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林普

|共157篇|

州官放火:中國最大 Facebook 用家 —— 中共

杜林普本周訪華,各大媒體的焦點之一,是他能否在防火牆內盡情發 Tweet。結果這位「Twitter 總統」不負眾望,既在故宮打卡留念,還換了張新 Profile pic。這種公然翻牆的「特殊待遇」,其實也適用於中共政權。「紐約時報」報道,中國政府禁止民眾使用 Facebook,自己卻是 Facebook 的活躍用家,在這個擁有 20 億用戶的社交平台,向全球輸出其政治宣傳。

杜林普沒打擊恐怖份子,先擊毀中東三大航空公司

美國總統杜林普上任以來頒發的移民禁令與反恐政策尚未收到具體效果,但有三個中東巨頭已遭受嚴重打擊,他們分別是阿聯酋、阿提哈德與卡塔爾航空。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統計,所有中東航空公司今年獲利將腰斬不只一半。阿聯酋宣布 5 年來第一次虧損,與去年同期相比跌幅高達 82%;第二名的阿提哈德,除了面臨同樣的衝擊之外,還深陷投資失利的窘境。卡塔爾原是航空新星,但在今年 6 月卡塔爾元首傳出支持恐怖主義的風聲,短短幾天內就連續招致 9 國斷交,肯定需承受鉅額損失。情況繼續惡化下去,三雄可能會落入不得不互相吞併的窘境。

「橙天鵝」效應,美股暴跌 7 成?

踏入 10 月,美股升勢凌厲,標普、道指、納指和羅素 2000 四大指數都同時破頂,創下歷史高位。但有「列根經濟學之父」稱號的斯托克曼卻大唱反調。這位「大淡友」作風依舊堅定,明確表示美股即將迎來一場大災難。他將美股的不日浩劫歸咎於兩大元兇,其中一大禍端,矛頭直指過去多年實行超級寬鬆貨幣政策的聯儲局。第二個跌市兇手,則是言行出位的美國總統杜林普:「以前我們有『黑天鵝』事件,現在則可能多了一隻『橙天鵝』。」

秋後算帳:希拉莉才是該問 What Happened? 的人

希拉莉多年來精心部署,渴望成為美國首位女總統,豈料最後大熱倒灶,輸給杜林普。等了大半年,她終於出版新書「What Happened」,總結競選過程,剖析落敗原因,告訴大眾當時到底「發生甚麼事」。不過「華盛頓郵報」外交及內政專欄作家 Marc Thiessen 認為,書名應改為「What Happened?」才對,因為她本人似乎仍未搞清,大選期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致其白宮夢碎。Thiessen 更對她這種「我雖有錯,但他們更錯」的態度,逐點提出反駁,直指她對敗選責無旁貸。

北韓核試後,美國還可做甚麼?

北韓持續試射導彈,威脅全球安全。美國應該動口抑或動手?早前杜林普表示,與平壤對話不是答案,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則在同日否認,指仍未排除外交選項。但當平壤剛完成第六次核試,馬蒂斯亦「改口風」,稱對美國及盟國的任何威脅,都將遭到大規模的軍事回應,可見華府態度愈趨強硬。資深外交政策分析員 Aaron David Miller 及 Richard Sokolsky 卻在「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文章,直指外交仍是有效方法,勸總統別錯判形勢。

吹牛的愚人

“Who knows himself a braggart, let him fear this, for it will come to pass that every braggart shall be found an ass.”
― William Shakespeare, English poet, playwright and writer

讓自知是吹牛怪的人懼怕吧,有日天下所有吹牛怪都會被發現他們愚蠢得很。
― 威廉·莎士比亞(英國詩人、戲劇家及作家)

現代社會過分倚賴精英?

精英政治(meritocracy)這把雙刃劍,自柏拉圖起已爭議不斷,一邊防範民主墮落為「多數暴政」,另一側卻有「1% 政治」之嫌。現代政府由選舉產生,因而造就一班「職業政客」,以專業之名代行議政。制度建基於人民對政府的信賴,然而綜觀歐美今日政壇,大眾對傳統精英的觀感普遍轉差,民粹乘勢抬頭,精英政治陷入信心危機。民眾固然覺得所託非人,但同時亦有聲音指,或者問題源於社會過分倚賴精英所致。

無法削弱的種族主義

白人至上主義沖擊美國,尤以維州夏洛茨維爾鎮最為激烈。參與者手持火炬,高喊種族歧視口號,更引發汽車撞向人群事件,導致 1 死 19 傷。民眾難以置信,踏入廿一世紀,在這民主、開明和自由的美國社會,竟還有如斯野蠻暴戾行為。心理學、社會學及神經內科的研究人員則試圖從近代衝突,追索種族主義的根源、激發暴力的原因,以及近年愈趨活躍的背景。

杜林普若要向北韓宣戰,誰能阻止?

杜林普和金正恩隔空嗆聲,威脅要向北韓「還以怒火」,惹來平壤政府反擊,公布「轟炸關島」計劃,嚇得世人心驚膽跳,憂慮兩國開戰在即。美府高官試圖降溫,但強調總統有權決定總司令所用措辭。部分評論員自然不賣帳,質疑他這樣的脾氣是否適合掌控核武。一些人士甚至憂慮,假如杜林普「一時火遮眼」,想對北韓發動核攻擊,屆時真的無人能阻?

陶傑:Trump English

自從狂人入主白宮,英語危機遠早於北韓的導彈危機。總統杜林普與金正恩隔一個太平洋,採用非常激烈的語言展開罵戰,但杜林普的英文,令英國人皺眉頭。狂人總統喜用一個 Bad 字形容一切野蠻行為。白宮辯稱,這是使用金正恩聽得懂的語言,並非杜林普缺乏教養。

陶傑:台灣的商人總統

「商人無祖國」,郭台銘挾一百億美元資本轉戰美國,一語震驚華人社會。雖然 2016 年年底,郭老闆聲稱不會由中國撤資,但美國總統是商人,美台兩家企業家隔了一個太平洋,四目交投,惺惺相惜。杜林普宣佈將企業利得稅減至 15%,比香港還低。對於大亨郭台銘,自然不可能抗拒。

陶傑:士商的殊途同歸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揚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際,郭台銘在美國威斯康辛州投資 100 億美元,響應總統杜林普召喚,協助美國工業復興,聲稱「商人無祖國」、「市場就是我的祖國」。由於中國無法在北韓問題向美國交卷,美中貿易戰一觸即發。郭台銘得風氣之先,趁早閃溜,也是非常敏銳的商人觸覺。人望高處,水往低流,商人都願意去低稅率、低貪污、低政治干預的地方,因為有多一點的自由。

禁跨性別人士從軍 慳得幾多?

杜林普去年競選時多次以「LGBT 社群的朋友」自居,不過上任不久,繼扳倒跨性別學生自選洗手間指引後,近日再宣稱要禁止跨性別人士從軍。原因無他,原來是擔憂「軍方難以負擔他們衍生的龐大醫療開支」,驟看似乎情有可原。但話說回來,美國究竟有幾多跨性別軍人?又用到幾多錢?

遺忘危機

“A crisis is when you can’t say ‘Let’s forget the whole thing’.”
– From “Murphy’s Law Book Two” by Arthur Bloch, American writer

危機就是當你不能再說:「讓我們忘記一切吧。」
– 出自「梅菲定律II」,編者布洛赫(美國作家)

勾結外國勢力的美國總統候選人

「這是政治!」美國總統杜林普為其子與俄羅斯律師在大選期間會面辯稱:「為了獲取對手資訊,所有政客都會像小杜林普般出席會面。」政治固然不是甚麼乾淨的玩意,歷屆美國總統由小羅斯福到奧巴馬均有近乎違憲之舉,但若論及競選期間勾結外國勢力,則或要數到尼克遜(Richard Nixon),通過越南人脈阻礙時任總統詹森(Lyndon Johnson)的越戰和談,打擊民主黨候選人韓福瑞(Hubert Humphrey)的選情。

民主的條件(一):公共資源

自 1980 年代新自由主義席捲全球以來,私營模式逐漸取代公營制度,以自由市場與效率之名,將公共資源私有化。但對美國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政治科學系教授 Bonnie Honig 而言,公共資源是民主的基石,一旦變賣,民主制度亦將難以維繫,私有化浪潮是威脅民主的警號,必須加以節制。

兩個阿拉伯世界正合而為一

中東七國與卡塔爾斷交後,美國總統杜林普表態支持,鑑於國務卿蒂勒森正正出訪中東修補波斯灣國家的對外關係,而卡塔爾又有美軍基地部署反恐行動,有意見指此舉實屬外交失當,更有質疑杜林普的方針受其家族生意影響(杜林普旗下企業嘗試多年打入卡塔爾市場均告失敗,相反阿聯酋及沙特則素有生意來往)。卡塔爾面對多國圍堵,極有可能陷入亂局,金融時報外交事務評論員 Gideon Rachman 表示,波斯灣國家長年避過中東地區的衝突,經此一役,兩個阿拉伯世界恐防終將合而為一。

北韓釋放人質,因金正恩怕了杜林普?

美國青年 Otto Warmbier 造訪北韓,卻被指偷取海報,遭平壤當局拘捕入獄,一年多後獲釋返美,卻是重度昏迷後死亡。北韓政府聲稱,他是嚴重食物中毒所致。外界固然質疑另有內情,但更令人費解的是,金正恩竟「大發慈悲」,答應美方要求,釋放 Warmbier,變相為國際提供對自己口誅筆伐的機會。他之所以有這決定,是否別有用心?

最大殺傷力的非洲恐怖組織

近來埃及連月爆發恐怖襲擊,釀成數十人死亡,伊斯蘭國(ISIS)承認策劃恐襲。ISIS 自稱分部佈及非洲七國,但非洲最具殺傷力的恐怖組織並非 ISIS,而是肆虐索馬里的青年黨(Al Shabaab)。據美國智庫非洲戰略研究中心(Africa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統計,2016 年青年黨恐襲造成 4,000 多人死亡,超越盤踞尼日利亞的博科聖地(Boko Haram),成為非洲最大的治安威脅。

【青瓦台易主】制裁還是與金正恩談判?

南韓青瓦台易主,文在寅當選總統後,外界最關注其對北韓政策。畢竟金正恩愈趨狂妄,屢屢試射導彈,又意圖再次核試,近日更兩度扣押美國公民,令局勢更見緊張,連日本也怕戰事一觸即發。然而,美韓媒體分析,兩國新任元首意向分歧,杜林普態度強硬,文在寅傾向包容,彼此不在同一陣線,恐怕前路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