聞報道,難以壓抑好奇。這些消亡和破壞如此慘痛殘酷,卻似乎有股莫名的魔力,奪去人們所有的注意,甚至急於搜尋事件的前因後果。科學家認為,如斯心態並非單純的八卦,更多是源於求生的天性。

遇難時,本能會害死你

海嘯來襲時,冒死搶救超市的酒。客機發生火警,逃出機艙後仍待在附近,盯著火勢忙於自拍…… 此等形同「送死」的荒謬行為,近年常見於災場。當事人被轟腦殘無常識,但從心理學角度分析,這些純屬人之常情。人類在巨大壓力之下,反而會作出自毀性的決定。事實上,很多人之所以大難不死,往往是基於「沒做甚麼」,而非「做了甚麼」。

末日逼近:竟是他們先計劃逃亡?

全球暖化,極地融冰,火山頻發地震連連;另一方面,幾乎無日無之的恐襲、層出不窮的疫症和超級病菌、狂人總統登基,有人看新聞看得麻木,也有人將此種種看成末日啟示錄,連由科學家撥動的「末日之鐘」也愈發逼近凌晨。喪鐘未響,美國有一班精英富豪已打點好,預備當地球文明瓦解,做明日之後的生還兵。

2016:史上最差一年?

2016 年還沒有過去,悲觀情緒無處不在,英國著名投資者羅傑斯甚至將當前的危機比作 1920 年代,稱股市將狂瀉 80%,慘況前所未見。「這是最衰的一年嗎?」是社交網站上最多人問的其中一個問題。2016 年真有那麼差嗎?我們來看看歷史上特別衰的一些年份。

還原隕石撞地球時刻

眾所周知,6,600 萬年前,小行星以時速 64,000 公里撞落今墨西哥,引起威力相當於 100 兆噸 TNT 炸藥的巨型爆炸,以及漫長的輻射時期,最終導致世上八成生物死亡;不過,衝擊一刻的細節其實尚未釐清。直至上月,科學鑽探隊於墨西哥灣環峰一帶首度起出當時的岩石遺跡,相信有助重塑隕石撞擊的即時影響。地球第一次末日的景象即將披露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