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林普

|共132篇|

普京的雙重西方政策

俄羅斯近年針對西方發起一連串政治角力,目的何在,外界揣測紛紜--在 Google 輸入「What does Putin want」,就搜尋到 1,500 萬個結果。誠然,普京本人再難以預計,也不可能懷抱那麼多願望,而就俄羅斯的西方政策來說,不少分析均指向一個解釋:普京一邊削弱西方,一邊與其合作,鞏固俄羅斯的地位之餘,同時要考慮普京的個人利益行事,因此俄羅斯既不會全面開火,亦不會停止對自由民主政體的攻擊。

感嘆號的濫觴與濫用

據網媒 Vox 統計,美國總統杜林普的 Twitter 帖文有 76% 用過最少一個感嘆號,最常見對象包括「enjoy!」、「America!」、「sad!」、「people!」、「soon!」。感嘆號在英文史上一度相當普遍,涵義輾轉流變之下,英國淑女幾乎言必感嘆,極受維多利亞風格歡迎,近代修辭學界卻不敢恭維,一概建議少用為妙。究竟感嘆號經歷過何等令人為之一嘆的過去呢?!

「杜林普黨」,正君臨全球

杜林普的支持者無遠弗屆,最新一批就在意大利。31 歲的 Gianni Musetti 近日以 trump 之名,在卡拉拉(Carrara)成立「杜林普黨」(Trump Party),將於今春角逐該市市長。他直言對新任美國總統仰慕不已,更指入黨申請絡繹不絕,叫他應接不暇。當杜林普在國內備受批評抗議,何以這位異國政客偏對他情有獨鍾,還有大量同胞爭相追隨?

遊說是否貪腐?

在美國,政治遊說(lobbying)往往被視為官商勾結,杜林普亦曾揚言要「抽乾沼澤」(drain the swamp),革除議會貪腐;但與此同時,政治遊說作為合法產業,有憲法依據及法例監管,大學甚至設有相關課程。究竟遊說是說客所言「促進施政效率」,還是在陽光下合法貪腐?

另類事實的哲學

由誇大總統就職觀禮人數到捏造恐怖襲擊「Bowling Green 大屠殺」,白宮「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層出不窮,帶動「1984」銷量激增。另類事實並非白宮高級顧問 Kellyanne Conway 所創,有其法學根據,而在現代哲學層面,現實與真相的關係素有爭議,尼采甚至聲稱:「沒有事實,只有詮釋。」究竟另類事實在哲學上是否站得住腳?

貨幣強勢對經濟是好是壞?

有傳杜林普凌晨三點打電話給國家安全顧問,詢問「美元強勢抑或弱勢對經濟有利」,結果不得要領。杜林普接連譴責中國、日本和德國刻意操縱匯率,但原來不知道箇中因由。不過,你可以笑杜林普問錯對象,但不要笑他缺乏經濟常識,因為貨幣升跌對經濟的影響可以十分複雜。

杜林普有意無意推介的十本書

步入白宮舊國務院圖書館,第一眼會望到右方一座偌大的書架,零落擺放了 8 本書,全部都是杜林普(寫手)撰述或關於他本人的著作,惹來網民質疑:杜林普的著書量會不會比讀書量更多?第 45 任美國總統自言雖然讀書時間不多,但喜歡閱讀,在各訪問中亦曾羅列簡約的書單;除本人推介外,他又意外促銷不少著作,例如「1984」。究竟杜林普有意無意推介過甚麼書呢?

阿嬋:設計師齊齊出招 惡搞諷刺杜林普

由參選時的墨西哥圍牆論、女性「下體論」,到近日針對多個伊斯蘭國家的入境禁令,杜林普彷彿以挑戰人類底線為己任。曾經以為的痴人說夢,如今已變成事實擺在眼前。這般瘋狂的現實,自不然引起人們的反抗,設計界也有不少設計師們,忍不住以創意作為發聲和抗爭手段,諷刺、惡搞,甚至擺明車馬杯葛這「犯眾憎」的狂人。

哥德爾漏洞:如何合法地將民主美國變成獨裁

美國經常自詡為民主泱泱大國,為其保障人權、自由的政體而自豪,然而,據「繼亞里士多德後最偉大的邏輯學家」哥德爾所講,基於一個憲制漏洞,民主美國有機會完全合法地變成獨裁法西斯政權。哥德爾怎樣找出這重大的漏洞?實際上,漏洞如何運作?

陶傑:如何拖垮杜林普?

西方左派眼見狂人總統掀起革命,準備不遺餘力,施行輿論攻勢,密謀政變,要將杜林普拖跨。其中一個方式,就是說杜林普患有精神病,另一個理由就是說他私通俄羅斯普京。私通俄羅斯這條罪,英美有前科。一九七六年英國前工黨首相威爾遜(The Rt Hon. Harold Wilson)突然宣佈下台,原因神秘。威爾遜沒有生病,第二度出任首相,執政狀況良好,其神秘辭職的原因,一說是美國中情局和英國軍情六處施壓,指威爾遜是蘇聯臥底。

陶傑:一個知危而性急,另一方居安而驕懶

杜林普向中東七國下達禁入境令,為期九十日,部分兌現其「在搞清楚恐怖主義來路之前,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的承諾。歐美當然有大量抗議人潮,而此禁令也過於粗糙:第一,沙地阿拉伯是阿蓋達和伊斯蘭國的重大金主,通過杜拜有大量資金往流,沙地卻因為石油戰略利益與美國有關,不受入境制裁。

陶傑:狂人總統的管治方式

狂人杜林普上台,展開為美國的戒毒癮療法,不足一星期,當然抗議四起,因為 20 年的泡沫化,為了刺激經濟,印鈔放款,量化寬鬆,加上低利率,只造成更大的借貸泡沫,垃圾債券甚至捲土重來。20 年來這種以毒攻毒的方法,令美國的經濟變成一個酒鬼和癮君子。正如 2013 年前英國金融官員端納(Adair Turner)的結論:「我們開了一個狂歡的派對,結果出現嚴重的宿醉(Hangover),我們竟認為治理宿醉的最好方法就是再喝烈酒。結果一切重頭再來。」

杜林普召喚國家主義陰魂再起

從杜林普當選以來,美國資本市場的表現一再跌破眾人眼鏡。從選前的疑慮到選後的激情。正式就任前幾乎所有的投資機構都預測利空出盡,沒想到上任後持續的狂人作風竟讓股市再展雄風。這意味著,冷戰以來影響民主世界長達半世紀的主流,也就是擁抱自由主義的政治菁英們,已無法再統領美國,國家主義的陰魂正藉由杜林普的軀體悄悄復甦。不只是 2017 年,接下來金融市場可能要花上好幾年、甚至是一整個世代才能消化如此巨變所帶來的影響。

蛋糕設計受產權保障嗎?

事源蛋糕師傅 Duff Goldman 發現,杜林普就職典禮上的蛋糕和他 4 年前為奧巴馬就職所造的一模一樣,但他並無參與本屆整餅事宜。承辦餅舖解釋,杜林普團隊下訂時出示蛋糕照片,要求一份複製,雖然餅舖建議另行發揮,但客人始終堅持己見,最終演變成「蛋糕門」(Cakegate)。問題是,蛋糕設計屬於知識產權嗎?