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

|共18篇|

鄭立:CODE GEASS 皇道 ——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莊子主張「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意思就是說,追求合乎所有道德的聖人,因為服務制度和社會的限制,終究只會變成了惡人的下屬,大盜的爪牙。想要有好的結果,還是想要堅持自己的手段,你只能捨棄其一,不能兩者皆取。如果你想兩者皆取,就只會像朱雀一樣,最終兩者皆失。

鄭立:失敗傳奇 —— 最黑暗的一天之後是甚麼?答案是更黑暗的一天

這世界這很少遊戲是以失敗作為主題的,而這個遊戲正好是以失敗作為主題,不然怎會連名字都叫作「失敗傳奇(Lost Legends)」。我沒有看錯吧,英文中 Lost 就是失敗的意思吧?而且是過去式,即是已失敗的傳奇。既然這遊戲叫「失敗傳奇」,自然要做些會失敗的事情,不過這不是選舉遊戲,所以變成了冒險。說起冒險,順理成章的就變成了在奇幻世界深入地下城打怪獸的題材。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鄭立:如何以一個眼神引起暴動?魯魯修的反英抗暴紀實

如果我說一個眼神就可以引起暴動甚至革命,你相信嗎?但這樣的事情我看過,我真的看過,可惜並不是在香港或九龍。而是在一套無綫播過的劇集,那就是「叛逆的魯魯修」。但是這只是動畫,換句話說,這只是創作出來的東西。這世上應該沒有甚麼用眼神引發暴動的超能力,不要看得太沉迷,把卡通片裡的東西當真。如果你非要相信這種事情在現實會發生不可,那我希望你就乖乖的留在家看電視,絕不要出來遺害社會,特別是不要加入司法系統。

鄭立:異空戰士 —— 比起犧牲,改變方法去解決問題更重要

面對兵敗如山倒的形勢,我們常說「盡做」,結果損兵折將犧牲時,我們也感到甘心無憾,像是就算失敗,只要犧牲,一切就會變得正確,一切的責任已經盡完。不追求打贏一場仗,而追求輸得悲壯光彩,這是正確的嗎?可以爭議。但在「異空戰士」這電影中,卻把這個可能性排除了。

鄭立:回到未來 —— 別人欺負你,你不反抗,換來的絕非別人的尊重

說得坦白點,如果我說那個博士就是叮噹,主角孖田就是小雄,而他的老竇就是大雄,他老母就是靜宜,而欺負他的那個大嚿衰是技安的話,你會發覺「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根本就是多啦 A 夢真人版。請留意他最終成功的方式,就是父親終於忍不住挺身以暴力對抗欺負他的人。他用拳頭打倒了那個一直欺負他的人。別人欺負你,你就打回去,用暴力,物理對物理的,傷害對方,令對方痛苦和損失。你才能夠贏取對方把你當人看,尊重你,然後不再想要傷害你。

賤民抗爭手段:轉信佛教

佛教雖然源於印度,但在印度早已經式微,不過近年卻出現一股復興之勢,幾乎每日都有數百名印度教徒集體皈依佛教,原因卻遠不是出於心靈需要,反而是出於一場曠日持久的政治及社會抗爭,而近年右翼印度教民族主義高漲,更成為這場抗爭運動的催化劑。

從挖地道開始的「推牆」抗爭

柏林圍牆豎立超過 28 年,如今距離圍牆倒塌的那天,也過了整整 28 年。在德國還被一分為二時,部分東德人民獲西柏林人協助,試圖經地下越界西逃,估計挖在牆下的地道多達 75 條。近日一名考古學家就在圍牆公園附近,發現其中一條的出入口,這地道亦正是 Carl-Wolfgang Holzapfel 將近 30 年爭取推翻圍牆的開端。

自拍的正面力量

「沉迷自拍,易跌落海」?Selfie = selfish?這個由智能手機衍生出的流行現象,多年來被視為自戀文化的症狀,有些人甚至揚言,此舉直教社會墮落。但在視覺藝術評論家兼記者的 Alicia Eler 眼中,自拍對文化有更深刻與正面的影響。她在新書 The Selfie Generation 就打破坊間的陳詞濫調,闡述自拍如何成為數碼時代的特色,並為弱勢社群賦權。

真佔領:法國政府敗給了環保人士

這是法國政府近年來其一相當失敗的規劃。雖然計劃得到了歷屆地區和國家政府的支持,行政完全批准,法律上訴亦被駁回,連價值數億歐元的合同也簽署好,看來勢在必行。但環保分子一直反對興建新機場。多年來,該地點被數百名環保分子佔領,他們在那裡非法建造臨時住所,並誓言將抵抗到底。強硬的行動威脅到興建計劃,現在馬克龍政府則選擇完全放棄新機場。

下跪的球員和上街的人

“You don’t make progress by standing on the sidelines, whimpering and complaining. You make progress by implementing ideas.”
– Shirley Chisholm, American Politician

光站在一旁抱怨和投訴不能讓事情進步。你想要進步,你就要將想法付諸行動。
– 雪莉·奇瑟姆(美國政治家)

鄭立:最佳損友闖情關——王晶教你如何進行不對稱間諜戰

最佳損友系列除了笑片外,貫穿的主題竟然是「間諜戰」,只是第一集主角是被滲透的一方,而第二集則是主角去滲透敵陣。和第一集「最佳損友」呼應,讓主角勝利的還是人與人的感情與關係,再次戰勝了陣營和門閥的壁壘。間諜這種看似充滿陰謀詭計的題材,考驗的卻是人類之間真誠的感情,在我們常常要顧慮被鬼滲透的問題時,是否該反思一下?我們是否太不注重人與人關係的質量,才導致必須疑神疑鬼?

鄭立:超時空要塞——到底齋靠唱歌可不可以戰勝暴力?

在現實中,有些人相信道德感召可以擊敗暴力,他們會憑藉這個信念,對大家說:我們應該以和平的方式去解決問題,所以全部人必須放棄使用武力。諷刺的是,在應該比現實更理想化 —— 真的靠唱歌就可以策反外星人 —— 的動畫裡,地球人卻完全沒有放棄過武力,更不會以「激嬲外星人」或「外星士兵都是受人指使」為理由,制止以武力反擊的行為。

原人:大媽的五月和廣場

抗爭是阿國的風景。廣場一角都是抗議的橫額和帳篷,工人日以繼夜留守廣場,爭取權益,至今未變。歷史是記憶和遺忘的戰爭,香港的六月有廣場的記憶,阿根廷的五月廣場亦聞名於世,影響世界,而天安門母親運動的意念都參考五月廣場母親運動。

杯葛力:有用無用你懂不懂?

最近乘客貨車的時候,聽到司機吐苦水,說很痛恨某知名的召喚客貨車 App,全因他們收取高昂回佣:「如果全港客貨車司機都支持,杯葛此應用程式,那就有救,但這是沒可能的。」是啊,要集體對抗一間企業已經艱難,何況是一個政府?以下介紹一些曾掀起改變的杯葛行動。

交叉雙臂背後:奧羅莫獨立運動

取得馬拉松銀牌的埃塞俄比亞選手 Feyisa Lilesa,在比賽完結後高舉交叉雙臂,便有了性命之虞,短期內無法再回到埃塞俄比亞。他選擇在最觸目的平台,作最危險的抗議,必定是想向世界傳遞一個極其重要的信息——奧羅莫人拒絕暴政繼續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